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地头蛇、严酷拉练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73章 地头蛇、严酷拉练

第73章 地头蛇、严酷拉练 众人进了神池堡的守备府,分宾主坐下,献了茶。 三姐夫田大付道:“来福,你在太平庄附近遇见的那些马贼,不一定就是马贼,很有可能是太平庄刘家的打手家奴,你知道那太平庄内都是些什么人吗?” 黄来福道:“是些什么人?” 三姐夫田大付道:“那太平庄的人,是在睿皇帝时(明英宗)就搬到那一带居住的宁武客,在太平庄一带有着百年的势力,他们现今的族长姓刘,叫刘可第的,是现在山西镇总兵刘大人的远亲。 这刘可第心狠手辣,养有二百多个家奴,都是手上有着人命的凶徒之辈。 一到农闲,他们就纠集青壮,成百数千的进山盗矿采煤。 太平庄一带,现在少说也有煤眼上百。 他们盗采的煤,就通过宁武关运往代州,忻州一带贩卖,每年不知道获利多少。 ” 三姐夫田大付看了黄来福一眼,道:“现在五寨堡大兴城墙,烧砖时需要的石煤较多,现在他们采来的大部分煤,也运往了五寨堡方向。 ” “这刘可第,内有总兵大人撑腰,外又有岢岚山和管涔山的马贼呼应,那岢岚山最大的一股马贼,有五百多人,在宁化,静乐,岚县,岢岚州一带打家劫舍,来去如风,据你姐夫的估计,那贼头就是刘可第的族弟,现在他们的势力,连你姐夫都不敢惹啊。 ” “你现在被朝廷命为三堡治理使,我估计,他们也是听到了这个风声,怕你夺他们的产业,所以专门赶来给你个下马威的,来福,你要小心啊。 这些地头蛇可不好惹。 ” “要不,我们这样吧,你姐夫派家丁查探过了,我们这神池堡确实多的是煤,境内不但是太平庄,就是温岭一带,也是有着非常多的煤,而且当地势力弱小。 就算我们下手,也不会有什么后果。 从温岭再往北,也多的是铁矿,我们就专门经营那一带吧,不要和刘家冲突,来福你看如何?” 三姐夫田大付喜欢钱,但性情又很是胆小,如果这刘家只是当地一个地头蛇也就算了。 他这个神池堡守备倒不会怕什么,但这刘家又牵扯到了总兵大人,就由不得他瞻前顾后了。 黄来福听了大笑,道:“姐夫你过虑了,那刘家算什么东西?就算他有总兵撑腰又如何?姐夫难道忘了我五寨堡内那马公公是什么来头?放心吧。 有他后面那位支持,不论是什么人,我们都不必担心。 这刘家识趣也就罢了,可以给他一些甜头吃。 不识趣。 就连他也一起灭了,要知道,纠集凶徒非法盗矿,那可是大罪。 ” 三姐夫田大付脸上神情不定,最后他犹豫不决地道:“来福你让姐夫好好想想。 ” 黄来福道:“不急,姐夫慢慢想吧,反正现在这种天气,一时也开不了矿。 等明年开春后再说吧。 ” 眼下己是十一月底,到了十二月,一月,二月,三月,神池最冷将达到零下几十度,比五寨堡冷多了。 黄来福不认为这种天气,自己还能在神池堡招到人开矿做工。 对于神池堡的治理。 怕是最早也要等到明年四、五月份地事了。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三姐夫田大付又领黄来福又见自家的长辈们。 又让自家的两个小妾来见黄来福。 这么长时间中,田大付都没有说到三姐黄璧柔的事,让黄来福心中涌起一股怒意,最后强压下去。 心想,不说也好,反正三姐黄璧柔现在住在五寨堡也挺好的,不必再回到神池堡来了。 眼下不是后世,如果是在后世,黄来福早就劝三姐和三姐夫离婚了。 此后几天内,三姐夫田大付就领着黄来福到神池堡各地查看矿点,商议明年神池堡治理的事。 几天后,黄来福一行人又到了八角堡。 八角堡离神池堡有六十里,为据险扼塞之地。 明弘治中筑,有城楼八座,故名。 在八角堡守备,大姐夫徐学世的陪同下,黄来福查看了八角堡各地,比起神池堡,八角堡附近没什么矿产,但倒多有平地。 附近还有一条河流,叫县川河的,开出两条支流。 两支河中间约有二十万亩平土,想必地下水丰富,灌溉也方便。 不过此时这些土地多是干裂荒废,只有几个小村庄在河边,稀稀拉拉地一些人烟。 黄来福将来打算在这里开辟几个大农场,种植一些莜麦等麦类作物,再种植一些豆类、胡麻(芝麻)、花生、油菜等经济作物。 还有,这一带中,石灰石矿产资源丰富,储量大,晶位高,又容易开采,黄来福将来会在这里建几个大的水泥、石灰、砖瓦等加工工厂。 比起三姐夫田大付,大姐夫徐学世就让黄来福喜欢多了,而且大姐夫徐学世对黄来福大姐黄紫柔的关心也是看得出的,黄来福才到八角堡,大姐夫徐学世就关切地问大姐现在在五寨堡过得怎么样,他只道自己无隙分身,不然就到五寨堡去看看老婆孩子,看看岳父岳母了。 在八角堡住了几天后,黄来福才告别大姐夫,回到了五寨堡。 公元1590年12月15日。 五寨堡外某地! 天寒地冻,刻骨的寒风呼啸着,外面的路上,己是难得有人活动。 