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6)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6)

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6) 当黄来福领着一干五寨堡的大小军官,还有堡内的一干商民代表迎出五寨堡时,他见到那个天使,不由呆了一呆,道:“马公公……是你?” “这不就是咱家吗?嘿嘿嘿嘿嘿嘿嘿,黄千户,我们又见面了……” 年在二十二、三,人显得矮胖,身高只有一米五五,整个人圆圆滚滚的,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那黄来福熟悉又是恶寒的笑声中,他也认出了那个钦差太监,竟是以前在北京城见过的那位马久英公公,当时自己还帮他付了二两的布绢钱。 此时他身穿宫袍,身旁跟着几个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竟是成了天使,真是没想到……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还真是没有说错。 马公公微笑道:“黄千户,怎么了?” 黄来福忙回过神来,收拾心情,道:“是下官失礼了,马公公,堡内请。 ” 马公公笑道:“好,好,黄千户,我们进堡吧,嘿嘿嘿嘿嘿嘿嘿。 ” 众人到了千户宅的门口,黄来福父亲黄思豪,母亲杨氏,还有妻子顾云娘,岳父顾千户等人得到消息,早在大门外迎接了,而且还摆上了香案,摆齐了祭品。 旁边更是远远地围着一干的五寨堡商民们,将千户宅附近挤得水泄不通。 马公公微笑道:“黄千户,皇上有旨。 ” 黄来福忙领着顾云娘等人跪下,口呼:“臣五寨堡千户黄来福恭迎圣旨。 ” 马公公从旁边一个锦衣卫手中接过一个黄绸包裹的锦盒,取出里面的圣旨,宣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躬承天命,仰承于祖宗列圣之鸿庥。 获缵丕绪。 夙夜祗惧,图惟治理。 夫欲迪康兆姓,首进人才。 今有五寨堡千户黄来福,为国屯粮,使兵食自足,才堪大用。 特擢升五寨堡千户所为五寨堡守御千户所,五寨堡原千户黄来福加卫守备衔,望其忠勇国事。 勿负朕望,钦此!” 马公公宣读完后,微笑道:“黄守备,接旨吧!” 黄来福听得大喜,忙谢恩道:“臣黄来福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恭敬地从马公公手中接过圣旨,心中是喜不自胜,五寨堡从千户所升为守御千户所。 这就类似后世的直辖市,直接受兵部的垂直领导了。 而自己加上守备衔后,更是直接等于升官了。 最重要的是,这是皇帝对自己肯定,说实在。 黄来福在大明干下这一切后,如农场屯丁之类的,还是心下有些惴惴,怕自己做地和大明此时的事情不合。 眼下皇帝的态度,己经表明了一切。 他正要说话,却见马公公又从另一个锦衣卫手中接过一个黄绸包裹的锦盒,取出里面一个丝制的卷轴,上绘有瑞草的图案,只听他尖声道:“顾云娘听封。 ” 顾云娘一怔,本来他随着黄来福己经站了起来,忙又跪下。 道:“民妇顾云娘恭迎听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马公公唱道:“奉天诰命:朕嗣承丕绪,远稽古典,近守祖宗成法,以君万邦。 今查五寨堡黄顾氏,端丽淑德,品孝荷瑞,特诰封黄顾氏为五品夫人。 世袭罔替。 此诰!” 顾云娘欢喜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好在她反应很快,忙道:“臣谢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欢喜地从马公公那接过诰命,在旁的顾千户等人都是欢喜无比,还有黄来福几个姐姐,几个舅姑都是落出羡慕无比的神情。 周边一干围观地人们,也是个个露出惊叹的神情,各人相互议论纷纷。 被皇帝亲口诰封为五品夫人,这是非常难得的荣耀,等于以后她也是官身了,以后大明五品的官员见了顾云娘,在正式场合,都只能平级相见。 黄来福也是非常高兴,在大明朝,皇帝如果诰封一个官员的妻子为诰封夫人,这是非常难得的,比皇帝直接封那官员更让人觉得荣耀。 他向顾云娘看去,只见顾云娘也是满脸欢喜地向他看来,接触到黄来福的目光,顾云娘嫣然一笑。 黄来福恭敬地将马公公等人迎进了千户宅内----以后要改为守备府了。 