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纷争、大水灾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85章 纷争、大水灾

第85章 纷争、大水灾 神池堡,守备府。 “来福,你这事还是做得太焦躁了些,刘总兵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还有,这事传出后,怕是太平庄以后要日夜防范那些马贼了,你也知道,那些马贼向来凶残,又和刘家交好,这次的事情,怕是麻烦大了。 ” 三姐夫田大付一边在厅内走来走去,一边唉声叹气道。 前两日,田大付听说五寨堡官兵和太平庄当地人发生了冲突,死伤数百,昨日,又有消息传来,太平庄庄主刘可第等人,前往宁武关时,路遇马贼,一行人尽数死于非命,这让他听得目瞪口呆。 虽说刘可第等人的借口是死于马贼之手,但田大付一看,便知道是黄来福动的手脚,想到黄来福如此胆大,田大付心头不由冒出一股寒意。 此次黄来福的太平庄之事,可说是同时得罪了两股强大的势力,以后怕是麻烦不断了。 黄来福冷笑了一声:“姐夫,我做的一切,都是依朝廷律法行事,刘总兵那边又能说什么呢?至于那些马贼,我并不放在眼里,他们来是最好,正好让我那些将士们见见血。 ” 田大付哑口无言,半响,他叹了口气:“来福你就是年轻气盛。 ”他道:“也罢,事情己经发生了,多谈无益,如果太平庄以后有事的话,你就派快马到神池堡来,我会带人去支援你的,不管怎么说,我们是一家人不是?” 黄来福道:“谢姐夫。 ” 田大付沉吟了半晌,有点难以启齿地低笑道:“来福,你这次接管了刘家在太平庄所有的产业,收获怕是不小吧?” 依田大付得到的消息,前几天的冲突中。 太平庄几百暴民对上五寨堡的马步两个百户,不但没有伤了对方一根寒毛,反而自己己经死伤数百人,五寨堡军士这种战力让田大付颇为震惊。 他守备神池堡多年,神池堡官兵不是没和太平庄的刘家发生过冲突,但冲突地结果却是己方损失巨大,而太平庄刘家损失微小。 眼下遇到五寨堡军士,却是这种结果。 他们还是卫所军呢,竟比自己的营兵们精锐,让田大付觉得不可思议。 这些就不说了,让田大付心里痒痒的是,那刘家在太平庄经营多年,家中资财丰厚,眼下他们的家财都被黄来福接管,让田大付猜测黄来福此次一定是发了大财了。 他自然是想分一杯羹。 黄来福微微一笑,心想三姐夫果然露出贪财的本色了。 此次刘家被黄来福赶出了太平庄,他们留下的产业,自然都被黄来福所接收。 那日刘家人临走时,收拾了一些细软。 但大部分的资财,并来不及带走。 依黄来福的察看,刘家宅院内地银库里,就有八万多两的现银。 还有太平庄的矿山土地等,全归黄来福所有。 这些银子,除了赏赐将士,抚恤那些死去各人的家属外,还所余众多,黄来福将会全部运回五寨堡,他守备府的银库中,去年丰收时的十八万两银子。 经过这一年的经营开支后,只余几万两银子,这些银子运回去后,是个有益的补充。 黄来福道:“刘家在太平庄地所有产业,皆为非法所得,理应收归朝廷所有。 他们的矿山土地等,我都会依朝廷律法,妥善经营。 以支用将来太平庄各地矿山的一切开支费用。 ” 随后。 他缓了缓声,笑道:“姐夫放心吧。 姐夫身负神池堡各矿点的安危,来福自然不会忘记,过两天,我就会派人运来五千两白银,用以支付姐夫安靖地方所需费用。 ” 田大付眉欢眼笑,他搽着手道:“那就多谢来福了。 ” 此后二人就谈些闲事。 黄来福心中有一事,一直不吐不快,他皱了皱眉,道:“姐夫,我到神池堡来这么多天,你似乎还没有问过我三姐的事。 ” 田大付道:“是是,你姐姐她还好吗?” 黄来福道:“她不好,看得出来,她一直心事重重,强颜欢笑地,姐夫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亏待她了?” 田大付有些尴尬地道:“来福,你也知道,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姐夫也是有苦衷的……” 一声巨响,黄来福己是掀翻了身前的案桌,怒气冲天而去。 田大付目瞪口呆地站了起来,他呆了半响,才追了上去,喊道:“来福,来福,你听我解释……唉,银子的事,你不要忘了……” 山西镇宁武关,总兵府邸。 大厅内不断传出妇人哭天喊地地啼哭声。 “老爷,您一定要给妾身作主啊,妾身的大哥一向安份,现在却遭了贼人的毒手,连产业也被别人夺走了,可怜我兄妹二人,现在阴阳相隔,二哥和三哥又生死不明……那五寨堡那帮人的所为,完全是冲着您来的,您一定要出来说话啊……” 刘可第的四妹刘氏跪在地上,冲着来回走动的刘明安总兵不断地哭诉着。 她一向颇有姿色,此时一哭诉,便如梨花带雨般。 往常刘明安见她这样子,便会柔声安慰,但此时只是烦躁地来回走动。 而旁边刘明安的几个小妾则是坐在一旁,一副兴灾乐祸地样子。 这刘氏一向狐媚,平时很得刘总兵的宠幸,早让她们嫉妒了。 眼下她家中遭了灾,真是报应,当然表面上,她们还是会劝慰几句。 “哭嚎个屁。 ” 刘明安今年五十多岁,神情粗犷,头发半黑半白,满脸的虬髯,正是一副老军汉的样子。 此时他不耐烦地大声斥责道:“你那大哥一家如果算是安份良民的话,这天下间,便没有不安份的人了,这些年中。 老子替他们一家搽了多少屁股?