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田园风光美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95章 田园风光美

第95章 田园风光美 在黄来福回到五寨堡这几天中,他以两百人大败五百马贼的事情,还是飞快地向周边传播,很多人闻听此事后,都是震惊无比。 一些和黄来福亲近的军堡军将,都是派来了贺使,如黄来福大姐夫徐学世。黄来福义父刘景春,还有岢岚州知州等人,都派人向黄来福祝贺。而一些嫉妒黄来福,对他怀有恶意的人,闻听此事后,则是内心复杂。 当然,此次大胜后,五寨堡内也迎来了一阵参军的热潮,黄来福己经放出话来了,斩首一级,将赏银40两,此次参战的人,都是人人有赏。这种待遇,可比种田做工强多了。因此这些天中,不断有青壮年来到五寨堡营房外,想报名参加五寨堡军队。 不过黄来福有规定,选拔军士,优先从各个农场屯丁中挑选,而且这种挑选还是非常严格,不是顺便什么人都可以入选的,真正做到了百里挑一。 时下很多人感慨:“别处军户都是纷纷逃亡,只有五寨堡军队欲求进而不得。” 不过虽然五寨堡大败马贼的消息传开,黄来福和马公公也写了报捷文书,不过兵部的确认和奖赏,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下来的,黄来福等人都是安心等待。 公元1591年7月25日。 山西镇宁武关,总兵府邸。 大厅内,刘明安总兵的宠妾刘氏又是在哭天喊地,求着老爷为她做主。她己经得到确认,她的二哥和三哥在与五寨堡官兵的作战中,双双被杀死,这让她怎么不嚎哭? 刘明安在厅内来回走动,心中却是别有滋味,在想着别的事。 “这五寨堡军队的战力竟如此强悍?” 对于岢岚山刘少安那一伙人的马贼,刘明安当然知道这些人的来历,这伙人穷凶极恶,一向活动在宁武关,静乐一带,是一帮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自己手中的官兵,迫于当地的压力时,曾象征性的围剿过几次,但每一次都是以优势的兵力被打得落花流水,没想到却是这帮人,被五寨堡区区两个百户,在神池堡打得全军覆没,这五寨堡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刘总兵怔怔地想着。 公元1591年8月2日。 黄来福带着一干人,巡视五寨堡各地。 眼下的五寨堡,呈现出一片迷人的田园景色,围绕清涟河及五寨堡中部地区,是一片片的田地与农场,种着各色的庄稼。清涟山脚旁,则满是一片片的菜地与果园。还有清涟山中,则满是饲养家畜的棚窝及牲口圈。 从空中望去,此时各个农场中,满是如蚁般忙碌的人群,而各个田地中,则满是一望无际的金黄色麦穗波浪,让人见了赏心悦目,快美无比。比起去年来,这些麦穗籽粒更加的饱满,颜色更加的美观,想必今年又是一个大丰收年。 据黄来福等人的估计,五寨堡原有的10个老农场中,每亩产粮可达三石之多。就是新的那20个农场,每亩产粮也可达二石,这样到秋后丰收后,今年五寨堡的产粮又将是轰动大明朝。 这些庄稼长势如此之好,是与五寨堡各农场大量使用各种肥料所分不开的。这些肥料中,有传统的人畜粪,有臭泥落叶腐草料,有五寨堡各作坊产出的各饼渣麻渣料,还有新研制的土制氮肥磷肥料等, 大量肥料的使用,加上有效的杀虫,加上大规模良好的灌溉水利,就算今年年景不好,五寨堡各地的庄稼们,还是长势极为良好,与周边地区的农业萧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吸引了无数的外地人流到五寨堡来考察,最远的地方,甚至有河南的官员到五寨堡来取经。 眼下的五寨堡,己经开设了几个作坊,专门生产各式田间肥料,还有石灰与硫磺制成的农药杀虫剂,除满足五寨堡自己的需要外,还非常受各地的欢迎,许多外地州县的地主,农民,还有官员们,都纷纷前来购买。 肥料与杀虫剂,成为五寨堡除水车外又一出口农业利器。 当然,五寨堡给外地带来的变化不仅与此,在去年时,五寨堡各样水车,经过大明工部大力推广后,在北方一些州府,也陆续有大地主,还有一些自耕民,咬牙使用了一些五寨堡的水车,多少提高了粮食产量,缩小了各地流民外出的规模,这也让五寨堡及黄来福的名声,更在大明各地传扬。 围绕清涟河两岸,及五寨堡中部地区的田间风光,那一望无际的金黄色麦穗让人见了赏心悦目,不过靠近清涟山下,五寨堡大菜园及大果园的那一片翠绿,同样是让人见了心情畅美。 