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溃败、杀俘(4)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09章 溃败、杀俘(4)

第109章 溃败、杀俘(4) 那些蒙古军队溃逃到三岔堡时,那留守的五百蒙古人马,本是卜勒图的部下,见己方部队潮水般而来,个个狼狈不堪,立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们刚抢过自己的首领卜勒图等人,就见三岔堡的五寨堡军队滚滚出城夹击,他们哪敢停留?个个都是打马落荒而逃。 此时著力特身边,只有一千多残兵了,有他自己本部一些人马,也有一些炮灰部落的首领护卫,余者,都不知道溃逃到哪里去了。从五寨堡城下逃跑的的四千人马,到了三岔堡城下,或死或逃或散,只余一千多人,这让著力特欲哭无泪。 而且著力特也看到了,前方的三岔堡军队己经在布阵列战,堵住路口,而后面黄来福的追兵们己经是过了朱家川河,离己方只有几百步。 不论是前面还是后面的五寨堡军队,个个都是气势如虹,反观己方人马,则都是沮丧不己,人马疲倦己极,很多马匹都是口吐白沫软倒在地,怕一再开打就立时崩溃了吧。 看着逼近的五寨堡军队,著力特长叹一声,觉得自己的末日到了。 无路可逃,又没有丝毫战意,也没有自杀的勇气,著力特不得不领着一千多残余的蒙古军队向黄来福投降。从22到今日,六千五百余名入寇五寨堡的蒙古军队,除一千五百余人幸运逃脱外,余者或死或降,基本上是全军覆没。 随着那些侥幸逃出来的蒙古人,将大败的消息传到偏头城下,吓得那留守的三千蒙古军队,哪还敢停留,也顾不上自己首领著力特,立时拔营逃入了河套地方,消失个无影。 而直到这时,镇城总兵,还有各地参将,才得到蒙古人在五寨堡下大败的消息,各人震惊之外,才纷纷领兵出来追击。不过除了一些从五寨堡溃逃出来的小股蒙古残兵外,偏关下的蒙古军队己是逃入了河套。这些人收获并不多,最多的,只斩首十几级,而刘总兵率着亲兵营急忙追到偏关时,更是一无所获。 三岔堡下,那几百蒙古残兵急速而逃后,由于五寨堡的骑兵多为披甲骑兵,论追击,怕是很难再追上,因此黄来福也不再让自己的骑兵继续追击了,而是汇合三岔堡的军队,连同两个姐夫的军队,一起押解着那些捆绑得象粽子似的蒙古俘虏们,满意地回到五寨堡。 一路上,众人都是兴高采烈,五寨堡军队还好,各人虽然高兴,但却没什么喧哗,保持队列,但两个姐夫的军队,却是人人大声嚎叫,眉飞色舞地相相讨论着将来的赏赐。各人都道,此次如此大的胜利,这朝中的巨大嘉奖,怕是免不了的了。 当然,各人都知道,此次他们之所以能有斩获,都是因为五寨堡军队击溃了那些蒙古人的缘故,没想到五寨堡军士战力如此强悍,各人都是暗暗吃惊。目光投向五寨堡各军士们身上时,难免带上几分畏惧的神情。 除此之外,五寨堡军队的威势,还有各骑兵的装备,也是让两个姐夫手下的军士们羡慕惊叹不己。三姐夫手下的一些军士,好歹还在神池堡见过五寨堡军队的精神装备,因此神情会正常些。但大姐夫手下那些军士,他们目光投向五寨堡军士的身上时,那目光都是掩不住的羡慕与嫉妒。 确实,作为黄家家丁,又作为骑兵,五寨堡骑兵一司449人中,个个都是全身披着铁甲,人人高大粗壮,锐气十足,顾盼间,带着血战得胜后的傲气。他们身下的马匹也是匹匹高大,马身上披着镶嵌铁叶的棉甲。从人到马都是精良非常,气势逼人。 反观这些大姐夫的八角堡军队,充满了老弱不说,装备也是粗陋,铁甲极少,多披着皮甲,或是穿着一些破旧的战祅。