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改造问题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14章 改造问题

第114章 改造问题 “新任副总兵黄大人发饷了。” 如一阵狂风般刮过,这消息顿时在老营堡内激起了千层浪。不论是老营堡的营兵们,还是军户们,都是兴高采烈地往军营内赶。 而闻知消息的老营堡军户家属们,不论是老人,还是妇女,还是小孩,都挤到营房外观看,各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兴奋地讨论着等会自家男人可以领到多少粮饷,领到饷后要做什么。 在军营内校场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军人。五寨堡军队己经全部下了马,整齐地坐在一旁,沉默而严肃。另一旁则是老营堡的营兵及军户们,比起五寨堡的军士们,这些人可说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只是拥挤在一旁高兴地喧哗着,就连军官们,也顾不上管,只是高兴地相互讨论着。 按册上算,老营堡营兵一共有三千四百五十六人。军户则是有一千二百七十一人。当然,这里面也有许多是吃空饷的人。不过如果按册上算,普通士兵每人每月一两银子,军官每人一两五钱到八两银子算,一个月就需要军饷近五千两。老营堡将士们己经有半年没领到军饷了,此外还有冬衣,也要发下去。还有马匹的马料钱,也是一笔大数目。 好在黄来福早有准备,此次前来,运来了无数的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有近十万两之多。足以应付军饷问题及随后而来老营堡的开发了。 按黄来福在五寨堡的老方法,士兵们领取粮饷时,都是一个个唱名给与,并不经手军官们,这样可以避免军官们的吃空饷,喝兵血。 在军营的较场上首,黄来福和马久英公公在上面坐着,江大忠率着一些家丁们在旁护卫。老营堡守备刘正威,千总梁治平,千总谢庆奎,亲将许忠泰在一旁陪着笑脸相陪。 “军士王财富,军饷共六两,冬衣一套,在这里划押。” “军士许镇忠,军饷共六两,冬衣一套,在这里划押……” “百总朱堂生,军饷共15两,冬衣一套,在这里划押……” “军士……” 分发军饷的,由黄来福一些家丁在分发,那些被叫到名字的老营堡士兵们,一个个搽着手,兴高采烈地上来,在名册上画了个鸭蛋,领到自己的军饷和冬衣后,一个个激动地向上面的黄来福叩头道谢,黄来福只是微笑点头。 而且这些军士们,在领到军饷后,发现到手的白银都是十足十,当场用银秤过秤,丝毫没有克扣,也没有拿一些粗黑的劣银来充斥。 还有那个冬衣,竟是五寨堡新近生产出来的呢绒军大衣,大明对襟式,带有羊毛软围脖。那一套衣服,还包括千底布鞋,军官则是配皮质军鞋,还有厚厚的袜子,还有一套内衣。特别是那呢绒军大衣,摸到手上时,感觉非常的温暖舒服,这让老营堡军士们惊喜不己。 到了场下时,他们很多人己经是迫不及待地将军衣穿在身上,看着对方的样子,各人相互傻笑着。穿上这种呢料军大衣,每个人都显出几分的英姿出来,想必那些大姑娘和小媳妇,看到这么精神的军人,都会产生几分遐想出来。 在台上的刘正威等人,见黄来福这样大气的样子,则是不住吸着气,心想这位黄大人真是财大气粗啊。同时内心暗道可惜不己,这么多银子,这么多军衣,自己却不能经手,这该少了多少肥水啊。 在往常的老营堡,军饷拨到后,都是由副总兵分发,他首先克扣一部分,用来装备经养自己的家丁们。然后各军官领到手后,又要克扣一部分,最后粮饷到了普通士兵们手中,己是余不了几钱了。 好容易那个贪钱无比的副总兵走了,刘正威等人心想好处可以轮到自己来管了,没想到黄来福却是来这一招,彻底断了这些人的贪钱想念。不过这些军官们心中是这样想,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嘴上更不敢说什么。那个原先副总兵的亲将许忠泰,则是看看暗暗诧异不己,看这黄来福大人的样子,竟不克扣军饷,不知道他那些家丁们是怎么养出来的?难道都是按别人说的,全靠屯田? 军饷发到最后,黄来福发现营兵中吃空饷的名额竟有近五百人,军户中,更是逃亡了一半的人,留下的军户,大多是老弱居多。刘正威等人很尴尬及惶恐,黄来福却不动声色,并有没说什么,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逃了就逃了,也省了他一笔银子。 