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鸟铳、年奖分红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74章 鸟铳、年奖分红

第74章 鸟铳、年奖分红 公元1590年12月30日,五寨堡营房。 天刚微亮,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声的喇叭起床号响,军士张大三立时翻身而起,离开了温暖的火炕,开始穿衣叠被。 接着一屋的军士们也是纷纷起来。 在小旗周大金的指挥下,各人纷纷穿衣整褥,其中两个军士们去伙房那抬来一桶热水,然后各人又是洗漱打扫,屋前屋后的忙开了。 经过四个多月的军营生活,各人己是非常熟悉这里的程序。 很快,各人便整好了屋内的一切,然后一个个对着屋内的大铜镜,端详着自己的容貌,互相整理着对方的衣甲,又取出软布,抺擦着自己的兵器。 小旗周大金看着众军士们熟练的样子,再看看屋内可说是一尘不染的地面,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这一个月的营屋卫生评比,自己的房屋,是不会落到后面了。 依五寨堡军队的内务条令,军内的内部关系、礼节、军容风纪、作息、日常制度、值班、警卫、点验、紧急战斗准备和紧急集合以及装备和军马、伙食和财务、卫生、营产、野营的管理等。 都在严格的管理之内,每个百户,每个小旗的内务,每月都要进行一次评比,评比不合格的,都要处罚。 经过这种严格的管理制度,五寨堡军队的军容军风,可说是焕然一新。 再加上几个月的严酷训练,五寨堡这只军队,己经颇有彪悍的味道。 吃到早饭后,各人便到外面的较场训练。 今天是各人自由训练,因此各人便按各自忙开了,有的举石锁,有的练兵器。 有的则是练马步。 小旗周大金玩地是举石锁,举石锁除了练臂力外,更重要是可以练习全身的整力,特别是腰胯之力。 而在冷兵器时期,腰胯之力是最重要的。 这个石锁重有百斤,但举在周大金手中,却是举重若轻,或抡或接。 看得旁人佩服不己。 张大三则是吼声连连,将一个5米长,重滞无比的狼筅舞得虎虎生风,我拦,我挑、我据、我架、我叉、我挂……真是当者披靡,无人敢近他的身旁! 鸟铳手王贵秀则是在练习鸟铳的射击,鸟铳学名叫鸟嘴铳,俗称鸟铳。 现在的鸟铳当然都是火绳点火,不点火的燧发式火铳还要过几十年才在大明崇祯年间出现呢。 王贵秀手中地这只鸟铳,是用熟铁打造,枪管长且直,重约5斤。 上有准星照门,安装木托之上。 铳口长出木托2寸,托后7寸向下弯曲,铳管底部。 以螺栓封闭,托腹有搠杖(通条)一根。 铳口口径1厘米,射程可达200步,杀伤力在百步左右。 明朝的火器质量很有问题,不过王贵秀手中的这只鸟铳,是五寨堡军器组用精铁打制,此种精铁要用10斤粗铁才能炼出1斤,铳管坚固耐用。 钻铳时一个月才钻成一支,因此质量上决对没有问题,可以放心使用。 明军鸟铳手的标准配备是是每名长刀一把,鸟铳一门,搠杖锡鳖铳套铅子袋药管若干个,备征火药铅子火绳若干,这里就约重19斤,加上盔甲。 干粮。 饮水等,负重不小。 不过黄来福有规定。 平时军士们训练时,都要全副武装,因此此时王贵秀也是全副武装地在练习射击。 此时王贵秀熟练地从身上背的火药罐中取出装引火药,先将火药装入铳内,用搠杖送实,然后又取出铅子一枚,用搠杖送下。 将火门打开,倒了一些火药于火门内,又取了一根点燃的火绳安入龙头内。 王贵秀前手托住鸟铳的腰腹,用照星瞄准前面几十步外的一块木板,瞄了一会儿,他右手大食指拨动板机,“啪。 ”地一声响,一股黑烟冒起,刺鼻的火药味传来,那块木板己是被击碎。 王贵秀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这是和守备大人学的。 从一个菜鸟练成了现在的神枪手,十有九中,平均一分钟可打两发左右,最快时达到三发,这也是王贵秀刻苦练习的结果。 相对来说,鸟铳打得较准,是在于枪管细长,瞄准时又两手俱托铳身,又不用考虑临时点燃火绳地缘故。 不过说实在,相对于战场上,这时的鸟铳发射速度还是较慢的。 为弥补这一缺点,此时明军通常采用三排轮放法,和眼下的西方军队差不多,一排装铳,一排进铳,一排放铳,第一排发射完毕后,退至第三排装铳,第二排进至第一排位置放铳,如此轮流发射。 这是种优秀地方法,黄来福自然也是继承与学习。 下午。 营房外天气寒冷,但此时较场上气氛却是火热,各军士们互相高兴地议论着。 因为今天是月底,又到了发军饷的时候了。 大家整齐地排在教场上,等着守备大人唱名给与。 五寨堡军士们每月的粮饷是一石,当然你也可以每月拿月银一两。 在一石粮和一两银之间,大多数军士们都是选择了取月粮一石。 而且现在己经形成了一个规则了,有家口的,每时月底时,军属们便聚在营房外等候,各人互相高兴地说着话,等军士们领了粮后送到营房口,她们和自家男人说了一会儿话后,便欢喜地和男人们用独轮车推了粮食回家了,反正自家男人或是子弟在营房内管吃管住,洗盥穿衣等,军队内都包了,并不需要花费,这些粮食推回去后,足以让一家老小糊口了。 此时在教场上,黄来福微笑地站在上面,几个家丁们在分发粮饷,此时他身边堆满了一包包的粮食,都是一石米一包的,另还有用监錾包封的银子一箱箱的,在唱到一个军士地名字时,那军士便上来。 或领米,或领银。 领到粮饷后,个个向黄来福弯腰感谢,然后兴高采烈地下去了。 比起其它地方克扣军饷成风,黄来福并不兴这一套,每月的军饷都是实打实地,他的身旁就放着大秤和小秤,大秤兑米。 小秤克银,保证每个军士们领到的粮饷,都是足额的。 如果一封银不足,则所包诸封,要追究管理后勤的人之罪。 众军士们一个一个上前,领到自己的粮饷后,个个都是高兴地议论着,等会出营后到哪里去消遣。 有家口地自然就回家了。 依黄来福地规定,每月在领到军饷地当天和第二天,除了留一些执勤地人,军士们可以放假一天半,除此外。 平时都要待在营房内,除了节假日外,不得外出。 张大三领到了自己的一两银子,这是他和家人商量的结果。 家里的米面己足以食用几个月了,加上快过年了,这次便领取银两,准备回家添备一些年货,想到晚上就可以见到媳妇儿,他的全身不由一阵火热…… 公元1591年1月14日,五寨堡官署。 官署内一阵欢笑喧扰,以何副千户等老军官们为首。 个个都是脸上掩不住的喜意,因为年初时守备大人答应他们的分红兑现了。 此次黄来福拿出了二万两银子出来分红,何副千户分四千两银子,两个老镇抚各分三千两银子,其余地每个百户们,各人分一千两银子。 领到银子时,各人脸上都是笑开了花,这么多银子。 是以前他们想象不到的。 就放在去年时,他们每年收入有个几十两银子己经很不错了。 哪想到有今天的好日子?这更坚定了众人紧跟黄来福的决心。 四千两银子,重达四百斤,以何副千户力气,自然是背不动,他专门唤来了三个家人背钱。 至于江永胜江百户,千两银子百斤,对他来说自然不是问题,将装银的布袋,往肩膀上一背,就了事了。 各人背钱回家后,自然又是一家老少,备齐礼物,往守备府拜访老千户黄思豪了。 公元1591年1月17日。 五寨堡外较场上。 天气非常寒冷,零下多少度,风一吹到身上,就如刺骨一般,各人都是用围巾,将头脸包得严严实实地,不过好在虽然天气冷,但是今天的天气却是很好,并没有下雪,而且只有微风。 