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武装开矿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81章 武装开矿

第81章 武装开矿 公元1591年5月6日,神池堡。 大明各地天气己是转暖,不过走在神池的境内,还是有些凉意。 神池这个地方,一年的天气,多是寒冷居多,就算是到了夏天,也是温温凉凉的。 此时,在离神池堡太平庄不远的凤凰山地界,崎岖的路面上,正走着一队人马,车马连绵有几千人。 这队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个个神情兴奋,眼中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他们拖儿带女,挑着自己的行李,行走在自己的队列中。 这些人就是从五寨堡前往神池堡的开矿矿工,三千精壮矿工,加上一些矿工的家属们,走在路上,好大的一片人。 另外还有两个百户的五寨堡护卫军士,一为马队,一为步队。 这些五寨堡军士们,此次是以护矿队的名义进入神池堡,虽说黄来福只是五寨堡的守备,依大明兵制,当地守备军兵,无令不得出自己的管辖地。 但是黄来福是五寨堡,八角堡,神池堡三堡的治理使,以护矿队的名义进入神池堡,别人也不能说些什么。 此次神池堡的开矿事情重大,由不得黄来福不重视。 前次黄来福前往神池堡,路上就遇到当地地头蛇的窥探,后来得知那些人是太平庄刘家的家奴。 这太平庄刘家仗着自己是山西镇总兵的远亲,在当地横行不法,非法霸占矿山,又勾结马贼,一向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黄来福不将自己的武装拉过去,自己要在太平庄一带开矿,怕不是那么容易。 要知道,在眼下的大明。 只要有矿山的地方,就有当地家族的黑势力,这些黑势力们,他们养的打手,比一些官兵们还强悍,一言不合,就是纠集矿工们械斗,典型的畏威不畏德。 所以此次黄来福带了两个百户地人马前去。 就有展现力量,武装游行的味道。 当然,除了这些还不足,黄来福的二百军马,不可能一直留在神池堡当地,除了关照自己的三姐夫田大付对将来神池堡的矿山照看一二外,武装矿丁们,也是少不了的。 此次前往神池堡的三千矿工中。 就有一千武装矿丁,每人都配有腰刀或是长枪,余者矿工们,每人手中也拿了一根木棍作武器。 五寨堡这近一年来,打制了众多的腰刀长枪。 还有朝廷下拨下来地几千把腰刀和长枪,所以这三千矿工中,黄来福就拿出了一千把铁制兵器出来武装了一千矿丁。 三千个强壮劳力,其中更有一千人手中有锐利武器。 任走到哪里,都是一个不小的武装,足以震慑众多的心怀鬼胎之徒。 经过五寨堡几个月艰苦的建城民夫生涯,又是类似的军事化管理,加上每天能吃饱,这些矿工们,个个身体强壮,行动时。 颇有组织。 早在五寨堡时,他们就是十户编为一甲,十甲编为一里,设有甲长和里长,眼下也是如此。 所以这些人行动着,都是在里长的督促下,一里一里地前后进行,每里人马。 隔了不到几十米。 很有队列与秩序,就是眼下的许多卫所军士们。 都不能做到他们如此有组织。 每里的矿工与家属们中,由里长们带领,都有着几十个里中最强壮地人,手上拿着兵器戒备行走,余者,则是肩挑身背,带着自己的行李。 或是几人使力推着一些独轮车,独轮车中,载着这行人中,到神池堡所需要的几个月粮米,另还有一些开矿设备。 当然除了独轮车还有牛车,马车之类的,载着一些大样的东西。 浩浩荡荡,声势浩大。 黄来福领着一个马队走在队列前面,马队地军士们负重大,盔甲等物都是沉重,为了节省马力,大家都是下马步行,只让马匹驮着自己的盔甲兵器。 此次黄来福前往神池堡,声势大,跟随的各样人也是众多,特别是一干商贾们,更是踊跃前来。 黄来福喊着要开发八角堡和神池堡喊了多日了。 八角堡早在一个月前己经开始开发,而神池堡则是迟迟不见动静。 就在这些商贾们正在等着心焦时,黄来福终于行动出发了。 开发矿山,一向获利丰厚,只是如果不是当地势力,一向没有机会入手。 所以此次黄来福一提出开发神池堡各地矿产,那些在五寨堡数得着的商贾们,都是人人争先出资,与黄来福合股,唯恐落在别人之后。 今天黄来福大队一出发,他们赶快跟来了。 此时五寨堡军队地后面,就是跟着众多商贾们的马车,这些人中,有渠家兄弟,有众多在五寨堡开铺设店的晋商家族掌柜们,前些时间,这些人中有一些人随黄来福来神池堡,路遇马贼,受到了惊吓,不过此时四周的护卫军士马众多,这些商贾们,个个都很安心。 不过此时走在崎岖的道路上,那路上的颠簸,却让这些商贾们吃尽苦头,不过为了将来的利益,显然这些商贾们都是忍受了下来,个个有如死在马车内一样,一声不吭。 黄来福看着崎岖的道路,也是直皱眉头,这条路不好走啊,人烟少,交通又不便,虽说这一带属于边镇重地,每十里就有一个驿站,或是有递运所和急递铺。 但路面地糟糕,却是看得见的。 