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发粮饷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13章 发粮饷

第113章 发粮饷 很快,这支队伍来到了老营堡的官兵们面前,铁甲闪着寒光,马匹打着响鼻,那种压迫力,让很多老营堡的官兵们都是屏住了呼吸,很多人大气都不敢出。 看这些五寨堡军士们锐气十足,盔明甲亮,军容威武的样子,老营堡众官兵们,都是看得又羡又怕。 很多军官,是满脸嫉妒地看着五寨堡骑兵们身上的铁甲,那种配有鬼怪铁面具的精制铁甲,在老营堡,只有千总之职的军官才能拥有,没想到这些五寨堡骑兵,却是每人一副铁甲,想必这些人就是新任副总兵黄来福的家丁们吧。 许忠泰站在旁边,看了看自己身旁那些原副总兵的家丁们,心下摇了摇头,自己身旁这些儿郎,原本在老营堡算是精锐了,没想到和五寨堡军队一比,不说家丁,连普通的士兵也是远远不如。怪不得别人可以斩首数千,自己只敢缩在堡里面。 至于那些普通的老营堡士兵,则是羡慕地看着铁甲骑兵后面的五寨堡步兵,没想到步兵也是人人拥有马匹,而且这些人个个高大结实,脸上带着良好营养的红光,还带着胜利后的傲气,一副非常威武的模样。 这些人中,军官拥有铁甲及皮甲。普通士兵,则是穿着呢绒面料制成的军服,又保暖又贵气。这种毛纺品在去年时从五寨堡畅销后,只有老营堡的一些军官及副总兵家丁们摆派头买了一起,以示时新贵气,没想到五寨堡普通士兵则是人人拥有。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在各色目光中,老营堡守备刘正威,千总梁治平,千总谢庆奎,原老营堡副总兵亲将许忠泰,赶忙来到黄来福和马久英公公的马前,殷勤地道:“末将等恭迎黄将军,恭迎监军大人,两位大人一路辛苦了。” 马久英公公嗯了一声,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总算到了。” 黄来福也是点了点头,他稳稳地骑在马上,扫了一眼这些出堡迎接的老营堡官兵,只见这三千多人中,虽有各千总,把总的努力督促,但排列的阵列还是稀稀拉拉。 很多人衣甲不整,军服破烂。除了军官样子的人外中,还有很多人面黄肌瘦,除了旁边那些似乎是原副总兵的家丁样子的人,还有些剽悍的样子,余者的军士们,在黄来福眼中,大部分是不合格的。虽然这些人大部分是募兵,基本为青壮,比起很多山西镇老弱居多的卫所军,己经算不错了。 黄来福的目光从这些人脸上慢慢扫过,所有接触到黄来福目光的人,都是畏惧地低下了头。这种怯懦的神情,更是看得那些骑在马上的五寨堡士兵们暗笑不己,很多人都是在马上挺直了腰杆,心中的那种自豪感越发的深重。 扫过这些人后,黄来福的目光又投向了前面的老营堡,正对黄来福的地方,就是老营堡的南门,城墙下包条石,上包城砖,可以看到大门上的石匾,刻有两个巨大的楷书“保障”二宇,旁署有“隆庆五年”字样。 再扫往四周,见这老营堡地势位于一个群山环抱之中,中间地势平坦,北边的黄土山坡上就是长城,建有隘口和关楼,那以条石及城砖包砌的长城沿着山坡而下,连通了老营堡的东西城墙。在前面不远,有一条河,绕着城墙往西边而去,想必就是偏关境内的关河了,一直流到黄河。 见黄来福久久不说话,老营堡守备刘正威几人都是有些惶恐,刘正威试探道:“将军,您看……” 马久英公公也是疑惑地看向黄来福,黄来福一挥马鞭,指着前方道:“进城!” 立时五寨堡军队滚滚而进,从南门依吊桥进入老营堡堡内,轰轰的一片响。不说马久英公公忙策马行在黄来福身旁,就是刘正威几人也忙骑马跟上,急冲在黄来福的身边。许忠泰更是叫道:“末将来给将军领路。”那原来在城外列队的老营堡士兵们,也连忙跟进堡。 进了堡后,黄来福有种回到几年前五寨堡的感觉,堡外虽高耸,城墙厚实,但街道内却是破烂,低矮,主街道,连大青石都没有铺,全是土路,坑坑洼洼的。街上走的人,很多都是衣衫褴褛,还有许多衣不蔽体的女人和孩子。 马久英公公也是叹道:“好一个穷地方。” 