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溃败、杀俘(3)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09章 溃败、杀俘(3)

第109章 溃败、杀俘(3) 很快,双方便慢慢逼近到十几步的距离,可以看到双方战士那扭曲狰狞的脸色。 站在地上,就可以看出双方身高的明显差距了。这些五寨堡战士们,普遍身高都是在一米七以上,身体强壮,营养良好,训练精良。而那些蒙古人,身高超过一米六的很少,普遍矮了五寨堡战士这边一个大头,不过他们长的较为粗壮,头大手长,脸上满是苦寒风霜之色,显得穷凶极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在双方的阵形中,五寨堡军队是多兵种合作,以司为大阵,以局为形,以小队为作战单位,队长在前指挥,寻找战机,伍长执牌在后,余者以鸳鸯阵形紧跟,筅以救牌,长枪救筅,短兵救长枪。 装备防护方面,双方都没有铁甲。蒙古人以皮盾刀斧为主,一身的皮袍,大致以百人队为形,没什么具体的作战单位。五寨堡军队步兵以皮甲为主,手上的兵器多样。 双方慢慢更是逼近,忽然,五寨堡军队中军位置长喇叭声响起,顿时,五寨堡战士们举起兵器,同时呐喊,个个涨红了脸,似乎要将所有的畏惧,紧张全部喊去。那边的蒙古军队那边,号角声也是响起,那些蒙古战士也是举着兵器拼命大喊。 接着,双方后阵的鼓声都是急速擂起,双方又是一阵大喊,就拼命冲杀了上来。 “前进!” 一个五寨堡小队长一挥刀,他身后的小队分成两列纵队,紧跟在他的身后,对面扑过来几个矮粗的蒙古兵,个个举着厚重的皮盾,手上拿着厚重的大砍刀。 “呼呼!”两声响,小队长身后的盾牌兵投出了两根厚重的标枪。一个蒙古兵下意识地举起皮盾,但重标枪还是透盾而入,在那个蒙古兵惨叫声中,将他钉死在地。另几个蒙古兵慌忙躲闪,这时候五寨堡小队己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个蒙古兵慌忙举刀就砍,但这时盾牌手后面的狼筅兵己经冲了过来,只见他重滞粗长的狼筅一叉过来,如同一个大扫把一样,将那个蒙古兵的大砍刀钩缠住。 还没等那个蒙古兵将大砍刀拉扯出来,就见狼筅手后面的长枪手一声怪叫,猛冲上来,在那个蒙古兵眼睛睁到最大时,将那根尖锐的长枪捅入了他的肚中。 那个蒙古兵大声惨叫,在那个长枪手抽出枪头后,慢慢地跪倒在地,全身不住地抽搐着,鲜血不断地流了出来,在冰寒的天气中腾腾地冒着热气…… 如法炮制,很快,这个小队就杀死了几个蒙古兵,他们并不停留,在小队长的指挥下,继续冲阵。而小队后面的短刀手,则是看着前面的情形,如果时间够,情形不危急,他们就将杀死的蒙古兵首级砍下,挂在自己的腰中。 喊杀声震天,两军阵前,到处是这样的情形发生,那些蒙古军对上五寨堡军队的鸳鸯战阵,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在步战中,鸳鸯战阵是一个完美的战斗队列,互相配合,互相掩护,几乎没有破绽,就是到后世,也没有找到破解它的方法。 战斗很快分出了胜负,以蒙古中后阵二千多人列的步战队列中,前方很快就阵亡了两百多人,伤亡一成。而五寨堡军队方面则只是受伤几人,战果辉煌。 如果说在攻城,在骑射时,蒙古军队还能承受住二成或是三成的伤亡,但这种面对面撕杀的步战,这种的残酷血腥,却很快让这些蒙古军队受不了心理的打击,崩溃了。 首先从中部开始,那些蒙古军队大叫着溃散,其次迅速蔓延到两侧,中军位置的黄来福看得清楚,鼓声响起,各阵小队立时一变。狼筅兵在最前,长枪手紧跟,盾牌手和短刀手侧方护卫,变成了追击冲锋的三才阵。 同时,战阵两侧的江大忠及杨小驴领的五寨堡骑兵,早己等候多时,开始催马加速,参与了追击。 