黄来福心想,以后自己在神池堡一带开矿,这矿石要运出来,这样的路面显然不行,一定要修整,最好修一条从神池堡到五寨堡的水泥路。 不过这条水泥路耗资巨大,还是以后再说吧。 看看离太平庄没有几里路了,这时前面有一匹背上插着色旗的塘马从前面路上急奔而来,这是黄来福派出的探马,有一个小旗的人数。 那探马奔到黄来福身前,滚鞍落马,向黄来福禀报道:“禀报守备大人,前方一切正常。 再行进三里,就到太平庄了。 ” 黄来福点了点头,对身边一家丁道:“传令下去,全体休息。 ” 那家丁忙去命令号笛手敲锣,很快各人便听到铜锣的声响,立时黄来福地马队和步队地军士们都是停了下来,大家都是坐在地上休息,喝口水。 而依五寨堡训练条例。 马队中一个小旗地军士们,则是立时上马,远远地奔向四周,侦测戒备。 那些矿工们和家属,见军士们休息了,也都是一屁股坐了下来,喝点水,吃些干粮。 立时整个队列中热闹起来。 黄来福拍了拍自己的爱马,走在山路边,凝神观察山下的情形。 江大忠走过来,将一个水囊递给黄来福,道:“少爷。 喝口水吧。 ” 黄来福点了点头,喝了口水,对江大忠笑道:“大忠,听说再过两个月你就要成亲了。 这新娘子,是哪家的闺秀?” 江大忠闹了个大红脸,低声道:“少爷,她是岢岚州城的杨百户家的女儿,叫杨梅秀的。 我没见过她地样子,是父亲做的主。 ” 黄来福笑道:“成亲是喜事,你忸捏个什么劲,到时可不要忘了请你家少爷喝杯喜酒。 ” 江大忠裂开大嘴笑道:“哪能呢。 忘了谁也不会忘了少爷您啊。 ” 黄来福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小子,也学小驴一样油嘴滑舌了。 ” 虽说黄来福在这世比江大忠年纪小,但因他成熟的心理,却是一直将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看作是自己的弟弟一样。 而二人在黄来福面前,也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年龄优势。 二人说笑了一会儿,又有几个商贾上前来和黄来福说话,见休息得差不多了。 黄来福喝了声:“传令。 披甲,上马!” 号笛手的孛罗声响中。 步队和马队的各军士们都是纷纷起身,大家或是马上,或从车上,拿起了自己的盔甲穿起来。 再经列队整形后,旗帜飘飘,很快,一只精悍地军队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在黄来福一声令下,大家以严整的队列,往太平庄方向而去。 黄来福这样的做法,自然是为了给太平庄那些人以压力,让他们以后安分点。 此次五寨堡前来护卫的两个百户军士中,一为步队,一为马队。 五寨堡从去年秋后来,继续向各地购买了几百匹良马,现在五寨堡有三个百户地专业骑兵,其余的马匹,或是作为运输之用,或是为其它的步队骑用,作为马上步兵使用,提高五寨堡军队的机动能力。 眼下地这个马队中,每个军士们都是身披铁甲,此外还每人配铜把手铳一把,锋利腰刀一把,长枪一杆,大弓一张,大箭三十枝,绊马绳几条,装备精良,旗帜鲜明。 领军百户就是江大忠,他背上插有百户旗帜一根,表明自己的身份。 此外两个总旗,十个小旗,背上都插有表明身份的色旗一面,使着整个马队号令鲜明。 在马队后面的一辆马车上,还拖了一门虎蹲炮,此次为了神池堡的矿山之事,黄来福可是下了大本。 马队后面就是步队,军士们也是个个高大强壮,武器精良。 他们中的人,百户,总旗,小旗中,每人都披有铁甲,也有表明身份的旗帜。 就是很多普通军士们,身上也都有皮甲。 经过黄来福几个月的严格训练,此时这些军士们行动起来,个个锐气十足,这些军士们地精锐程度,可说己是超过山西镇宁武关总兵的标兵了,所缺欠的,就是见血的实战。 这种精悍的样子,看着后面一干商贾和矿工及家属们,个个赞叹不己。 心想真是虎狼之师,有这两个百户的军队到神池堡一趟,那些神池堡当地的屑小自然不敢窥探五寨堡各人的矿山产业,也让各人信心大增。 很快,黄来福领着两个百户地马步队到了太平庄外,所经路上地行人,见到黄来福一行人后,都是赶忙闪到一边,以敬畏的目光看着他们。 当这两百多精锐地五寨堡军士们,严肃而整齐到了太平庄门外时,而且后面还跟着几千人的大队人马,太平庄的庄主刘可第,早得到了消息,他带着一干的亲信家人,远远的站在堡墙上观望。 见到堡外五寨堡马步队那种精锐的样子,就是他们身后的矿工们,也颇有阵形,刘可第的神情复杂,脸色有些苍白,心想:“什么时候五寨堡一个卫所,有这么精良的军队了?行军列阵,竟比自己妹夫的镇兵还精锐的样子?” 不过他随即回过神来,自己是山西镇总兵的远亲,眼下自己的妹妹又是总兵大人的第八房小妾,自己又在太平庄一带百年经营,还会怕过一个外地的守备,他冷哼一声,对身旁一亲信道:“打开庄门,让我们一起出去迎接那位五寨堡来的黄来福大人。 ”

上一篇   第80章 八角堡开荒

下一篇   第82章 血腥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