此时在较场上,己是人挤得满满的,场地上摆满了桌椅,桌子上满是热气腾腾的酒菜,大家都是坐在桌旁,一边吃喝谈笑着,一边看着场地中间由五寨堡宣传歌唱队表演地一个又一个精彩的节目,真是热闹无比。 这些人中,大是众多老农场的屯丁们,另还有二十个新农场的屯丁代表们前来观礼。 除此以外,较场外也挤满了各样看热闹的人,以羡慕的眼神看着里面的一切。 今天,较场上正在举行年奖表彰大会,此时在演武厅上,除了黄来福,黄思豪,何副千户,江百户,杨百户,王启年,周文栋等人外,马久英公公和锦衣卫千户杨大为也应邀出席了大会。 对眼前的一切,锦衣卫千户杨大为还好一些,马久英公公则是非常好奇,不住地向黄来福左问右问,黄来福则是低声地向他解释着。 依黄来福在各个农场中推行地屯丁待遇制,每个农场每月将评出一等屯丁、二等屯丁若干人。 每一等屯丁们奖励不等。 而一等屯丁和二等屯丁,如有至少保持7个月不变者,便能获得年奖。 根据各农场的监管屯统计上来的名册,老十个农场五千个屯丁中,共有87人获得了一等屯丁的年奖,有257人获得了二等屯丁的年奖。 看来这年奖制度,确实是充分地调动了屯丁们的积极性啊。 演武厅上黄来福和马久英公公交头接耳,下面的较场上也是议论纷纷,特别是那些有望获得年奖的屯丁们,都是眉欢眼笑,大声地和旁人说着话,盘算着等会领了年奖后,自己要拿这些财物做什么。 很快,领奖仪式便正式开始,首先是一等屯丁们年奖,在黄来福报出名字时,他们便一个一个上前,个个都是脸色兴奋得通红,将胸膛挺得高高地。 而这些获奖地屯丁们,他们的家属们也是许可进入较场内,此时,他们地家属们也是跟着自家男人上台,享受这种荣耀。 黄来福微笑地一一鼓励表扬他们,每人颁给他们锦旗一面,然后分发给他们银物奖励,一等庄丁的年奖有恩银5两,肥猪一头,鸡三只,鸭三只,还有盐酒等。 银子当然是当场给,盐和酒,也是由家属们抱着,至于肥猪、鸡和鸭等,则是由黄来福发给木牌一只,上面写着“肥猪一头,鸡三只,鸭三只”字样,还盖着守备大人的大印,由获奖屯丁们到五寨堡大畜场领取,由王启年负责支给。 一等屯丁们和家属们个个腰弯到九十度,千恩万谢地从黄来福手中接过奖励后,然后满脸荣耀地鱼贯而下,引来了下面羡慕的眼光无数。 接着是二等屯丁们的年奖,二等屯丁的年奖有赏银五钱,猪肉10斤,鸡1只,鸭1只,盐2斤,酒5斤。 在黄来福报出他们的名字时,他们也是和自家家属们一一上台,从守备大人手中领取了奖励,虽说他们的年奖比不起一等屯丁们,但也足以让人羡慕了。 而这个年奖大会,也不知激励了多少屯丁们的热情,想必第二年后,他们会干得更欢实了。 而20个新农场的屯丁代表们,也是个个看得心中火热,恨不得自己也成为那个受奖励的一员。 当年,这个年奖,也花了黄来福几千两银子,看着屯丁们一个一个从黄来福手中领取了奖励,马久英公公在一旁是一副极为可惜的样子,最后,他实在忍不住道:“黄大人,你给这些屯丁们的奖励,是不是太高了?这样屯田成本要增加很多啊。 ” 黄来福微笑道:“敢让公公知道,只有高的奖励,屯丁们才会实心做事,我五寨堡能在秋收获得大丰收,就是靠这些奖励调动了屯丁们的做事热情,羊毛出在羊身上,我们不会亏的。 ” 马久英公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年奖大会结束后,仍是在此后的几天成为五寨堡各人口中的热门话题。 时间很快到了公元1591年1月24日,这天是大明朝的农历大年初一。 万历十九年,大明朝新的一年到来了。

下一篇   第75章 大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