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宁夏之乱(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18章 宁夏之乱(1)

第118章 宁夏之乱(1) 从贺兰山西边沙漠,及东边河套鄂尔多斯沙漠刮来的风沙,夹着初春的雪粒冰寒,从两个方向模扫过了狭长的宁夏镇,吹得这块大明西北诸镇中最北边的边镇,笼罩在一片蒙蒙的风雪沙尘中。 宁夏镇,三面环绕长城,是大明西北边陲之重镇,成化年后,大明放弃了河套平原,退守宁夏之后,失去了防御的缓冲地带。宁夏镇,特别是黄河以东地势较为开阔的盐池,灵武一带首当其冲,成为蒙古部落南下的突破口。 套寇,己成为明朝中后期的主要边患。“成化以前,虏患多在河西,自虏居套以来,而河东三百里间更为敌冲,是故窥视平固则犯花马池。掠环庆则由花马池东。入灵州等处则清水营一带是其经矣。” 嘉靖二十七年,陕西三边总督曾铣,上书朝廷提出收复河套。但由于此时明廷力量衰弱,已是无力攻取。不过由于多年战事,宁夏镇在西北诸镇中,战力还算强悍。 宁夏镇全镇原有马步官军七万余名,马匹二万二千余匹,一年需要粮饷六万余两,不过由于军兵历年逃故,现仅有官军三万七千余人,马匹一万三千余匹。加上去年开始,宁夏镇全镇己有八个月没有发粮饷冬衣,将士们都是怨声载道,逃亡的军兵更是络绎不绝。 宁夏镇城,就是后世的银川市,贺兰山环其西北,黄河在东南,险固可守。雪初融,意味着春天的来临,往常在这个时候,正是镇城开始热闹繁华的时候,镇城的各街上,各方的商贾,牵着自己的驮马,操着各地口音,在镇城各处交易。 不过这场沙尘暴来得太猛,来得太突然,将镇城内各人都是吹了个灰头土脸,不说居民商贾们都是纷纷闪避,抱头鼠窜。就是城墙上守卫的将士们,也都是抱着头,飞快地冲进了城墙上的楼房内。不过能躲避的只是少部分,大部分的将士们,都是抱着头,缩着身子,躲在墙后面,尽力保护自己。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这场冰寒的沙尘暴才过去。 “娘的,这种日子不能过了。” 一个小兵从城墙后伸出身子,他抱着兵器,缩着头,搓着手,不停地跺着脚。 农历二月的宁夏,仍是天气寒冷,料峭的寒风不时呜咽着,卷过街上的枯叶与清雪,模扫在小兵衣衫单薄的身上,让他全身抖个不停。 “谁说不是?” 另一个小兵耐不住寒冷,缩在城楼处一个略为避风的地方,缩头缩脑地道:“几个月没有粮饷,也没有发下冬衣,还让不让人活了?” 另一人大声骂道:“都怪那个党馨老贼,听说朝廷己经下发了粮饷冬衣,都被党馨老贼贪墨了。” “不错,都是怪党馨老贼。” “没法活了,再这样下去,家里的老婆孩子都要冻饿而死了!” 旁边的军兵们都是纷纷恨恨道,无一例外,这些人个个都是穿着单衣夹袍,一边骂,一边身子冻得直发抖。 各人说的是的宁夏巡抚党馨,自他上任后,就大捞特捞,他一边大吃空饷,一面克扣茶马市朝廷官银,还把他的内弟张维忠弄到了宁夏担任总兵一职。二人相互配合,不多时已是腰包鼓涨。 党馨为人刻薄,平时欺压将士,克扣茶马市官银不说,还经常克扣拖延军士们的粮饷,此次宁夏镇军兵们的粮饷,更是足足八个月没有发下来,将士们也没有过冬的冬衣,在这个滴水成冰的日子里,那种苦楚可想而知。 几个月来,宁夏镇数万将士的怨声己到了沸腾的地步,但党馨不理,还是一惯的花天酒地,这不免给了某些人以可趁之机。 “爹,听听外面将士们的声音,他们个个己是怨声沸腾,无人不痛骂党馨老贼,看来,我们的时机到了。” 