老营堡内,除了三千多营兵外,还有以前作卫所时的一千多军户,这些人,眼下己成了专业的屯田兵,比营兵们过得还惨。见黄来福的铁甲大军滚滚而来,他们慌忙闪开,躲藏在一旁偷偷观看。 堡内商家不多,最大的一家,就是专门卖米的店铺,似乎商人是从五寨堡而来的。还有几家卖食盐及布匹杂货的商店,除此外便没了。萧条冷清,这是黄来福的感觉。 不过堡内的军营倒是很大,占了老营堡的一半左右,好大的一片片土屋。还有黄来福一扫之间,还发现了军营外面却有好大的一家青楼,生意不错,很多妓女,见黄来福大军前来,有些女人畏惧地闪回院内,有些女人则是大胆地向五寨堡士兵们抛着媚眼。 不过黄来福见这些人大多是胭脂俗粉,没几个女人有姿色,怕大多数是原军户们的妻女,出来做点皮肉生意混点饭吃。他们的顾客,自然大多是堡内的营兵们了。 再一闪目之间,还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赌场,也是人流很旺。穷苦,愚昧,这是黄来福的感觉。 黄来福勒马停住马,吁了口气,他一挥手,江大忠忙策马上来,低声道:“少爷,什么事?” 黄来福指着那家赌场,厉声道:“将那家赌档给我扫了!” 江大忠大声应了一声:“末将领命!” 一挥手,立时有几个铁甲骑兵跟着他,拔出雪亮的马刀,策马冲进了赌场内,立时里面一片惊叫,随后哭喊惨叫声不断传来,不时有全身流血的赌徒及赌场打手被扔出来。不说旁边街上那些行人远远地闪到一边,又兴奋地偷偷观看,就是旁边那家青楼,也连忙关门。就是后面气喘吁吁跟上来的老营堡官兵们,也是个个震惊不己,这些人,都是赌场的主客,眼下没得玩了。 黄来福神情平静,马久英公公有种看热闹的兴奋之意,他旁边的许忠泰等几个老营堡军官,又是胆战心惊,又是脸色难看。这家赌场之所以能在老营堡生存,自然是和这些军官们的庇护所分不开去,每年下来,他们都有一些银两可以分润,眼下全完了。但是这些人,虽然不明白黄来福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当然不敢在黄来福面上表现出什么。 对于黄来福来说,他可以许可一个军堡内存在青楼,但决不许可里面存在赌场。五寨堡以前就是这样,随着堡内的发展,五寨堡内也相继有一些人开了几家青楼和赌场,但随后赌场被黄来福下令全扫了,只有青楼留下,不过里面的妓女,每个月都要到五寨堡的医士那去免费检查,防止脏病的流传。 以后老营堡也是如此,青楼可以留存,不过妓女们每月都要检查,黄来福可以从五寨堡调几个医士过来。毕竟这里大多是营兵,这些募兵们,大多没有妻小,又是青壮,如果不能解决生理上的需求,也是问题多多,不过赌场,是决对不能流存。 好半响,江大忠回来向黄来福领命,事情解决了,那些赌场老板及打手们,被痛打一顿后,己经立时卷铺盖离开老营堡了。 黄来福点了点头,许忠泰小心翼翼地凑上来,满脸陪笑道:“将军高风亮节,以雷霆之势,一扫堡内污垢,末将等佩服!” 满脸红光的老营堡千总梁治平也是连忙陪笑附合。只有满脸络腮胡的千总谢庆奎痛惜不己。他生性好赌,每日不去赌场玩两手就不舒服,眼下没得玩了。 许忠泰又道:“将军一路前来辛苦了,还是让将士们进军营休息,末将等己经略备薄酒,以为将军与监军大人接风洗尘。” 黄来福道:“喝酒不急,先让将士们进营吧。” 他又对许忠泰转头笑道:“许守备,老营堡的将士们,有多久没有发粮饷了?” 听黄来福这样说,马久英公公忙转头过来倾听。 许忠泰闻言大喜,道:“好让将军得知,连一千余军户在内,我老营堡的四千余将士,己经有半年多没有发粮饷了,去年时也没有发冬衣,将士们都是饥寒交迫,满腹怨言。” 马公公若有所思,黄来福微笑道:“放心吧,我奉朝廷之令镇守老营堡,以后保管你们吃饱穿暖,衣食无忧。” 许忠泰欢喜地道:“谢过将军。” 黄来福道:“是谢皇上。” 许忠泰看了马公公一眼,尴尬地道:“是,是,是谢皇上,谢皇上。”

上一篇   第112章 老营堡

下一篇   第114章 改造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