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大过年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75章 大过年

第75章 大过年 大年除夕夜前一天,黄来福给每个老农场屯丁们发给了肉食几斤,新农场的屯丁们,也发给了米面。 还有军士家属们,也是人人发给了肉食米面布匹等,这让五寨堡过大年的气氛更是浓厚,到处一片喜气,鞭炮声不断。 这一年来,五寨堡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不论是五寨堡军堡本身的变化,还是普通军户们的变化,和以前相比,都有了深刻的改变。 现在的五寨堡,原来的军户们是生活层次最高的,他们不是成为了军士,就是成为了各农场的屯丁,要不就是成为了各畜场,菜园果园的畜丁园丁们,生活人人稳定,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就算逃荒到五寨堡的许多流民们,比起原来的家乡,虽说现在工作辛苦,但至少也找到了生存的盼头,这些人中,能进入五寨堡各个农场中做事的,是最让人羡慕的。 就算不能进入农场,进入五寨堡各个作坊中,或是成为了扩城民夫,也至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大年除夕夜这天,五寨堡到处充满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堡内张灯结彩,贴春联,换门神,家家户户忙个不停。 现在的五寨堡军户们,家家有存粮,这生活质量,就更为注重了一些。 而在五寨堡各个作坊做工的流民们,在五寨堡城墙做工的流民民夫们,就算他们前两个月领到月银时省吃俭用,也要在过年这天买点肉食,为老婆孩子扯身新衣裳,或是买一副春联,买几挂鞭炮热热闹闹,一年的辛苦,不是图个这个吗? 鞭炮声响中。 守备府内同样在忙个不停,过年的大事,自然是母亲杨氏和岳母大人宋氏主理了,几个姐姐和舅姑们在忙个不停,黄来福则是显得很清闲,在陪着娘子顾云娘在后花园内散步。 顾云娘的肚子微微鼓起,己是有了几个月的身孕,现在的她。 每天都有几个老妈子陪着照顾,这些老妈子,都是黄来福通过岳母大人,专门从岢岚州城请来的,有照顾孕妇经验地老女人,此外,自然还有柳环和眉月形影不离地服侍着她。 黄来福陪着顾云娘散了一会儿步,扶顾云娘在椅子上坐定。 黄来福将头凑到了顾云娘肚子那边,仔细地听了听,顾云娘不由噗哧一笑,道:“看相公那样子,哪有那么快的?” 黄来福道:“应该有动静了吧。 刚才似乎听到有声音。 ” 顾云娘眼波流动,白了他一眼,接着又有些向往地道:“相公,你说将来孩子出世后。 取什么名字好呢?” 黄来福道:“我早就想好了,男的就叫黄大郎,以后有儿子就黄二郎,黄三郎,黄四郎的排下去,一直排到黄十七郎。 女的就以秀字头,春兰秋菊的排下去,你看怎么样。 很不错吧?” 顾云娘嗔怪道:“什么排到十七郎的,我成了母豚了吗,那么会生?” 随即她又白眼黄来福:“还有,这些名字真是难听,什么黄大郎,黄二郎的,俗气,我不要。 ” 一旁地柳环和眉月听了也是掩口而笑。 黄来福道:“谁说俗了?你难道不知道杨家将吗?他们也是大郎。 二郎。 三郎的排下去,谁说过他们俗了?任谁说起杨家。 还不都是夸一声:满门忠烈?” 顾云娘沉吟道:“相公说得也有道理。 ” 黄来福笑道:“放心吧,听为夫的,准不会错的。 ” 随即他想起一事,道:“对了,我要去办点事,柳环、眉月,你们二人陪夫人。 ” 顾云娘关心地道:“大过年的,你要去哪?” 黄来福笑道:“夫人放心吧,你夫君向来办的都是正事。 ”说着在顾云娘的脸儿上轻捏了一把,赞道:“还是一样的滑。 ” 在顾云娘地羞嗔声中,黄来福见柳环和眉月二女在吃吃地低笑,他笑道:“你们两个丫头笑什么?” 