离巡抚衙门不远的哱府内室内,却是温暖如春,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椅上垫着五寨堡出产的,厚实温暖的羊绒靠垫坐垫,加上屋内熊熊燃烧的炭火,烈酒的醇香,不由让人有些懒洋洋的。 哱承恩己是喝得有几分酒意,此时他一拍桌案,兴奋地对上首的老爹哱拜囔道。这哱承恩是哱拜最宠爱的儿子,身子粗壮,模样长得十分非常的凶狠丑陋,不过哱拜是蒙古人出身,见了儿子这种狰狞可畏的样子,不但不以为怪,反而钟爱非常。 “哼。”披着一身厚毯的哱拜将杯中的烈酒一口倒入口中,冷冷道:“确是时机到了,党馨那厮肆意克扣军饷,欺压将士,让整个宁夏镇怨声载道,可叹这蠢货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旁边的哱拜外甥,宁夏卫指挥土文秀道:“党馨和张维忠都是蠢驴之辈,他们何德何能,能掌控这宁镇之地?不如借这个机会,将党馨与张维忠等一干党羽赶出宁夏镇,由大舅执掌宁夏,割据称雄,才是道理。” 哱拜不由听得大悦,土文秀这话,可说是说到他心里去。他一向是不甘寂寞之人,自以副总兵身份休仕在家后,便经常长叹: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志不已。而哱拜一家和巡抚党馨的矛盾也是由来已久。 哱拜原是蒙古人,嘉靖年间驻牧贺兰山后,屡盗边民头畜得利而投靠蒙古顺义部首领黄台吉,这黄台吉是俺答汗的儿子,开始他还重用哱拜,不过后来觉得哱拜这个人性格狡悍,便猜忌他。 哱拜一怒之下,便带着部下土谷赤等三百人来宁夏镇投靠,被当时的宁夏镇巡抚王崇古收编,并得到大明朝廷的赏赐,任他为宁夏游击,出于“以夷攻夷”的想法,朝廷许可哱拜组建一支二千余人的家丁,并为他们提供粮饷。 此后哱拜便统领二千家丁,因他英勇善战,熟悉蒙古部落的情况,日可纵深三四百里,令宁夏镇周边三百里蒙古人惧怕而不敢来犯,屡立战功升为副总兵。不过此后边塞安定,哱拜便勇无所施,只好无聊度日。 万历十七年,哱拜以副总兵致仕,子哱承恩袭职。哱拜虽致仕回家,不过他是个野心勃勃之人,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便私自组织了三千人的苍头军,这苍头军都是他的家丁,多为各地来投奔的亡命之徒,大部分是蒙古人。 万历十九年,巡抚党馨履任,考虑哱拜势力过大难制,便事事抑之,二人矛盾加深。十九年秋,蒙古部落火落赤,真相两部,攻陷临洮,河州,渭源等处,杀死军民四万有余,将粮食财物掠夺一空。 经略郑洛调宁夏兵援助,军令传到宁夏,巡抚党馨命指挥土文秀带兵一千,前往洮州救援。哱拜闻听洮州救急,土文秀被调西援,叹道:“文秀虽经战阵,难道能独挡一面吗?” 便前往经略府拜见郑洛,对他说道:“土文秀从未经过战阵,哪可率军前往?老夫虽致仕归家,但忠心报国之心未衰,愿以自家三千人马,与儿子承恩,义子哱云一道出征。” 郑洛闻言大喜,便同意了哱拜的要求。不料巡抚党馨一见哱拜来了三千多人,心中很是不快,听说哱拜问他要马,更是张口责骂哱拜乱折腾,说他每营抽调多少兵马,他早有打算,如今超出预算,让他的行粮,行银从何而出? 最后更是只拨给哱拜父子一些老弱病残的马匹,不但不能骑,还要分出几百人照料。哱拜父子满腔怒火,领着士兵们来到金城,拦截住入寇蒙古人的军马,几番厮杀,将他们轻易地驱逐出境,得胜归来。 回师的途中,哱拜父子看到甘肃,陕西等各镇的兵马多为老弱,不堪一击,加上哱拜手下将士轻易地将入寇的蒙古人赶走,心中不由滋生出藐视中外的念头。 