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军容、青砖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70章 军容、青砖

第70章 军容、青砖 公元1590年11月20日。 五寨堡的天气己是冷了下来,这几天,五寨堡不时会有些小雪或是夹雪。 不过此时五寨堡内外,却是热火朝天,蚁群似的民夫正在挑土推砖,忙个不停。 一片繁忙中,望眼望去,这些普遍衣衫褴褛的原流民民夫们干活都很卖力,眼下这个年景中,能找到一个稳定吃饭活命的地方可不多,自己可不能因干活不努力而被赶走了。 考虑到这些流民们到五寨堡来,普遍都是生活艰难,所以黄来福还是依自己办农场的经验,第一个月中,对这些流民们提供伙食,到月底后发月银时,再让他们自己吃自己的。 每天吃着白米饭热面条,每餐只管吃饱,每10天还有吃一次肉,这个决定,自然是让几千流民民夫们感激涕零。 他们流浪各地时,本来己经看多了世态炎凉,感官日渐麻木,但在五寨堡内,却第一次感觉到了生活的温暖。 很多人都打定了主意,将来一定要留在五寨堡内,在这里落地生根。 对于这些民夫们的管理,黄来福还是按大明各地的普遍经验,令五寨堡建设局统计出流民民夫们的数量后,每十户编为一甲,让他们自己推选一年长者为甲长,每十甲编为一里,命一人为里长。 并在堡外建了无数的地窝子片区,让这些民夫们安身。 此次的五寨堡扩建,由于扩建到周长七里,所以也将堡外的大部分工厂们又包含了进去,这让商贾们大大放心,将来有了城墙的保护,自家的作坊就安全多了。 当然,流民们的大量到来。 其中必定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 对于大部分流民民夫家属们来说,他们多半在堡外做一些第三产业,如帮人洗洗衣服,运运煤炭等,再不就是进五寨堡各个作坊中做工。 这些人是属于安分的良民。 但也有一些流氓无产者,这些人,不好好工作。 安定生活,却是做一些偷鸡摸狗,坑蒙拐骗,欺男霸女之事。 对这些人,黄来福可不会客气,查到一个,就是一阵乱棍好打,然后赶出了五寨堡地界。 现在。 每天都有五寨堡军士们在堡内堡外巡逻着,巡防不法之徒。 在黄来福对五寨堡军队地安排中,每天都有二个百户的军士们守防城门,眺望烽火台。 另有一个总旗的军士们在街上巡逻,余者在营房操场上训练。 每三天更换一次。 现在五寨堡的军士们,个个都换上了崭新的大明冬衣,每人一套的崭新鸳鸯战袄,牛皮战鞋、军裤、军士裘帽等。 有甲的,还套上了甲,再加上军士们这几个月每天的严格训练,一举一动尽显英武之士,看得许多大姑娘小媳妇们两眼放光。 这些展现在外人眼中地五寨堡军士们,个个年轻逼人,又个个高大强壮,锐气十足。 手中握着的兵器雪亮,保养得非常好,凛凛地闪闪寒光,当他们以一旗十人的队列,严肃而整齐地在五寨堡内堡外行进时,那气势真是惊人。 比起其它地方的老弱残兵,萎靡不振的豆芽菜似的卫所军队,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又让人产生敬畏之意。 俗话说匪过如洗。 兵过如篦。 在大明各地,军民关系一向紧张。 各地卫所营兵中充满了各色兵痞,这些人打仗不行,欺负老百姓倒是厉害,怪不得让小民一见就害怕。 在中国古代几千年中,真正做到军民鱼水情,让老百姓诚心欢迎的,只有岳家军和戚家军两只。 在五寨堡,每一个到五寨堡来经商或是做工讨饭吃的人,总是有两点不习惯。 一是五寨堡太干净了,走在街上,规矩太多,不能随心所欲,随便吐个痰,扔个垃圾,都要被严厉罚款一钱银子,敢有怨言者,再加犯五军棍。 敢攻击五寨堡城市管理局地管理者,加罚十军棍,甚至是赶出五寨堡。 还有一点就是五寨堡的军爷们太秋毫无犯了,说话和气,举止有礼,买卖公平,让许多刚来五寨堡的人疑神疑鬼,全身不自在。 依黄来福的军纪规定,五寨堡军士们,第一,不能骚扰五寨堡当地的军户百姓,这可以理解,五寨堡本来就是军堡,大部分地五寨堡军士们,都是五寨堡的当地子弟嘛,哪能祸害自己的乡亲呢?第二,不能无故骚扰五寨堡外的安分汉人百姓,违者以军纪论处。 这一点,在眼下地大明环境中,就让许多人不能理解了,军兵不骚忧老百姓,哪能叫军兵呢? 当然,不要以为五寨堡的军队这样就可以随便怠慢不敬了。 