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苍凉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84章 苍凉

第84章 苍凉 一股苍凉的唢呐声直冲云霄,久久回荡在天地间。 伴着唢呐声的,是后面一群哭天喊地的送葬队伍,有老人,有妇女,还有小孩。 人人披麻带孝,招魂白幡如林,举目所见,就是一片白色的世界,一片痛苦呼啸的天地。 队伍前行,一路上,不时有人抛撒出白色的纸钱,那纸钱或是撒落在地,或是随黄沙飘去。 这群送葬队伍庞大,人数足有上千,都是此次死去的闹事之人亲属,眼下天气慢慢炎热,那些死去的人尸体自然不能久放,黄来福便吩咐挖了一个大坑,将那几百死去的人集体安葬,今天,便是这些人出殡送葬的日子。 此次镇压之事只能说是个悲剧,任何一方都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 黄来福这边的宣传是将一切归咎于刘家的唆使,那些死难者的亲属也默默地接受了这种说法,加上黄来福每户二十两银子的抚恤,不论他们是矿工还是原刘家家奴家属,他们便将满腔的愤怒转移到了刘家身上。 在那日刘家众人离开太平庄的时候,陪随他们离去的,是太平庄各人无数的石头与土块,还有嚎哭与诅咒声,刘家在太平庄百年的经营,就此烟消云散。 那个埋葬几百人的大坟,建在一个离太平庄不远的一块向阳山坡之上,此时,那边己是搭好了灵棚,还设好了香案,供这些死难者亲属们哭灵祭拜。 而在大坟的不远处,则是独立建有一个小坟,上有一块墓碑,上书:“烈女韩氏之墓!” 这次的暴民之事中,那个死去的年轻妇女,让黄来福印象深刻。 她的行为,说不上是对,但敢面对强敌的本色,却是让黄来福等人钦佩。 因此几百个死去的暴民,只能集体安葬在一个大坑中,而她,却能有自己一块独立地小坟,还由黄来福亲自安排。 为她刻上了一块墓碑。 此时,大坟的灵棚前密密匝匝地跪满了人,到处是一片哭天抢地的嚎啕声,伴着纸钱烧过的满天青烟,还隐隐传来和尚们诵经超度的声音。 而到小坟前拜祭的人,却是很少,三三两两的,多是一些五寨堡来的矿工及家属们。 还有一些佩服她地五寨堡军士们,太平庄当地的,并不多见。 依黄来福的打听,这个韩氏及她的丈夫,只是一年前到太平庄当地的流民。 当地人对她了解不多,平时只是唤她的小名五妞。 如果不是此次之事,她会和大多数妇女一样,默默的不为人所知。 但她临死前那个举动,却是如流星一般,为她的人生抺上了一笔亮彩。 在离坟地不远地一块小丘陵上,黄来福抱着一个婴孩,静静地站在那,他似乎是看着坟地那边的情形,但他的眼神遥远,心思又似乎不知道飞到哪里去。 坟地那边很热闹。 但黄来福四周却是很安静,周围的人都是静静地站着,没有人出声打断这一切。 唢呐声若有若无地传来,黄来福微微眯起眼睛,默默地聆听这种声音,悲切,苍凉,如便如同一只小手般。 轻轻地拨动着人内心那块柔软的地方。 这种声音。 有若男人胸膛里吼出来地痛哭声,又若在黄土地那空旷的野地上打滚的嘶叫声……千百年来。 这块土地的人民,便是以这种形式来表达自己地悲喜。 一个五寨堡军士在韩氏墓前上了一柱香,又微微弯腰,施了一礼。 黄来福认出他是那个杀死韩氏的五寨堡军士,是一个叫马队小旗,叫王贯中的。 他上完香后,走到了黄来福的身边,施礼道:“大人。 ” 黄来福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摆手,道:“你不必说什么,此次的事,你做的很对,我还要奖励你!” 王贯中微微施礼,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旁边头包得象印度阿三似的渠良万道:“大人宅心仁厚,饶恕暴民之罪,还重金抚恤罪民,良万佩服。 ” 黄来福微微一笑,逗了逗怀中的婴孩道:“妞儿,妞儿,来,去拜拜你地娘亲。 ”当日那婴孩,黄来福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后来知道她的母亲姓韩,小名叫五妞,便给婴孩取名为韩妞儿,意思为韩五妞女儿之意。 