得胜归来后,哱拜等人多日不见朝廷嘉奖,心中正疑惑,党馨却又派兵士将哱承恩传到巡抚衙门,斥责他强抢民女为小妾,以违律诱婚的罪名,打了他二十军棍。还责骂哱拜父子,说哱拜与他手下士兵吃了太多的粮食,以至于他现在没有粮食发给宁夏镇的将士,让哱拜气歪了鼻子。还有,出征的土文秀,哱云两人,依例也应该因功升授,都因党馨从中阻挠而未得如愿。 这让哱拜对党馨的怨恨越发的增强,慢慢的,他内心己是有了反叛之心,他密派手下,用重金贿赂河套蒙古部落,企图内外勾结。 一直到了今天,宁夏镇的军士们己经有八个月没有发出粮饷,又没有冬衣,士兵们的怨恨交积,己经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哱拜也觉得时机到了。这段时间宁夏镇数万将士的怒火,未尝没有哱拜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的原故。 时机到了,该如何利用这个机会,是个问题,哱拜几人正在密谋,忽听外面有家人禀报,却是军锋刘东旸与许朝二人来到。 哱拜心中一动,这刘东旸是自己的结义兄弟,平素又受士兵的拥戴,对党馨早有不满之心,或许可以……想到这里,他忙大笑着迎了出来,和那些普遍矮壮的蒙古人不同,哱拜长得非常高大粗壮,只是边塞的苦寒,让他脸上满是横七竖八的皱纹,头发也白花了,不过身体还是非常强健,穿着一身厚实的皮袍,举止作派,都似一个塞外的蒙古人。 见哱拜如此,他儿子哱承恩及外甥土文秀都是互视一眼,一起迎了出来。 “天寒地冻的,我的好兄弟快进来喝一杯。” 哱拜亲热地执起刘东旸的手,将他拉进屋内,几人坐定,刘东旸还会沉稳些,许朝己是连喝几杯,突然啪的一声,许朝愤愤地将酒碗往桌上一放,骂道:“奶奶的活不了了,刚从军营回来,大冷的天气,将士们还穿着单衣,又没有吃食。而党馨老贼倒是缩在衙门内,烤着炭火,搂着美妙女子,喝酒享受,这口气真是咽不下!” 刘东旸也是一杯一杯地往口中倒酒,眼睛越来越红,哱拜斜眼相睨,最后他脸上露出笑容,道:“你们就是太软弱了,平日对那党巡抚百依百顺,怪不得他可以肆意侮慢你们,毫无顾忌地克扣军饷,这不,就是八个月没发粮饷,我们宁夏军镇的将士们不也是风平浪静,如此,那党馨何必理会?” “彭。”的一声巨响,刘东旸将酒碗拍在桌上,他红着眼睛道:“党馨老贼欺人太甚,不把手下将士当人看,我恨不得杀了他。” 哱拜心中暗喜,他道:“杀了他?这党馨是巡抚,如果杀了他,有如造反,依大明律,是要灭满门的。” 刘东旸红着眼怒道:“反就反,反正活不下去了,横竖一死尔!” 许朝借着酒意,也是囔道:“不错,反正也活不了了,刘大哥,你要怎么做,兄弟都跟从你就是。” 哱拜哈哈大笑,与哱承恩及土文秀互视一眼,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喜意,哱拜缓缓道:“此事非同小可,要从长计议,我听说营内将士,都对党巡抚多有怨言,你们要多为联络,看看他们的意思,否则势单力薄,难以成事。” 刘东旸道:“哱老将军不必担忧,我营中有不少兄弟,都对党馨老贼不满,只要说明整治党馨老贼,定然纷纷响应。” 许朝也是道:“整个镇城的将士,都对党馨老贼不满之极,只要我们登高一呼,保证一呼百应。” “好!”哱拜更是心喜。 当晚,几人一边喝酒,一边密谋,哱承恩及土文秀二人,也不时在旁出谋划策。直到天快亮时,刘东旸、许朝二人,才带着满身的酒意回到军营。

上一篇   第117章 垦殖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