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火热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章 火热

第15章 火热() 黄来福笑了笑,对她及杨小驴几人道:“把粥分下去吧,让每人都暖暖身子。” 那些佃人们又是一阵骚动,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人人喜极,此起彼伏地道:“多谢黄大少,多谢黄大少……” 杨婶拿碗盛着粥,笑呵呵地道:“来,来,大家一个个来啊,每人都有。” 那些佃人们一个个轮流上来,接过碗后,都自觉地走到黄来福的面前,弯腰说了声:“多谢黄大少。”黄来福微微点头。佃人们一个个走过黄来福的身边,回到场中时,就个个迫不及待地喝起来。喝着热呼香甜的浓稠米粥,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来。 许多佃人们喝了一碗又去接第二碗,基本上每人都喝了好几碗,不过杨婶煮的粥多,足够他们喝的。 黄来福又端起热茶,慢条斯理地喝着,感觉顾云娘的眼睛落在自己身上,黄来福抬头对她微微一笑,顾云娘俏脸微红,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佃人们喝完粥后,这精神看起来和先前立时颇为不同,黄来福轻咳一声,立时整个晒谷场上鸦雀无声。 黄来福放下茶杯,说道:“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些事情和大家商量。” 他说道:“大家都知道这些年年景不好,这老天爷不开眼,每年不是旱灾就是寒灾,要不就是惶灾。而大家目前都是单门独户的耕作,这样的方式,怎么抵得过以后的灾害?” 见大家听得聚精会神,他说道:“我已经和父亲大人谈过,以后,就由我来管理这家田庄,我决定改变目前的租佃方式,今天叫大家来,就是商量这事。” 下面佃人们都有些担忧,不知道黄来福要怎么做,毕竟一直以来,黄家都是这样租佃方式,大家都习惯了。不过刚才黄来福仁善地给他们喝热粥,他们已经下意识地对黄来福有了期盼。 一个在众佃人中似是有威望的老者出来,大着胆子施礼道:“不知黄大少要小的们如何做?” 这老者身材还算高大,不过头发花白,皮肤黝黑,上面满是沟壑,身上的棉袍破旧,整个身子已经被沉重的生活和劳作压得弯了下去。 黄来福看过田庄上的帐薄,对这些佃人们多少有些了解,再根据以前的记忆,知道这老者姓刘,人称刘老丈的,一个侄儿是五寨堡的总旗。托这关系,便一直在黄家的田地下承佃。 黄来福对他点了点头,说道:“大家知道,眼下年景不好,田地年年欠收,这灾荒看来没个尽头。如此下去,我黄家收不上租子,大家也得不到温饱。其实除了天灾原因,还有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单人独户的租佃,平时各忙各的,这哪对抗得了天灾?因此,眼下这种耕种租佃方式需要改变。” 众人听了都是有些不明白,互相看着,各人心下担忧,不过眼下五寨堡只有黄家的田地最好,这些年中多少有些产出。而且他们作为佃人,也没得选择的余地,不论他们跑到哪去,等着他们的,都是同样的结果,或许还更差。 明代佃仆之风盛行,一般而言,佃农负担都很沉重,综合各种记载,当时各地平均租率当在50%左右。不过相对民户,军户承佃者的负担更重,他们不但要承佃种田,平时还要无偿地为军官们佃主们从事各种劳役。这些是没有工钱的,甚至有时连伙食都要自备。 黄来福的这些军户佃人们,理论上与黄家没有任何的人身隶属关系,可以随时离佃。不过随便离佃后当然就要得罪了黄家。 得罪千户大人黄思豪,以后他们还想在五寨堡混吗?再说眼下天灾不断,离开黄家的田地,又去哪找良田耕种呢,相对五寨堡其它田地而言,黄家的田地已经是五寨堡最好的了,虽说每年收成不多,但总归是有一些收成不是?比起那些没田地的军户们,已经算是好的了。 众人相互看了阵,还是刘老丈大着胆子道:“黄大少方才所说,不知可否详细解说一下?” 黄来福知道他们的忧虑,说道:“大家不必担心,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大家一定可以过得比现在好。” 他说道:“具体是这样的,以后本庄的田地集中起来耕种,耕牛,农具等,都集中起来使用。田庄需要做什么事,大家都一起统一调配。这样联合起来,总比单人独户的要强。以后大家的身份不再是佃人,而算是本庄的雇工了。” 他说道:“至于待遇方面,我会每月发给大家月粮和银钱,每家月粮最少五斗,实额下发,决不克扣。” 下面佃人听了,都是一阵骚动,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黄来福这样说,等于是要将他们全变为黄家的家奴啊。说起来,黄家的60家丁也是黄家的家奴,当然,这些佃人们不敢指望自己和那些家丁一个待遇。