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破家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83章 破家

第83章 破家 厅堂内气氛沉闷,庄外隐隐传来一两声若有若无的嚎哭声,更搅得人心烦意乱。 忽然一扇窗帘哗的一声,重重地摔在窗格上,一股劲风冲进堂内,搅得屋内各人的衣衫猎猎,也带来了一股清凉。 “又刮风了。 ”刘可为起身将窗台关上,嘴里嘟哝道:“奶奶的熊,这神池的风,就是一年到头不会断!” “二哥你将窗台关上作球。 ”刘可志扯了扯自己的衣襟,烦躁地道:“还是开着吧,这样凉快些!” “三弟你想吃灰尘和煤渣吗?”刘可为不满地喊了一声,不过还是将那片窗台重新打开支好,并将上缘悬着的竹帘拉起半卷,这样,窗外的阳光便直照入厅堂内,看外面阳光灿烂,今天是个好天气。 刘可为骂骂咧咧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呆住半响,转头对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可第叫道:“大哥,你说怎么办?一下子折了一百多个弟兄,这口气就这么咽下去吗?” 刘可志也叫道:“不错,我们刘家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气了,一定要重新招集兄弟,再给那个黄来福一点颜色看看。 ” 此次闹事的人中,四百多人,被五寨堡官兵杀死了三百多人,其中一百多人还是刘家的家奴。 那二百多个穷矿工,死就死了,但那一百多个家奴,是刘家在太平庄一带横行的资本,却在昨日一场而墨。 一想到这,刘可志就恨得牙痒痒的,只是想到昨日五寨堡官兵的彪悍狠辣,自己几百号人对上人家的二百号人,却是不堪一击,被杀鸡宰羊似的杀死了大半的人。 他也不禁心下惊惧。 刘家在太平庄百年,各样械斗也经历得多了,但如昨日那般地血腥残酷,却是第一次见到,由不得各人不后怕。 只是话虽如此,刘可志几人却是咽不下这口气。 但任兄弟二人如何叫嚷,刘可第却是一直不语,只是出神地看着屋角那盆开得正盛的菊花。 直到一个丫鬟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向他奉上一盏茶的时候,刘可第才似乎回醒过来。 他接过茶盏,轻轻地吹了一口,然后将茶盏握在手中,目光有些茫茫然的样子。 刘可志顿足道:“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刘可第叹了口气,将手中的茶盏放到旁边的小桌上。 温言道:“三弟,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你看那黄来福心狠手辣,也不是好惹之人,其实我们拿着他那些分红。 一年下来,也可以过一些安心富足的日子,现在不是很多人和五寨堡合作,发了大财了吗?” “什么。 就这样算了?” 刘可志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咆哮如雷道:“大哥,你莫不是被那黄来福吓破胆了吧,如果屈从了那些五寨贼,我们刘家的脸面往那儿摆?那黄来福手下有些官兵不假,我们刘家也是一样有兄弟,需要人手外援地话,只要托人带个信。 我那堂兄弟一定会带着岢岚山那帮好汉,将这些五寨贼杀个片甲不留,为我们刘家出这口恶气!” 刘可第的目光猛然变得阴鸷锐利,他喝道:“三弟,你认为我们昨天那事闹得还不够大?还叫你堂兄弟来?……说句话,出大本叫那帮人来不是不可以,但要看对上什么对手。 昨天我们试探那黄来福,付出了一百多个兄弟的代价。 己经明白这黄来福不好惹。 就应该及时收手才对,真要叫上岢岚山那帮人。 以后该如何收场?你告诉我!” 刘可志不服,只是囔道:“大哥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刘可第还要说什么,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腾声。 刘可弟眉头一皱,喝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 这时一个家奴冲进来,气喘吁吁地对刘可第道:“禀报老爷,大事不好了,那些五寨贼领着一大帮人闯进来了。 ” “什么?”厅内几人都是站了起来。 刘可为和刘可志二人更是气得怒发如狂,大叫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大哥,和这些五寨贼拼了!” 还没等几人出得厅来,院进屋门“彭”的一声被踢开,一大帮全身披甲,手持鸟铳的五寨堡军士涌了进来,这些鸟铳兵手中的鸟铳都己装添好火药和铅丸,随时可以击发。 他们分两列整齐而进,身上甲闲的样子。 这群人中,还有两个五寨堡军士还拖了一个全身血肉模糊的人,这人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脸面。 直到这时,刘可第才似活过来,他忙走到黄来福身旁,试探道:“守备大人,您这是……。 ” 黄来福不理他,只是直走到厅堂中间,很轻松地打量四周,只见里面宽大,布设华贵,屋内一器一皿都是精美无比。 