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一片恐慌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03章 一片恐慌

第103章 一片恐慌 在山西镇的防区上,纵横交错,星罗密布着众多的城堡及火路墩。一般而言,规模较大的军堡,每隔30到40里就建有一堡,在一些地势较为平衍的地方,如岢岚道,更是每隔20里就有一大军堡。 至于那些烽火报警的火路墩,在山西镇,最少每隔二里就有一墩,普遍而言,都是每隔一里就有一个火路墩或是敌台,归于附近的军堡管理,五寨堡防区内,也管有火路墩一十二座。 火路墩和敌台内,都设有专门的墩军,值军瞭望。在遇警燃放烽火时,也有系统的传递敌情规定:九百以下是零贼,单用炮声分传四路,不点烽火。千贼以上是大举,百余里外即传烽。如万人以上,则是烽火不断,沿边传至镇城。 这次蒙古人入侵,人数在万人以上,那一路的烽火狼烟,早随着山西镇数百个火路墩,一路传到了山西镇宁武关镇城内。 当蒙古人还在偏关城下整队的时候,他们万人入寇的消息,传己传遍了整个山西镇。同时,各个军堡也是塘马四出,将自己收到的具体消息报于各道,各道参将兵备,又紧急报于镇城总兵。最后是山西镇总兵紧急发塘报给朝廷,让他们派兵马支援。 山西镇城,宁武关内。 当蒙古人入寇的消息通过狼烟传到宁武关时,往日还算繁华热闹的镇城,立时是一片惊恐,周边卫所村镇的居民商贾们,或是争先恐后地逃入镇城内,或是更远地逃入代州,忻州等地。 镇城内也是一日三惊,数度关门。嘉靖十九年时,蒙古人曾经过镇城,抢至忻州,崞县等地,地方大遭荼毒,老一辈传下来的话语,众人仍是记忆犹新。 山西镇己是多年未遭战火了,眼下又是虏马来侵,众人都是一片恐慌。 “虏贼己至何处?所指何处?” 镇城官署内,刘明安总兵脸色有些苍白,口水有些发干,只是不住地问着手下几个亲将守备。这次蒙古入寇规模巨大,由不得他不紧张。 按例,各边镇遇有外敌入寇时,戍兵拒,游兵出关夹攻,总兵统领正兵,与副总兵分领之奇兵,参将分领之援兵配合作战,直到将外敌赶出为止。 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作为山西镇总兵,对于山西镇上下的军兵,刘明安是再了解不过了,山西镇相对各边镇来说,稍在腹里,各军堡的军士们,又多是卫所民兵,平时难得训练,也难得见到蒙古人,突然遇到规模巨大的蒙古军队入寇,不惊恐瓦解己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领军兵出堡夹击。 而刘明安镇城内虽有四营兵近万人,两营标兵,两营散兵,但刘明安却没有一丝的安全感。那两营散兵多是老弱不用说,就是两营标兵,也就是自己的亲兵,这么多年懈怠下来,早就不能战了。 眼下刘明安关心的是,那些蒙古军队会不会打到宁武关下来。 他盘算着,依警此次蒙古军队有一万多人,而山西镇依途中,偏关城内,偏头关右参将领兵有数千人。老营堡内,有协守副总兵一人,也领有数千兵马。还有重要的利民堡参将,所辖的盘道梁、神池、利民、八角、宁化、长林、阳方等城堡,共有官军九千多人,守在镇城的前方各要害之地。 有这么多的兵马阻挡,想必蒙古军队一时间是打不到镇城来的。就算打到镇城来,经各军堡层层阻挡,处处分兵后,想必兵力也有限。想到这里,刘明安会放心了些。 他手下几个亲将的脸色也是不好看,其中一人躬身道:“禀军门,据塘马回报,虏贼大部己过永兴堡,眼下就不知他们是前往利民堡,还是八角堡,或是往楼沟堡。” 刘明安厉声道:“虏贼动向敌情非常重要,一定要探明他们是前往利民堡,还是楼沟堡。每隔一时辰都要向本军门回报。” 那人应了一声是,转身去了。 然后刘明安坐下,神情焦虑不安,余下的几个亲将互视一眼,各人都是神情异样。 其实各人心中都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刘明安之所以这么关注蒙古人是前往利民堡,还是楼沟堡,那是因为。