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连升三级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96章 连升三级

第96章 连升三级 关于五寨堡要开建大学堂,在座众人都是听说了。也是,到了现在为止,连五寨堡的军户屯丁们,连到五寨堡来的雇工商贾们,五寨堡带各地农场,人口己经突破数万。这数万人口中,适龄儿童就有千人以上,此外还有许多半大,可以接受教育的青少年。 黄来福自然知道教育的重要,所以早在去年大丰收后,就在谋划兴建大学堂的事,进入今年八月份后,他更是决定破土动工,让五寨堡军户孩子们早日接受教育。 不过他这个大学堂和大明别地有些不同,学堂里除教孩子们一些传统的礼、射、书、数外,还会教一些农技知识,一些商业管理知识,并且还要有一些军事的训练。这些孩子成才后,除了一部分参加科举外,他们将大部分都留在五寨堡当地发展。 对于五寨堡将要建立大学堂,消息传出后,不论是五寨堡军户们还是屯丁们,都是非常支持和赞同,连附近州县的官员们闻听后都是非常赞赏。话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对于知识的尊重,不论在眼下大明谁的心目中,这种观念都是根深蒂固的。 就连五寨堡的一些商贾们,也打算踊跃捐助,以博得五寨堡军户们的好感,留下美名。 而五寨堡大学堂要开设,这过千的学生,自然需要的先生就多。这些先生,除了一些可以从附近卫学文庙挖角外,余下的,自然都是要从五寨堡当地一些文人中聘请。 而每月二两银子的月俸,足以让许多做着帐房的文人们心动了。或许有一些到五寨堡的文人可以不在意月俸,但显然做教书先生,总比做记帐的帐房要高雅得多。 此时听了这人这样说,张成德和杨东平几人都是露出了注意的神情。张成德兴奋地道:“明鼎兄说得对,我等饱读诗书,总不能一直蒙尘与此,做帐务,终归是埋没胸中所学,愧对先生教诲。为兄己经决定了,等五寨堡大学堂建立后,就去应聘。不知各位兄台作何打算?” 杨东平道:“张兄都这样说了,小弟自然是跟从。” 杨东平其实己经打听清楚了,在五寨堡大学堂做先生,就算普通的教员,每月都有二两银子的月俸,学堂内还提供住宿,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听二人这样说,余者各人也是纷纷出声,各人都约定了,到时一起去应聘。如能成功,到时白日教学,一舒胸口所学,闲时到草堂来吟风弄月,怕是神仙般的日子。 而果然如这些人所说, 8月5日时,投资三千两银子巨资的五寨堡大学堂,在离五寨堡大菜园不远的一个小山上破土动工了。对这所大学堂,五寨堡从上到下,热情都很高,许多军户们们忙完自己的事情后,每日都会跑来义务帮忙。 与此同时,五寨堡内第一家医馆也成立了。以前五寨堡军户们看病很不方便,堡内虽有一些郎中之类的大夫,但总归资源少。而这这所医馆,是直接由五寨堡文卫组管理,有着雄厚的财力,可以大力向各地聘请名医,购买药材等。 对于这所医馆,黄来福很重视,因为他不但为五寨堡军户们治病,还将担负着五寨堡的卫生防疫等工作,特别是这时的瘟疫疾病可是一大杀手,有了五寨堡医馆,也让黄来福放心不少。 还有,五寨堡内的一家养济院也开始开建,专门收养一些贫苦无依的孤老,每月发给口粮和布匹,过年过节都会看望慰问,让他们能安享晚年。 中国敬老的思想源远流长,历朝政府多有对老年人的优惠政策,到了明朝政府,也专门有收养孤老的法律,《明律;户律》规定:“凡鳏寡孤独及笃疾之人,贫穷无亲依靠,不能自存,所在官私应收养而不收养者,杖六十;若应给衣粮,而官吏克减者,以监守自盗论。” 洪武十九年(1386)规定,天下各府县都要设置养济院,收留一些没有依靠的鳏寡孤独,每年给于六石米,北京五城各设养济院一区,尽数收养贫民,巡城御史发现乞丐,凡民籍的送顺天府交养济院,军籍的送幡竿、蜡烛二寺供养。 养济院在大明初期,执行得比较好,不过到了大明中后期,由于国家财力及腐败的原因,这个制度,多为名存实亡。不说各地府州,官员们大力侵吞养济院的钱米。就是眼下京城的一些养济院中,那些鳏寡孤独,一年也领不到三石米。 五寨堡以前作为军堡,穷得叮当响,当然没有什么养济院之说,眼下五寨堡越来越富足,这五寨堡军户们的福利问题,自然是提上议程了。而五寨堡养济院的设立,也使得黄来福等人更是博得了好名声,增强了五寨堡军户们的凝聚力,也使外人对五寨堡的生活更为向往。 在黄来福忙着五寨堡之事时,黄来福和田大付在神池堡大败马贼之事,也分别由山西都司及山西镇,报到了京师。