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垦殖农场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17章 垦殖农场

第117章 垦殖农场 公元1592年3月23日。 这天,老营堡仍是春寒料峭,漠北的风吹来刻骨的冷,不过此时堡内却是商贾云集,大多是那些操晋西北口音的五寨堡商人,特别是那些有身份地位的商贾们,眼下都聚于堡内的副总兵府内。 “各位,事情就是如此,大家看看如何?” 说完一大堆话后,黄来福端起身边的茶盏,轻轻地吸了一口。 刚才,黄来福说的是到塞外经营土地农场的问题,最主要的第一步就是经营堡外不远的清水河及准格尔旗,最后依后世的地理,一个县一个县地兼并推进。 在黄来福的打算中,他决定以后在口外大搞垦殖农场,种植粮食兼事畜牧,他出武力保护,而那些商贾们力主屯田经营,最后的收益大家按几成几分帐。这样,既可以避开被弹劾挑起边畔的危险,又可以得到实在的屯田收入,可说是一举两得。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最好的方法,还是黄来福能有机会借口,光明正大地吞并这些地方,由自己经营农场,特别是包头河套地区。 听了黄来福的话后,各个商贾们都是心动,这几年来,和黄来福的合作中,这些商贾们,个个都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商贾们的欲望是永远不会满足的,眼下大明的粮食需求极为旺盛,以五寨堡几堡的屯田收入,远远不能满足各方需求,这就需要更大的粮源。 其实到塞外的屯田经营,商贾们不是没想过,只是那里是蒙古人地盘,危险性太高,抑止住了他们的行动,而在眼下的大明,又找不到合适的土地经营。 其实在座的商贾们,他们的家族中,或多或少,都有过屯田的经验。在大明朝英宗时,由于军屯废弛,大明使行开中法,以粮换盐引,使九边一带的商屯曾有很大的发展,特别是大同镇、宣府镇和山西镇这几镇,当年商人们曾争出财力,募民垦田,使粮米大丰。在成化年时,当时九边一带,一两白银可买4.5石米,对于现在的一两银子还买不到一石粮,更不要说崇祯年后五两银子都买不到一石粮,真是天壤之别。 商屯自弘治中期户部尚书叶淇变法后衰败,商人撤离,边地为墟,米石值银五两,一直到万历时,才恢复到现在的每石粮一两多银。 不过就算如此,对很多粮商来说,九边还是一个极大的粮米市场,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大明北方,几千万人口的庞大市场。在眼下的大明,做粮商,决对是暴利之事,不过这也需要有粮源就是。 黄来福这个提议,极有可行性。想到口外那大批的耕地和草原,将来大把的粮食与牛羊,众商贾们都是眼红起来,以渠源锐为首,大家都是七嘴八舌,连声讨论。 临汾的亢家,更是大明北方的大粮商,亢家在其它地方呼风唤雨,不过在五寨堡,却是被渠家压得死死的,眼见这两年,渠家的势力,如吹气球一般膨胀起来,隐隐己有与亢家分庭抗礼之势,就是因为当年和黄来福合作的结果,让他们嫉妒不己。 这两年,亢家也在五寨堡设了一个粮米分店,由亢家的三子亢友渔亲自坐镇,此时,那肥胖的亢友渔更是连声道:“黄大人但有吩咐,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黄来福微笑点头。不过也有人心怀疑虑,那介休的侯家掌柜道:“塞外经营,虽是土地不少,不过那里都是蒙古人的地势,如我们进入经营后,那些蒙古人骚扰,以老营堡将士的战力,当然不惧,只是大明的军队进到塞外,会不会有朝中人弹劾大人挑起边畔?” 黄来福笑道:“如果有蒙古人的骚扰,我手下的儿郎们,肯定是会救援的,至于到时去救援,肯定不会穿着我大明将士的衣甲,可以以农场护卫队,商队护卫队等名义嘛,就是到时顶个马贼的名义,也不是不可以,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众商贾们都是笑了起来,都说大人说话好有趣。 黄来福道:“总之,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想要发财,一点险都不冒是不可能的。” 众人都笑道:“大人说得的。” 这些商贾们和黄来福打交道久了,都明白了黄来福的性格,总之,黄来福这个人,和别的粗鄙军汉不一样,虽官越做越大,但为人处事,说他是个精明的商人不为过。 “好了,我们现在谈谈口外这两地的农场经营。” 黄来福切入正题,他命两个家丁取来一张粗陋又巨大的地图,挂在厅的正中,那是后世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的地图,还有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的地图。