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大胜、斩首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91章 大胜、斩首

第91章 大胜、斩首 不过,直到现在,这些人还是对他们的马贼弟兄们有信心的,只要冲到那些五寨堡军士们的面前,那些官兵们只有被屠戮的份。 硝烟弥漫中,眼看那几百马贼若隐若现的,就要冲到官兵面前了,忽听一声巨响,接着就听到一片惨叫声,那边的阵前是一片混乱。 然后就见无数的马贼们狂叫着拍马溃散回来,个个神情惊恐万分。 一些马贼们溃散回来后,竟不归到刘少安的身旁,而是自顾自地打马狂叫逃了。 眼见马贼们如洪水一样溃败回来,刘少安大怒,他拔出刀,砍死了面前一个惊叫逃散的马贼,不过余下的马贼们还是纷纷绕过他的身子,打马夺路而去了。 这些人本来就是乌合之众,聚到刘少安的门下,只是为了抢掠烧杀,胜时悍勇无比,败时一败涂地。 此时大败,他们锐气全无,哪还会理会刘少安的命令? 刘少安呆呆地立在当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败了,四百多个强悍的骑兵,冲击对方一百多个步兵,还没摸到对手的身前,就这样败了,这让刘少安不能接受。 他身旁的几个马贼见大势己去,逃回来的几百个兄弟都在打马逃窜,现在身旁只有一百多个骑兵,也是神情惴惴。 看对方的五寨堡军士们,也有一个马队,如果他们追来,后果不堪设想。 一个小头领劝道:“大当家的,快逃吧,兄弟们败了,再不逃,等那些五寨堡的官兵们追来,就晚了。 ” 刘少安一咬牙,道:“好。 我们撤,这笔帐,总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的。 ” 他策马起步,又恨恨地看了身旁呆若木鸡的刘可为,刘可志兄弟一眼,怒道:“二弟,三弟。 这五寨堡官军如此厉害,你们以前为什么不说?害我折损了这么多的弟兄?”他一边怒声说,一边打马掠去。 听了刘少安地话,他旁边也有几个岢岚山马贼也是回头恶狠狠地看向兄弟二人。 刘可为一愣,见刘少安己是拍马前行,他忙拍马追了上去,大喊道:“大哥,你听我说……” 在五寨堡军士们这边。 见马贼溃败,太平庄上及不远处的矿工营房内,都是一片欢腾,庄墙上一直提心吊胆的马久英公公也是眉开眼笑,嘿嘿嘿嘿地笑个不停。 黄来福也是终于松了口气。 心想这些马贼看起来凶暴,没想到却是这么的不堪一击,打死打伤对方七十多人,自己却是一个伤亡也没有。 真正是大捷啊。 而自己这些将士们,经过这一番战斗后,也必也真正从一个新兵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了。 他吐了口气,看着身旁一干喜形于色的将士们,厉声喝道:“传令,马队出击!” 在黄来福的命令下,江大忠领着一干养精蓄锐的五寨堡马队追击,而步队中。 一个总旗原地休息,另一个总旗则是打扫战场,收拢那些没死乱跑地马匹,共获得十五匹没有受伤的良马。 那些受伤后的马,也将杀死后制成各样肉食,改善矿工们的伙食。 还有一些在战场上呻吟的,一时还没有死的马贼,也是一刀将他们砍死。 割下他们的首级。 共获得七十八颗马贼的首级。 此外还有几十把马贼们遗留地兵器,也是一起收好。 对于这些首级。 依五寨堡的军事条例,到时一起算功,不得各人私分。 不说这边打扫战场,单说那边江大忠领着一百多个五寨堡骑兵追击马贼。 这些骑兵们,每人都配有铁甲一副,铜把手铳一把,锋利腰刀一把,骑枪一杆,合力弓一张,大箭三十枝。 在整个作战过程中,他们及马匹,一直都是在养精蓄锐,而那些马贼们,经过剧烈的战斗冲锋后,大多马力己尽。 加上这些马贼们先前己被打破了胆,在五寨堡骑兵们追击来时,只顾逃跑,一点也不敢回头抗击,也逃不过五寨堡骑兵们的追击,因此他们纷纷被五寨堡官兵们打落下马。 五寨堡骑兵们追击时,离得远时,就用弓箭与手铳射击,离得近些时,就用骑枪或是马刀攻击。 很快,便又有五十多个马贼被杀死。 江大忠手持一根铁矛正杀得痛快,不时有马贼被他挑落马下。 江大忠嫌木制的骑枪太轻,不趁手,专门叫军匠给他制作了这根铁矛,长达三米,重达二十斤,被他使得虎虎生风。 刘少安带着刘可为兄弟,还有身旁地一些马贼们,一直在落荒而逃,听得身后的惨叫声不断,显然是那些五寨堡骑兵们紧追不放,他心中怒发如狂,叫道:“五寨贼欺人太甚。 ” 他一拔马,回转马身叫道:“随我迎敌。 ” 他身旁原来一些马贼们也很是愤怒,这些马贼们,一向纵横驰骋在晋西北一地,向来没有什么对手,眼下却是被这些五寨堡官兵们打得这么狼狈。 加上原来刘少安身旁的一百多个马贼们,并没有和五寨堡的军士们交过手,先前那四百多个马贼们失败地情形,他们并看不多大清楚。 因此对五寨堡的军士们,恐惧心不是那么浓厚。 此时听了大当家的话后,又见大当家一马当先,这些马贼们都是鼓起余勇,聚在刘少安的身旁,狂叫着,挥舞着兵器,拍马向五寨堡这些追击的骑兵们迎来。 而刘可为兄弟二人,也是舞着长刀,随在刘少安的身后。 江大忠叫道:“来得好。 ” 他以双腿控制着身下的马匹,右手中的铁枪夹于腋下,若有若无地握在手中,枪尖指着前方,感觉着手中地铁枪和自己的心灵相通。 左手则是拿着一把手铳,手铳中己是填好了弹药,火绳在燃烧着。 而他身旁身后的一些五寨堡骑兵们,也都是以同样架式握着骑枪,一些骑术好的人。 也是左手拿着手铳,以双腿控制身下的马匹。 数十人以十人一列的战队,狂叫着,一阵风地向马贼们冲去。 隔着十几步时,江大忠等人手中地手铳响了,一阵啪啪的铳响后,硝烟弥漫,对面十几个马贼们惨叫着掉下马来。 江大忠也看到,那个似头领似地马贼,被他地手铳打中肩膀,惨叫着摔落在地上。 顾不得看这人的死活,对面己经拍马迎上来了两个江大忠熟识地人,刘可为和刘可场兄弟,此时,刘可为那高大的身子如与马匹合二为一般。 满是虬髯的脸上尽是狰狞地神情,他嘴中狂吼着,右手舞着一把长刀,狂吼着向江大忠冲来。 而他身后的就是他的弟弟刘可志,虎实的身子略有些萎靡。 显是那次被江大忠殴打后,伤势还没完全好,不过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点也不输于他的二哥刘可为。 仇人相见。 分外眼红!显然是刘可为兄弟己经是在拼命了。 双方催动马匹,一阵风似的从对方身边掠过! 话说一寸长,一寸险,是这个道理。 双方错过时,江大忠的马匹和刘可为隔着几步,刘可为地长刀砍不到江大忠的身上,但江大忠手中的铁制骑枪却是轻易地刺穿了刘可为的胸口,并将他挑在枪上。 带动他离开了马匹,又迎上了随后而来的刘可志。 “蓬!”地一声,一股血雾和碎肉到处飞散,一阵惊天的惨叫,伴着骨骼尽碎的声音,刘可为和刘可志兄弟二人撞在一起,成了一堆碎肉。 江大忠的马匹还是飞也似地向前掠过,他手上还是端着骑枪。 不过他的枪上。 还是他的身上,脸上。 马上,都满是血肉,整个人,似乎成了血人,只留一双眼睛还在闪动。 那副可怕的样子,让随后冲上来的马贼们魂飞魄散。 自己的大头领被一铳打落在地不说,刘可为,刘可志兄弟还死得这么难看,这些冲上来的马贼们崩溃了,他们或是轰然而散,拼命拍马落荒而逃,或是直接下马跪地投降。 没有一个马贼,再敢和五寨堡的骑兵们作战。 正在这时,又听到前方地地面上传来剧烈的震动声,接着出现了几百个马步官兵,打着一杆“田”字的大旗,为首一人,全身甲胄,骑在一匹马上,嘴里不断地狂吼着:“杀啊,杀贼啊!” 正是池堡守备,黄来福三姐夫神田大付,他接到黄来福的求救后,终于赶到了。 这一战,五百多马贼们,除了逃走的一百多马贼外,余者全部被杀或是被俘,俘虏的一百多马贼,黄来福也不跟他们客气,直接下令将他们全部斩首,借他们的头来换军功。 特别是第二天他接到宋村的村民们全部被马贼们杀害地消息后,再看到当地地那种惨象后,更是让他觉得杀死这些没人性马贼们的正确性。 黄来福下令掩埋了这些村民们地遗体。 此外还俘获了马贼首领刘少安,刘少安被江大忠打伤后,落于马下,被五寨堡官兵抓获。 对于刘少安,黄来福决定将他押解往太原,作为马贼首领,他手上不知有多少人的性命,押解到太原后,最后肯定逃脱不了被凌迟的下场。 这次还缴获了完好的马匹三百多匹,刀剑等兵器四百多,依成化例,这些俘获的人畜、器械等,俱给所获者,黄来福自然是不客气地留了下来。 此战大胜后,整个太平庄之地,自然是轰动了。 以两百官兵大战五百多马贼,己方仅是受伤一人,却杀死或是俘获对方四百多人,这可说是辉煌大胜啊。 不说马久英公公笑得合不拢嘴,就是三姐夫田大付,也是同样笑得合不拢嘴。 就是庄内的矿工们,还有当地的一些人,也是黑压压的围过来看。 在街的两旁夹道相迎五寨堡这些军士们回庄。

下一篇   第92章 分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