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产品热销、渠秀荷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78章 产品热销、渠秀荷

第78章 产品热销、渠秀荷 公元1591年4月27日。 太原是大明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不论外面的年景如何变,城内市民和商贾们对享受的追求却是永远不会变。 此时在太原的皮草街上,正是人流熙攘,络绎不绝。 而在街西边的永盛绒品店中,也是人来人往,顾客盈门。 这家店规模很大,分楼上楼下两层,专门贩卖一些羊绒制成的高档之物,有各种地毯、靠垫、坐垫、手套、内衣、帽子、大衣等物。 制作精美,柔软保暖,在太原一上市后,就受到了太原各乡宦和富豪们的欢迎。 在前几个月天气寒冷时,这家永盛绒品店各种制品的贩卖一直非常火爆。 特别是前一个月时,从京城传来消息,这种高档的羊绒制品,连皇上和娘娘们见了,都是赞不绝口,消息传开后,太原富豪们,更是趋之若鹜,连城内的晋王,都派家人前来购买。 其实皮草之物,太原也不是没有专门经营的店铺,但那些皮草,和永盛绒品店出售的成品一比,真是差得远,他们的贩卖力度,自然是不能跟永盛绒品店相比。 还有太原的布匹街上还开了一家永盛呢绒布匹店,这家店铺,专门贩卖各种毛纺呢绒面料的布匹或是成衣,太原市民们发现,这种叫啥“呢绒”面料制成的衣裳,特别是大衣,或是柔软,或是挺拔,保暖性非常好,又没有棉衣那样的臃肿。 穿上这种呢绒面料制成大衣后,又美丽又保暖,价格和购买棉衣差不了多少。 再围上了一根永盛绒品店出售的羊绒软脖,更显风度。 因此才开业不久,永盛呢绒布匹店也是一样的顾客满门,客人多是太原的普通市民们和中上等的人家前来购买。 眼下太原商贾众多。 竟争激列,任是有什么赚钱的门路,都会引起有心人地关注,永盛绒品店和永盛呢绒布匹店的生意火爆,这自然是引起了太原各大商贾们的注意,经过他们的调查,这家店铺的东家是祁县的渠家,而进货的渠道则是晋西北那个五寨堡。 最近一些时间。 关于这个五寨堡,一直是太原市民们的热门话题,从灾年中获得粮米大丰收,得到了皇帝地嘉奖。 再从五寨堡各样的大水车,手压机井等物,相继传到了太原。 这不,眼下许多太原的中等或是富贵人家,都在家中打了几口手压机井。 这样用水便大大地方便了,至于太原城外的田地中,经过太原官员的推广和劝说,一些有条件的富豪地主们,都是在自家田地中大打深水灌井。 或是自己制作,或是专门从五寨堡购买黄来福大灌井水车,以便从地下引水灌溉田地,这样。 五寨堡的名字,便在太原各人口中,越来越响亮。 还有,前些时间,太原的各粮油街上,涌入了大量地五寨堡副食品,有各种豆腐皮、豆干,腐乳。 豆瓣酱等。 又有各类的盐蛋和皮蛋,还有各类的鱼干,熏肉和火腿等。 特别是五寨堡火腿,制作严谨,口味良好,非常受太原市民们的欢迎。 此外还有五寨堡菜油,也是大量地进入了太原普通市民们的家内。 前面关于五寨堡地各个话题,己经够让太原市民们谈论的了。 现在又有了众多的五寨堡副食品涌入太原。 加上永盛绒品店和永盛呢绒布匹店的生意火爆,更是引起了太原商贾们地普遍关注。 看到五寨堡各种产品这么热销,许多商贾们都是动了前往五寨堡查看一番的念头。 “东家,永盛生意这么好,看来我们要加紧向五寨堡进货了。 ” 永盛绒品店装饰华丽的二楼上,渠家管家满面笑容地对正凝神观察下面顾客情况的老东家渠廷柱道。 渠廷柱半响回过神来,他动了动自己肥胖的身子,抚须微笑道:“不必再着急,货太多了反卖不出价,物以稀为贵嘛。 还有,五寨堡那边的货源,有没有也是个问题,不过……” 渠廷柱沉吟了半晌,道:“再去五寨堡走一趟也好。 ” 依黄来福对五寨堡毛纺厂的安排,是由众多的商贾们合资建立地,黄来福占最大股。 而货源的供给,也是依据各商贾们出资多少,然后按其各家族中人以各区域分配销售。 渠源锐和黄来福最亲厚,因此他的家族得到的货源最大股,批发价格最优惠,经营区域也是最理想,由他大哥渠良万负责太原的经营。 而其它的商贾们,或是轮到了代州,或是轮到了忻州等地。 在黄来福的计划中,他的五寨堡毛纺厂产品先是经营山西,理想地话,再向外省发展,以后进行包省制,每一个省份,安排一个总经销商,然后任由省内无数地行商们去发展。 