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溃败、杀俘(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09章 溃败、杀俘(2)

第109章 溃败、杀俘(2) 五寨堡火器的威力,这是这些吉囊部蒙古兵所想不到的。 或许在蓟镇边上的那些蒙古部落,对上往常戚继光领的蓟镇军时,有比这更猛二十倍的火器威力,随便一个长城垛口,就有佛朗机近十架,可以几万、几万地击败那些来犯的蒙古人。 但放在山西镇,这些边军一向火器不多,且多质量不佳,这些河套地区的蒙古部落,早己习惯了以前山西镇边军那微薄的火力,此时一对上火器强悍的五寨堡军队,就损失惨重。 五寨堡军队此时的鸟铳,或许对后来有重盾战车,人马都披着厚重棉甲的满洲人效果不大,但对身上只有皮袍来说的蒙古骑兵,那威力己是足足有余了。 到目前为止,冲锋的四千蒙古兵,己经死伤四百多人,损失近一成。按照往常,这些蒙古人早拍马而逃了。毕竟他们的主业是抢劫,只对抢掠财物,屠杀妇女和小孩有兴趣,对战冲阵只是副业,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想丢掉自己性命的。 不过此次情况有些不同,著力特有严令,因此这些蒙古骑兵不得不嚎叫着继续冲锋。 经过三轮射击后,杀敌甚著,到时的斩首赏银是免不了,每司火器局的鸟铳手们,怀着喜悦的心情,在各局百总们的命令下,从两边急速散开,退到杀手局的队列后面整队。一部分鸟铳手急速装药,准备再时继续射击。一部分鸟铳手,则是取出身上的双手长刀,准备到时肉搏。 火器局鸟铳手们后退,每司杀手局的战士们,则是队形向前,填补了刚才火器局的队形。 仍是以队布列,每队中,两个持腰刀的牌手平列站在最前,牌手也就是每队的伍长,同时他们身上还背着几根锐利的重标枪。后面急跟着两个狼筅手,手持五米长的狼筅,护卫牌手的安全。狼筅手后面是四个长枪手,手持三米长枪,护卫牌手和狼筅手的安全。 再后面是两个大棒手,拿着粗大的木棒,准备到时棒击马头。其中长枪手和大棒手,身上还配有弓箭。一队12人中,就有六把大弓。最后是短刀手和队长。 很快,每司杀手局的战士们便布阵完毕,迅速,严密,这多亏了平时的训练。而这时,那些蒙古骑兵己经冲到了四十步,他们纷纷取出角弓,张弓搭箭,在马匹急速的冲击力下,眨眼间时,他们己经冲到三十步,一片呼啸中,一大片箭雨,向面前的五寨堡战士们泼来。 在盾墙的保护下,五寨堡军士们伤亡无几,与此同时,离阵前一丈远的那十三门虎蹲炮开火了。十几门虎蹲炮同时开火,那威力是惊人的,加上那些蒙古兵冲得这么近,就更是良好的靶子。 巨响声中,无数的铅丸小石铁片横飞,许多蒙古兵,还有他们身下的马匹,都当场被打得稀烂,血肉横飞,这一阵的虎蹲炮击,当场打死打伤一百多人。一时间,正面那冲来的蒙古骑兵阵势中,生生地打凹进去一大片,一片凄厉的惨叫声。 看到这种惨象,一部分蒙古兵崩溃,拼命打马想向后面逃去,一部分蒙古兵则是神情狰狞,高举马刀,嚎叫着向前冲去。 终于冲到五寨堡军队的前面了,却见离五寨堡军队前十步左右,横七竖八地摆放着一些拒马。蒙古军队长期和大明作战,应对大明的拒马器,还是有一些心得,他们当然不会依那些拒马留出来的路线走,那只是让自己的队形乱成一团。 他们拼命地控马,从各个拒马器上跳跃过去。 不过一部分马匹马力己尽,有的马匹跳了一个拒马器,却被第二个拒马器挡住。有的马匹连一个拒马器都没有跳过,就被拒马上的尖利排枪,刺穿了马匹的肚身。不说这些马匹惨嘶,就是马上的蒙古骑兵也是被甩出去,摔个半死。 一部分蒙古骑兵跳过了拒马器,不过不可避免的,他们冲锋的凌厉势头己经不存在了。而且迎面而来,又是一片如雨般的重标枪,将许多蒙古骑兵,连人带马刺穿,又是一片惨叫。 