比起当日,韩妞儿身上己是换了一件干净的花棉袄,她原本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那边的一切,此时被黄来福一逗,便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含糊不清的话,一边去摸黄来福的鼻子…… 一阵狂风刮起,掀起漫天地尘土。 等这股尘土过去,在山道上行走地这行人,己经是个个灰头土脸。 这条从神池堡到宁武关的道路,向来不好走,高山大岭,山路崎岖,车马难行。 兼之神池堡一带多风,这里又多是黄土地,这风一刮起来,铺天盖地,夹着黄沙扑来,让人苦不堪言。 “该死地老天!” 刘可为紧紧地勒住身下骚动不己的马匹,好容易让马静下来,他却是忍不住内心的愤恨,迎天一阵尖嘨。 四周如死了一般的寂静,半响,刘可为颓废地低下了头,抺了抺脸面,无力地骂了一声。 从太平庄行到这里,路上吃的灰尘,加上时不时的一阵大风,他己是满身的的尘土,不说衣裳,就是连腮边的虬髯上,都是一样灰蒙蒙的。 只是这一切,身体的疲倦与伤痛,都比不上内心的恨意。 放眼四周,这一行从太平庄出来的人,个个都是风尘仆仆,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一行人中,有刘家三兄弟,还有他们的一些家眷妻女,这些人都是坐在分几辆马车乘坐。 另还有几十个家奴,带上他们的一些家属,只能步行了,走在山路上。 人人都是神情非常疲惫。 刘家在太平庄百年辉煌,现在却只能如丧家犬一般。 “二弟,少安毋躁。 ” 一辆马车内传出刘可第平静的声音,他的身旁躺着的是他三弟刘可志,往常刘可志长得虎虎实实,身子如铁打般,但现在却是萎靡不振,根本不能走路。 只能卧躺在马车内。 昨日经过江大忠等人的重击后,他再铁打地身子,也是垮了下来,此时他躺在马车内,呼吸急促,全身火热,一条命,己是去了大半条命。 比起刘可志。 刘可为昨日虽然也是受了伤,但他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加上他又是要强之人,因此还可以坚持策马行路。 此时听了刘可第的话后,他喊道:“大哥。 我心里恨啊,我们刘家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了,我心里实在难受啊!”他咬牙切齿道:“到了宁武关,如果老大人不帮我们报仇的话。 我一定会去找堂兄弟,不管怎么样,我都要那个黄来福不得好死!” 刘可第呵呵笑道:“二弟啊,你就是看不开。 ”他掀开车帘看了看,喊了一声:“停车。 ” 一行人停了下来,许多步行的家奴与家眷们,都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刘可第下来。 老管家拿来一个水壶,双手递给了他,刘可第微笑道:“好,好。 ”他接过水壶,感慨地道:“杨兄弟,你跟了我怕有三十年了吧?” 老管家恭敬地道:“大老爷,小的自到刘家,己经有三十一年了。 ” 刘可第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道:“这些年。 苦了你了。 ” 老管家呜咽道:“小地不苦,小的愿意一辈子服侍老爷。 ” 刘可第点点头。 说了几个好字。 他眼睛微红,对刘可为招了招手,道:“二弟,来,我们到那边坐。 ” 刘可为过来,依言和刘可第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坡坐下。 刘可为看向刘可第,见他头发己是全部花白,神情憔悴,他心疼地道:“大哥,这就两日,你就老了很多,瘦了很多。 ” 刘可第微微一笑,他看着前方,茫然道:“刚才啊,你大哥在马车内睡了一会儿,梦中,看到很多以前被我们杀死的人,都是血肉模糊的样子,哭着喊着要我偿命。 唉,二弟,你说是不是你大哥老了,所以人就想多了?” 