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欢聚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94章 欢聚

第94章 欢聚 公元1591年7月21日,清晨。 当黄来福领着两百多人回五寨堡时,整个五寨堡军户屯丁商贾们,都是倾巢出动,到北门欢迎黄来福一行人,人山人海的,很多人还放起了鞭炮。 黄来福以二百多官兵大败五百多马贼的消息,早己传到了五寨堡各地,五寨堡的各人,都是由衷地从内心感到高兴。眼下的大明卫所军们,军纪败坏,战力落后,经常有几千官兵围攻数百马贼而大败的事,象五寨堡官兵这样的成绩是很少见的。 而有这么强悍的官军在身旁,自然各人也是充满了安全感。不用担心五寨堡是位于边镇,会有外敌的入侵骚扰,特别是那些在五寨堡经商的商贾们,就更是安心。 父亲黄思豪,母亲杨氏,几个姐姐们,还有岳父母顾千户及宋氏等人,还有渠源锐等商贾们,还有何副千户,刘玉梅等人,站在城门口迎接黄来福。还有妻子顾云娘,也是挺着大大的肚子,由柳环和眉月二女搀扶着,站在亲人们的身旁。 到现在为止,顾云娘的身孕己是有九个多月,眼见就要生产了。现在的她,是守备府内重点的照顾对象,每天都有好几个老妈子陪在她身旁照顾,等闲,不让她走远路。不过和黄来福几个月不见,顾云娘还是坚持着要出来迎接自己的夫郎。 还有渠秀荷,也是满脸好奇地站在顾云娘的身旁,这几个月来,渠秀荷在守备府和顾云娘相处得极好,二女己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她一边向前眺望,一边和顾云娘低笑着说着话,只有钱氏身旁的刘玉梅,不时以复杂的眼神看了渠秀荷一眼。 在黄来福等人出现在各人的视线中时,城门口发出了一片巨大的欢呼声,立时各样的鞭炮便“啪啪啪”地炸响。黄来福一身铁甲铁盔,身上披着猩红的斗篷,骑在同样全身披着甲叶的大马上。他身后同样是一干铁甲战士,夹着得胜后的锐气,策马滚滚而来。那种气势,让人见了不由得心旌摇曳。 到了城门口后,江大忠的铁甲军先进城,他后背插着高高的百户色旗,傲然地策马走在队列最前面,随后跟着的是苏东安的步队,也是骑在马上,个个挺胸凸肚,得意洋洋的样子。城墙上那些留守五寨堡的军士们,都是神情羡慕地看着他们,心想什么时候守备大人也带自己出去风光风光就好了。 这些五寨堡军士,原先去的两百多人,有一半是走路的,现在却是个个骑马。这些人进城时,都是打起全部的精神,高高地昂着头,神情骄傲地接受着五寨堡军民们的欢呼。确实,他们打了大胜仗,有这个骄傲的本钱,就连街旁他们的亲人,也是高声地呼喊着他们的名字,换来旁人羡慕的目光。 数百匹马整齐地行进在五寨堡的街道,铁蹄敲击在水泥街道上,发出整齐的轰鸣声。加上街两旁夹道为他们欢呼的军户屯丁们,形成了一股力量的美感。 这种情形,五寨堡原先的军户们或许会觉得习以为常,但看在一些外来的商贾面前,却是连连感慨。感慨五寨堡军队的强大,也感慨五寨堡军民关系的和蔼。这种虎狼之师,如果放在其它边镇州府,战力强,祸害百姓同样也厉害,不要说百姓这样夹道欢迎,不闪避一空,早就有鬼了。 江大忠的铁甲军过后,他队列身后囚车中的马贼首领刘少安也引起了街旁各人的注意,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原来贼头就是这样的啊。” “那些马贼们被传得凶悍无比,看来也不是三头六臂的嘛。” “听说这个贼头是岢岚山最大的马贼头,手下有着几百个匪贼呢。” “几百个又如何?遇到我们的守备大人,两百个人就全灭了他们……” “就是就是……” 在城门口,黄来福下了马,和各人寒暄,出门两个月,黄来福黑了一些,不过也显得更精神了一些。神池堡的事情虽然有些波折,不过最后还是顺利,得了太平庄刘家的几万两银子,自己又立了大功,这让他脸上有种神采飞扬的感觉。算起来,黄来福在这个世界中己是19岁了,不过因为两世的经历,别人总觉得他早熟,处世沉稳,颇有城府。不过从神池堡回来后,还是免不了有些喜气洋洋。 黄来福一跳下马,一身的甲叶铮然作响,身上披了几十斤的铁甲,不响是不可能的。母亲杨氏首先迎了上来,她抓住黄来福的手,眼一红,道:“福儿啊,你一去就是两个月,可想死为娘了。” 她看着黄来福的脸,心疼地道:“你看你,人都黑了瘦了。” 黄来福微笑道:“让娘亲挂怀了。” 接下来,黄来福又见了父亲黄思豪,老爹不象老娘那样性情外露,只是问了几句神池堡上的事。接着黄来福又见了岳父岳母姐姐等人,又和何副千户等一干五寨堡军官们寒暄了几句。最后他走向了柳环和眉月二女搀扶着的顾云娘。 顾云娘要行礼,黄来福抢上一步,抓住她的小手,道:“云娘,你有孕在身,不要多礼。”他看着顾云娘高高隆起的肚子,道:“快要生了吧?” 顾云娘抚摸着肚子,甜蜜地道:“产娘说了,最多到下月初,就会生产了。”