此时,蒙古人的前军马队中,终于有数百人冲到五寨堡军队的阵前,面对面撕杀了。不过这时他们的冲锋势头早己不存在了。 在黄来福中军指挥号令手的摔钹声猛响中,此时队列己变,牌手后退,狼筅手和长枪手在前,迎战蒙古人的马队,密密麻麻,如林般的尖刺对着他们。 特别是那5米长的狼筅,顶端都是密密层层的刃形密枝,枝刺都用火熨烫过,还灌入桐油,枝上还装着铁头,闪着寒光,让那些马匹们见了畏惧不己,拼命地将马头转开,不肯冲上来。 那些蒙古兵无奈,只能打马从五寨堡一些队列旁闪过,或是打马从五寨堡各小队的空隙中穿过。 失去速度的骑兵只是羔羊,那些挥舞马刀的蒙古兵完全不是对手,时不时几枪长枪刺来,或刺马肚,或是将马上骑兵刺落下马。或是不时有一个五寨堡小队中的大棒手嚎叫着,迎面对过来的马匹就是一棒,沉重的木棒打击在那马的头上,马匹惨嘶。摔下马来的蒙古兵,或是被长枪刺死,或是被短刀手砍死。 如此混乱了一会儿,一部分冲阵的蒙古骑兵被杀死,一部分则是打马败逃。这些前军的蒙古马队,完全冲阵失败。纷纷惊叫着打马而逃。 那个亲自带阵冲锋的著力特部千夫长,满腔怒火,嚎叫着砍死了几个败退的蒙古兵,但仍却是挡不了败退的趋势。也只能在几个亲兵的掩护下,狼狈地退回后阵。 后面跟上来的蒙古中后阵,见势不妙,立刻改变冲阵队形,取出身上的角弓,在三十步距离内,呼啸从五寨堡阵形前冲过,一边纵马射箭,意图射跨五寨堡军队的阵形。 五寨堡在前列的步队,也立刻改变阵式,又回到牌手在前的队形。一边掩护,同时各队中的弓箭手,也毫不客气地取弓和那些蒙古骑兵对射。 五寨堡军队中的合力弓,有效杀伤力,在70步左右,而蒙古骑兵那些角弓杀伤力只在三十步左右,威力小。加上骑在马上目标大,射的箭准头小,和布阵对射只是找死,很快,那些呼啸骑射的蒙古骑兵,便纷纷败下阵来,远远的逃了开去。 五寨堡军队如此强悍,出乎蒙古人的意料之外,如果还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这些蒙古军队就要崩溃了。现在的他们,只余最后一招了。 两边的战阵安静了下来,忽然,黄来福看到那边的中后阵的蒙古人纷纷下马,举着厚厚的皮盾,慢慢向这边逼来。 “看来蒙古人是要步射步战了。” 步射是蒙古人的老把戏,早在宋时,对上严密的步阵时,他们就是靠步射打跨对方的阵形,然后重骑兵冲击,轻骑兵跟上。可惜到了明朝,他们的重骑兵早己经不存在了,不过步射的战法还是流传下来。 在旗手号令手的传令下,五寨堡军队这边也变了一些阵形,在后阵一些没有作过战的几局步兵们,换到了前面,而前面那些血战过,精力消耗大的步兵们,则是换到了后面休息。同时辎兵上前,将那些拒马全部搬开,以方便等会的步战。 同时,看到蒙古人这么密集的阵形上来,黄来福叹了口气。对虎蹲炮来说,这些蒙古人离得太远,打不到。对佛郎机火炮来说,这些蒙古人又离得太近,就算炮口再降低,也打不到啊。 可惜了。 很快,那些蒙古人逼近了五十步之内,双方戒备。 然后见那些蒙古人取出身上的大弓,这种大弓和大明军队的合力弓差不多,都是有效射程在70步左右,杀伤力在五十步左右。 双方都是张弓,取出各自箭壶中的狼牙箭或是破甲箭。 尖锐破空声响起,几轮箭雨过后,虽各自有盾牌的保护,但双方阵营中都是现出了惨叫声。这些蒙古人射术很好,几轮后,五寨堡军队中的伤亡反会更大些。 等双方步队的弓箭手都力尽后,那边的蒙古人结成战阵,举着刀盾,慢慢逼来。 而五寨堡这边也是战鼓擂起,加上城头黄思豪的战鼓声,一片激扬的战意传了开去。步鼓声响起,如同火车开动一般,整个五寨堡步队,从头到尾一顿,便慢慢开动起来。长牌如堵墙而进,枪刀短棍夹牌而入,最后更是整齐的脚步声轰轰而来,气势惊人。 而两侧的骑兵,也是慢慢开动,跟在了步兵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