黄来福并不是死板之人,他规定,如果有人对五寨堡的军队露出敌意,作出不友好的态势,威胁到五寨堡军队的安全,那就要第一时间进行严厉的反击,不论这些人手中是否拿有武装,投掷石块也能伤人不是? 黄来福很反感那种所谓的我方忍无可忍克制后,才进行反制危险事件的行为,黄来福认为那种做法是纵容犯罪,纵容事态地扩大,能第一时间消灭危险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消灭,一定要等到事态的扩大呢? 他的原则就是,第一时间消灭危险和威胁,尽最大可能地保护自己军士们的安全。 如果军士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安全呢? 对于五寨堡这只英武的军队来说,五寨堡的军户们自然是充满了自豪感,这些都是自家的子弟啊。 有他们在,五寨堡各人都是充满了安全感。 对于五寨堡军士们来说,他们同时也是充满了自豪感。 在五寨堡内,军人是非常受人尊敬地,他们待遇好,地位高,特别是军属们,由于经常会得到各种福利。 黄来福还经常组织一些拥军劳军活动,让这些军属们,走在外面时,和别人说起自家孩子,都是特别脸上有光。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地习俗。 在五寨堡内,完全不存在。 当然,想进入五寨堡的军队中,也不是很容易地事,那是真正的百里挑一啊。 现在的五寨堡各个农场,由于农闲下来了,这些屯丁们,一边帮助新农场开垦荒地,建设各个农场,一边还要进行一些基本的操练等。 现在五寨堡的军士们,都是优先从五寨堡各个农场中挑选。 拥有了军队和农场,也让黄来福在五寨堡的地位稳固无比。 在古代社会,一手拿刀,一手握着土地,才是王道。 这次五寨堡城邑的扩建,需要大批的水泥和青砖。 对于五寨堡城建中水泥的使用,是黄来福提出的结果,那些工匠们自然没有话说,谁敢质疑守备大人的意见? 而工部的安代山大人,在他看过五寨堡内各结实平整的水泥街道后,也认为这种东西很不错,价廉物美,结实坚固,是各种建筑的优良作物。 在实际上砌了一段城墙后,安代山大人打算向工部上书,推广五寨堡产出的水泥。 当然,这也是他收了黄来福几百两银子的结果。 托这次筑城的机会,大五寨堡水泥厂越发扩大,吸引了大批的工人,每天产出的水泥,源源不断地运到堡中的工地上来。 各方的结果就是,光卖水泥,黄来福就将这次自己的投出,赚回了大半。 五寨堡这次筑城,需要的材料众多,青砖就是其一。 城墙内的填充物是土、沙与石灰搅拌成的三合土,外面再包以城砖。 想要有青砖,就要烧制了。 大明砖窑技术发达,烧制出的青砖,整齐厚重。 在此时的大明朝,烧制城砖的砖窑必须具备三个要件:土壤,水源及燃料。 土壤需要粘性高,少杂质的黄土。 而建造砖窑也需要有丰富的水资源,因为烧砖的原料是土坯,它是用水与黄土和成泥脱出的,因此建砖窑烧砖的头等要求是接近水源。 而大五寨堡水泥厂附近的张家坪一带,正附合这个条件,因此这些时间里,在靠近大五寨堡水泥厂的地方,工部的安代山大人,指挥一些工匠们,建立起了一个规模浩大一,景象壮观的砖窑群,共有砖窑七十座。 这些砖窑中,都是属于马蹄窑。 窑内设有窑壁,窑火门,烟道和窑床。 上口直径都是四米,深二米,砖窑底部有宽大的火道。 里面可以码上十三层砖,每层一百八十块左右。 因为砖窑的结构合理,里面的每一块砖,没有一块火烧不到的,也没有一块烧过火的。 这让黄来福对此时大明的烧窑技术极感佩服。 最后砖窑还要有充足的燃料。 因为土坯经烧制才能成砖,燃料不可或缺,黄来福当然不会傻到用五寨堡的林木去烧,他都是用煤。 烧制这样大的青砖要六七百摄氏度高温,烧制周期为七天,烧好一窑砖约需八吨煤。 以这个标准计算,七十座砖窑每烧一窑砖,就需要五百六十吨煤。 每座窑每月烧四窑,消耗煤就是二千多吨。 如果整个工期算下来……这是一个庞大的数目。 需要这么多煤,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五寨堡虽然不产煤,但附近州县多的是煤,因此,这些时间里,无数的商贾们看到机会,都是争先恐后地从附近州县运来了煤,让他们大大地赚了一笔。 而这些商贾们雇佣的民夫中,也是无形中让许多人取得了吃饭就业的机会。

上一篇   第69章 包税十万两

下一篇   第71章 毛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