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宁夏之乱(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18章 宁夏之乱(2)

第118章 宁夏之乱(2) 回军营后,刘东旸、许朝二人联络了八十余人的军将策划起事,这些军将早就对党馨不满了,有刘东旸带头,便纷纷响应。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万历二十年二月一十八日清晨,这天仍是清冷天气,宁夏镇城四处沉寂。 天刚刚亮,巡夜的更夫强忍着寒意,缩头缩脑地走在街上,忽然对面街上传来轰轰的脚步声,似乎有几千人一起奔跑在大街上一样。他大吃一惊,举目看去,却见对面黑压压的无数边军将士,个个披挂整齐,手执闪闪的钢刀,在几个身披铁甲的军官带领下,恶狠狠的向这边而来。 那更夫吓得魂飞魄散,把手中的更器一扔,一声大叫,抱头逃个无影。 这群乱军,杀气腾腾,在刘东旸等人的带领下,一直杀到了总兵的府邸。总兵府的那些家丁,平时作威作福还可以,见了这群凶神恶煞的乱兵们,哪里抵挡得住?很快总兵府邸的大门就被撞开,一声呐喊,乱军们蜂拥而进,冲入总兵府,他们见人就砍,见门就踹,见女就奸,一直冲到后院。 巡抚党馨的内弟,宁夏总兵张维忠听闻乱军冲进来,吓得浑身发抖,他衣服还没穿好,就听一声巨响,屋门被踹开,接着一群乱兵涌了进来,几把雪亮的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对面还有一群凶神恶煞的大兵,个个手上拿着兵器,仇恨愤怒的目光看着他,似乎要将他吃了一样。 张维忠的性情一向懦弱,在军中缺乏威望,平时都是仗着党馨的势头,见到这种情形,早己是吓得魂不附体,被几个乱军象拖死狗一样的拖到院中。 在院中,张维忠看到众人簇拥的刘东旸,他勉强提起精神,颤声道:“刘军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你是要造反吗?” 刘东旸一脚将张维忠踹到地上,张维忠杀猪般嚎叫起来,刘东旸狞笑道:“张总兵,你说对了,我们就是要造反,平日你和党馨老贼作威作福,吃空饷,喝兵血,没想到有这一天吧?” 张维忠更是吓得魂飞魄散,他还不死心,吃力地哀求道:“刘军锋,你要三思啊,杀官造反,这可是灭门的大罪。” 刘东旸喝道:“少废话,给我绑起来。” 很快,几个乱军就拥了上来,将张维忠绑得结结实实。 这时,哱拜带着一些手下的苍头军进来,他对刘东旸说:“刘兄弟,你赶快带人去巡抚衙门抓党馨,以防生乱,这里就交给我了。” 刘东旸立时又带领乱军,冲向了巡抚衙门。宁夏巡抚党馨闻听兵变,吓得连官印都顾不上拿,慌慌张张地往外逃。一冲到大门时,见大门己是被乱军撞得摇摇欲坠,他又忙冲入后院,却一直找不到逃跑的门路,忽见墙角处有一个水洞,他顾不得脏冷,也顾不得自己的巡抚身份,便钻入了洞中。 未想到水洞太小,他人钻不出去,又不敢从洞内出来,只好胆战心惊地躲藏在洞内。刘东旸带着乱军撞开大门,冲进衙门内,官印还在,却不见党馨其人。刘东旸将符印收了,指挥乱军里里外外在衙门内搜寻半天,一阵乱翻乱抢后,终于将缩在水洞里瑟瑟发抖的党馨搜了出来。 当乱军将党馨拖到刘东旸身前时,他己是脸色苍白,嘴唇冻得哆嗦,一身的大红官服也是皱巴巴的,上面满是污秽的东西。 