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有了儿子、各方来贺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97章 有了儿子、各方来贺

第97章 有了儿子、各方来贺 公元1591年8月15日。 当黄来福受嘉奖的公文传到五寨堡时,黄来福正沉醉在喜悦当中,因为前两天,顾云娘己经为他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胖嘟嘟的很是惹人喜爱,黄来福为儿子取名为黄大郎。 艳阳高照,在五寨堡守备府内,正是迎来客往,欢声笑语不断。黄来福产子,不说五寨堡内恭喜的人不断,就是堡外很多人,都纷纷借这个机会赶来祝贺。 现在大家都知道黄来福大败马贼,这高升是肯定了,加上五寨堡现在越来越出风头,和他拉好关系总是不错的。此次黄来福喜得贵子,这个贺喜拉关系的机会难得,特别是黄来福的几个姐夫,自然都是亲自前来。 此时在后院中,众人都是拥挤在顾云娘房内,轮流看着黄来福的宝贝儿子黄大郎。床边有一个摇蓝,由柳环和眉月二女在旁轻摇着。肉呼呼的黄大郎正躺在摇蓝,勉强睁着眼睛,看着众人。顾云娘由于产后不久,身体还有些虚弱,只是靠在床边休息,不过看着儿子,她脸上却是带着满足的笑容。 “啊呀老爷,你看这孩子,这眉眼,真是太象他爹了?” 杨氏看着自己的孙子,乐陶陶地对黄思豪道。 黄思豪不说什么,只是微笑地点了点头,对于现在的生活状态,他很是满足。黄家能有现在这个样子,黄家又有了后代,老爷子己经别无所求了。 “我倒觉得象他娘亲。” 己是升级为外婆的宋氏道,在旁的顾千户也是呵呵地笑了笑。 立时房内众多的姑嫂舅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听得众人这样的喧嚷,忽然摇蓝中的黄大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杨氏道:“孩子是要吃奶了,大家都出去吧。” 立时大家都出去了,留下黄来福和顾云娘在屋内,还有柳环和眉月二女。 “乖儿子不要哭,娘亲给你喂奶吃啊。” 顾云娘瞟了一眼黄来福,抱起儿子道。算起来,顾云娘今年刚十八岁,如果放在后世,才刚脱离未成年少女的队列,但在眼下的大明朝,她己是做娘亲的人了。 顾云娘喂奶,黄来福则是在旁看着,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他也是心下感慨,自己穿越到这大明朝来,成了家不说,还有了孩子,更深地融入到大明朝中来。而看着儿子和喂奶的妻子,他心中也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黄来福正享受着这种气氛,忽然杨氏在外面道:“福儿,福儿。” 黄来福走出去,只见父亲和母亲都站在门外,二老都是满面笑容。 黄来福道:“爹,娘亲,什么事?” 杨氏喜道:“刚刚一个家丁来报,说是兵部和礼部的一个大员来了,己进了堡门,是来通传皇上与兵部奖赏的。” “哦。”黄来福听了也很是高兴,自己日等夜等,终于等到奖赏来了。 他忙吩咐府内准备鼓乐,然后众人一起迎了出来,在大门上迎接等候。 很快,那一行人到了,立时守备府两边的鼓乐一齐响起,以示欢迎。黄来福看这一行人都是骑马,风尘仆仆的样子,那位兵部大员是一个员外郎,身穿青色的官服,白鹇补子,戴着纱帽,帽后边一对帽翅,而礼部的官员则是一位主事。各人身旁都有几个随从。 黄来福忙迎了出来,那位兵部的员外郎满面笑容,礼部那位主事行事则是有些一板一眼的样子。众人说了几句,原来这兵部的员外郎姓施,礼部的主事则是姓于。相让了几句后,众人到了大厅上,叙毕礼数。 礼部于主事取出诏书,向黄来福宣读皇上对黄来福的等人嘉奖,擢升五寨堡所为五寨卫,擢升黄来福为五寨卫指挥使,并加游击衔,黄来福听了大喜,知道自己会受奖赏,但没想到奖赏是这么丰厚,还独立开卫。 忙高呼万岁谢恩,在场的黄家人也是喜不自胜。旁边黄来福几个姐夫也是露出无比羡慕的神情。 黄来福今年才19岁,就升为卫指挥使及游击了,还独立开卫。多少大明军人,年到四十,也升不到一个千户,而黄来福轻轻松松,就升到了游击,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礼部于主事将诏书交于黄来福,黄来福恭敬收好。那位兵部施员外郎则是取出兵部任命的公文于黄来福,还有大印官服等。此外此战立功的江大忠等一干人,也另有奖赏,到时由黄来福处理。 黄来福都接过了。 施员外郎神情亲热,笑道:“黄游击以两百骑大破五百匪贼,皇上听了,非常欢喜,就是兵部石大人,也是对黄大人赞赏有加。黄大人年纪轻轻,己是身为游击,真是前途不可限量。” 黄来福忙道:“施大人过奖了。” 二人寒暄了几句,施员外郎是兵部尚书石星的心腹,他知道石星的心思,自然是对黄来福大力拉拢。 事情完毕,黄来福便安排他们休息,并将在晚上设宴款待他们。施员外郎等人下去休息后,黄家的一些人都是围在黄来福身边,人人喜不自胜。小妹黄秀柔领着一干钱妞儿,钱世儿,伏团团等小孩,围在黄来福身边要喜钱。 大姐黄紫柔则是笑道:“弟弟越来越厉害了,以后姐姐就决定跟在弟弟身边了。” 母亲杨氏嗔怪她,老是吃弟弟的,众人都是笑了起来。 回到后院后,和顾云娘说起此事,她也是非常欢喜。 