她有些幽怨地白了黄来福一眼:“妾身以为,就算孩子出世,你也赶不回来呢?” 黄来福来自后世,自然知道孕妇的心理,他柔声道:“放心吧,以后这些时间没什么事情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顾云娘这才展开笑靥,她怀孕这几个月,确实是非常辛苦,难免有些怨言。不过黄来福这一说后,她满腔幽怨顿时化作乌有,她嫣然一笑,道:“总陪在身边倒是不必,你有自己的事呢。” 又问道:“这几个月,相公在外面可辛苦?” 黄来福握紧她的手,含笑道:“还好。” 见二人恩爱的样子,再看黄来福对顾云娘如此疼爱,旁边的柳环和眉月二女都是非常羡慕,这让二女恨不得自己也有孕在身,好享受黄来福的疼爱。 说实在,黄来福外表粗犷,但因来自后世的缘故,对女人还是有种彬彬有礼的风度,和发出内心的尊重。这种风度与尊重,在眼下的大明,是很难得的,柳环和眉月二女,在和黄来福接触时,总有种安心,如沐春风的感觉。 越是有这种感觉,二女就越想怀上黄来福的孩子。只可惜,黄来福也炮击了她们多次,但她们的肚子却没有动静。 这时一旁的渠秀荷走上前来,裣衽万福,甜甜地道:“小女子见过黄大人,听说黄大人在神池堡大展神威,立了大功,小女子在此恭喜大人了。” 她这边说话,那边的渠良万则是探头探脑地向这边张望。还有钱氏身旁的刘玉梅,也是不时在往这边张望。母亲刘氏,则是笑盈盈地看着这边,对于渠秀荷这个女孩子,她还是很有好感的,长得秀气,嘴巴也甜。 黄来福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白衫,如一朵荷花般清纯秀丽的女孩,这个娘们自己在太原见过一次,此后就忘了。几个月前她来守备府寻顾云娘玩,黄来福也就由着她了,顾云娘在五寨堡的玩伴不多,有个说话的人也好。 对于渠秀荷,黄来福的态度也就这样了,渠秀荷算是很漂亮,黄来福欣赏过就算了。或许是后世他在女色方面享受太多了,在物质方面的也享受太多了,所以到了这个世界中,黄来福对女色和物质的享受不是很在意。这二者对他来说,给他,他不会拒绝。没有,也不会追问。 他更关注的是,那种事业规划带来的成就感,就如在一张白纸上作画,慢慢改变身边的一切,那种指点江山,如蝴蝶翅膀扇动历史的感觉,是女色与物质享受带不来的。也是在后世中,自己不可能体会到的。 这边渠秀荷才退下,那边刘玉梅在钱氏推了她一下后,有些娇羞地走上前来,对黄来福裣衽行礼,道:“玉梅见过大人,大人此行辛苦了。” 她这一说,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在她的脸上,母亲杨氏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的目光,主要是看往刘玉梅的胸脯和屁股上,对她们这样老一辈的人来说,一个未出嫁的女人,胸脯和屁股,还有腰肢,越粗大越好,这样生下的孩子就结实健康,容易成长。 黄来福微笑道:“多谢玉梅姑娘,这些时间,你在五寨堡可好?” 刘玉梅欢喜地道:“玉梅一切安好,多谢大人吉言。” 黄来福又对她微笑地点了点头,然后各人便簇拥着黄来福进堡而去。 回守备府后,黄来福沐浴更衣,他精赤着身子,舒服地靠在热水弥漫的浴桶上,柳环和眉月二女,只穿着肚兜与亵裤,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在旁细地服侍黄来福。 看着二女卖力又娇羞的样子,黄来福颇为心动,他伸出手,在二女身上抚摸,笑道:“晚饭后,你们两个丫头就一起在床上等我。” 二女都是又羞又喜,眉月人长得圆润富态,胆子也会大些,她抱住黄来福,在他耳边腻声道:“是,我的大人。” 当晚守备府举行家宴,除了黄家人还有岳父岳母家人外,渠秀荷也是在场,只是在一旁不时地和顾云娘低笑。这些时间里,她一直是住在守备府内,此时也不因为黄来福回来了,就离开了守备府。而这些时间里,顾云娘闲时,会看看守备府的帐本,渠秀荷有时也会帮她算算。渠秀荷出自商贾世家,人就算长得再清纯,这算帐之事,还是她的拿手好戏。 晚宴时,黄来福说了一些神池堡的事,听得众人惊叹不己。而关于黄来福从刘家抄来的几万两银子,早于一个月前,就运回了五寨堡,收入守备府银库中。 晚宴后,黄来福陪着顾云娘散了一会儿步,有黄来福在身边,顾云娘很是满足。不过很快的,她也感到疲倦了,就回房休息,黄来福在她房内陪她说了一会儿话。顾云娘的房外,还有两个产娘睡在偏房,时刻注意着顾云娘的情形。 对于一个好几个月的孕妇来说,一个人睡在她身旁,是不合适的。等顾云娘睡后,黄来福交待了两个产娘几句。就来到了柳环和眉月二女房中,果然,二女都是全身脱得光光的在床上等着黄来福了。 黄来福脱衣上床,将二女叠在一起,然后……

上一篇   第93章 军议、回家

下一篇   第95章 田园风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