在二女的丰臀上各轻拍了一下,在二女的娇吟声中,意气风发地去了。 “公公,在做些什么呢?” “嘿嘿嘿嘿嘿嘿嘿,黄大人,咱家在准备过年呢。 ” 在离守备府不远的马久英公公府邸中,黄来福进入了马公公的府内。 这座府邸,是黄来福专门为马久英公公兴建地,锦衣卫千户杨大为的府邸,则是离马公公府邸不远。 这座府邸算是和守备府一样的豪华,不过外表豪华,内中的家具却是非常简陋(原先黄来福为公公办好家具地,不过却不知道去哪了),只有一个老仆人在服侍马久英公公,显示出马公公生活的俭朴。 黄来福看了一下,摆在桌上的饭食,只有一碗肉,一条鱼,还有几盘素菜,一桶面条,就是这么简单。 旁边的锦衣卫千户杨大为,还有几个锦衣校尉坐在一边,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 显然这些饭菜不合他们的愿望,又不好说什么。 黄来福奇怪,自马公公到了五寨堡来,自己孝敬他的银子也不少了,这些银子都跑哪里去了,大过年的,也吃得这么简单?他叹道:“公公生活真是自爱清苦。 ” 他道:“正好,守备府内正在准备年夜饭食,公公不嫌弃地话,就和下官一起到守备府内过个年如何?人多,也热闹些。 ” 马公公眨巴眨巴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道:“这么说,是黄大人请客了?” 黄来福笑道:“当然了,还请公公赏脸。 ” 他又对锦衣卫千户杨大为道:“不知千户大人也能不能赏这个脸,一起到守备府过个年?” 这个粗豪的汉子喜道:“好啊,好啊,好啊,黄大人既然有命,下官自然是舍命陪君子。 一定要和黄大人好好地喝个几杯。 ” 马公公看着桌上的饭菜道:“那好,咱家将桌子收拾一下。 ” 黄来福说道:“还收拾什么?就赏给那位大爷了吧。 ” 说着他一拍马久英公公只到自己腰间的肩膀,道:“走!” 又对锦衣卫千户杨大为示意一下,意思开步了。 马久英公公被黄来福这样拍了一下肩膀,微微怔了一下,眼神中有种异样的神情,不过他没说什么,沉吟了半晌。 道:“黄大人等会咱家。 ” 说着他就进内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笑道:“黄大人,我们走吧。 ” 摇动圆圆滚滚的脑袋,随黄来福去守备府了。 众人进了守备府,里面的喜庆气氛似乎要溢出来一样,一片喧腾声。 见了这种情形。 马久英公公脸上颇有羡慕之意,锦衣卫千户杨大为脸上也是露出感慨地神情,看来二人都是很少享受家舍之乐地人。 而守备府内正忙个不停的各人,如母亲还有几个姐姐们,见了黄来福回来。 本来还要笑着说什么,随后见到了黄来福身后地马公公和杨大为到来,都是愣了一愣,母亲杨氏走到黄来福的身边。 小声道:“福儿,马公公他们是?” 黄来福笑道:“娘,今日是大年夜,我见公公他们在堡内也挺无聊的,因此便一起叫来吃年夜饭了,母亲大人不会不欢迎吧?” 母亲白了黄来福一眼,道:“看你说的。 ” 她走在马公公的身旁,道了个万福。 道:“公公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里面请。 ” 马公公笑道:“嘿嘿嘿嘿嘿嘿嘿,老夫人真是太客气,咱家可不敢当。 ”锦衣卫千户杨大为也是向母亲杨氏行礼。 母亲被马公公地笑声刺激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姐姐她们更是飞也似的跑了,母亲强笑道:“公公就如在自家一样,还请不要拒束。 ” 说着告了声罪。 连忙走了。 马公公摇头晃脑地道:“老夫人真是太客气了。 让咱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大人。 ” 黄来福笑道:“想必老夫人也是一样的慈祥。 ” 现在的守备府很大,几处几进。 众人又进了一进屋,就看见小妹黄秀柔正领着几个小孩子儿在庭院中玩鞭炮,无忧无虑地撒欢着,见黄来福进来,黄秀柔又扑到黄来福的怀中撒娇。 