这让蒙古军队更是全线溃逃,不说步阵后面押阵的几百蒙古骑兵纷纷而逃,就是那些步战的蒙古人,也是纷纷抢到阵后的马围上,抢上一匹马后,疯狂而逃,根本不理会在后面观战的著力特等人。 “败了吗?这就样败了?” 在后方观阵的著力特脸色灰白,喃喃地道。这几天的攻城不利就不说了,还可以借口五寨堡军队的城墙高厚,他们蒙古人并不善长攻城。随后的双方城外对阵,蒙古骑兵冲阵失败,己经让人接受不了。最后的双方步战溃败,更是让著力特最后一丝自信消去。 他失魂落魄,茫茫然不知所措。他身旁的卜勒图等炮灰部落首领也是震惊丧气无比,没想到几千勇士竟然败得这样干净,此次来五寨堡真是个失败的决定,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逃命问题了,再迟疑的话,等五寨堡军队追来就完了。 此时在后方的,除了著力特本部五百骑兵外,就是三百各部落的杂牌护卫了,当下失魂落魄的著力特,在本部残留部兵的掩护下,狼狈地往三岔堡方向逃去。 “好,追击残敌!” 不说城上五寨堡军民的一片欢呼,就是在城下中军位置,黄来福也是满面笑容,几天的艰苦作战,总算取得结果了。 在他的旗帜号令下,五寨堡城头发出号炮声,立时五寨堡几十个农场的屯丁们,在各自屯长监管的带领下,呼喊着出农场来夹击。五寨堡三十个农场中,共有屯丁九千,除留一半守卫外,有近五千的屯丁们参与追击截杀。 而在城下作战的五寨堡军队们,步兵追了一阵后,便留下来休息打扫战场,骑兵们则是继续死追不放。 此时五寨堡境内的蒙古军队,己经只有四千人了,又是惊恐万状,不成阵形,他们的军士,马匹,经过几天的作战,又没有补给,早己是又累又饿,精疲力竭,哪跑得过各地的五寨堡军士屯丁们。 清涟河两岸,农场密集,不时有一队屯丁们在屯长的带领下,手上拿着刀枪,狂喊着向溃逃的蒙古军队冲来。 在屯丁们处处截杀下,后面的五寨军队又追得紧,沿途不断有蒙古兵落下来被杀死,著力特身旁的军队越来越少,眨眼时间又少了数百人。 追到小河头堡时,忽听右边杀声震天,又有两队的大明骑兵杀来。旗上一写着田字,一写着徐字,却是黄来福的大姐夫徐学世和三姐夫田大付领兵赶到了。 在蒙古军队到达五寨堡城下作战时,黄来福就给各地军堡派出信使,言道此次入寇的蒙古军队己经集于五寨堡城下,让他们派兵前来夹击歼灭。但这几天中,不论是宁武关的总兵,还是各地的副总兵,参将等人,都在回应说己经“调兵遣将”,不过调兵调了这么多天,却一直不见他们前来。 最后还是黄来福的两个姐夫厚道些,各自领兵五百前来支援,果然还是自己的亲人亲啊,这让黄来福颇为感动。其实此次领兵前来,大姐夫徐学世没想那么多,只想解救五寨堡之困。三姐夫田大付则是有些迟疑畏惧,担心此次来是有去无回,不过念在黄来福是自己的小舅子,他最后还是前来。 两个姐夫领兵前来后,一路打探,在小河头堡不远处相遇,当下二人合兵一处。 二人小心谨慎地进入五寨堡,不料刚进小河头堡境内,就听不远处杀声震天,随即见无数的蒙古兵策马狂奔溃败而来。这让两人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小舅子黄来福这么厉害,竟可以击败数千入寇的蒙古军队,战力强悍,让人震惊。喜的是可以痛打落水狗,轻松地博取战功了。 这时黄来福也领着江大忠及杨小驴等人追杀到了,众人顾不上说话,就合兵继续向前追击,特别是大姐夫及三姐夫的手下将士们,更是哇哇直叫,神勇无比,挥舞着兵器,拼命地向前追击,不时有几人争抢首级。大姐夫徐学世和三姐夫田大付对这种情形是司空见惯,并不以为怪。 一路上,不时见到口吐白沫的蒙古马匹倒毙在路旁,许多精疲力竭的蒙古兵也是气喘吁吁,跪倒在路旁投降。一部分由五寨堡的屯丁们捆绑处理,一部分则是被神勇的两个姐夫手下,哇哇叫着冲上去砍倒在地,割下他们的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