如果蒙古人是前往利民堡或是八角堡,那这些蒙古人就是直奔宁武镇城而来。如果他们直奔楼沟堡,那他们去的方向就是五寨堡。 今年五寨堡大丰收,屯米几十万石,再加境内建的无数作坊工厂,富得流油。要说那些蒙古人不垂涎是不可能的,就是这些镇城的兵将们,都是垂涎欲滴,只是无法下手罢了。 如果这些蒙古人前往五寨堡后,那镇城就安全了,那里的东西,足够他们抢了。虽说五寨堡内外会遭殃,但又关他们什么事? 就在众人坐立不安的时候,忽然那出去的亲将急冲冲地回来,他大声道:“军门,军门,刚得到塘马回报,虏贼大部,约有七千多人,经楼沟堡下,直往五寨堡而去。” “太好了。”刘明安总兵猛拍了一下大腿,厅内众人也是议论纷纷,语气中隐隐有些兴灾乐祸的神情。蒙古人往五寨堡去后,这下宁武镇城安全了,不过五寨堡却要遭殃了,那边只有一营兵马,是不可能挡住七千多蒙古军队的。 刘明安回醒过来刚才自己的失态,他咳嗽了一声,道:“传令下去,随时关注虏贼的情况,各军将随本军门调兵遣将,准备随时增援五寨堡,军将协力,共击虏寇。” 厅内众人都是抱拳大声回应,至于这个调兵遣将,要调到什么时候,那就不知道了。 偏关城楼上,兵备官高其、偏头关李参将,还有城内的一些军将们,站在城墙上,看着城下一队一队呼啸示威的蒙古骑兵,个个都是脸色大变,一些防守的士兵们,更是脸如土色。好在城墙高深,那些蒙古人又没有攻城器械,倒是不怕他们会攻上城来。 根据探马回报,眼下偏关城下的蒙古军队,只留三千多人,防守河口,浦家湾等地,以保证他们的后路畅通。而大部七千多人,则是往内地城堡而去。 这些天内,河口的蒙古军队,见偏关的守军,紧闭城门不敢出战,更是耀武扬威起来,他们一边四处屠戮村民,奸淫掳掠。一边每天到偏关城下来挑衅,但无一的,守军都是紧闭城门不出。而且这些天中,偏关的高其等人,还派出兵马,向老营堡的副总兵求救,但都被其以虏贼势大,又未接到总兵大人示令,不敢轻动论,给挡了回去。 此时,城上的高其看着那一队队鬼哭狼嚎般的蒙古骑兵,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猛然的,他一咬牙,对旁边的李参将道:“李参将,本官闻知城下的鞑虏只有三千余人,而我偏关城内也有兵马三千人,再加近处所辖城堡,又可召数千人,不若出城攻击,以绝其后路如何?” 李参将大吃一惊,道:“兵宪大人,不可啊,虏贼彪悍凶残,我偏关守军出战,无疑是以卵击石啊。” 高其还要说什么,李参将只是苦苦哀求,旁边几个将官也是大惊失色,一起苦劝,最后高其长叹了口气,绝了出战的念头。 当烽火传到五寨堡时,五寨堡游击黄来福除了让境内所辖的火路墩立时点火传警外,也立时下令戒严,各外堡军将,立时到五寨堡来议事。 根据烽火情况,如果蒙古人到五寨堡来,至少还需要两天的时间。因此黄来福一声令下,堡外的各作坊工厂工人商贾,畜场菜园果园的屯丁,流民百姓,还有大学堂的学生们,立时全部撤到五寨堡堡内来。立时中,一个周七里的五寨堡城,被各地的人群,挤得满满的。 至于各农场的屯丁们,则是加强防守。这些农场,小的有人口上千,大的有人口数千。这两年来,经过大力的建设,五寨堡境内的30个农场中,都建得有如一个个小军堡一般,不但堡墙高厚,全用水泥包砌,而且防守工事完善,比外地一些军堡还坚固。加上各农场内的屯丁们,营养良好,个个身高体壮,又忙时耕种,闲时操练,他们的战力,早比得过山西镇一些普通的营兵了。 这些农场中,屯丁们就是战士,就是一些妇女老人们,都有自己的斗志。在黄来福的计划中,各农场如遇虏贼攻击,就点燃烽火示警,别处的农场及五寨堡内,就第一时间出兵援助,相比外地军堡军士们的不敢野战,五寨堡的军队,不存在这个问题。加上眼下是冬天,各地的收获,都早己收入仓库,归于五寨堡城之内,就算蒙古人来了,也不会担忧有什么损失糟蹋。 仅在一天之内,五寨堡境内在野地的居民商贾工人们,就全部撤入各农场及五寨堡城内,撤退有条不紊,丝毫没有山西镇各地的恐慌。 五寨堡上下厉兵秣马,就等着蒙古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