马公公将一干皇帝赏赐给黄来福和顾云娘的礼物一一介绍,有一些银子,有一些绢纱丝绸,还有各式地赏赐。 特别是那些绢纱丝绸,匹匹都是极品的货色,看得母亲杨氏和妻子顾云娘,还有几个姐姐,等一干妇人两眼放光。 还有顾云娘的诰命夫人服,也是让顾云娘爱不释手。 马公公为黄来福介绍同来的一位锦衣卫千户杨大为,这是一个粗豪憨厚的中年汉子,见马公公介绍到自己,他站起来向黄来福抱拳施礼道:“锦衣卫千户杨大为,见过黄守备。 ” 黄来福忙道:“杨大人客气了。 ”他看了一眼杨大为,总觉得这位老兄,似乎是在哪里见过?想起大明朝锦衣卫地无孔不入,不由一阵恶寒。 当晚,黄来福举行大宴,为来五寨堡的天使一行,接风洗尘。 当晚,五寨堡重要的人物都到齐了,马公公谈笑风生,大谈京城的趣事,听得众人颇感兴味。 黄来福几次想问起他发家地经过,为什么从一个为了几两银子都要耍花招的不得志小中官,成为了一方的天使?不过最后还是没有问出来。 当晚,黄来福将马公公和几个锦衣卫安排在五寨堡官署内休息,而马公公等人走后,千户宅内的欢喜庆祝,各人向黄来福和顾云娘的祝贺,自然是免不了的了。 第二天一早,马公公就带着杨大为几人找上门来,要求黄来福带他五寨堡到处看看。 黄来福自然是要满足马公公的要求,同时心下奇怪,这位老兄宣了旨还不走,难道以后要长住在五寨堡?自己只是一个守备,还轮不到派监军太监吧? 黄来福带着马公公等人到处观看,从堡内到堡外,从各个农场到各个作坊工厂,从各个菜地果园到马蹄坡圈羊场,再到五寨堡大畜场。 每到一处,马公公都看得很仔细,并细细向黄来福询问。 黄来福自然是不能藏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对于五寨堡各地,马公公是越看越惊讶,他一行人,进入五寨堡境内后,就为五寨堡不同于别处军堡的变化感到奇怪,进入堡内后,又为堡内地人潮商贾,还有街上平整干净的街头路面感觉惊讶。 真想不到,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军堡。 再看到五寨堡外各处热火朝天的农场和作坊后,他更是心中似乎有了决断。 在陪同马公公的时候,黄来福经常看到锦衣卫千户和马公公用眼神交流,那神情,似乎是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此外,杨大为千户似乎神情还有些奇怪,他才走了不久,似乎这五寨堡又发生了一些变化,真是不可思议。 黄来福当然不明白马公公和杨大为千户在交流什么,看那种眼神,还以为二人有那种恶趣味,不由心中一阵恶寒! 在细细地察看过五寨堡各地两天后,这天马公公将黄来福请到了五寨堡官署内,让左右都下去后,连锦衣卫千户杨大为都下去了。 马公公道:“黄守备,此次咱家前来五寨堡,是受皇上之秘托。 咱家实话和你说,此次皇上对五寨堡大丰收的事,非常关切。 黄守备知道眼下国朝日渐艰窘,入不供出,而各处又糜费日增,饷费浩繁,唉,皇上可是整天为这些事情烦恼啊。 ” 黄来福也是叹了口气,道:“皇上体恤民艰,心罹百姓饥馑札瘥之虞,下官敬崇,真恨我这做臣子的不能为皇上分忧,真是惭愧。 ” 马公公微笑道:“黄守备何必过谦?守备大人的屯田之绩,皇上及满朝文武,可是非常赞赏。 皇上也在咱家面前称赞守备大人地屯田之政,言其可以抒民力,足兵食,边防之计莫善于此。 ” 在黄来福听得高兴时,马公公道:“各人一直奇怪在眼下地年景中,五寨堡为什么会获得大丰收,别人不明白,皇上却是明白。 咱家听了皇上的话后,来五寨堡看过各地屯田后,也不得不佩服皇上远见万里。 别人都看到了五寨堡地水车之物,皇上却认为水车之物是一,此外定还有二,这就是咱家这次来五寨堡的目的。 ” 黄来福不由听得震惊,他的大农场计划,以为整个大明没人能理会明白,没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万历帝却是猜想到了一点…… 马公公低声道:“皇上知道黄大人是屯田好手,他希望黄大人治理好五寨堡的屯田,为大明各地之楷模。 将来或许还会将各地的皇庄交于大人治理。 此外,皇上知道大人树大招风,难免招来闲语,因此愿出资白银二百两,参股五寨堡所有的农场,君臣共力,治理好五寨堡这块屯田楷模之地。 咱家斗胆,再出白银一百两,为皇上参股五寨堡的所有的作坊畜场……” “皇上说了,今后黄大人只管放手去做,一切都有皇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