那是依他电脑中后世两地的卫星地图画的,加上咨询大明边地去过这两地的一些人,加以修正。地图粗了一些,不过也够用了。 清水河在老营堡正前方,依黄来福后世电脑资料,清水河县总面积2859平方公里,耕地面积有63万亩。境内有清水河、浑河、古力半几河等几条较大的河流。因地理原因,所有的山沟几乎沟沟有水。 此外清水河境内还有众多的矿产资源,特别是煤、铁矿等,特别是煤的储量为18亿吨。此外还有大量的石灰岩,锗量达20多亿吨,适宜于露天开采,完全具备建设大型水泥厂的条件。还有耐火粘土储量达6亿吨,质量优良。当然,这些矿产,目前对黄来福来说暂时用不上,有用的,只是那些耕地。 由于清水河位于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交接地带,黄土覆盖较厚,又冬长夏短,寒冷干燥,所以这里,以后将以种植耐寒耐旱的莜麦为主。此外这里还有天然草场128万亩,可以大搞畜牧农场。 至于准格尔旗,后世全旗共有土地面积7539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78万亩,宜林宜草面积800万亩,其境内水源充沛,黄河年过水量248亿立方米,是五寨堡的多少倍。特别一说的是,其境内矿产资源非常的丰富,有煤炭储量544亿吨,石灰石储量50亿吨,铝矾土总储量1亿吨。 这些土地对黄来福来说,都非常宝贵,如果让他来经营,仅仅这两地,完全可以养活众多的人口,而此时,在境内的一些蒙古部落,拥有这么多的良田土地,却连区区几万人都养不活,还要经常入大明境内抢劫,更抢到黄来福头上来了,最后抢劫不成反被砍,想想就让黄来福无语。 他咳嗽了一声,指着两地的地图道:“各位,这里是清水河,再往前是兔毛川河,以往这里有大明的镇虏卫,玉林卫等,不过成化年后,此地为虏贼所据。眼下兔毛川河一带,为虏王三娘子下酋首歹言恰,乞庆恰,收谷儿台实等各驻牧。兔毛川河离老营堡略远,暂时不理。而清水河一带,现无蒙古部落,离老营堡又只有百里之远,完全可以屯垦农场。” “据我所查,清水河方圆,有可耕之地达60余万亩,还有上好草场一百余万亩,可以畜养众多的牛羊等物。” 各个商贾们都是听得聚精会神,黄来福大声续道:“在偏关的西上面,是黄浦川河一带(准格尔旗明时的旧称),此地更是有可耕之地达170余万亩,上好草场数百万亩。原是虏人土昧部驻牧之地,不过经去年那场战后,想必他们不敢再来惹我们五寨堡去的人。” 众商贾们都是听得眉飞色舞,相互交头接耳着,这么多的土地,如果开发起来,那他们就发了,至于当地多为荒地,这些年又干渴少雨,不过这没关系,只要学五寨堡各农场,在河边之地大规模兴修水利,筑坝开渠,完全可以解决。以往他们最担心的是安全问题,现在有黄来福在,这个问题也不存在了。 渠源锐首先响应,愿出资白银几万两,招募人手,前往二地屯恳,接着是亢友渔等人应和,然后是众商贾纷纷响应,厅内一片沸腾。 黄来福也答应他们,可以为他们武装屯丁,除了弓箭,火铳等大型武器暂时有点难办外,象一些刀枪等物,完全可以为他们提供,平价销售给他们。并且他们如果在当地修堡屯恳后,如果遇到什么骚忧,他老营堡的将士,肯定随叫随到。 至于种地的人手问题,黄来福完全会配合他们宣传,将大明的流民们招到塞北去种地,就如后世的走西口一样,形成一股风潮,反正现在大明的流民多得是,据黄来福估计,到万历年时,整个大明的流民,算上南北,有近千万之多,搞个二百万到塞外,便足够用了。 为了将来更好地吸引大明的百姓走塞外,更好地开发河套之地,黄来福盘算着将来在河套一带搞个大明版的《宅地法》,只要是大明成年男子,年满20岁,就可以领取200亩土地,女子领取100亩土地,费用只需每亩地交纳一钱银子,就可以终生拥有,并且前三年还可以免税。对土地的渴望根深蒂固,现时又无地少地的中原百姓来说,这个措施,肯定是非常吸引人。 这个商议大会非常成功,会后,黄来福和商贾们一起派出人马前往这二地侦测,以确定一些适合屯恳修堡的地方,为春后二地的开垦,及来年的大干作准备。 公元1592年3月31日,大明农历2月18日,黄来福回到五寨堡,这天是黄来福的生日,到了这天,黄来福就年满二十岁了。虽说他的儿子己经好几个月大了,不过依明时的礼制,男子满20,女子满16方为成年。所以这天黄来福举行了成人冠礼,他也为自己取了个表字:忠明。 就在这一天,在遥远的宁夏镇,在大明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一场狂风似的叛乱,正揭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