黄来福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又长一岁了,还象个小孩儿一样。 ” 黄秀柔只是依在黄来福怀里不依,好半天,她才起来,看见黄来福身后的马久英公公,奇怪地道:“大哥,这不是马公公吗?” 黄来福笑道:“小妹,还不上前见过公公。 ” 黄秀柔甜甜地叫了一声:“马公公。 ” 马久英公公笑容可掬地走上前来,道:“小妹是吧,来,这是公公给你地新年红包。 ” 说着从怀里掏出几个红包,给了黄秀柔一个,又给了其它的小孩们每人一个,黄秀柔拿着红包翻来覆去的看,喜道:“谢谢公公。 ” 黄来福这才知道方才在府邸中,马公公原来是进内屋去包红包啊。 见马公公如此,锦衣卫千户杨大为摸了摸自己的头,颇有懊恼之色,显然是怪自己刚才忘了包红包了。 等黄来福,马公公几人进屋去后,黄秀柔迫不及待地红包拆开,里面竟是十文钱,黄秀柔再打开其它小孩儿的红包,更惨,只有五文钱。 黄秀柔瘪着嘴哼了一声:“小气鬼!” 眼下地堂屋己是比以前大了两倍有余,屋内一片欢腾,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酒菜,诱人的香味不断传来。 父亲黄思豪和岳父顾千户正在欢快地说着话,不时有一些小孩们跑到他们身边,承欢膝下,不时惹起二老的一片笑声。 这一年来,黄思豪和顾千户可说是过得欢活无比,眼下就等黄来福和顾云娘地孩子出生,就没什么遗憾了。 而王启年也是在屋内和二老说着话,王启年虽说在太原有一个家,但那个冰冷的家,实在让他没什么留恋的,也没兴趣回去,便留在了五寨堡,见他孤独一个人,黄来福便叫他也一起来守备府过年。 几人正说着话,见黄来福领着马公公和杨大为进来,几人都是怔了怔,忙站起来和马公公见礼,马公公笑道:“嘿嘿嘿嘿嘿嘿嘿,二位老大人不必多礼,是咱家打扰了。 ” 黄思豪看着黄来福,黄来福低声说了,黄思豪笑道:“公公在府内就如自家般,千万不要客气。 ” 马公公笑道:“好,呵呵呵,好。 ” 王启年也向马公公行礼:“学生见过公公。 ” 马公公笑道:“嘿嘿嘿嘿嘿嘿嘿,王先生客气了,真是年轻有为,年轻有为……” 这时顾云娘出来,见到马公公和锦衣卫千户杨大为在,怔了一怔,随即明白了黄来福刚才出去是什么事,她向马公公裣衽行礼,道:“妾身见过马公公。 ” 马公公还礼道:“夫人客气了。 ” 锦衣卫千户杨大为也向顾云娘行礼,顾云娘现在是五品诰命夫人,又是世袭罔替,身份尊贵荣耀,大明最重礼仪,因此二人见了顾云娘,都要正式行礼。 年夜饭的喜炮还是由黄来福燃放,震耳欲聋的鞭炮响后,守备府的年夜饭开始了。 今年的守备府情形比去年好,自然生活享受档次更高,反应在饭食上,就是这年夜饭酒菜更丰盛。 众人各安其位,一边品尝饭食,一边说说笑笑,母亲杨氏不时招呼马公公和杨大为吃菜,屋内的气氛非常好,看得出来,马公公颇为留恋这种气氛,他一边吃,一边似乎是想起什么,神情很有感慨之色。 杨大为则是显得颇有豪气,不时地和黄来福酒到杯干,又大口吃肉。 黄来福看出他是个无肉不欢之人,整个晚上,吃地全是肉,桌上的几盘素菜,则是动也不去动。 当晚尽兴,吃过年夜饭后,大家都是点灯熬夜守岁,黄来福便和几个姐姐一起打马吊,梭哈推牌九为乐。 杨大为和母亲她们一桌,也是玩个不亦乐乎。 不过马公公似乎对这个马吊不在行,只是坐在黄来福身边观看。 每每黄来福赢了钱,他便大声叫好。 第二天是元旦,农历的春节大年初一,此后一些天中,守备府又是忙着拜年等事,由于黄来福放了五寨堡军士们十五天的假期,除了一些警戒的三个百户军士们外,其余的军士们,便都回到家中过年。 因此这些天中,黄来福显得颇为放松,只是陪着顾云娘在堡内堡外走动散心,拜年的事,便由父亲大人去处理好了,这种优闲的日子,一直过到正月元宵节才结束,黄来福又开始了正常地治理五寨堡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