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不利、阴影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05章 不利、阴影

第105章 不利、阴影 “啪啪啪啪。” 那些蒙古骑兵冲到六十步时,城墙上的鸟铳齐鸣,弥漫的烟雾中,又是一大群蒙古骑兵惨叫着倒下,加上马匹的受惊嘶叫,战场上一片混乱。 再冲近一些,城上大箭己是如雨般而来,那四门虎蹲炮更是齐鸣,巨响火光声中,呛人的火药味四传,四门虎蹲炮打出的无数铅丸,如大扫把一样,又是将一大片蒙古骑兵,不论是人马,都是血肉横飞地扫倒在地。 那凄厉的惨叫着远远传来,传到阵后的卜勒图耳中时,他不由心疼地握紧了拳头,还没摸到对手的城墙边,自己己是损失了近百个勇士,这些都是族中的精锐啊,今天都没有意义地消耗在这里。而他旁边一些亲随见战情如此惨烈,都是脸色非常难看。 卜失兔部蒙古兵攻城的一千五百多人中,片刻间,己是损失近一成。之所以受损如此之重,是因为三岔堡地势的缘故。三岔堡只有两个城门,一个是西门,一个是南门。东北靠山,地形险壑,人马无法通行,当然没有城门。南门对着五寨堡,又近朱家河边,蒙古人当然不会跑到这边来攻城。 那攻城的一边,只有西门前两块丘陵间一片不是很大的原野了,这种地势,人马想分散开些都不行。自然是最好的靶子了。 好容易冲到城墙下边,那些卜失兔部蒙古兵纷纷甩出铁爪飞索,掷上城墙,借着离马之势,拼命地往上爬,此外还有一些蒙古兵,抬着用砍来树木做的简陋攻城战梯,也拼命地往城门靠近。余者的蒙古兵,则是取出身上的角弓,呼啸着在后面纵马射箭,以掩护这些蒙古兵攻城。 城上的五寨堡军士们来回跑动着,在各自的队长、旗总、百总的指挥下,鸟铳手和弓箭手不断地向城下的蒙古游骑射击着,刺鼻的白烟弥漫,铁箭横飞。五寨堡军士们仗着地利之便,城下的蒙古游骑则是仗着箭术之精,双方打个难解难分。 当然,城下那些射箭的蒙古游骑,还要小心不要密密地聚在一起,免得成为城上五寨堡军队虎蹲炮的靶子。骑射的角弓本来威力就弱,要在三十步之内才有杀伤力,又不能聚在一起,形成压制性箭雨。这样一来,他们对登城蒙古兵的支持就更小。 关城上,手持冷兵器的杀手局的五寨堡战士们,或是手持钩镰推拒战梯,或是向城下不断投掷滚木擂石,或是斩断抛上来的铁索,让那个蒙古兵摔死摔伤,或是将好容易登城的蒙古兵用刀砍死,用枪刺死。城上城下,一片震天的喊杀声。 “顶住!” 把总丁朝用握着一把大刀,狂喊道,他领着一局官兵一百余人,在城墙上来回奔跑着,一边巡防城墙各处,一边见哪里情况危急,便上去增援。 这时一架战梯己是达上了城头,一个蒙古兵的头探了出来,而附近守这垛口两个五寨堡军士己是战死,丁朝用来不及细想,一把冲了过去,在那个蒙古兵刚跳了进来,就一刀砍在那个蒙古兵的头上。 那个蒙古兵摔进了城墙内,滚在地上大声惨叫着,一时未死。丁朝用顾不上拔刀,也顾不上铁钉伤人,以一人之力,抱起一个身上扎满铁钉的粗大圆木,一声大喝,往城下一抛,立时一片惨呼声,正在战梯爬着的四个蒙古兵,被这根满是铁钉的粗大圆木,砸成了肉泥。 立时两个五寨堡军士们过来补上位置,又有两人,低着头,转动绞车,将那根身上系着粗索,满是铁刺的圆木绞回城头,以备下次使用。 那个蒙古兵还在地上抽搐,丁朝用将刀从他头上拔回,顺手砍下他的首级,轻轻地呼了口气,这次怕是五寨堡成军来战斗最艰苦的一次,以往五寨堡的军队,最多只战过马贼,哪有过这么凶险的战斗了?不过想必经过这次的战斗后,自己这一司的新兵,都将成为成熟的老兵了。 只听不远处牛角的声音响起,立时攻城的蒙古兵如潮水般地退了回去。 蒙古人退兵了,立时城头上一片欢呼。丁朝用和几个百总也是哈哈而笑,外人传言凶残无比的虏贼,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据估计,此次战斗,己方伤亡十余人,但打死打伤对方二百余人,算是一次大胜了。 三岔堡上一片欢呼,蒙古军队这边则是一片沉寂,特别是著力特和卜勒图等一干首领,更是脸色难看,著力特是担忧五寨堡军队战力如此强悍,和自己遇到过的沿途明军大为不同,这次虏掠的前景怕不是那么美妙。 