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行军、一路反响(4)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21章 行军、一路反响(4)

第121章 行军、一路反响(4) “原来大人在这里。” 这时渠源锐在几个商贾家人的陪同下,向黄来福这边而来。 黄来福注意到渠源锐身旁一个大商贾,身着华贵的绸袍,身材矮胖,圆滚滚的象一个肉球,见到黄来福,他忙抢上一步磕头:“小的贺卫方,见过黄大人。” 黄来福抬手道:“免了。” 目光看向渠源锐,道:“之信,这位是?” 渠源锐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延绥镇城内最大的粮商,贺家贺大掌柜就是。他长年为延绥镇官兵担供粮米草料,生意做得非常大。此次我联系上他,贺掌柜的也是个热心之人,听说大人过境平叛,当下便愿意担供三千石粮草,以为大人所用。” 黄来福笑道:“那敢情好啊,不知道贺大掌柜的,愿意用多少银钱,将粮草卖于黄某呢?” 那些商贾们黄来福不管,连辅兵在内,黄来福的三千多兵每日吃的粮食众多,按一个兵一人一天一大升粮食,也就是两斤米算,三千多人,一天就要消耗30石粮,还有三千多匹马,由于行军在外,更是八倍于士兵吃的粮食马料。 一天下来,就要花去黄来福几百石粮。粮食消耗,可说是非常巨大。将来还要作战数月,需要的粮草,更是不计其数。所以每过一个供粮点,黄来福都要尽量多买粮。 贺卫方脸上笑开了花,更显得红光满面,他笑道:“大人远赴千里到宁夏镇平贼,其忠义真是感天动地,贺某虽是一介商贾,也知道忠君报国的道理,这粮价决对不敢多卖,只以每石粮一两银的价格卖于黄大人就是,并愿意随军运送。” 从去年开始,贺卫方己经关注上五寨堡这个粮源,并陆续从五寨堡进货,而且五寨堡的各种商品,也是他强烈关注的对象。不过他是个精明的生意人,知道要想做好五寨堡的生意,首先要交好五寨堡的掌舵人黄来福,今天好容易遇到黄来福,哪有不趁机巴结的?所以他宁愿少赚钱或是亏钱,也愿意平价将粮卖于黄来福。以便让黄来福对自己留上心,将来好合作。 听贺卫方这样说,黄来福果然高兴,他道:“每石粮一两银?那贺掌柜的可不就亏了?” 黄来福当然知道市价,眼下的粮食,在边镇最少都是卖到一两四钱银,很多地方,还卖到一两六钱银到一两八钱银。这姓贺的只以每石粮一两银的价格卖于自己,还随军运送,确实是亏了。 贺卫方正气凛然道:“这也是向大人学习,为国为民,理应如此。” 黄来福很是满意,道:“好,贺掌柜这样的良商,黄某就记在心上了。” 贺卫方更是高兴,他趁机道:“大人一路前来,实在是辛苦了,小的也在府上备下酒席,以为大人接风洗尘,不知小的有没有这个福份让大人赏脸?” 黄来福听他说得恭敬,当下他道:“也好,黄某也想看看延绥镇城的风情。” 贺卫方大喜,连忙在前面引路,然后又低声吩咐了手下家人几句,其中一个家人忙骑上马匹,往镇城而去了。 延绥镇城,又叫榆林城,大明历史上,先后进行过三次较大规模的维修扩建,从明成化年,一直修到明万历年,南关外城,一直推至榆阳河沿,全以青砖包砌。全城墙上共建有城楼14座,东门、南门有瓮城,并设千斤闸,与城墙构成完整的防御体系。 镇城的东西南面,都是城门众多,只有北城垣无城门。黄来福等人,从南城的镇远门进入城内,进了镇城内,守门的军士对贺卫方都是点头哈腰,见黄来福等人有贺卫方的陪同,并没有上前来察问。这让黄来福暗暗摇头,如果是他手下的军士,进入五寨堡及老营堡时,不论是谁,都要察看路引及货物。 进入镇城内,此时己是夜幕降临,镇城内各处己是点上灯火。黄来福好奇地看着,只见城内众多的店铺及庙宇,民居多为四合院。街道都用石子铺就,灰色砖房的院落,木制门窗上的精美铜环,很有风味。