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军议、回家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93章 军议、回家

第93章 军议、回家 和三姐夫田大付商议完斩首的分成后,田大付和马公公满意地散去,黄来福又招集了手下的军官们前来商议奖赏分功之事。 很快,马队百户江大忠及步队百户苏东安,还有两个百户的四个总旗,二十个小旗来到大厅中,各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显然知道黄来福招他们来是什么事。 此次来神池堡,共有一个步队,一个马队。五寨堡的军队原先没有马队,只有四十个家丁们充为马队。不过从去年秋后,黄来福花了几千两银子,从各地购买了五百匹良马,组建马队,一共拥有了三百多人的骑兵。 其中一百多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装备精良,从人到马,身上都披着铁甲,这些人充为黄家的家丁,由江大忠率领。此次黄来福来神池堡,就是将这些家丁们带来。至于原先的杨小驴,他在五寨堡,也是领着一个马队百户,这个马队,同样是装备精良,虽说名义上是五寨堡官兵,但随时都可以充为黄家的家丁。 至于江大忠领了这个家丁马队后,他原先领的那个步队百户,则是改由百户苏东安带领。 “这次贼匪来袭,全赖将士们奋勇杀敌,才能大获全胜!” 在大家坐下后,黄来福首先开口道。 “这都是大人指挥若定,气定神闲,才能大败匪贼,属下等不敢居功。” 百户苏东安仗打得好,话也说得很好,他是老百户苏锐之子,今年二十五岁,一向为人谦虚低调。在五寨堡军中人缘颇好。 看着下面的一片赞同回应声,黄来福笑道:“打得好就是打得好,该奖励的功劳,一样不能少。” 他沉吟了半晌,道:“刚才我己经和神池堡守备田大人商议过了,他此次领军来援,于我军将士有援手之恩,因此不能让他空手而归,所以459级首级中,我分于他神池堡200级,我们五寨堡,则是分259级。” “这259级首级中,步队原有杀贼78级,不过因步队的有效阻敌,所以贼匪才会崩溃,使马队追击有利,因此我算于步队首级100级,马队则分首级159级,你们看如何?” 下面一些军官们商议了一阵,都道:“属下等均无异议。”黄来福这种分法还是很分平的,因此大家都没什么话好说。 黄来福道:“具体的首级算功中,此次步队杀贼一百。百户苏东安,得首级三级,总旗丁朝用与李运作,各得首级二级,余者小旗,各得首级一级。四十个鸟铳兵中,每人算斩首一级。弓箭手与长牌手,每二人算斩首一级,余者首级归于狼筅手与短刀手。” “至于马队,杀贼159级中。百户江大忠,得首级5级,另其擒得贼首刘少安,将另外奖励。两个总旗,各得首级3级,十个小旗,各得首级2级。余者,便为各个马队军士所有。有多杀贼的,可由其总旗官报于百户得知,再报于本官得知,另再奖励。” 黄来福道:“至于斩首的赏银,依国朝制,每贼首级朝廷赏银五两,擒得贼首赏银156两……” 大明军队中,斩首一级,一般为赏银五两,只有戚家军中,斩首一级,赏银三十两,这也是戚家军战力强悍的原因之一。而黄来福则是提高到赏银40两。 “此外……” 黄来福又微笑道:“除了朝廷的赏赐外,我五寨堡另有赏赐,依五寨堡军队条例,斩首一级,将赏银40两,到时朝廷的赏银下发后,我五寨堡赏银也将一同下拨。” 下面各人都是听得热血沸腾,议论纷纷,此次大战后,参战的每个军士们,大部分都将获得最少40两的赏银,这是多么的让人兴奋啊。而最高得到奖励的江大忠,五级首级,加擒得贼首,光朝廷的赏银,就有181两银子,加上黄来福赏赐的200两银子,就有近四百两银子。除此之外,斩首五级,这升官也是免不了的了。 “我将士们的表功文书,明日后,我便会快马上交朝廷。” 各个军官都是一片嚎叫声,各人脸上都是现出了噬血好战的神情。看得黄来福很是满意,各人这种精神,是他愿意看到的。 当然,在五寨堡军队中,除了军功赏赐丰厚外,伤亡的抚恤也是同样丰厚,不过此次作战,只有一个军士受了轻伤,只需要黄来福安慰一下,并不需要抚恤。至于姐夫田大付那边伤亡的几十人,当然不需要黄来福来理会。 而战后的首级财富的具体分功,这也是黄来福学习戚家军的结果,往常大明军队中,胜时一拥而上,士兵们争抢首级财物,弊端极多,经戚继光改良后,才多少改变了这种结果。不过在很多大明军队中,还是残留着这种不良弊端,比如黄来福的三姐夫田大付的军队中,就是普遍存在这种现象。 