第1章 附身边军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章 附身边军

第1章 附身边军() 裹着棉被,斜靠在炕上,望着铜镜中的这张脸,虽过去几天了,杨建还是难以接受穿越的事实。 镜中这张脸年轻,皮肤有些粗黑,带着一丝横霸,又略有些稚气,就象平时嚣张惯了的那种不良少年的神情,只是此时这张脸神色有些萎靡苍白。 怎么看,这张粗黑,不满20岁脸,头上还挽着个古人的发髻,和自己原来那张白静,略带福态的35岁的脸,理着个平头,毫无相同之处。 杨建无法解释自己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自己在现代本是一个经销商,前几天驾车去外地见一个客户,哪知中途发生了意外,车子冲下了山谷,自己当时就晕了过去。更意外的是,等醒来时,自己己是身在大明朝万历17年间,成为另外一个人了。 虽说杨建以前看过一些科普作品,上面经常会有一些文章介绍历史中一些空间异常的事情,如某人走到街上,突然眼前出现一股迷雾,等这股迷雾散去,这人已是到了另外一个国家。 此类奇异的文章看了不少,不过当时杨建看了也当趣味作品消磨时间。 但这种事情却发生在了自己头上,突然从一个熟悉的世界到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世界,更夸张的是从现代回到古代,这种奇异的事发生,任说是谁,都会心下惶恐害怕,杨建也不例外。 经过几天的惊恐不安后,到今天,杨建总算平静了些。可以静下心来考虑一些东西了。 杨建其实很清楚目前自己这个身体的身份,一是这几天多少从外界知道一些事情,二是,也是最主要的,自己当时附身在这个身体时,就和这个身体的记忆融合了。 或许是因为当时这个身体的大脑受损太厉害,所以当杨建附身到他身上时,他的意识己经完全不存在了,这个身体的一切,如肉体记忆能力等,已经完全为杨建所支配拥有。 拥有了这个身体的记忆,这也省去了杨建花费时间去了解这个世界的麻烦,语言,环境,习俗等等--单单一个语言,就让杨建受益不小。 虽说明朝的官方语言,和后世的普通话差别不大,不过差别不大归差别不大,其中还是有些区别的,看看明万历期间以当时背景写的《金瓶梅》中明朝人说话语气就知道了。更不要说环境,习俗,礼仪这其中更大的差异。 而且附身到别人的身体上,如果没有此人记忆,在那些熟悉他人的眼中,一举一动都显得蹊跷,总归有露馅的风险,到时怎么说? 杨建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被他人发现自己不是他们原来那个亲人,会怎么样,被当妖孽烧死?轻点的是被赶出家门?就算这样,自己无根无萍的,在这大明朝怎么生活? 一个人,在发生某些事情惶恐震惊后,无一例外的是,都要面地现实的生存问题,杨建也一样。好在如今有了此人的记忆,可以冒充此人的身份。这个麻烦风险,总算降低到一个极低的地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从这个身体原来的记忆中,杨建知道这个身体原来的名字叫黄来福,乃是大明山西都司镇西卫五寨堡世袭千户黄思豪之子,今年17岁。 家中其它的情况。父亲黄思豪,今年59岁。母亲杨氏,今年57岁,另黄思豪还有两个小妾,黄来福叫她们二娘,三娘的。 说些来,黄来福是黄家的长子,只不过,上面还有3个姐姐,大姐黄紫柔,今年27岁。二姐黄婉柔,25岁。三姐黄璧柔,22岁。另黄来福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分别是二娘,三娘所出。弟弟黄灵斌,今年14岁。妹妹黄秀柔,今年9岁。 三个姐姐均是杨氏所出,并已全部出嫁,嫁与各处卫所的军官子弟。 黄来福也不例外,父亲黄思豪早早就为他订了亲,乃是附近卫所的一将门之女。将门子女就是这样,都是互相联姻的工具,少有自己做主的。在大明朝,明人脑海中可没什么自由恋爱的概念,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黄思豪生了三个女儿后,一直没有儿子,不免着急,好在杨氏的肚皮还算争气,后来总算生了黄来福这个儿子。 黄思豪和杨氏40多岁才得了黄来福这个儿子,不免娇宠了些。养成了黄来福横霸的脾气,平时好勇斗狠,常与人争斗不说,还经常欺压五寨堡的军户。 五寨堡的军户对黄来福都非常惧怕,私下都叫黄来福为“黄老虎”,就是弟弟黄灵斌对哥哥崇拜中也带着畏惧,只有妹妹黄秀柔平时喜欢缠着大哥。 和好勇斗狠的外在行为不同,这黄来福平时除了舞刀弄棍外,还喜欢看几本兵书闲书之类的,这在明朝中后期的明军中是不多见的,这时的卫所军队中大多是些粗蛮卤莽的汉子,象戚继光将军那样又有勇力又有智谋的将领是凤毛麟角。 闲书看多了,黄来福难免会有些奇思乱想,因为他的父亲,五寨堡世袭千户黄思豪到明年的时候就满60岁了,到了这个年纪,他就要光荣退休,到时早已被确定为舍人资格的黄来福就要接班老父的位子,做五寨堡下一任千户。明朝的叫法叫替职,继承人又叫舍人。 黄来福早就被确定为舍人了,到了明年,老父退休,自己接了他的位后,怕就要绊在五寨堡,等闲难有外出活动的自由。于是今年年初的时候,黄来福突发奇想,想学书中的主角一样游历天下:闲书看多的后果。 黄思豪和杨氏平时对儿子一向娇宠,见黄来福这样想,先是吓了一跳,连忙劝阻,但哪拗得过黄来福的坚持,劝说无效后,黄思豪也算是将门世家出身,虽说平时难得读书,但也听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心想儿子出去见见世面也好。