而卜勒图则更是痛心疾首,此战自己损失二百余人,出兵二千多人中,一眨眼工夫,己是损失人马近一成,这些都是族中优秀的战士,这让他怎么回去向族人交待。对他们蒙古人来说,战士是最宝贵的,损失一成,族中己是大伤元气了,毕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来抢劫的。 更重要的是,损失这些人马后,自己一点收获都没有。想到这里,卜勒图不由对著力特产生了愤恨之意。 对著力特来说,此次卜失兔部战士攻城,己经达到自己试探五寨堡军队战力的目的,这就够了。至于卜勒图什么心思,他并不放在心上。 他顺便安慰了卜勒图几句,留下了五百人马监视三岔堡军队的动向,然后大部人马,从西南丘陵绕过三岔堡,往五寨堡而去。 那留下了五百人马,当然不敢再打三岔堡内的主意,只是在远远地监视着,连三岔堡军队出来割取首级,打扫战利品,都没有理会。 著力特振奋精神,领着一干的蒙古骑兵,渡过结满厚冰的朱家川河,杀气腾腾地往五寨堡奔来。 进入五寨堡地界后,以著力特当先,众蒙古兵挥舞着兵器,呼啸嚎叫着,策马在五寨堡修建的水泥大道上狂奔。每个人眼中都闪动着噬血的神情,心想等会路过一些村庄时,一定要大杀大抢一阵,在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大明妇女和小孩面前,尽情发泄自己蒙古勇士的强悍。 不过慢慢的,众蒙古兵的叫声小了下来。这条水泥路,沿着清涟河南岸修建,清涟河两边,都是无尽的田地,从三岔堡到五寨堡的几十里路上,不时分布着一些农场,这些农场,个个都是墙体厚实,防御的力度,比三岔堡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清涟河两岸,本就是五寨堡最早开发的地点,农场分布密集,这些蒙古人的眼中,类似每隔几里远,就有一个不下于三岔堡那样结实的军堡,左右两边都有。各堡上,早己是戒备森严,那些堡上的各人,全副武装,见了自己的大队人马后,也不慌张,只是以冷冷的目光看着自己,象是看着一大群的猎物,那种感觉,很不舒服。 举止所见,都是厚厚的军堡,那些可以让蒙古勇士们大展神威的村庄小镇,却是一个也没看见。越近五寨堡,众蒙古兵心中,那种陷入重重包围的感觉就越重。 终于,著力特领着数千蒙古兵,跑到了五寨堡城下,一看那五寨堡,众蒙古兵,更是心凉了半截,只见那五寨堡比三岔堡足足大了几倍,而且城墙更高更厚,外面包着那个叫什么水泥的东西,固实无比。城墙上还有马面,城门上还有吊桥,想必里面肯定还有瓮城。 这样坚固的大城,不要说自己几千人,就是几万人,在没有完善的攻城器械下,也不要想攻破五寨堡。 著力特目瞪口呆,最后内心长叹了口气,心想:“长生天在上,这次来五寨堡,到底是祸还是福?” “虏贼来了吗?” 游击府内,听了江大忠的禀报后,黄来福微微一笑,最后逗了逗自己的宝贝儿子黄大郎,自己的儿子己经有5个月大了,不但会认爹娘,还会发出 “嗯啊”等声音,加上胖嘟嘟的,很是惹人喜爱。 不但是他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就是府内的各人,都是宝贝得不得了。他的母亲顾云娘,更是疼爱得什么似的。 此时听了江大忠的禀报后,顾云娘也有些担忧地对黄来福道:“相公,鞑子来了吗?你要小心啊。” 黄来福微笑道:“放心吧,我的好娘子,你夫君的本事,你还不放心的?” 他拍了拍妻子白腻的脸儿,在顾云娘的娇嗔声中,整装披甲,在一干家丁们的配同下,往城墙而去。在路上时,他遇到正赶来的监军马久英公公。 听闻数千鞑子来到五寨堡下,公公的脸色有些苍白,他一把抓住黄来福的手,有些紧张地道:“黄大人,虏众势大,五寨堡能守住吗?” 黄来福哈哈大笑道:“公公太过于担心了,区区数千虏贼就想窥探我五寨堡?就是再来数万也不是问题。此次,我定要让那些虏儿知道,想吃我五寨堡,不是那么容易的!” “嘿嘿嘿嘿嘿嘿嘿,那就好,那咱家就放心了……”

下一篇   第106章 伤亡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