各街上,商人居民来往,熙熙攘攘,各式人样都有,不愧为九边中商业气氛最浓的军镇。 不过也可以看出边镇中普遍的问题,就是城内军户普遍衣衫褴褛,就是那些营兵,也是衣甲破烂。而那些商贾们,则是个个衣着光鲜,就是那些伙计,脸色衣饰,都比军人们来得好,让黄来福暗叹不己。 贺卫方的府邸在北城,府内非常的豪华,在黄来福进入府内时,大厅上,早己是备下了丰盛的酒席,不单是贺府中人,就是镇城内众多的当地商贾,也都在邀请之列。 当晚,黄来福欢饮。 当然,在宴后,黄来福谢绝了贺卫方让自己在贺府中留宿的念头,自己的大军在城外扎营,哪有主将不在营中的道理,在宴后,黄来福还是带着江大忠等人,回往自己的营地。 出城后,天色己大黑,满天的繁星,此时不比后世的污染严重,星光非常的灿烂。只有远处五寨堡军队的营地,灯火通明。 来到营地大门前,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把门的百总早己喝道:“夜号。” 黄来福道:“平贼!” 那把总喝道:“取出腰牌吾看。” 黄来福和江大忠等家丁十几人,个个取出自己的腰牌,让江大忠全收了,递给了那百总,那百总看了,道了一声:“大人请稍待,等末将请出主将司令令旗,才能开门放行。” 黄来福点了点头,他出营后,便让千总徐佑代为主将,没有主将司令的令旗,谁也不准进营,包括黄来福在内。 不久,只听营门内响起小杖三声,然后听守门军士各个回应,应讫,那百总大声道:“有令开门。” 只听木门吱呀吱呀地开启,连守门百总在内,每个军士,都是手执自己武器,严阵以待。 进入营内,百总等人向黄来福致意,又关了营门。黄来福扫目之间,发现除了营门明哨外,营墙处的暗哨,并未所动,不由满意。 此时营内将士,大多休息,只有一些巡营的夜不收,还在巡逻,见到黄来福等人过来,一个夜不收喝道:“何来?” 黄来福答道:“某来。” 那夜不收去了。 黄来福和江大忠等人,也回中军营房休息。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何如镇负责的辅兵后勤部都在延绥镇城采购,而那些随军的商贾们,也抓紧机会,和当地的商人交易。这些五寨堡商贾们运来的各种五寨堡商品,在延绥镇可是畅销货。 而五寨堡军士们,则是一大早就起来,在营房外面操练。杀声震天,引来了当地许多百姓军户商贾观看,一些延绥镇当地的军兵们,也夹在一旁观看。 延绥镇官兵,自然是感慨五寨堡军队的精良,训练的勤奋,怪不得人家能大败入寇的蒙古人。而那些延绥镇当地的百姓们,也是对五寨堡军队印象良好。这些大兵们,虽然看上来都是凶神恶煞,虎狼之士的样子,但却为人和气,秋毫无犯。 昨天下午,他们到延绥镇时,就一直住在营房内,并不进城骚扰,那些看起来是五寨堡军队的辎重兵们,军纪竟比自家的官兵还要好,不但不会骚扰大姑娘小媳妇的,买卖时也是非常公平亲切,让人好不适应。五寨堡军队虽只在延绥镇停留不久,但己获得仁义之师的称号,成为当地的谈资。 而听说了五寨堡军队的待遇后,很多当地的青壮,都起了参军的念头,这在延绥镇可是个新鲜事,人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在延绥镇,只有看到不断的逃兵,很少看见有良家男子,主动要求从军的,不过和在岢岚州一样,这些人的参军要求,遭到了拒绝,这出乎当地人的意料之外。 这种反常的事情,让延绥镇当地的军民商贾,谈论了好久。 下午时,黄来福下令收营开拔,在开拔前,黄来福下令将昨晚人和牲口搞出来的垃圾掩埋焚烧,又撒上了生石火消毒,这才下令离去。 而在五寨堡军队开拔时,随在军队后面的商队中,又多了很多延绥镇当地的商贾,这让五寨堡车队的队列,越发的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