眼下五寨堡毛纺厂的发展势头良好,特别是今年初马久英公公将几样羊绒制品献给万历帝后,万历帝和后宫地娘娘们收到后爱不释手,将毛纺厂的一些制品纳为贡品,更是极大的扩大了五寨堡毛纺厂的名声,不仅是山西商人,就是北方各省的商人们,也是闻声纷纷前往五寨堡,要求成为某地某省的经销商。 就是五寨堡毛纺厂的呢绒面料布匹,在万历帝的吩咐下,内府的针工局也向五寨堡下了一大批的订单,用于边军军服的制作,这更是刺激了五寨堡毛纺厂的飞速发展。 看来五寨堡毛纺厂的产品,进入其它省份发展,也是迟早的事了。 渠廷柱对旁边的大儿子渠良万道:“良万,月底的时候,你再去五寨堡走一趟,去看看源锐,你最好和他商议一下,能不能说动守备大人,再增加一些羊绒成品给我们。 ” 渠良万有些不愿意,他想到自己要去求三弟。 就满心的不舒服,他想起三弟坐在五寨堡,控制着货源的进出,舒舒服服,就可以坐收银钱无数,而自己则要辛辛苦苦地在外行销,这老天真是不公平。 他道:“爹,您也知道。 关于毛纺厂的事,守备黄大人现在并不参与管理,都是三弟和一些股东们商议,这货源的事,早就都分配好了,现在想让三弟给我们增加份额,怕是通不过那些股东吧?” 渠廷柱微笑道:“良万,你知道你三弟为什么在那五寨堡守备面前那么得宠吗?就是因为前年你三弟在那黄来福最困难的时候投资于他。 所以有了现在的回报。 关于这些产品份额地事,那些股东们说一万句,又哪抵得过那黄来福说一句?退一步来说,就算黄来福不想参与毛纺厂的事务,难道你的眼光只是看着这区区的羊绒等物吗?” 渠良万迟疑地道:“爹的意思是?” 渠廷柱道:“良万。 有一点上,你三弟确实值得你去学习,就是他胆大,目光远。 敢下注,所以有了他现在的风光。 爹此次让你去五寨堡,主要并不是为了那些份额,你是让你有机会多亲近亲近那位守备大人,你也知道,那位黄大人被命为了三堡治理使,连他的夫人,都得到了诰命。 明眼人都知道,那位黄大人得到了皇上的赏识。 ” “他现在这么年轻,就有了这样地前程,现在只是三堡治理使,或许将来是五堡,七堡,十堡等。 据你爹所知,那位黄大人今年要大力治理神池堡和八角堡。 这两地。 均有大量的耕地和矿产,如能分上一份。 总比增加一些区区的羊绒成品份额要好。 就算这两堡你分不到好处,和这位黄大人处好关系,将来总不会错的,说不定哪天,你三弟的好事,你落到了你的身上。 ” 渠良万心悦诚服地道:“爹爹说得是,孩儿准备一下,尽快前往五寨堡。 ” 渠廷柱满意地点了点头,几个儿子中,他从小最宠爱的,还是这个大儿子。 对于三儿子渠源锐,渠廷柱以前是充满了恶感,去年以来观念会转变了一些,不过他大部分精力,还是为了大儿子渠良万而着想。 此时见渠良万领会自己的意思,他很是满意,他道:“那就好,你尽快准备,为父有些疲倦,就先回府中休息了,还有,明日爹就要回祁县了,太原这个店铺地事,你就仔细照看着吧。 ” 渠良万恭敬地道:“孩儿明白,爹爹慢走。 ” 渠廷柱在渠家管家的照料下,移动着肥胖的身子,慢慢下了楼。 这时,一个穿着洁白羊绒大衣,脖子上围着一个羊绒暖脖的少女,悄悄地从一个屋内走出来,低声道:“大哥,爹走了?” 渠良万良没好气地道:“五妹,你总是一个人偷偷摸摸地乱跑,被爹知道了,又要教训你了!” 那少女长得非常清纯,年在十六岁年纪,正是渠良万的五妹渠秀荷,此时她嘻嘻一笑,拉着渠良万地大手道:“我知道大哥不会和爹说的,我知道大哥最疼我了,是不是?” 渠良万平时确是最疼爱这个妹妹,他苦笑了一声,道:“你这个死丫头,真拿你没方法。 ” 渠秀荷又是嘻嘻一笑,她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对了,大哥,你刚刚是不是说要去五寨堡?” 渠良万道:“是啊,怎么啦?” 渠秀荷道:“我也要想去五寨堡,大哥你带我去吧?” 渠良万皱了皱眉,道:“你去五寨堡做什么?那里都是些军汉商人,一个女孩家,跑那去做什么?” 渠秀荷撅起小嘴,道:“人家要去看看顾家姐姐嘛,你也知道,五妹在太原是多么的无聊。 ” 渠良万只是道:“不行,被爹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 渠秀荷只是拉着渠良万的手道:“求求你了大哥,你也知道,爹明日就要回祁县了,你不说,爹怎么会知道?” 渠良万还要说不行,不过他看了渠秀荷那清纯秀丽地样子,忽然心中一动,口中道:“也好,不过你要听大哥的话,可不能到处乱跑。 ” 渠秀荷欢呼雀跃道:“太好了,五妹一定一切都听大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