他们那种杂乱的精神,和旁边的五寨堡军队一比,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说这些八角堡普通军士们看得内心复杂难言,就是大姐夫徐学世,也是目光连连从江大忠等人身上扫过,最后他对黄来福叹道:“来福啊,刚才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你五寨堡能以区区三千之众,击败数千虏贼,还擒得虏首,眼下你姐夫明白了,兵精甲利,不外如是!” 黄来福一身铁甲,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顾盼自雄,天气虽然非常寒冷,但大胜后,他的内心却是火热,他微笑道:“姐夫过奖了,此次来福还要谢过二位姐夫的援手之恩呢!” 大姐夫叹道:“惭愧,我等前来,只是抢了来福你的功劳罢了。” 三姐夫田大付却是兴奋非常,苍白的脸上此时是红光满面,他大声道:“来福,我们是一家人,还客气什么?此次斩首所获极多,看来我们这次的升官赏赐,是免不了了。” 他大笑着,随即又脸一黑,恨恨地骂了一声:“媳妇家娃的刘明安,上次在神池堡抢了我的功劳首级,此次我大功大手,定要想办法弹劾他。” 上次在神池堡时,他和黄来福一起迎战马贼,共斩首459级,田大付分得200级,结果是黄来福升官数级,而他却只是得到一些赏银嘉奖,此外便什么都没有了。田大付吃惊之余,打听到是总兵刘明安给他下眼药,这让田大付恨恨不己,这次大功在手,说什么也要报复了。 黄来福眼中寒光一闪,道:“总兵刘明安畏敌如虎,按兵不进,坐视虏掠五寨堡,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当黄来福和两个姐夫押解着一干俘虏得胜回到五寨堡城下时,立时全城都轰动了,城内男女老少,无人不是出来迎接,人人欢声笑语,经过几天的胆战心惊后,到了现在,城内众人终于放心了。 在西门城外,伴随着锣鼓声,还有鞭炮的炸响,父亲黄思豪,妻子顾云娘,还有满脸笑容的马久英公公,领着城内一干老军官,还有商贾缙绅们迎接出来。 看着众人的迎接,大姐夫徐学世是满心喜悦,同时他看到五寨堡城外惨烈的情形,到处都是烧毁的房屋,有些地方还冒着青烟,满地的血痕,护城河边狼藉一片,满是毁坏的战梯,城墙上疤痕累累,可以看出这几天五寨堡城上城下的苦战,他叹道:“好一番苦战。” 三姐夫田大付却没他这个感慨,也没看这么多,只是赶快整理仪容,好等会在五寨堡军民们面前露脸, 很快,在城内的军户们夹道欢呼时,得胜的将士们进城了,黄来福连两个姐夫一起,都是骑在马上不住地向军民们挥手。 五寨堡军队不说,个个昂首挺胸,整齐而进,就是两个姐夫手下的将士们,也是个个兴奋得满脸通红,一个个使劲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得意洋洋而进,一边进,一边还好奇地张望堡内情形,各人心想:“久闻五寨堡富足,果然不错。”沿途中,不时有人向这两堡的将士们塞来鸡蛋鸭蛋,布匹,肉干等物,让他们感慨此次救援五寨堡不虚。 在众人欢呼中,好容易进入城内的军营内,一进营中,安顿好两个姐夫来援的将士,黄来福就召开军议。马久英公公,两个姐夫徐学世、田大付,还有江大忠,杨小驴,及众多的把总,百总们,济济一堂,大家都是喜逐颜开地坐着。 眼下五寨堡军队中,掌管后勤及练兵的是何如镇,手下配有一些杂流小吏协助,黄来福就是看中他老实,做事认事负责,对于自己交待的事情,都是一板一眼去完成。 