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平叛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19章 平叛

第119章 平叛 三边总督魏学曾此时驻军花马池,闻变大惊,他一边上疏禀报朝廷,一边急命部将张云,郜庞带五千兵马,前往宁夏镇城劝降。 不过叛军只是紧闭城门,对劝降的人不于理睬。到二月二十三日,叛军又将不愿跟随刘东旸等人的游击梁琦、守备马承先杀死。接着刘东旸来到城墙,对张云、郜宠二人口出狂言,要朝廷许可他世守宁夏,否则他将联合河套的蒙古人,一起发兵潼关。 张云,郜庞二人大怒,挥兵攻城。哱拜义子哱云,土文秀率两路大军从官军后面杀了过来,镇城内军马又顺势冲杀,官军死伤两千有余,余者溃散。 叛军更是声势大振,除留一部分兵马据守宁夏镇城外,余者分为数路,四面出击。 一路由哱承恩率领,南下攻打玉泉营,游击傅垣带兵坚守,千户陈继武乘傅垣不备,将他打昏,献了玉泉营,加入了叛军。接着哱承恩又率军攻打宁夏中卫、广武堡,守军参将熊国臣弃城逃跑,一时间哱承恩领的叛军气焰十分嚣张,很快横扫了河西四十七堡。 一路由土文秀率领,攻打平虏堡,不过在这里,叛军遇到了钉子。 在这里镇守的,是参将萧如薰,面对土文秀率领叛军的攻击,萧如薰率军坚守城池。 萧如薰的夫人杨氏是尚书杨兆的女儿,贤而有智,她激励夫君精忠报国,所以萧如薰更是安心。为帮助丈夫守城,杨氏变卖自己的首饰,准备大量的酒和肉,亲自上城犒劳将士,又动员城里的男女老少都参与守城,拆房取砖,上城作战。她更亲自领了一只娘子军,助兵守城。 在平虏堡军民一心下,土文秀攻围数月,竟不能下。哱拜见平虏堡攻打不下,就转而攻打灵州城,同时派人送给蒙古顺义王撦力克不少金银财物,请他出兵助战,愿割花马池一带,听他驻牧。 撦力克是俺答汗之孙,被大明袭封为顺义王,但他却管不住自己的部下,包括他的孙儿卜失兔。撦力克有部属几十部,仅在河套,就有属下部落大小四十二支,他实际掌握的兵马不过两万人。 万历十九年时,他在河套的部下庄秃赖,卜失兔等部骚扰大明的甘凉洮岷等地,万历帝大怒,在十九年秋停止了对撦力克的赏赐与互市。二十年初时,河套的著力兔部,庄秃赖部等部又骚扰大明的山西镇,被黄来福所败,作为名义上的首领,撦力克应该承担责任,这开市更是遥遥无期。 撦力克早己穷苦多时,在听了哱拜的请求后,不由动心,他与各部商议是否与大明决裂。 三娘子所辖十二部反对与大明决裂,但撦力克之孙卜失兔力主进军中原,掠夺财富,他言此时大明边军内乱,草原部落正好趁虚而入,何乐而不为?还有火落赤,真相等部,早在去年时,便与大明开战,听闻卜失兔这样一说,更是同意援助哱拜,并极力怂恿各部,领兵助乱。 于是卜失兔先带一千部下,愿作前锋,进军韶刚堡,策应哱拜叛军。他领军来到韶刚堡,守将汪汝汉单骑出堡,连发三箭,射死了卜失兔三员探路的斥候,卜失兔大惊,连忙止住大军,退回草原,不敢再进攻韶刚堡。 三月四日,三边总督魏学曾进驻下马关,他根据叛军动向,分兵两路。首先飞檄命宁夏副总兵李昫权署总兵,统师进剿。自己亲率部分兵力进驻花马池,切断蒙古河套各部与叛军的联系。 