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葬礼、赏银、分红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11章 葬礼、赏银、分红

第111章 葬礼、赏银、分红 公元1592年1月10日。 经过五寨堡众屯丁及军士们十几天的努力,位于岢岚山脚下的五寨堡英烈园完成,这里埋葬的,都是战死的五寨堡军士们的遗体。以后也将形成惯例,战死的将士,都将埋葬在这里。每年,五寨堡还将举行盛大祭奠仪式。 寒风刻骨,天上飘着雪花,所有的人,都是穿着厚厚的棉袍,并用围巾,将自己的头脸厚厚实实地包裹起来。 此时在英烈园内,将士们的灵柩己经入墓,而在一旁,除了来为儿子,丈夫送行的将士们家属外,堡内外及各个农场所有的军户屯丁们,数万人,都涌过来在一旁观看,站满了园内及园外。 还有那些还没离去五寨堡的八角堡及神池堡来援军士们,也是密密麻麻地挤在一旁观看。 此外,所有的五寨堡三千将士,都是整齐地排列在一旁。 “施礼。” 在司仪的喊声中。在园前面,以黄来福和马久英公公为首,所有五寨堡的军官们及战士们,还有各农场屯长们,堡内的一干商贾代表,都是整齐地向墓群弯腰施礼。大姐夫徐学世,三姐夫田大付,也是抱拳施礼。慢慢的,人群中传出了啜泣声,慢慢汇集成了一片。 “送别!” 苍凉的乐声响起,不说旁边那些披麻带孝的遗孀们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个个悲痛万分地跪地痛哭,就是那些围观的人群,也是不由得流下了眼泪。三姐黄璧柔站在顾云娘身旁,也是眼睛通红,不时用手抺着眼睛,那个神池堡的小婴孩韩妞儿,只是静静地依在她的怀中,一副乖巧的样子。 “放!” 墓旁并列站着数队手持火铳的五寨堡战士,此时他们将手中的鸟铳指向天空,听了军官的命令后,便放响了火铳。 “轰轰轰轰。”火铳的鸣响传遍了四野,引发了山谷的回音。 “再放!” 铳鸣声中,以黄来福为首,三千五寨堡将士们,慢慢唱起了五寨堡军歌:“万人一心兮,泰山可撼! 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干犯军令兮,身不自由。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 雄壮的歌声慢慢汇聚成一片,远远向天外传去。这是戚继光所作的《凯歌》,此时为大明朝各地军队的军歌,五寨堡也是如此。 一系列的葬礼仪式后,不说五寨堡的将士们得到升华,凝聚力更高,就是下面围观的许多人,都是深深的眼热和羡慕。特别是那些八角堡及神池堡的军士们,更是个个看得眼热之极,这样的待遇,就算战死了又如何? 大明朝的军士地位低下,就算战死了,没有什么抚恤不说,往往还是尸骨无存,或是随便找个乱坟岗葬了,哪有五寨堡将士这么的荣耀? 一时之间,堡内外众人,对于进入五寨堡军队,就更为的向往。就连旁边那个锦衣卫千户杨大为及几个校尉们,看了后都是羡慕不己。 英烈园以后成为五寨堡一个神圣的地方,每日香火不断。 接下来,便是将士们的奖赏问题。此次五寨堡军队斩首3150级,不说朝廷,依五寨堡军队定下的条例,每级赏银40两,光黄来福要给出的赏银,就在12万两白银之上,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目。 就算黄来福今年收入丰厚,但拿出这么一大批钱,还是有些吃力。大姐夫没说什么,三姐夫却劝黄来福,为什么给手下的赏银额数要这么大,你傻啊。当年戚爷爷定下一颗首级赏银30两,那是因为他当时有首辅张居正撑腰,赏银数目有朝廷买单。而你这些钱,都是要自己掏腰包的。 对于自家大人要出这么多钱,五寨堡很多将士们,也觉得不好意思,很多人都说,此次的赏银数额,还是算了。就连黄来福的父亲母亲,岳父岳母,老婆小妾,众多的舅姑等人,对于要从黄家搬出么大笔钱,都是肉疼。 不过黄来福最后还是坚持要出这笔钱,人无信不立,特别是在军队中,一言九鼎,说过给多少赏钱就是多少赏钱。 最后黄来福依言赏了钱,这样一来,几乎每个军士都有一级的40两赏银,堡内堡外,是欢呼一片,大姐夫和三姐夫,只能感慨小舅子财大气粗了。 战后的经验总结是五寨堡军队必要的课目,各个军官军士们的经验体会,都要汇编成册,供以后学习。 此次五寨堡的火器大显身手,还有大抬枪,在此战中效果也不错,用来打马很好。所以黄来福和将士们都觉得有增加军队中火器手的必要。眼下五寨堡火铳手的人手,约不到军士总量的三分之一,以后最少要增加到一半。而且还需要有大量火铳的库存。 