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比军户还惨的匠户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6章 比军户还惨的匠户

第16章 比军户还惨的匠户() 黄来福和顾云娘,杨管家等人回到了五寨堡千户宅。正好黄思豪,杨氏,顾千户在等着几人吃午膳。 还没开席,顾云娘将刚才田庄里的事说了,听得众人大为开眼,没想到黄来福还有这么一套。 杨管家在旁叹服道:“少爷这管理田庄的方法,真让老奴佩服,如此一来,众庄丁还不勤力做事。想必开春之后,田庄将会是另一番景色。” 黄思豪听了,不由满意地微笑。顾千户也是抚须点头。 杨氏则是道:“我儿,三等庄丁每月五斗米倒也没什么,不过一等庄丁和二等庄丁的月粮和年赏是不是太高了?” 黄来福微笑道:“娘,有奖有罚,才会让这些庄丁们勤力做事。有句话叫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年终田庄增收,给他们高一点的赏额也没什么。我们吃肉,也得给别人喝点汤不是?” 众人都是点头,顾云娘也若有所思,俏目瞟向了黄来福。 杨氏笑道:“我儿成竹在胸,为娘就不说什么了。” 她说道:“来来,大家吃饭,吃饭。” 五寨堡只是个小地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时便是全堡得知。 黄来福在田庄内的事,经过回堡那些庄丁们的口口相传后,很快便在五寨堡内传开了。 五寨堡众人惊讶地议论纷纷,一是觉得黄老虎什么时候会种地了,还管起田庄的事来。二是觉得这黄老虎怎么转起性子,对人这么仁善起来,还请每个佃人们喝粥? 说实在,当初黄来福出事时,许多军户虽明里不敢说,暗地里都是各人庆幸欢喜,特别是那些被黄来福欺压过的人,更是祈求这黄老虎最好出事后永远不要醒来。不过让人失望的是,没多久黄来福又活蹦乱跳的了。 不过此时想起来,这黄来福自出事醒来后倒是变得和善了一些,虽见了还是让人怕,不过倒是没有再欺负过堡内的军户们。众人都不明白,这黄来福怎么会变,不是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 对于黄来福在田庄内采取的新的雇佣方法,不少黄家其它田庄的佃户,堡内的军户们都是听了砰然心动,心想什么时候这种好事也轮到自己就好了。各人都准备打探黄来福还要不要在其它田庄实行这种新的方法,或还要不要雇人。 不过堡内的军官们听了黄来福这种新的雇佣方法后,倒是抱着观望,看好戏的态度。在黄来福新方法没有出效果前,他们是不会冒冒然改变长久以来的租佃方式的。更有人心想这黄来福这样搞,到时不要连月粮都发不下去就好笑了。 此时黄来福骑马走在街上,便隐隐听到众人的这些议论声。不过见了黄来福后,这些人赶紧停嘴,然后飞快地闪了。显是黄来福的威势在这些人心中是根深蒂固的。 黄来福心想:“田庄的事倒传得快。”不过这也是他期望的,他做的事情,自然需要别人多多宣传,以加深影响。 午膳后,黄来福并没有在千户宅休息多久,便出门去了。身边照旧跟着的是江大忠,杨小驴,还有杨管家和顾云娘等人。这顾云娘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些天,就打定主意每天跟着黄来福了。他往哪儿去,她也跟到哪去。 黄来福也不多理,他忙着正事呢,此时他的怀中,便藏着这几天画好的大水车图纸,去的方向,便是那些五寨堡军匠们所住的地方。 大明朝有工匠几十万户,分为军匠、民匠、灶匠。卫所内的工匠,便基本上是军匠了,其来源明初“军士不堪征差者”,经过学习穿甲、制造弓箭等技术后充任。此外还有因各种原因充为军匠的。按照明代的制度,军匠是世役的,和军户一样,子孙承业,不得脱籍改业。 五寨堡内也有几十户的军匠,平时负责堡内的一些兵器铠甲的修补和一些兵器的打造。说起来,这些军匠们比军户们还惨。平时被当作农奴使用不说,待遇方面,更是连军户都远远不如。 理论上,普通军户们每月有月粮一石,还有自己的田地,军匠除了卖一些技术苦活外,便什么都没有。他们月粮不过三斗,上工时才又日支粳米八合。不过和军户一样,他们的月粮也是一样经过重重克扣,发到手上时,已经微薄无几了。 待遇这么差,加上各种苦役层出不穷,明宣德以后,和军户一样,工匠逃亡也成为普遍的现象,正统三年各处逃匠四千二百五十五人,正统十年逃匠万人,景泰元年逃匠达三万四千八百多。 见识过军户们的穷苦,脑中以前也有五寨堡军匠们的记忆,不过此时见到这些军匠们时,黄来福还是感到震惊。 这些军匠们住的地方非常破败,全部都是些茅草屋,到处是裂开的口子,有些茅屋的泥巴墙看起来就要倒的样子。所见到的军匠,全部都是面黄肌瘦,脸有菜色。大冷天的天气,很多人还衣着单薄,冻得直打哆嗦。