他们有今天的一切,都是自找的。 ” “老爷啊……” 刘氏还要哭诉,却被刘明安一记耳光甩在脸上:“哭丧个球,哭得老子心烦。 ” 刘氏被这一记耳光打得呆了一呆,半脸,她号啕大哭起来:“我不活啦……”掩面冲进了内屋内,立时内屋是一阵鸡飞狗跳,余人忙跟进屋内劝慰刘氏。 厅内静了下来。 半响,才传出刘明安恨恨地声音:“黄来福……” 京师,文渊阁内。 刚才地那阵大雨,己经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阵风吹进文渊阁内,夹带进一股雨雾,也带过一股凉意,让阁内众人烦闷地心。 也清凉了一些。 内阁首辅申时行负手站在窗前,看着阁外被雨水洗过后的清幽景色,耳中听着窗外雨水敲打屋檐的声音,神情似乎是痴了。 “阁老,阁老?” 户部尚书王遴轻唤他道。 “哦。 继津啊,是什么事?” 申时行回过神来,回到了案桌前。 “这苏、常等地要求赈灾的奏折,阁老如何看?” 前些日。 内阁得到奏报,苏、松两府发生大水,淹死数万人。 几天后,内阁又得到奏报,苏、松、常三府以及浙江宁波、绍兴二府濒海地区又发生大风雨,海溢,伤害庄稼,淹死人畜不计其数。 这些天。 当地的官员就是拼命地上奏折,要求户部拨款赈灾! “户部能拿出钱来吗?” 申时行叹道。 王遴脸有难色:“今年各地夏税还未解上来,这苏、常各地如要赈灾,怕是需要几十万两银子,户部要掏这么多钱,怕是有困难啊。 ” 申时行长长地叹了口气:“苏、常、宁波等地,向为大明地课税重心,今年遭了灾。 这税收不上不说。 还要出钱赈灾,今年国库。 看来又要亏空了。 ” 二辅、礼部尚书许国冷笑道:“不止这些,这些灾祸一来,怕各地那些小臣们,又要争先攻击我们这些内阁大臣了吧。 ” 大明的传统,每有灾祸,各地言官便借机做文章,以为自己赢得清名,以前言官们喜欢攻击皇帝,不过自从黄来福大丰收的事后,对在万历帝身上的火力,便大大减弱。 但对在申时行和许国等阁臣们身上的火力,却是大大加强。 这不,前些时间,福建按察佥事李琯便上疏劾论申时行十大罪,意指申时行钳制言路,纵家人宋九通贿纳京卫经历,私收辽东总兵官李成梁贿金等事,要求皇帝治申时行的罪。 李琯之疏呈上后,因前些时间许国上疏万历帝,恳请禁止各地小臣攻击内阁大臣,万历帝依了他的奏折,告诫六部和都察院,不得再出现各地小臣诬蔑大臣者,否则将重治不贷。 依这份上渝,李绾被革职为民,这也让申时行和许国等人,更是成为天下文官们的公敌。 此时听了许国地话后,申时行冷笑了一声,不屑地道:“一帮卖直鼠辈,理他们作甚?” “也是。 ”许国呵呵一笑。 一旁的户部尚书王遴道:“阁老,还有这份奏折,您怎么看?”他说的是山西镇总兵等人,弹劾五寨堡守备,三堡治理使黄来福的事。 “哼,意料之中,老夫早知道,只要一开矿,当地就会出事,这份奏折,并不出老夫的意料之外。 ” 申时行拿起奏折看后,淡淡地道。 王遴笑道:“总兵弹劾守备,也是天下奇闻,依阁老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置呢?” 申时行道:“现在皇上对那五寨堡守备很是上心,这个事,便看皇上地意思吧,将疏论副本转于那黄来福,让他上疏自辩。 ” “这黄来福做事倒是上心。 ” 东暖阁内冬暖夏凉,此时一阵大雨后,更是凉风习习而来,让人心情舒畅。 透过雕花的窗格,万历帝看着窗外的千树浓阴,一湾流水,自言自语道。 依大明发达的锦衣卫系统,关于太平庄当地,黄来福和刘家冲突地事,没过多久,便置于了万历帝的案头。 对于此事的评价,万历帝认为黄来福是实心用事,忠于国事的表现。 其实万历帝虽处深宫之中,但天下之事,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也早己明白,眼下大明各地的矿产,己经被人瓜分分毕,只要有矿产的地方,就有当地的势力。 各地官员之所以不赞成开矿,其实也是怕惹事上身地心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对于黄来福敢对太平庄地头蛇开刀的魄力,万历帝颇为赞赏。 况且事后,黄来福的善后处理也是可圈可点,事情在当地己经完全平熄下来。 黄来福这种果断灵活的处事能力,给万历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此,此时在心中,万历帝己经决定支持黄来福,如果他做得好的话,就为大明各地的矿山经营,定下了一个良好的例子,以后国家可以收上更多地课税,以解越来越窘迫地大明财政。 当然,山西镇总兵那边也要安抚一下。 很快,五寨堡守备黄来福的上疏自辩奏折到了,他详细地说明了当时地情形,言道当时因为刘家家奴欺主,私下勾结暴民闹事,他的镇压,也是无奈之举,后来那个家奴死了,此事也就结了。 至于后来刘家遇到的马贼之事,他深表遗憾,但认为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不久,万历帝发出上渝,对五寨堡守备黄来福,及山西镇总兵刘大人都是好言安抚,同时责令神池堡守备田大付加强当地治安,以安靖地方。

上一篇   第84章 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