他只是宣布,今日的老营堡官兵军户们,全体放假一日,具体的事情,到明天再说,立时众兵们欢呼雀跃地去了,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闹哄哄地挤到军营门口,随后,各人各往各的目的去了。 当天,黄来福主要的事是安排五寨堡军队入驻老营堡军营,黄来福毫不客气地将最好的营段给自己的军队。比起五寨堡的军营,老营堡的军营可说是破破烂烂,众多的生活设施都没有,可以想象,在将来的好一段时间内,五寨堡军队面临的都是自己居住环境的修葺改善问题。 黄来福住的是副总兵府兼老营堡官署,环境倒是不错,一个典型的四合院,有水有树,还有一个小花园,看得出来,原来的主人花费了好大的精力来装修点缀这片宅院。眼下他走了,身为新主人的黄来福毫不客气地占为己有。 第二天,在刘正威等老营堡原军官们的陪同下,黄来福领着江大忠等一干家丁们,视察了老营堡内外。马久英公公则是累了,只是在副总兵府内睡觉,老营堡内太苦,他打算过几天就回五寨堡,还是那里舒服。 初春的老营堡,虽是堡外的桃树开花,但还是寒气袭人,冰凌随处可见。 “大人,这是储粮仓,那是草料场,那是盐店。这边是大庙戏台,堡内共有六处,那边是水井,堡内共有四眼,不过有三眼都干涸了,堡内只余一眼,大多数的将士们吃水都要到堡外的关河上去挑。那是牌楼。那条街叫弓家巷,那条街叫箭家巷,居住的都是堡内的军户们,平时专门做些弓和箭……” 在堡内的各街道上,刘正威一一为黄来福指点,一边小心谨慎地回答着黄来福的话。这个瘦高个的守备,为人信奉的就是做人做事谨慎的原则,眼下黄来福成了自己的上司,刘正威说话举止间,就更是小心。 黄来福点了点头,如果说晋西北的军堡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庙多和牌楼多,军户们的精神生活缺乏,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戏。还有这个水源,晋西北普遍缺水,特别是老营堡内,几千人,竟只余一口井,看来堡内要多打几口地下井了。 还有这个街道……看着眼前坑坑洼洼,尘土飞扬的土路“大街”,还有旁边低矮破烂的房屋,黄来福不由皱了皱眉头,习惯了干净整洁,屋舍翻新的五寨堡,眼下走到这个如偏远乡镇级别的军堡内,黄来福有些不习惯,看来老营堡内的市容改造,迫在眉睫啊。 黄来福等人在街上行走交谈时,旁边不时围拢过来一些妇女和小孩远远的好奇观看。黄来福等人看来时,她们又畏惧地,一窝蜂地轰的一声离得更远,然后又慢慢靠近上来。 很多人在接触到黄来福等人的目光时,都是露出羞赧的笑容,特别是那些衣着破烂的小孩们,吸着大拇指,只是看。不过黄来福看得出来,这些堡内的军户家属们,比起昨天来,今天的神情就好了很多,显是在家人领到粮饷后,她们多了很多希望,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些。 来到城墙上,相比堡内,老营堡的堡墙倒是建得非常结实,都是用砖石包砌,周五里十八步的城墙上,不规则地凸出近二十个马面,每个都有十米见方。兵临城下时,马面上可以成倍屯兵,夹击敌人。 老营堡有三个城门,东、南、西3个门,没有北门,因为北方就是蒙古部落,当然不能开设向北的通道。每个堡门内,都有瓮城,每门还有门额石匾两块。 东门瓮城内门额石匾刻“威伏晋北”四字,瓮城外门额石匾阴刻楷书“老营城”,署有“万历六年”字样。西门瓮城内门额石匾阴刻楷书“晋北锁钥”四字。外门额石匾阴刻楷书“威望关河”四字,两匾皆署“万历八年”。南门瓮城内门额石匾,阴刻楷书“南控雁宁”四字,署“万历八年”字样。 顺着城墙,黄来福来到了北墙的山坡上,坡顶高了老营堡近二百米,因此这里视野开阔,立于山顶之上,可以俯瞰全城,并眺望很远的地方。 看黄来福打量身旁那条石包砌的隘口和关楼,刘正威解释道:“本城四周山坡平漫,特别是这北坡之地,更是险要之所,如虏众弯弓而上,守埤势难站立,倘一处溃防,全城失守,异日之隐忧实在于此。故五年时,建了砖楼于此坡,以敌登高之虏,如此,便可护守无忧” 黄来福点了点头,他极目四望,只见堡的四周山地蜿蜒,多为黄土丘陵,关河从东边来,饶过堡城后,如玉带般往西边而去。黄来福看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依资料,这条河经偏关城下,最后注入了黄河,他心想:“这条河的河岸两边,应该可以屯田吧?” 出了堡后,黄来福又饶堡看了一周,最后他道:“走,我们到关河边去看看。” 黄来福最关心的,还是将来老营堡的屯田问题,他可不能让老营堡的几千士兵军户们光吃饭不干活,那他不是亏死了吗?

上一篇   第113章 发粮饷

下一篇   第115章 树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