一些孩子,更是和以前电视上见过的非洲难民小孩差不多。 见到黄来福等人来后,这些人连忙惊恐畏惧地闪开。有小孩的,也忙将小孩拉到一边。 黄来福感叹了一声:“惨啊,真是惨。” 顾云娘本来脸有不忍之色,此时听了黄来福的言语,不由白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你这么好心了。我倒听说,这里许多人,以前就被你鞭打过。” 黄来福还没有说话,就见一个中年男子,连滚带爬地从一间茅草屋出来,他奔到黄来福的马前,脸上满是惶恐之色,连声道:“不知是大少前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这人便是军匠中为首的刘总旗了,和军户编制一样,军匠也是按百户,总旗,小旗的编制。不过虽然身为总旗,他并没有比旁的匠人过得好一点,一样脸有菜色,一样的衣着破烂,身处的茅草屋也没比别人少一道口子。 黄来福下了马,将马鞭丢给江大忠,扬声道:“刘总旗,我今天到这来,是有个事情要请你帮忙。” 刘总旗连声道:“看大少说的,您有什么事,只管派人吩咐一下就是,还劳您的大驾,真是让小的不安。” 黄来福微微一笑:“刘总旗就是会说话。” 刘总旗忙陪笑:“哪里,哪里。”他试探道:“您看是不是进屋内说话?” 黄来福点了点头,举步正要走,这时他看到不远处有个衣着破旧的小孩正依在屋旁怯怯地看着他。心中一动,冲那个小孩招了招手。 刚才这茅屋周边已经聚了一群围观的人,此时见黄来福如此,众人眼中都是闪过一片惊恐不忍之色。 刘总旗脸色也有些不自然,强笑道:“大少,小孩不懂事,如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少,还望您大人有大量……” 一边的顾云娘也道:“黄来福,你要干什么……这小孩又没惹你。”而江大忠和杨小驴却是在准备马鞭了。 黄来福心想:“奶奶的,我形象就这么差?” 瞪了一眼帮倒忙的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他的。”又冲那小孩招了招手,那小孩怯怯地过来,走到黄来福身边,却畏惧地不敢说话。黄来福这才发现这是个小女孩,刚才远处看她头发蓬乱,倒分不清是男是女。 此时看这小女孩,不到十岁,衣着单薄破烂,脚上穿着双破烂的麻鞋,冻得全身哆哆嗦嗦的,一双明亮的眼睛只管怯生生地看着黄来福。 黄来福温和地对她笑了笑,还没说话,这时,一个少女从一屋内出来,急跑到黄来福身前,跪下道:“大少,如果二妞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她吧。玉梅给您磕头了。” 黄来福略为尴尬,心想:“恶名在外,做善行也让人误会。” 他从怀中慢慢掏出一个纸包,纸包打开,里面却是几块糕点,却是中午黄来福吃饭时,觉得这糕点味道不错,便打包几块,准备带到田庄去慢慢吃,当时杨氏见了要用食盒承装,让黄来福多装一些,黄来福说够了,便随便包了几块,此时倒用在这了。 黄来福将糕点放到小女孩的手上,微笑道:“二妞是吧,这是给你的。” 小女孩二妞只管看着黄来福,又是心动又是迟疑,却是不敢缩手接回。 黄来福对她微笑鼓励,二妞猛地伸回了手,将糕点塞到口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跪在地上的那少女玉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慢慢站了起来,低声道:“多谢大少……” 黄来福对她微笑地点了点头,举步而行。一瞥间,这少女玉梅约在十四、五岁年纪,身材瘦弱,一身布裙,上面满是补丁。脸上颇有菜色,不过眉目间倒有几分秀丽。 黄来福转过身子,只听后面二妞稚嫩而欢快的声音:“好好吃哦,姐姐你也吃。” 只听玉梅道:“姐姐不吃,二妞吃……” 一旁的刘总旗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脸上颇有异样之色,此时见黄来福举步,忙跟上道:“大少里面请,里面请。” 黄来福道:“刘总旗请。”一干人进了屋内。 后面众人低声的议论声传来:“大家看到了吗?这黄老虎是不是转性了,不打人,还给二妞糕点吃。” 一人道:“不会是有什么诡计吧?” 一人道:“什么诡计,如果谁给我糕点吃,有什么诡计,我也认了。” 一人道:“我倒是听说,这黄老虎近期发了善心了,你们听说响午时黄家田庄的事吗?这黄老虎还给佃人们喝粥呢?” 众人道:“哦,什么黄家田庄的事?我们倒是没有听说。” 那人得意道:“这事要慢慢说来了……”

上一篇   第15章 火热

下一篇   第17章 大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