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又震动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00章 又震动

第100章 又震动 公元1591年9月。 初秋,天气微有些寒意,道路两旁的白扬树和响铃树,己经开始脱落树叶,不过天气却是非常的晴朗,万里无云,清朗得让人精神快美。 从空中望下去,往不同方向去的路面上,都是如蚁般的车马。大丰收后,五寨堡内又是米商云集。眼下的五寨堡大东街,作为晋西北的粮米交易中心更是名副其实,而且这个粮米交易中心的名声还越来越响,不但传遍了山西全省,还远远地传到外省去。没办法,五寨堡连续两年的大丰收,太显眼了。 进入九月后,每天中,都从五寨堡大东街的各个牙行米铺中,运出大量的粮米。这些载运米面粮油的车马,络绎不绝地,经由五寨堡的四个城门后,或往偏关,或往河曲,保德,或往岢岚州,或往神池,宁武。更远的,甚至到了大同镇,延绥镇等地。 粮米交易的兴旺,商贾的云集,让五寨堡这个新兴之地,市面的繁华,早己超过了岢岚州,保德州,宁武关等地,隐隐有“小太原”之称。年初五寨堡的扩城后,让五寨堡内可以容纳更多的人口,而堡内的整洁与军户们的昂扬风貌,也让每个到五寨堡来的人,有种与别处军堡不同的感受。 9月初时,经过众屯丁们的努力,加上几台的新式五寨堡马推收割机的辅助使用,五寨堡各个农场中的秋粮早己抢收完毕,继续运入五寨堡内的粮仓中囤积。 大丰收的庆功大宴早己完成,一大批优秀的屯丁们又受到嘉奖,也让各农场的屯丁们凝聚力越来越高,对黄来福的敬颂心越来越重。 对于今年收到的九十万石粮中,黄来福的盘算是,眼下五寨堡的军户屯丁们,加30个农场,加各大畜场,加各个果园菜园中,有近万人。而这些人中,有一大半的人是有家属。此外还有一营兵近三千人,这些人,也是大半有军属。 近万户屯丁,按每人每月五斗粮算,一年基本需求为六万石粮。还有三千军士,每月一两银或是一石粮,一年需要粮近四万石。 所以黄来福今年决定留粮20万石,因为他的粮仓中,还有去年留下的几万石粮没吃完呢。这样,就有70万石粮可以出售。按黄来福和渠源锐等商贾们的约定,这些余粮,黄来福以每石粮银6钱的价格卖于他们,得银42万两。 对于现在渠源锐来说,他是意气风发,因投资黄来福及时成功,他己经成为五寨堡最大的粮商,就是在大明北方这些大粮商中,他也是数得着的。怪不得他现在的嗓门,在家族中越来越大。就是出门遇到那些大商贾们,也是要恭恭敬敬地向他打招呼,称他一声:“渠大掌柜。” 不过今年五寨堡产的粮米实在是太多了,渠源锐一人是吃不下的,所以这需要他和那些晋商们的广泛合作,合力将粮米卖到各地去。 此外,五寨堡粮食秋收丰产后不久,五寨堡各个菜园,果园,各大畜场,也继续产出了,加上现在五寨堡内外各大工厂作坊生产的产品,单单五寨堡一地,黄来福产的粮米物品,就可养活山西镇数万官兵绰绰有余。这还不算黄来福在八角堡和神池堡的经营产业。 京师,文渊阁内。 看着手中的奏报,内阁首辅申时行,户部尚书王遴,兵部尚书石星,礼部尚书许国等阁臣们,都是相对无语。 良久,户部尚书王遴才满足地叹道:“你说说,这黄来福是怎么做到的?去年他的五寨堡产粮43万石,我己是惊为天人了,没到……今年竟产粮达90万石……这,这真是让老夫从何说起……” 不过他话是这样说,他脸上的笑容,却是灿烂无比,似乎是从屁眼里笑出来一样。他显是想到了,去年时内阁议定的五寨堡三地十万两的税银,看来是没问题了。 十万两白银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归于太仓库房时,可以办多少事啊?而对于户部尚书王遴来说,眼下的他,对钱的渴望,己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大明各地,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啊。 而似乎除了五寨堡外,这个大明天下,总是充满了不幸,不是旱灾,就是水灾,就没一会消停。 不说北方连年的旱灾,六月时,南方的苏、松、常三府发生大水,淹死伤害庄稼人畜不计其数。这三地本是富足之地,眼下收不上税不说,还要拨款赈灾。好容易户部打扫库房,挤出了一点银两。 八月下,泗州又是大水,淹没公署三尺,溺死居民无数,且浸及祖陵,又河决山阳。