不过如果每月都有足额的五斗米的话。 按一斗米近20斤算,五斗米就是近一百斤,按这些人一家五、六口算,再加上他们家中有子弟作为旗军的月粮,这样,每月每天他们都可以喝到方才那样浓稠的米粥面汤了。 这样一来,做雇工可比眼下的做佃人强多了,做佃人,收获不定,做雇工,每月却有固定的月粮。一下子,许多人脸上放光,窃窃私语起来。 而以货币雇佣制取代承佃制,也是不远后的英国农场,及后世大工厂,大农场的普遍方式。 黄来福见佃人们的神情,知道他们心动了。他说道:“当然,入我家来,就要实心做事,有偷奸耍滑,懒惰不肯干者,轻者鞭打,重则剔除出黄家,大家都知道,这样一来,这人在五寨堡的结果。” 黄来福微微一笑,众佃人都是凛然。他们当然知道黄来福及黄家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这样一来,这人在五寨堡还有活路吗? 黄来福见效果达到,说道:“当然,对那些实心肯干的,我黄来福向来是不吝奖赏的。” 他说道:“以后,你们就叫庄丁,我会依据本庄庄丁们每月的表现,对你们的月粮发放分为三等。” 他说道:“一等庄丁为一人,待遇为每月月粮2石,银8钱,足额发放。” 下面的众人一片惊呼,这是黄家家丁的待遇了。一时人人都想,自己能不能成为那个庄丁。 黄来福说道:“二等庄丁为五人,每人月粮一石。”众人又是一阵兴奋。 黄来福说道:“余者为三等庄丁。每人月粮五斗。” 前有重奖,后有重罚,不担心众人不肯干。而下面众人也如看到美好的前景般,个个兴奋议论不已。 “还有。”黄来福继续道,让众人心头一跳。 “一等庄丁和二等庄丁,如能保持至少7个月不变者,年前五天,一等庄丁赏恩银5两,肥猪一头,鸡三只,鸭三只,盐五斤,酒20斤。二等庄丁赏银五钱,猪肉10斤,鸡1只,鸭1只,盐2斤,酒5斤。三等庄丁嘛,我也会每人发给猪肉5斤,让大家过个好年。” 众人又是一片喧沸。这一等庄丁年前赏的恩银财物,待遇已是超过黄家家丁了。二等庄丁,也是让大家心痒痒的。就是三等庄丁的待遇,也比以前做佃人时好多了。 “还有。”众人又是一阵心跳。 “本庄有田地一千一百余亩,如一年产粮达1千五百石(约28万斤,亩产200斤左右),除上述奖励外。每人年底还赏粮一石,人人都有。” “如一年产粮达2千石(约37万斤,亩产300斤左右),每人年底赏粮2石。如一年产粮达3千石(约44万斤,亩产400斤左右),每人年底赏粮3石。” “我黄来福说得出做得到,决不食言!” 下面众人更是喧沸,人人被这些奖励刺激得全身火热。 突然下面一人喊道:“大少,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等决对为大少效死。” “对,对,如果不肯干,这还是人吗?” “我等唯大少之命是从!” 眼见场下众人火热沸腾的情形,顾云娘、杨管家及江大忠,杨小驴,杨婶等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不明白黄来福哪想出来的这些方式,看情形,效果是非常好。 黄来福饱含着笑意,满意地点了点头,众人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其实上面的方式都是后世一些司空见惯的做法,黄来福作为后世一个商人,这些手法自然是熟极而流,信手拈来。 他扬声道:“只要大家跟着我,实心做事,我黄来福决对不会亏待他,吃饱穿暖的好日子就在前方等着你们。” 他说道:“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这几天,大家就和杨管家重新签定契约。开春前这些时间里,我会先安排大家做些疏浚沟壕,开挖井池的事。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我会每天供应给大家伙食,决对让大家吃饱。” 他神秘地道:“每三天我还会给大家吃一次肉,大盘的肥猪肉,决对管够。” 听得下面的众人口水直流,个个又是向往高兴不已。 众人饱含着希望,个个谢过黄来福后,议论纷纷地兴奋离开了。 看着众佃人的离去背影,现在是众庄丁了,杨管家叹服不已。对黄来福道:“少爷之能,让老奴真是佩服万分。如此一来,那些庄丁们还不都抢着做事?” 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也是赶紧上来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顾云娘围着黄来福转了几转,小声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懂得这么多。” 黄来福心中大乐,心想这小娘们终于服我了,他笑道:“云娘,你来福哥懂得的多呢,你就慢慢瞧着吧。” 听他这种调笑的口气,顾云娘俏脸晕红,轻呸了一声。

上一篇   第14章 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