因此黄来福下令,五寨堡军器坊,从此以后,主要任务就是打制铁甲和鸟铳抬枪,至于刀枪弓箭等物,可以出去买,军服则由五寨堡毛纺厂制作。不过眼下的军器坊中主要矛盾就是,科技发展与急切需求之间的矛盾。 按明时的技术,制造一根鸟铳,钻膛管,还有铳管的锻造,接合,扳机组等处理工序,最少需要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 其实鸟铳部分中,其它部位,都可以分组合作,类似17世纪水平的流水线生产。但是锻造枪管与钻膛枪管这两部份是粗活笨活,没办法用流水线取代,工序还是省不掉。 《纪效新书》记载:“鸟铳原孔甚小,用钢钻钻之,一日钻寸许,至底为止,一月钻光为上。”钻膛枪管这话,只能一个人干,而且最少要花一个月时间,再制其它活,基本上又要花个半个月。 最后还是黄来福想办法,采用分组合作,一组专门锻造枪管与钻膛,一组专门制扳机等其它部位,一组人最后组装,大家都专心地做自己的事。这样一来,将效率提升了一些,约不到一个月,可以制作出一门合格的火铳。 眼下五寨堡有军匠连军夫五百多人,其中三百人专门制鸟铳抬枪,另两百多人打制铁甲。估计,一个月可以打制火铳二百门,打制铁甲五十副。这个成绩,放在大明其它地方,估计己经很辉煌了,不过黄来福却不是很满意,他决定要扩招军匠的人手,让他们达到一千人。 以上是火铳的制造,至于火炮,就不用想了。不说大明朝廷控制严格,就是准造,黄来福也没有那个造炮的人才。比起火铳,现在大明造的虎蹲炮及佛郎机火炮,质量还是不错的,反正眼下的敌人只有披着皮袍的蒙古人,有这两样大炮,加上鸟铳,足以应付了。什么红夷大炮,放在黄来福身上,只是杀鸡焉用牛刀。至于说以后可能要打满洲人的重甲骑兵及披甲重步兵,那都是二十几年后的事了。 还有铁甲,依现在大明朝的情况,各军中除了骑兵外,步兵及火铳兵,都没有铁甲,五寨堡军队也是如此。不过黄来福还是决定,给自己的步兵及火铳兵,也披上铁甲,因为他现在的兵太贵了,价值远超过武器装备。而且他现在有铁矿,不愁没有铁料。 西方的板甲,在防护力上,不如中国的鳞甲,否则,在西方军队中,军官除了披上一套板甲外,身上还要再罩上一层锁甲。西方板甲可以微笑面对西方弓弩,是因为他们软钢弓弩射力太差,换成中国的复合硬弓及破甲箭,黄来福可以想象后果。不过比起鳞甲,板甲胜在制造相对简单,可以大批量生产,有一层铁甲披在身上,总比皮甲好。黄来福决定,以后自己的骑兵和军官们披鳞甲,普通士兵们则是披板甲。 最后是战马问题,此次缴获上好战马三千多匹。战马三千匹,如果在战时,一天吃的粮食草料,等于是两万名人类战士的消耗量。就算五寨堡粮食大丰收,紫花苜蓿等青饲料众多,这么多马养下来,还是让黄来福非常吃力。不过有马不要,不是黄来福的风格,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眼下的五寨堡军队,己经是人人有马,除了黄来福的五百家丁骑兵外,余者,都成了马上步兵,机动力大大提高。 公元1592年1月20日。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时,朝廷的赏赐终于下来了。 “朕躬承天命、入继祖宗大统、君临天下。凡致治保邦之道、远稽古典。近守祖宗成法。夙夜祗慎、罔敢违越……今有五寨卫指挥黄来福,才堪大用,大败虏贼,斩首三千余,特令嘉奖,加副将衔,麾下将士,各有封赏……” 在五寨堡几千将士面前,朝廷天使抑扬顿挫地念完圣旨,黄来福大喜叩拜:“臣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旁边众人都是一涌而上,连声向黄来福说道:“恭喜大人,恭喜大人。” 黄来福笑道:“同喜,同喜。” 黄来福升为副将的消息传出,不说五寨堡人人欢庆,自家大人又升官了,就是旁边的军堡州县各人闻听后,也都是羡慕嫉妒不己,一年之中,从守备升为副将,享受副总兵的待遇,这小子真是太好运了。不过羡慕归羡慕,前来祝贺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而同时,大姐夫徐学世及三姐夫田大付也被升为游击及参将,也是让二人兴奋不己。 一连几天,父亲黄思豪都带领家中老小,祭拜祖宗,报告家门之幸,后人的辉煌。 此次天使前来,除了嘉奖传旨外,还负有催促黄来福分钱的任务,就要过年了,万历帝内帑空虚,等着钱用呢。 最后统算的结果是,万历帝从五寨堡分得了17万两白银的红利。当临过年前五天,万历帝看到这批银子时,他和郑贵妃二人,兴奋得一个晚上没睡好。

下一篇   第112章 老营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