江都、邵伯因湖水下注,田舍俱为浸伤。 这里又是损失不小,又需要大笔的赈灾银子,可户部又有多少银子呢?有时候,王遴总觉得自己这个户部尚书做得累啊。 最后,在一片报丧的奏折中,总算看到了一个让他喜气洋洋的奏折。王遴盘算着,赶快发一个文书下去,让山西户部管粮主事张文保下去五寨堡,赶快将十万两税银运到户部来,以解自己用钱的饥渴。 兵部尚书石星对申时行笑道:“阁老,看来此次内阁,对五寨卫指挥使黄来福的嘉奖又是少不了的了,如此下去,这黄来福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收到五寨堡又是大丰收的消息后,石星的心情很好,黄来福作为他的下属,黄来福受赏,他的脸上当然也有光。以石星的老而弥辣,他当然看得出黄来福将来的成就。石星己经下定决心,将黄来福这颗政绩新星,劳劳地抓在手中,以增强自己的影响力。 申时行微笑道:“国有良吏,大明之幸。这五寨堡黄指挥使今年屯田显著,自然是要嘉奖的了,皇上那边,肯定也是这个意思。” 大明皇宫内。 “人才啊人才!” 万历帝将内阁的奏折票拟,还有五寨堡马久英公公的密折,还有五寨堡锦衣卫千户杨大为的密折等扔在御案上,兴奋地站了起来,仰天舒了口气,在阁内高兴地走来走去,只觉心情快美无比。这几份奏折,他己经看了几遍了,每看一次,便是大笑一次。 旁边还坐着他宠爱的郑贵妃,见万历帝如此,她也是很高兴,同时,她也对五寨堡这个年轻的指挥使,产生了兴趣。对郑贵妃来说,只要是能让万历帝心情愉快的官员臣子,她都会留心心上。 五寨堡又大丰收,产粮达惊人的90万石,此外还有五寨堡各种工产作坊等,又将获得极大的利润。这些收获,除可以改善五寨堡及周边的面貌外,又可上缴户部丰厚的税金,还有带给万历帝本人丰厚的利润,这怎么能不让万历帝兴奋呢?眼下的大明,不说国库中,就是皇宫内帑中,也是极度缺钱啊。 就在昨天,万历帝还是满心的疲倦之意,这几个月来,大明朝上下尽是坏消息,己经有些让万历帝麻木了。 前不久的苏、松、常等地大水,还有泗州大水,这些坏消息不说。就在九月初,京营的武官哗变,群聚入长安门,直冲内阁,在路上遇到工部尚书曾同亨,便围住他殴打。直到兵部尚书石星闻讯赶到,才传旨解散。 虽说事后掌管后府的定国公徐文璧被夺俸半年,守门官也由法司提审问罪。但这个事情,还是让万历帝心惊,京营武官哗变,直冲内阁,这可是发生在京城之内,腹心之疾啊。 其实京营武官哗变的事情缘由也很简单,主要是曾同亨上书万历帝,请求皇上清理皇城内府的工匠,他的弟弟,监察御史曾乾享也上疏万历帝,请求裁冗员以裕经费。京营各武官听信流言后,误以为工部尚书曾同亨要减他们的俸粮,才哗变闹事。 虽说表面上是各人听信流言,但万历帝却知道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大明朝财政紧张的缘故。早在去年六月时,户部尚书王遴就奏请裁革冗员,节省开支,裁革锦衣卫带俸官役,礼部鸿胪寺译字生、通事、序班,光禄寺厨役,各监局工匠等人,奏请传出后,引起了各方强烈的反应。 站在那些冗员的角度上,他们如被裁革,一家人就断了衣食,自然反应强烈了。不过站在户部尚书王遴的角度上说,他的奏请也不是没有道理,国度财政紧张,需要节省开支嘛。反正双方的焦点都是集中在一个钱字,如有了广泛的新财源,这些问题,就可以得到妥善的解决了。 对于财政,万历帝本来认为不再有办法,不过来自五寨堡黄来福的消息,如一汪清泉,让万历帝看到另一种希望。 他神采奕奕地在阁内来回走动一会儿,心中想到:“看来,应该找机会给这个黄来福更多的地盘了。” 其实在眼下的大明中,黄来福升官算是快的了,朝廷中也为他破了一些例子,如神池堡和八角堡交于黄来福的经营,这是别的官员所享受不到的。眼下黄来福这么年经,官就这么大了,将来接着快速升官,怕是势力越来越大。 不过对于黄来福将来势力的可能增大,万历帝并不放在心上,在大明朝,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他的手心掌控。事实上,在原来的历史中,万历帝可以几十年不上朝,但整个国家,还是劳劳地控制在他的手里,天下间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对国家的掌控,实在是到了炉火纯青,以无声化有声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