说实在,黄来福和田大付虽说是亲家,但一个属于卫所系统,一个属于军镇系统,并不同属一个阵营,因此他们上报的渠道也不同,不过最终还都是报到兵部。 这其中,山西都司府刘甫玉对黄来福的战功非常上心,专门写了奏捷文书。也是,大明的卫所系统,好久没有这么露脸的事了,黄来福有功,刘甫玉连带也有奖赏。加上黄来福对刘大人的孝敬不断,怪不得刘大人对黄来福这么重视上心。 而田大付这边有些波折,神池堡属于山西镇直接管辖,山西镇总兵是刘明安。对于刘明安来说,这黄来福和田大付,都是他厌腻之人,黄来福和他不同系统,他没办法对付。但对田大付,他还是有办法的,最后造成田大付的军功被刘明安夺去了一大半。 报捷的文书到了京城后,由兵部主理。眼下大明武官的升调、袭替、优给、诰敕、功赏之事都是由兵部的武选清吏司掌管。主事的郎中和员外郎等人查验过此事后,各种实证都在,此事并未杀良冒功,而是实实在的功劳。 如果说神池堡的田大付能大败马贼还能让人接受,毕竟他手下都是些精锐的营兵。但黄来福的卫所军同样大败马贼,就让人惊讶了。 眼下的大明,各地卫所军士己经成了穷苦的种地农民,逃亡不断,毫无战意,遇敌能不一轰而散,就让人感觉不正常了,更不要说以二百兵大败数百马贼,还斩首两百多级,缴获无数了。 不过此事又千真万确,并有各种实证。兵部武选清吏司的官员们,虽说也听说过这五寨堡黄来福的声名,但那都是他能种地的缘故,什么时候五寨堡卫所军,还能这样杀敌了?怀着异样的心情,他们议定了军功,上报了兵部尚书石星。 接到上报的文书后,石星有些吃惊,不过他对黄来福很有好感,当下也不留难,直接拟定公文,准备先由内阁商定,最后再报于万历帝。在大明朝,不论是卫所系统的千户,百户,都指挥使。还是军镇系统的参将、游击、守备等武将,最终的任用权都在皇帝手中,兵部并无决定权。 文渊阁内。 天气有些凉意,小冰河时期的北京,在八月时,天气己经转冷了,阁内很多阁臣们,都是不约而同地加上了厚衣裳。 在案前,首辅申时行看了兵部尚书石星拟定的奏折,有些震惊地道:“以两百军士大败五百马贼,斩首259级,这五寨堡的军士,什么时候这么强悍了?我记得他们是卫所军啊?” 石星道:“怪不得阁老惊异,老夫初见奏折时,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不可此事倒是千真万确。” 看到申时行和石星这样子,在文渊阁内忙碌的几个阁臣,如许国、王遴、曾同亨等人,都是停下了阅批,看向了二人。在传看了石星的奏折后,各人也是觉得很是惊讶。 户部尚书王遴再三向石星确认后,叹道:“没想到这个黄来福屯田厉害,打兵打仗,也是同样厉害,真是不可想象。”他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 申时行对石星道:“那兵部对五寨堡守备定功之事,己经议好了吗?” 石星道:“武选司的议定是,黄来福领军二百,斩首256级,每级赏银五两。擒得贼首刘少安,赏银156两。此外五寨堡守备职进二秩,其职下将士,奖赏不等。” 申时行点了点头,认同了石星的意见,准备票拟。其余阁臣也没有问题。这些人都是鬼灵精怪的人物,眼下万历帝对黄来福很看重,而且此次黄来福立功又是事实俱在,他们自然不会说什么。 大明皇宫内。 接到石星的奏折后,万历帝也很是高兴,其实关于黄来福在神池堡大败马贼的事,锦衣卫和马公公己经密折上报了,比兵部的公文,早了好几天。不过奖励的事,当然需要由兵部来议定,他才好处理。 对于黄来福此战,万历帝内心震惊外,心下也很是高兴,五寨堡军士的改变,让他想到一个思路,如果天下间的卫所军,都能变得如五寨堡这样强悍的话,那那些募兵,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那一年可以给大明节省多少军费啊。 万历帝心中想,这个黄来福,可是个宝贝,不但屯田厉害,经营厉害,一年可为他赚多少钱。打仗也厉害,是个人才,必须重重奖励。 想到这里,他看向手中石星的奏折,兵部的议定是,斩首赏银外加官进二秩,黄来福升职为镇西卫指挥同知,加都司衔。 万历帝哼了一声,心想兵部这些人就是小气,赏银万历帝就不打算加了,不过他却是拿起朱笔,在奏折上批注了几行字。 最后的上渝是:“查五寨堡守御千户所守备黄来福,忠勇可嘉,大破匪贼。特擢升五寨堡守御千户所为五寨卫,原千户黄来福擢升五寨卫指挥使,加游击衔,并赏银千两,望其忠勇国事,勿负朕望,钦此!” 万历帝大笔一挥,黄来福就连升三级,升职为卫指挥使不说,还独立开卫,并加为游击衔,可领战兵一营。

上一篇   第95章 田园风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