不过此时,路上却是走着一只沉默的军队,他们旗帜鲜明,全身甲胄,口中呼着浓浓的白气,一个接一个,整齐地行进着。 众人都很疲倦,但人人却都在坚持着,因为他们地守备大人,在这种严酷的天气中,也和他们一起进行着这场艰苦的行军。 前面是一道山口,黄来福道了一声:“止步。 ” 立时旁边的几个巡视旗将黄来福的命令传了下去,他们传到了各个百户,然后百户又传总旗,总旗又传小旗。 小旗传普通军士们。 立时大家都沉默地站住了。 一声铜锣响,大家依着自家小旗,百户地。 都坐到了地上休息,手握兵器,默默地坐着,没人敢说话。 因为黄来福有严令,行军途中,切记不要喧哗。 否则轻则军棍,重则斩首。 接着黄来福又是一声令下,只听他身边掌号地军士们一声金边响,立时四个家丁们从队列中策马而出,到前面去查看情况。 不久,家丁们回来了,一切正常。 黄来福点了点头,一声孛罗响。 众军士们都是站起来,执器械站立,只听一片甲叶的声响。 接着再吹哱啰,立时各人上车上马,行军鼓响起。 众人便开始又默默地向前行进。 这样的行军,在五寨堡军队中己经进行了数次,这是黄来福对五寨堡军队行军与驻营遇敌时地作战训练方法。 而在寒冷的冬季中野营行军,也是磨练众军士们意志的表现。 每次都是军士们一身披挂。 车步骑一起来。 老实说,在寒冷的晋北野外进行行军磨练,这种苦累可想而知,不过由于每次行军时黄来福都是亲自参加,因此军士们没一点怨言。 而对于这只在寒冷的冬天还在操练野营地军队们,五寨堡上下,都是深深的佩服与自豪。 就是马久英公公与锦衣卫千户杨大为见了,都是非常惊讶。 这样的操练。 就是在山西镇镇城地标兵们,也是做不到。 不久,行军到一个旷野处,眼见时近中午,黄来福便吩咐造饭,同时塘马出处,探看敌情,护卫军队安全。 黄来福一声命令。 只听喇叭一声响。 火兵便开始做饭,虽然行军很艰苦。 但黄来福对军士们在外面的衣着保暖,伙食吃喝,还是非常上心的。 大家内里身着几层厚实的棉衣,外面再披上铁甲,头上还套着一层羊毛软帽,软帽外再套上八瓣帽儿盔,外面裸露的地方,还抺上厚实地油脂。 如果这样还冻伤了,还有军中的医士们。 至于吃饭时,这不,现在就是热气腾腾的大块肉,一个个地热鸡蛋,还有白饭面条,葱花蛋汤等,充分补充了军士们需要地热量。 吃过饱饭后,依这次地行军目地,是在饭后假定遇到了贼人的攻击。 只见前方塘报急摇小黄旗,是有贼人来到了,约有二千人,是正面攻击的样子。 黄来福一声令下,点鼓响起来,接着是吹摆喇叭,立时三辆战车推到前面,余者摆鸳鸯阵,军士们坐在地上,分左右中军,又将拒马放在各百户队前面。 贼兵到了一百步时,哱啰一声响,大家都站了起来,接着天鹅声喇叭一声响,第一层鸟铳齐鸣,立时一片烟幕,喇叭响一声,鸟铳便放一遍。 贼兵到了六十步时,迎头又是一片箭雨。 到了五十步时,几辆战车地佛狼机就是一阵好打。 到了三十步时,虎蹲炮发威。 如果这时贼兵还没崩溃,就是鸳鸯阵上前了,藤牌在前为第一层,狼筅为第二层,长枪为第三层,长刀在最后,短兵相接,血战到底。 这时贼兵崩溃了,于是步兵坐定休息,四十个有马的家丁们追击。 演习大胜! 在黄来福忙于练兵治理五寨堡时,大明朝也还是依着自己的历史在有条不紊地行进着。 公元1590年12月16日。 兵部尚书石星奏:“近来边防废驰,阅视宜严。 ” 于是万历帝便令廷臣九人分阅九边边防,并严核边臣失职,参劾重处。 时奉命前往九边的阅视官分别为:右通政穆来辅阅视蓟镇兼保定,昌平。 大理寺右少卿王世扬巡视延绥。 光禄寺少卿曾乾亨阅视大同。 尚宝司丞周弘禴往宁夏。 兵科都给事中张栋阅视固原。 吏科左给事中候先春往辽东。 宣府为工科右给事中踵羽正。 甘肃为工科给事中李汝华。 山西为兵科给事张贞观。 公元1590年12月22日,大学士申时行奉命进呈《累朝训录》,共一千九百二十八卷。 神宗谕申时行等人说:祖宗训录乃今朝之史鉴,岂可不得而知。 令抄写装订成册,以便朝夕览观,知我祖宗治国家之法,修身勤政之要。 将《累朝训录》置于御前,以备详览。 公元1590年12月24日,河道总督潘季驯完成其治河著作《河防一览》。 全书计十四卷,二十九万字。 内容有治河背景及朝廷的治河方针。 黄、淮、运三河以及相邻水道的工程规划、河防险要处所。 潘季驯本人的治河理论。 河防的关键地点。 治河地工作章程。 他本人的治河奏收。 有关黄河河源、黄河决口的历史资料。 古今之治河奏疏等。 12月底,辽东土蛮之族卜言台周,黄台吉等攻扰辽,沈,又深入辽宁海州境内,李成梁诈报战胜。 青海部长米落赤攻扰洮州,河州。 河套卜失兔攻甘肃永昌,欲往青海,为明兵所阻。 播州宣慰司杨应龙叛乱事起。 很快,新的一年又要到来了。

上一篇   第72章 神池、马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