而此时卫所废败,军人的管理已不如明初那么严格,没替职的舍人还是有一定活动自由的。 因此,黄思豪就给了黄来福一些银两,又派了两个家丁护卫黄来福的安全,并托关系给黄来福搞来了一些路引。这样,从今年三月初到十一月初,黄来福在外游历了好几个月,大江南北,游个不亦乐乎。 或是乐极生悲,或是人有旦夕祸福,在外几个月都没事,回到家,在离五寨堡只有十几里路的时候,黄来福骑坐的马匹,在经过一条山道时,因山上落石惊马,黄来福失控冲下了山谷,在各个山石上撞了好几下后,最后黄来福晕死过去。 而不知为什么,现代驾车冲下山谷的杨建却是穿越时空,恰好附身到黄来福的身体上,成为千古未有之事。 当时那两个家丁见黄来福出事,自然是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将已被附身的黄来福救起,回到五寨堡后,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特别是黄来福母亲杨氏见儿子醒来后举止异样,以为他惊吓过度,更是落泪不已。 这几天,已附身控制黄来福身体意识的杨建一直被强迫躺在床上休息。也正好让杨建整理思绪,平静心情。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既来之,则安之!” 总算千户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官,正五品,领军士1120人,总比附身到一个穷困小军户家中要好。如果努力的话,也大有可为,自己在后世算是个成功的商人,在这世说不定可做个成功的军人呢。 杨建呼了一口气,将铜镜放到炕边桌上,重重地掀开厚实的被子,翻身下了炕,抓起旁边的一件棉袍穿衣起身----穿古人的衣裳,这几天,他已经习惯了。他本来就是个很容易随遇而安的人,在现代中,就以容易适应各种环境而自豪,此前几天的迷乱,其实也是人之常情。 杨建看了看四周,几天来,自己还没有好好打量过自己身处的这间房屋呢。 从这几天接触及黄来福的记忆中,杨建知道自己所处于黄来福家----五寨堡所城千户宅内,这间是平时黄来福居住的房屋。 目光所及,古朴,沉旧,典型的山西四合院老建筑,和电视见的没什么两样。 屋内摆着几张红木桌椅,桌上有一套茶具。头顶上面是黑色的瓦,木制的房梁,雕花的窗框,上支下摘的窗户,上面糊着不知什么纸,显得室内光线充足。 炕边是一个大箱子,炕上的墙面上涂着一道高约二尺的“围子”,上面画着一些狮子滚绣球边、富贵不断头之类的炕围画,色彩红火浓艳,强烈醒目。 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屋内大至就是如此了,这就是黄来福生活了17年的地方,以后自己也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习惯了21世纪生活的他会对现在的生活适应吗? 山西镇西卫五寨堡,在山西哪个地方,杨建不是很清楚,依脑中黄来福的记忆,那是靠近套虏的地方,也就是离河套地区不远,明万历时属山西都司,又属九边军镇中的山西镇一带,属于山西西北部了。没想到自己从21世纪的现代福建穿越到明时的山西,杨建不由苦笑了一声。 他掀开挂有夹板的棉门帘,一股寒冷的空气吹进来,夹着几粒雪花,让杨建精神一振。 外面是一个大院,以石板和鹅卵石铺就的地面,院正中有几颗大槐树。槐树下有几张石桌石椅。旁边摆着一个兵器架子,上面插着几杆长枪之类的兵器。此时院中并没有人。一些小雪花不断地从天上落下来。 杨建依在门边呼了口白气,11月了,在现代山西就已经转为寒冷,到11月中旬时,还会有小雪或雨夹雪。在这明时的山西,天气应该更冷吧。这时是万历17年,记得小冰河时期已经开始几年了,整个中国的北部,都沦为寒冷和干旱的怪圈,并连续几十年。 杨建走到院中,活动了一下身子,耍了一套明军中流行的拳法,开始还有一些不自然,后来越耍越流畅,虎虎生风。他支配了黄来福的一切,连他的本事也一起支配继承了。不需多想,这拳法在脑中自然而然就来,就象杨建自己学过一样。 说实在,对目前这副占有的黄来福的身体,杨建还是满意的,或许常年锻炼的结果,这副身体高大结实,充满力量,加上年轻,才17岁,比起以前自己那副酒色过度,长年处于亚健康的35岁身体强多了,连小兄弟都大了一号,脸孔虽说粗黑了点,将来脱去稚气,也算是相貌堂堂。 杨建活动了一会,觉得有点口渴,就回到屋内,打算喝点水再出去逛逛。 “大哥……”一个清脆的小女孩声音从院中响起,接着听到一个蹦蹦跳跳的脚步声响到门外。杨建知道那是自己妹妹黄秀柔的声音,这几天,她不时都会来看自己,那天黄来福被抬进千户宅时,她还急得大哭。 是的,自己妹妹。猛然,杨建心中那股被社会割裂的空落感觉不存在了,他没有了21世纪的父母亲人,但同时又在这16世纪的大明朝拥有了自己的父母亲人,他们关心自己的神情是真真切切的。 自己是杨建又如何,是黄来福又如何,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杨建对自己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黄来福!” 黄来福微笑地掀开棉门帘。

下一篇   第2章 家人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