谈完奖励后,等各个军官们心情平复下来,黄来福又和各人谈起此战的得失,一些该注意的经验教训。黄来福吩咐两个百户,这次作战后,要回去写出作战心得,以后作为战例记录在五寨堡军队战史上。平时有空就要翻出来多加学习。 大家发表完自己的看法,而且都拿出笔记下各人的发言。现在的五寨堡军官们,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加上军棍的折磨下,至少每个人都可以读书写字了。而且关于五寨堡的各个条例,各人也是记得清清楚楚。 最后是关于缴获财物的分配,此次缴获马匹三百四十三匹,刀剑兵器四百一十二把。对于这些缴获,三姐夫田大付慷慨地全让于了黄来福,连几百匹马,都没和黄来福争抢。对于他来说,养骑兵花费昂贵,如要再养几百匹马,光马料钱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他区区一个守备,是养不起的。只有自己这个小舅子财大气粗,可以拿出钱来再养几百匹马。 对五寨堡各人来说,现在刀剑等物己是不稀罕,黄来福也准备留一半刀剑兵器于神池堡的矿丁们。但对马匹,在座各人却是垂涎欲滴。 最后黄来福的安排是,江大忠这个家丁马队,每个家丁们再配置一匹马,形成一人双马。至于苏东安的那个步队百户,也每人配置一匹马,作为马上步兵使用,提高军队的机动力。余者马匹,则是运回五寨堡,具体怎么使用,到时再说吧。 第二日,太平庄外,一片众情激愤,无数的人头涌涌。 “杀死这些匪贼,杀死他们。” “大人,求您为我俺家的孩子和婆姨报仇啊。” “大人,这些杀千刀的血洗了我们宋村,求您作主啊……” 在一片愤怒中,那些个个被五花大绑的马贼们瑟瑟发抖,马贼首领刘少安被装在一个囚车里,也是脸色青白,他现在全身衣衫褴褛,由于肩膀上受了伤,直到现在,还是萎靡不振的样子,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完全没有了当日的那种嚣张跋扈。对他的处理,黄来福己经上报朝廷,并将把他押解回五寨堡,由朝廷决定如何处理。 而马贼们血洗宋村的消息己经传来,黄来福和田大付也带人去查看过,各人都被马贼们的凶残所震惊。那个村子,可说己经是鸡犬不留了,除了侥幸几人逃生外,村里的人,己经基本上死光了。 特别让人发指的是,村里的年轻的妇女,全部被奸杀,还有一些小孩们,更是心肝都被挖走,这些马贼们的罪行,真是说也说不完。 而除了宋村外,太平庄这边,在那日马贼来临时,同样是有许多矿工们及家属遇害,因此不说那些宋村的侥幸逃生者,就是太平庄这边的人,也是对这些马贼们恨之入骨。 “斩!” 对这些人,黄来福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不论是借他们的首级换军功,还是斩他们的头平民愤,这些马贼们都是非死不可的。 在众人的愤怒声讨中,在一块山坡下,这些被俘虏的一百多马贼们被一个一个按照在地,在他们的挣扎哭泣,在他们的惨叫声中,几个五寨堡军士们轮流将他们的头砍下,一直砍豁了好几口钢刀,才将这些马贼们全部斩首完毕。 斩完后,当地的血腥味一直过了几天才散完,这些天中,没有一个人敢经过这个地方,从此后,这块山坡就成了乱坟岗,成了当地各种民间鬼怪故事的流传地。 “来福,差不多明天你要走了吧?” 田大付对身旁默默观看斩首场景的黄来福道。 看着马贼们全部被斩首完毕,三姐夫田大付脸色有些难看,一是对眼前的血腥场景,二也是昨日手下将士们的争功,让他很烦恼。对于田大付将200首级的大部分功劳都归于自己的家丁们,他手下很多将士们都是不服,让田大付一个晚上睡不好。 “是的,姐夫。” 黄来福应道。神池堡各个矿产的事情己经上了轨道,不需要他亲身处理了。而且关于宋村村民及太平庄矿工死难者的抚恤掩埋己经完毕,自己确实可以回去了。离家几个月了,还是很想家的。 田大付点了点头,道:“来福回去后,让你姐姐有空回来看看。” 黄来福看向了田大付,看他神情平静,只是默默地看向前方。 第二天,也就是公元1591年7月20日,在太平庄各人的欢送下,黄来福领着自己的马步两队,押解着刘少安,离开了神池堡,回到了五寨堡。 神池堡太平庄这一战,对于周边的震动还是很大的,不说消息传开后,各个军堡们震惊于五寨堡军士的战力,就是周边的马贼们,也是再无人敢打神池堡及五寨堡的主意。

上一篇   第92章 分功

下一篇   第94章 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