看到他这个狼狈的样子,刘东旸大感快意,他狞笑道:“党馨老贼,平日你虐待将士,克扣兵饷,没想到会有今日吧?” 党馨知道今天自己不能幸免,他索性豁出去了,他怒声道:“刘东旸,许朝,你二人聚众造反,不会有好下场的。” 许朝大怒,在党馨的惨叫声中,一阵乱刀将他砍死。又有手下乱军拖来宁夏督粮道兵备副使石继芳,刘东旸与许朝二人一合计,一不作二不休,也将石继芳一阵快刀斩成肉泥。 临行时,乱军又将巡抚衙门洗劫一空,还放了一把大火,立时巡抚衙门火光冲天。乱军又冲到牢房,将里面一些亡命之徒放出来,接着乱军又在镇城内大肆抢掠,一些流氓与登徒子也趁火打劫。一下子,镇城内的军户百姓商贾们是遭了殃,不但城内所有的店铺被抢了个空,很多房屋还被放火烧了。 城内的很多良民女子,也纷纷被乱军杀害奸淫,特别是哱拜手下的家丁队苍头军,多是亡命之徒,大部分又是蒙古人,更是凶暴无比,一时之间,镇城内如地狱般。老百姓们呼天抢地,纷纷带着妻小儿女,四处逃窜。 最后乱军还抢入庆王府内,此时正适值庆王伸域薨逝,世子帅锌系太祖十六子七世孙,尚在守制,未曾袭封,母妃方氏,挈世子避匿窖中,既而惧辱自裁,所有宫女玉帛,悉被掠去。乱平后,大部分宫女,都被折辱而死。 那边乱军们在城内大抢,这边哱拜,刘东旸等人则是聚在总兵府邸,慢慢商议事情,最后计议己定,刘东旸便下令将总兵张维忠押上来。 刘东旸说:“张总兵,党巡抚和石副使二人狼狈为奸,克扣将士们的粮饷,将士们怒火滔天,才做下了今日之事,烦请张总兵向朝廷禀报,说巡抚党馨克扣军饷,以致激起将士们的兵变,希望朝廷开恩就抚。” 张维忠面无人色,但在众乱军的虎视眈眈下,却又不敢不写,最后只好颤着手,写了一份奏疏。刘东旸,哱拜几人轮流看了一遍,都觉得没有问题,各人脸上都是露出了笑容。 刚才他们几人在旁商议的事情,就是找这次镇军叛乱的借口,以图逃过朝廷的惩罚,不管怎么说,他们今日做下一系列的大事,还是心下有些惴惴,能不和朝廷对战,那是最好了。事实上,在大明万历时,发生过几次边军叛乱,如万历十年的宁夏灵州土军杨文遇之乱,万历十一年山西灵武关军士李现之乱,万历十六年延绥神木军士之乱,最后往往以招抚解决,哱拜等人也希望如此。 奏疏写好后,张维忠被软禁在后院内,他想到自己堂堂朝廷命官,却被乱军戏侮,哪还有颜面苟活于世?又听说巡抚党馨和副使石继芳,都被乱军斩成肉泥。又想到刘东旸等人以后会不会放过自己,他越想越怕,最后长叹一声,便自缢身亡。 刘东旸等人听闻张维忠自尽,并没有什么表示。那边哱拜又亲自带着自己的家丁来到庆王府,庆王世子帅锌,早被乱军抓到。因为王府被乱军洗劫一空,财物宫女,都被抢去,母妃方氏又惧辱自裁,帅锌正在伤心难过。 哱拜假意安慰了他几句,对他道;“党馨、张维忠等人贪赃枉法,激成兵变,还请世子将此事上奏皇上,妥为安抚为上。”帅锌不敢不从,只得依哱拜的意思,上奏皇帝,希望朝廷开恩。 乱军很快控制了宁夏镇城,事情顺利,哱拜、刘东旸等人都是精神大振。 当下刘东旸自封为总兵官,授哱承恩、许朝二人为左、右副总兵。授哱拜外甥土文秀、哱拜义子哱云为左、右参将。众人又共奉哱拜为谋主,一切听他的主使。众人歃血为盟,发誓与大明官军对抗到底。 在哱拜的授议下,叛军又分兵四处占据城堡,叛乱全面爆发。

下一篇   第119章 平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