此时他进来向黄来福禀报了此次的斩获结果。 “黄大人,监军大人,此次我军大捷,斩首虏贼3150级,俘获虏贼1058人,生擒虏首著力特。此外,还夺得上好战马三千四百五十五匹,缴获刀盾无算。” “好,好!” 众人都是喜形于色,交头接耳,这么庞大的战功,不知道可以升多少级了。而依黄来福的功劳,不升到总兵,怕是赏不过来了。至于两个姐夫,升个游击,参将,看来是没问题了。而这些头头升官,他们下面的军将们,自然也是迁升奖赏在望。 马久英公公尖声笑道:“恭喜黄大人,斩首虏贼3千余级,这是万历朝来前所未有的大捷啊。看来咱家要向朝廷报喜了。” 他们这些监军,除了为朝廷耳目之耳目外,还有随军记功的任务,此次大功的奏疏,自然是免不了要他写就了。 黄来福和两个姐夫都是欠身道:“有劳公公了。” 马公公圆脸上满是笑意,道:“嘿嘿嘿嘿嘿嘿嘿,黄大人何必客气。” 等众人欢喜过后,何如镇续道:“至于我军伤亡方面,据统计,我五寨堡军士,阵亡有71人,受伤52人。此外还有第二农场,阵亡屯丁82人,受伤45人,还另有一些农场屯丁们,在追击虏贼时,受了一些伤,没人阵亡。” 黄来福点头道:“阵亡的将士,我会好好抚恤,受伤的将士,我会让医士们妥善治疗,有战功的,我会予以奖励提拔。” 众军官都是道:“大人仁慈。” 何如镇最后道:“最后是财物方面的统计,据统计,此次损失较大。所见中,城外所有居民房屋被烧毁,居民们无地可住,只能露宿城内街道,这寒冬之时,怕是……另估计,城外还有至少数十家作坊被毁,这其中,有五寨堡大畜场,有五寨堡榨油坊,有五寨堡大磨坊,有五寨堡大菜园,有五寨堡大果园,有……有……有……” 黄来福越听,脸色越是阴沉,旁边各人声音也是慢慢小了下来。 猛地,黄来福扬手止住了何如镇滔滔不绝的汇报,他对两个姐夫道:“大姐夫,三姐夫,关于虏贼首级,我是这样分的,那斩杀虏贼的3千余级,归我五寨堡的将士们。那俘获的虏贼1千余人,每人算一级,都归你们。这些首级怎么分,你们自己算。” 三姐夫田大付怔住了,他颤声道:“来福,你要将这一千余俘虏尽数斩首?” 在场众人,听了都是内心一颤,连马久英公公,都是睁大了眼睛。 第二天上午,五寨堡居民们倾城而出,沿着清涟河边的水泥路旁,一直到三岔堡,一路上都是人头涌涌,各人一边观看,一边大骂,纷纷觉得解气。 离五寨堡不远的一个地方,五花大绑的蒙古联军首领著力特,被按到一个粗大的木架上,手脚分开,他嚎叫着,拼命挣扎,两个粗壮的五寨堡士兵扑上来,将他死死按住。 又有一个军士过来,拿了一根粗大的木钉,一下子钉入他的右手掌中,著力特眼睛睁到最大,身子拼命地扭曲,口中没有人气地嚎叫着。又有一个军士过来,拿了一根粗大的木钉,一下子钉入他的左手掌中,著力特又是惨嚎。 又有一个军士过来,拿了一根粗大的木钉,一下子钉入他的右脚掌中,著力特…… 又有一个军士过来,拿了一根粗大的木钉,一下子钉入他的左脚掌中,著力特…… 最后,木架被竖立起来,著力特如同一个上帝形象被钉在木架上,只剩一口气。 一路上,从五寨堡到三岔堡几十里路上,每隔几十米,便钉着一个俘虏,那些俘虏的惨叫声,足足响了几日。密密层层的木架,路过者无不悚然, 最后在三岔堡不远处一片树林中,一颗大树上,树了一个巨大的牌子,上书:“虏贼犯我五寨堡,便如此下场!” 消息传出,沿边镇的蒙古部落无不悚然,从此,没有一个蒙古部落,敢再打五寨堡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