李昫命游击吴显、赵武、张奇等人,领兵三千,援救灵州。自己率军沿黄河堵截,阻其叛军南渡。萧如薰也带着平虏守军从堡内杀出。不到十五日,官军逐渐收复了河西四十七堡,将叛军压逼至宁夏城一隅。这让叛军士气直线般地衰落下去。 二十五日,撦力克率领三千蒙古骑兵前来增援哱拜,叛军大喜,哱拜更是急令土文秀,许朝二人带兵接应,并将撦力克一行人请到了镇河演武场驻扎。 哱拜和刘东暘等人出了宁夏镇城来,更以部属之礼拜见撦力克,又搜罗镇城内的女子,犒劳撦力克领来的三千蒙古兵,一时间,宁夏镇城内外有如地狱般,到处是女子的哭泣。见哱拜和刘东暘如此,撦力克自然是非常欢喜,扬言己与哱拜等人成为一家。 有了蒙古人的援助,哱拜等人精神大振,当下与蒙古人合兵,分为两路。一路由义子哱云引撦力克等蒙古兵攻打平虏堡,一路由哱拜自己与土文秀攻打玉泉堡。 平虏堡参将萧如薰与夫人杨氏合议用计破之,由夫人杨氏带领全城百姓负责城守,又将三千兵马设伏于南关,自己带五百老弱前来迎战,又假装兵败,引诱蒙古人和叛军进入南关,然后伏兵四出,各类弩箭,火器四射。 伏击圈内还有各种的车辆,上面堆满了燃火物,火光冲天,地上又有不计其数的马刺,蒙古骑兵们自相踩踏,只能被动挨打。哱拜最勇猛的义子哱云,更是被当场射死。这时著力克还在后队,听了前面的情况,哪还敢战,也不和哱拜等人招呼,竟带着余下的蒙古兵远远的逃出塞外去了。 平虏堡的攻击失败。 而另一路,哱拜与土文秀攻打玉泉堡时,由于遭李昫率领的援军夹击,也是无功而返。正垂头丧气中,又听说著力克连招呼都不打,就带着自己的蒙古兵逃出塞外去了。 哱拜等人不由破口大骂,骂这些蒙古人阴险怯弱,不讲道德,不讲诚信,真真是靠不住。骂了半天没办法,众人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到宁夏镇城。 形势不妙,哱拜招集叛军将领们商议,哱拜假意将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众叛将感动。刘东暘言城内粮草众多,又有几万叛军,只要坚守城池,就会有奇迹出现,同时可以搜罗城内的金银珠宝,再请求河套的蒙古部落出兵。 许朝也是拔刀砍下桌角,言道有欲降者,便如此桌。当下众叛将歃血盟誓,同生共死。哱拜又派人带着大批的金银财物,鼓动蒙古各部落出兵。 由于平虏堡参将萧如薰孤城抗贼,名扬西北,万历皇帝得知后十分欢喜,特别给予丰厚的奖赏,擢升他为宁夏镇副总兵官。 到这时候,宁夏叛军外围尽去,三月三十日,李眗率六路大军完成对宁夏城的包围。 四月五日,叛军急开东、北二门,各出精骑2000出城搏战,另派步卒列火车为营,实施防御。官军发起攻击,夺叛军火车百余辆,叛军淹死于城壕内无数。 此时吊桥未及拉起,延绥副总兵王通带着一个亲兵,名叫高丁的好汉,趁机杀入北门,不过余者的榆林镇官兵不敢跟入,只有王通二人杀入城门。土文秀一箭射中王通额头,那亲兵高丁忙将王通救了出来,叛军也赶快拉起了吊桥。 眼见朝廷重兵云集,哱拜夫人施氏责备哱拜有福不享,非要弄险。哱承恩大怒将继母施氏一把推跌在地,恨恨而去。哱拜此时也是忧心忡忡,与许朝等人商议招安一事。 魏学曾正愁粮草不继,想要退军就食,又担心叛军突围出去,投奔蒙古人,那时就遗患无穷。