五寨堡大菜园,一片片篱笆围成的菜地中,种满了各样的蔬菜,卷着衣袖与裤脚的园丁们,正在挑水浇菜,忙个不停,在他们的按压下,黄来福手压机井,“哗哗哗”地流出了清澈的水,浇灌着一片片的菜地。 大菜园周边,依着山势水塘,建有一些草堂。这些草堂,除了一些是属于菜园的园丁们休息之处外,还有一些草堂,是属于一些文人附风雅建立的。 五寨堡发展到现在,吸引的,不一定是周边的民户及商贾,还有一些文人们,也被吸引到这儿来。现在五寨堡各农场及作坊发展极快,需要大批帐房之类的人,这些职位,都需要识字的人,加上待遇也好,自然是对周边的一些破落文人们,产生了较大的吸引力。 转折点在今年五年初,随着五寨堡名气的增大,每个月中,不时都会有一些文人们到五寨堡来谋生,特别是听说今年八月中,五寨堡大学堂要在离大菜园不远的一座小山上开设,更是吸引了许多文人们前来应聘。 这些文人们,吃饱后,那股酸劲也上来了,要追求一些精神上的享受。而田园风光,吟风弄月,自然是他们喜欢的情调。 而在五寨堡大菜园这一带,是许多文人们看中的理想地方,这里有许多水塘,水塘边上,种着一些榆树、桑树,还有柳树等。各个水塘边呢,又有一片片篱笆与爬山虎围成的菜地,菜地里种着各样的蔬菜,加上一些卷着裤脚忙碌的菜民们,一副田园的景色,往往会让这些文人们诗意大发,经常呼朋引类,到这里来吟诗作对。 最后,更是有一些文人们,在这一带建了一些草堂,三天两头就到这里来聚会。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好,刘宾客此文,当浮一大白。” 一间草屋,屋前是一颗大槐树,树下有一张小桌,几个人正在桌旁对饮,一片喧嚷。这个草堂的地点很好,屋前是一片大水塘,塘边颇有青葱树木,往前边看去,不远处是一片片菜地,菜地是三三两两忙碌的挑水菜农。往左边看去,不远处则是果园,需要吃什么新鲜水果,走路不远,就可以到果园去买。 往右边看去,不远处就是一个大农场的田地,田地上,满是金黄色的麦浪。再往后面看去,则是清涟山那清朗的山影,红红绿绿,极为好看。 “桃源之地,不外如是。美哉,吾愿长老于此!”一个头戴方巾,身着布衫,满脸皱纹,约有四十岁左右光景的中年人喝了一杯酒后,看着前面的景色,摇头晃脑地满足叹道。 另一个年约三十的文人含笑道:“确是,现大明各地农务萧条,未想到晋北苦寒军堡之地,却是如此富足闲雅之地,我等闲时记帐,闲时吟诗,生活无忧,妻小安足。想余几月前来此地时低落心情,现在想想真是晒笑。” 那个四十多岁的文人叫张成德,这个年在三十的文人叫杨东平,二人是好友。 杨东平本是岢岚州人,22岁中秀才后自觉科举无望,便开始谋生,但他们这些读书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又谋得到什么好职位了?最后,还是到25岁时,才有一个友人请他为辅导学童一职,每月三斗米,再加三钱的蔬菜银子钱,工钱微少。 他家有好几口人,平时都靠妻子老母做一些女红过日,杨东平谋到职位后,想起家人经常吃不饱,他也尽量节省,每日吃米七合五勺,每日用柴钱一文,三天用菜钱一文,除了教书外,还日夜给人家抄写,这样赚到钱,和母亲的女红钱合在一起,家中勉强度日。 不过就算这样,不久后,连辅导学童一职也失去了,眼看孩子饿得哭,杨东平正在茫然之时,关于五寨堡的事情也传入他的耳中,他便约上与他同样潦倒的好友张成德,一起到了五寨堡来谋生。 五寨堡正是兴盛之时,需要人才众多,二人都是轻易地在五寨堡取得了帐房一职,并很受器重。眼下的生活,对他来说,很是满足。看到五寨堡越来越兴旺的样子,杨东平心中有了打算,想将父母妻小一起接来五寨堡。 听了二人的话,其余几个文人也是纷纷点头,他们都是周边岢岚州,保德州,宁武关一带的文人,都是属于家道中落,困苦破产的家世。这些人中,很多人科举无望,在当地又没有谋生的手段,听说五寨堡需要很多读书人,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此。 当时他们来五寨堡时,普遍还抱着一种流放的心情,但到了现在,却是每人都是抱着庆幸的心情。五寨堡这个地方,让他们深深地喜欢上了。而相同的兴趣,也让这些人聚在了一起,一同出资建了这个草堂。闲时便呼朋引类到这里闲聊。 不过另一人道:“只是我等终为读书人,终日记帐,总是有负圣人教诲,我听说几日后,五寨堡大学堂就要建立,教书育人,教化百姓,才是我等之正业……”

上一篇   第94章 欢聚

下一篇   第96章 连升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