当晚,黄来福举行大宴,为施员外郎一行人接风洗尘。众人济济一堂,五寨堡各个官员也都到齐。宴后,众人又到后花园,游击府己是请了一个戏班子唱戏。 这里摆放着一些桌子,各人坐得满满的了,黄来福在主座上相陪,和施员外郎等人一边听戏,一边高谈阔论,说笑自如。几个姐夫都是围在黄来福等人身边。 不过三姐夫田大付神情有些不好,他的报捷文书早就递上去了,不过到了现在,兵部的奖励却还没下来,而自己的小舅子的奖励却是下来了,还又受到了皇上的夸奖,同时还有兵部的高升。看到黄来福意气风发的样子,说他内心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他打定了主意,私下的时候,问问兵部这位施员外郎,是怎么一回事。 大姐夫徐学世别的没想什么,只是为黄来福感到高兴。黄来福二姐夫李应春则是想着自己的心事,黄来福的高升,让他感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此次二姐夫也是来询问保德州和五寨堡合作之事的。 二姐夫有看到,五寨堡与八角堡及神池堡的合作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二地,八角堡大批的土地被开垦,大建农场,种上各种经济作物。神池堡则是建立了几个大矿,煤铁产量非常丰富。光这些物什,估计黄来福大姐夫和三姐夫,每年收获不小,将是钱财滚滚。 而他的保德州,与五寨堡的合作,迟迟不能展开,保德州虽有丰富的煤铁,但矿山都掌握在一些私人矿主中,这些矿主,都是当地的地头蛇,手上有着凶悍的个人武装护卫,要想从他们手中得到矿产,谈何容易。 前些时间,二姐夫得知道了黄来福在神池堡大开杀戒,消灭了神池堡百年的地头蛇刘家,还大战马贼,才让当地的矿山经营,得到稳定。但二姐夫自认为没有小舅子这样的战力与魄力,这个念头,不动也罢。 而在去年时,黄来福与二姐夫谈到保德州的红枣经营,当时二姐夫听了心动,不过回去后,才发觉,这条财路也不是那么容易。一是当地的红枣产量还是小,二是保德州到五寨堡的路况不佳,运输不便,成本高。种种原因下来,造成了二姐夫的财源微小。这次二姐夫李应春来五寨堡,也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 他抽了个空,对黄来福谈起此事。 黄来福沉吟了半晌,心想保德州的煤铁不是自己能伸到手的,还有保德州到五寨堡的路况解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除了尽力运用河道没有其它的办法,至于红枣的产量…… 黄来福笑道:“二姐夫不必着急,这些天我己经在考虑。秋后在保德建立一些农场,专门经营红枣等物。我相信秋后经营保德农场的钱粮不是问题,只是这农场安全问题……” 二姐夫李应春忙笑道:“来福不必担心,你二姐夫身为保德州的守备,只要不是套虏来掠,照应一些农场还是没问题的。” 黄来福笑道:“那就好。” 当下二人又对一些合作事宜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而在当天,黄来福升任指挥使,加游击,并独立五寨堡开卫的事,以飞快的速度,向周边军堡州县传开了,每个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是又震惊,又羡慕。 不说五寨堡的军户们个个兴奋无比,议论纷纷:“咱们的守备黄大人又高升了,还独立开卫。得,这五寨堡所升为五寨卫了。以后咱们走到外面去,说起,也有面子不是?” 而很多五寨堡的商贾们,也是更坚定了与黄来福合作的决心,以渠源锐为首,各个商贾们都纷纷前来向黄来福贺喜。这让得新的游击府更是门庭若市,每日车马纷纷。 除了堡内贺喜的人流外。就是堡外各地,不论他们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不论是羡慕还是嫉妒,表面上,各人还是纷纷派出手下来道贺。不说黄来福三个姐夫早在游击府内,就是原先和黄来福没有交情的山西镇那些军堡们,如河曲县参将,利民堡参将及守备,北楼口参将及守备,广武站守备,老营堡副总兵等人,都纷纷派人前来道贺。 就是山西镇宁武关的总兵刘大人,也是派出了人向黄来福贺喜。还有山西都司府的都指挥使刘甫玉大人,更是热情地派出了心腹,送了厚礼,向黄来福道贺。更不要说原来与黄来福有深厚合作的岢岚州知州了。 当然,这些人中,黄来福的义父,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内心有些复杂。此次黄来福大败马贼之事中,他是五寨堡所的直属上司,自然他也是分润了一些功劳,原先刘景春是守备衔,黄来福受奖的同时,他也受到了嘉奖,加了游击衔。他今年59岁,正好升官荣休。 本来一切都好,就是五寨堡独立开卫了,以后没有了上司的名义,义子黄来福还买自己的帐吗?眼下因羊毛之事,岢岚州可与五寨堡有着大量的合作,可以预见的是,到了年底,这分钱可是大把。 独立开卫后,黄来福的想法是怎么样?刘景春不能确定,所以他派出了自己的心腹孙万敖师爷,前来五寨堡,一是贺喜,二是探明黄来福的态度。不过最后黄来福的态度让刘景春大人吃了定心丸。

上一篇   第96章 连升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