遂将计就计,下令停止攻击。并经常以上司对下属的口气,行文斥责哱拜等人,哱拜见朝廷还以属部相待,更是放心。 几日后,土文秀,许朝二人出城商量受降条件。哱承恩、刘东暘见官军乏粮催饷,遂率精骑潜至汉延渠,夺得官军粮饷二百余车,阻断官军补给,叛军士气又燃烧起来。 四月二十一日,官军再次组织攻城。不过因哱拜挟持庆王及随府穆来辅等官员,坚守宁夏镇城,连着攻城一月有余,毫无建树。此时哱拜又请求于著力克,著力克又组织蒙古各部,袭扰宁夏镇边境,大大增加了平叛的难度,明军难以应付,魏学曾在往灵州途中被贼围剿,幸救而得免。 魏学曾久攻不下,于是向万历帝请求以招安为主,平息战乱。万历帝大怒,特旨擢升萧如薰为宁夏镇总兵官,统一指挥延绥、甘肃、固原诸路征剿大军。又调猛将麻贵为副总兵,带兵前往助战。并赐魏学曾尚方宝剑,有畏敌避战者先斩后奏,并授旨他:“杀知府以下将官不用命者,不必上请”。 猛将兄麻贵到了宁夏,与萧如薰几番组织大军攻城,都未能得手。五月二十九日夜,萧如薰、麻贵乘风纵火,架云梯攻城。叛军以滚木垒石还击,官军死伤千数。魏学曾见强攻不克,遂采用离间计,企图从内部突破,未果。 此时万历帝已对魏学曾不满:“堂堂天朝因么么小丑遣兵累月而未奏荡平,岂不辱国?” 朝中也多有纷议,认为魏学曾乏应变之才,无力剿平祸乱。浙江道御史梅国桢上奏万历帝道:“麻贵虽勇却不敌李如松,恳请起用如松,定可收到奇功。” 顾秉谦密奏道:“李成梁父子久镇边关,飞扬拔扈,不受方镇节制。切勿前门拒狼,后门迎虎。” 万历帝有些犹豫不决,朝议有人认为李成梁父子兵权过重,李成梁不宜再握兵权。科臣王德完认为梅国桢举荐失当,存有私心。 梅国桢为表心迹,自荐愿同李如松前往宁夏平叛,并上疏道:“李氏父子当防之于辽东握兵之时,而不当防之于废弃离任之后。” 又表明自己的心迹,道:“臣自外吏入厕台班,虽怀狗马之心,未效涓埃之报。若疑徒市私恩,不顾国计,愿与成梁驰赴宁夏,同心讨贼,不必加以别衔,假以重任。” 此次上疏,梅如愿以偿,得到万历帝许可:“奉圣旨,梅国桢就着同李如松前去监军,并纪录功次。” 当时李如松为宣府总兵,由于军情紧急,万历帝急令他为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并抽选辽东镇,宣府镇,大同镇,山西镇各路人马约三万人,由李如松统领,一起前往宁夏镇平叛。李如松也是大明朝中后期唯一一个由武臣担任提督者。 接到圣旨后,李如松如雨般地发出公文,要各路人马,远的来宣府集中,近的原地待命,又任命自己兄弟李如柏为先锋官,李如樟督运粮草,先期开赴前线。 与此同时,甘肃巡抚叶梦熊也主动请缨,愿意协助魏学曾平叛,他可出神炮火器战车四百辆,苗兵三千,自备粮饷前往宁镇平乱,皇帝壮其志,命其前往助战。浙江巡抚常居敬也主动请缨,愿自选一千精兵前往,也得到朝廷的嘉许。 由于山西镇也在出兵之列,而山西镇最能打的就是副总兵黄来福麾下的人马了,很快,黄来福接到兵部的公文,要他出兵两千,随同李如松一起出战。 这可是个宣扬五寨堡的好机会,当下黄来福管辖的五寨堡和老营堡,都是紧急动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