厅堂外面还靠着一个荷花溏,凉风习习。 让黄来福心想赞叹这刘家倒是会享受。 半响,他才淡淡道:“刘庄主,你的事发了。 ” 他一挥手,那两个五寨堡军士将拖着的那人,扔到了刘可第地身边,看着刘可第神情大变的样子,黄来福说道:“刘庄主。 本官自到太平庄来,以和善为念,不料刘庄主你却阳奉阴违,当面应承本官,背后却教唆家奴攻击官兵,实为贼匪之为,刘可第,你可知罪?” 刘可为大吃一惊。 忙道:“误会,误会了,老夫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决不敢攻击官兵,还请守备大人明鉴。 ”怪不得刘可第慌张。 攻击官兵,这罪名可大可小,如要认真,还可上升到谋反的高度。 到时就算是山西镇总兵,也保不了自己。 而他地兄弟刘可为,刘可志二人,此时再不愿,也不得不低声下气地上前向黄来福解说分辨,言道自己兄弟三人,决无此意。 其实昨日刘家家奴攻击五寨堡官兵,刘家三兄弟也想过事败后的结果。 但三人都认为有自己的亲家,总兵大人在后面的关系撑腰,五寨堡地这些人,是决不敢过于认真地。 至于一些可能落到黄来福手中的家奴,到时只要说他们不是自己庄内人就行了。 说实在,这些家奴矿工们,对刘家三兄弟来说,只是一些废弃地棋子罢了。 黄来福冷笑一声。 道:“误会?”指着那人道:“此人都己经招供。 言道昨日暴民之事,都是刘庄主你亲自安排布置。 刘可第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人抬起一张血肉模糊地脸,挣扎地膝行几步,一把抱住刘可第的大腿,哀声请求道:“老庄主,念在老狗子为你做牛做马这么多年的份上,你救救我吧,他们要杀我的头啊!” 刘可第一脚将老狗子踹开,厌恶地道:“滚,老夫一向守法,这攻击官兵之事,岂是能让你信口雌黄的?” 老狗子哀声道:“刘可第,你不能不讲良心啊,昨天你说过的,事成之后每人五两银子的,你怎么……”突然他一声惨叫,从他后背透出一把滴血的刀尖,却是刘可为扑来,一刀刺入他地胸口,透体而入。 老狗子全身颤动不停,挣扎着要去抓刘可为的脸,刘可为又是狠狠地将刀一送,老狗子剧烈地颤抖不停,猛然全身一动,己是气绝身亡。 不过他的眼睛仍是睁得大大的,显然是死不瞑目。 刘可为抽出刀,气喘吁吁地道:“这厮诬陷良民,昨日又参与暴乱,真是该杀。 ” 黄来福大怒,指着刘可弟厉声喝道:“混帐,你竟敢当着本官的面杀死囚徒,本官岂能容你?来人,给我把这凶徒抓起来。 ”两个五寨堡军士喝应一声,就要出来。 “慢着!”刘可第忙道,他走到黄来福身旁,眼中闪烁着精光,道:“大人,明说吧,你想怎么样?” 黄来福冷冷道:“刘可第,你谋划暴乱,攻击官兵,罪大恶极,眼下你兄弟又犯下人命大案,本官本应对尔重处,不过……” 黄来福语气略为地温和一些,他道:“念及此事有可能是家奴欺主,肆意妄为,庄主你并不知情,也是情有可原,此事就此揭过。 不过这么多人因你而死,冤气冲天,这太平庄之地,你们己经没必要待下去了,从一刻起,你刘家立时给我离开太平庄之地!” 刘可第全身冰冷,呆立在当场,不敢相信黄来福的话,百年的家族基业,这一刻,就这样全完了吗?旁边的刘可为听得明白,他咆哮道:“姓黄地欺人太甚!”手持尖刀,向黄来福扑来。 江大忠闪出,一个旋风脚,扫在刘可为的侧肩上,那只牛皮精制,大明制式的皮扎军靴,沉重地扫在刘可为的身上。 刘可为闷哼一声,身子被击打得几个翻滚,如一个沉重布袋般远远的摔倒开去,落在地上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一条命己是去了半条命。 刘可志大叫一声:“二哥。 ”他看向黄来福,眼睛血红,他吼道:“姓黄的,我和你拼了。 ” 高声吼叫着,不顾一切地向黄来福这边冲来。 江大忠抢过一个鸟铳兵手中的鸟铳,抡圆了铳托,一闪身,狠狠地砸在刘可志的脸面上,刘可志脸上血肉模糊,大声惨叫,又有两个五寨堡军士扑了上去,抓住了他地双膀,让他挣扎不得。 江大忠骂道:“你媳妇家娃的,敢对我家少爷动手?” 倒转铳托,狠狠地砸在刘可志的小腹上,刘可志痛苦地抽成一团,说不出话来。 他想使力挣扎,却是被两个五寨堡军士劳劳地抓住双膀,动弹不得。 江大忠一边大骂,一边手中的铳柄狠狠地砸向刘可志的小腹,刘可志全身痉挛着,口中不断地吐出了血块。 一个在旁的刘家家奴一声狂叫,鼓足勇气,要冲上来解救刘可志,只听一声轰鸣巨响,一股刺鼻的硝烟和火药味在厅中蔓延,那家奴己是被五寨堡一个鸟铳兵一铳轰倒了天灵盖,脑浆与血肉横飞。 厅中一片尖叫,随即又一片如死地般的安静,四周地刘家家奴与丫鬟们,都是缩在一旁,全身不住地发抖。 只有刘可第呆立在当地,泪流满脸,口中喃喃道:“住手,快请住手。 ” 黄来福挥了挥手,示意江大忠几人放开刘可志,刘可第人一下子如苍老了十余岁一般,他道:“好,黄大人,我们认载了,我们走,我们马上离开太平庄。 ” 看着刘家一行车马远去地背影,江大忠低声在黄来福身边道:“少爷,就这样放过这些人吗,他们刘家可是害死了几百人呢?” 黄来福不语,只是别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江大忠眼睛慢慢亮了起来,道:“大忠明白了。 ”

上一篇   第82章 血腥镇压

下一篇   第84章 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