刘可为不以为然地道:“大哥,梦中的事情,不能作准,你确实是想太多了。 ” 刘可第叹道:“这一路来,我也想过了,这些年来,犯在我们刘家的人命确实不少,以前没当回事,现在成了丧家之犬,才明白他们的苦楚,或许,这一切,就是报应吧。 ” 刘可为气恼道:“大哥这是说什么丧气地话,这太平庄之地,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回来的。 ” 刘可第只是微笑不语,他深深地看了刘可为一眼,眼里流露出一股兄弟间的温情,他伸出干枯的手,拍了拍刘可为的肩膀,柔声道:“二弟,从小来,大哥就一直对你管教严厉,你不会怪大哥吧?” 刘可为地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他哽咽道:“大哥,我不怪你。 小北知道,您都是为了我好,大哥的恩情,小弟这辈子永远报答不完。 ” 刘可第呵呵笑道:“你啊,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脾气。 ” 他的目光看向四周,目光锐利如鸷鹰般,他轻声道:“二弟,等会到了前面那条分叉路口,你护着你大嫂她们,从那条小路上走,我领着那些家丁们,仍旧走这条大路。 ” 刘可为大吃一惊,道:“大哥地意思是?” 刘可第微微一笑,道:“那黄来福决非善与之辈,昨日虽是那样说,但我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估算,他们的马队,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我们。 ” 刘可为怒道:“这黄来福欺人太甚,我们和他拼了。 ” 刘可第摇了摇头,道:“勿要做以卵击石之举,我们这些人全加在一起,也不是他们一个百户队的对手。 ” 刘可为泄气似的悲愤不语,他的拳头重重地击打地下的草坡,半响,他毅然道:“那大哥你走,我带家丁们护卫。 ” 刘可为平静而坚决地道:“听大哥地话。 ” 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在一片悲怆惊恐的气氛中,刘可第与三弟刘可志,自己的妻室吴氏,还有自己的几个弟妹侄女告别,与这些人一同走小路离去的,还有那些家奴们的女眷亲属。 至于那些家奴们,则是留下和刘可第一起,走大路吸引五寨堡的官兵们,至于他的老管家,也是自愿留了下来。 临行时,刘可第交待刘可为:“这次如能逃得生天,不要再想着为大哥报仇,不要去宁武关,也不要去岢岚山,也不要想着再回太平庄,找个僻静地地方好好过日子吧。 此次取来地细软虽说不多,但足以让你们买房置地,做个富足的舍家翁了……好好照顾你家大嫂,她地身子骨一向不好。 ” 刘可为流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仰天大喝一声,手上的马鞭凌空抽了一声脆响,领着一干女眷亲属,毅然而去。 等他们走后,刘可第缓缓地叹了口气,微风扬起,卷起一阵尘土,吹过他的身上,让他的身影显得苍凉而落寞。 他猛地骑上一匹马,对老管家笑道:“杨兄弟,我们走!” 此后这行人默默赶路,当行到一个地势略为平坦之地时,前面一个山坡上冒出了一个马头,接着慢慢现出近百匹的快马,马上的人,个个全身披甲,手上握着骑枪马刀,还有鸟铳弓箭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为首一人,正是江大忠。 “五寨堡官兵!” 周边的家奴们一片惊惶,有些人,己是开始夺路而逃,刘可第神情平静,他只是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高坡上那些五寨堡军士们,突然间,他神经质地大笑起来…… 公元1591年5月13日,太平庄庄主刘可第一行人路遇马贼,尽墨!

上一篇   第83章 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