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到达、轰动(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22章 到达、轰动(1)

第122章 到达、轰动(1) 延绥镇和大明别处边镇不同,沿边有两道边墙,分为外边和内边。 除了前几天经过的延绥镇城外,五寨堡军队,都是沿着内边而行。每天白天赶路,晚上休息,多半在野外扎营,有时入城池休息。 至于沿途的粮草供给,由于有商贾们的事先安排,倒不用着急。而越往西行,跟在军队后面的商队就越庞大。这种奇特的现象,一路也引来围观无数。 长徒行军,最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体力,这就需要丰富充足的营养。黄来福自己军队辎重,还有后面的商队,虽是可以带上足够的粮草盐巴茶叶,还有一些火腿肉食,豆干菜干,还有罐头咸蛋等,但却不能带上新鲜的蔬菜等,这就需要沿途购买。 每次五寨堡军队都是公平买卖,又决不骚扰地方,这让五寨堡军队所过之处,名声非常好,很多沿途的百姓,都围绕在五寨堡军队营地,向出营来的辎重队贩卖自己的好东西,如新鲜的母鸡母鸭,新鲜的鸡鸭蛋,新鲜的青菜豆腐等,还有很多黄来福叫不出来的东西,总之能吃就是。 营地四周,经常是大人叫小孩闹,如过年过节一般。黄来福兴致上来,也会叫宣传队的小姑娘们,为这些百姓们唱上几首五寨堡的军歌民歌等,每次都是激起叫好声一片。 以前沿边一带,流传着五寨堡军队杀人不眨眼,人人三头六臂,黄来福名声可止小儿夜啼等。这此行军,大大澄清了五寨堡军队负的一面,五寨堡军队虽是凶暴,但杀的可都是外寇,不是百姓,大家不用怕。 从延绥镇城,到清平堡,到新安边营,又到三山堡,慢慢的,那种黄土高原的地貌慢慢减少,而那种荒漠风蚀面貌,越来越明显。一路而去,黄来福也收集了好大一堆农业,地理,矿产,人文等资料。 “大人,前面己是宁夏后卫,花马池地界。” 探马回报。 “很好,继续前进。” 这花马池就是今盐池,地势非常重要,有“平固门户,环庆襟喉”之称,向来是河套蒙古人入寇破口的地方,自古又是产盐之地。所以弘治年后,这里就增置了宁夏后卫,嘉靖年间,陕西三边总制府又移置花马池,可见其军事之重要。 而到这里,就进入宁夏镇的地界了。 听说己经进入了宁夏镇,众人都是精神一振。 几个镇抚及军牢更是纷纷喝道:“跟上,跟上,不要掉队。” 而这时,宣传队的姑娘们,也纷纷上前唱歌鼓励,给将士们打气,一路行军而来,五寨堡军队中,除了探马,宣传队的女孩们,还有随军医士外,他们可以一路骑马,余者,就是黄来福,也是一路步行,以节省马力。 五寨堡军队平时严酷的野外负重训练终于派上用场,行军到现在,没有一个士兵掉队,几天来,五寨堡的小伙子们晒黑了不少,人瘦了不少,不过人人却是精神极佳,一个个眼睛贼亮贼亮的。当然,后面那些商队的商人及伙计们掉队了多少,这不属于黄来福管辖范围之内。 由于天色还早,众人没往花马池城而去,而是继续行军。到了傍晚,到了一个叫铁柱泉的民镇,该地是一个民堡。 大军蜿蜒而行,到了镇外,前局第一旗总报道:“已到铁柱泉镇外了。” 个个旗总挨传回来,传到中军黄来福处,黄来福道:“入镇宿营。” 很快,黄来福的命令又挨着每个旗总,传到前局第一旗总,最后又个个传回来:“每旗明白。” 五寨堡军队,每千人为一部,每部设千总1人,两千战兵,一部为前军,一部为后军,黄来福连三百家丁们,连一些旗官,吹鼓手,镇抚军牢,医士在内,为中军。 很快,前方传来放炮声,表明前军千人己到齐镇外。见人到齐,前军千总马守宗吩咐部中的锣手打锣,前军士兵们,都是一屁股坐下来,各人坐定休息。 很快,连辅兵在内,三军己是到齐,黄来福吩咐中军哱啰手吹单哱啰,立时每部每司每局每旗中的各队长,各人拿出自己的身份色旗,起身执旗进镇,寻讨自己歇息的人家。 各队相继而进,找到一家,便将自己队旗插在那家门口上。不论士兵还是军官,各人都依自己歇息的家门口露天而坐,等待命令。 镇内颇大,人家众多,可以许可五寨堡军队都休息得下。至于那些商队,断断续续己经落后五寨堡军队几天的路程了,没有理会的必要。 很快,一个巡旗出镇向黄来福禀报道:“禀大人,歇家讨完。” 黄来福点了点头,对身旁的铁柱泉镇长兼孙里长道:“我军路过歇息,明日就走,有劳孙里长及铁柱泉镇众乡亲了。” 那孙里长年纪颇老,花白的头发,一双细细的小眼,布满了皱纹,他早己得知有客军过境内宿的消息,带了几个乡老一起出来迎接。 此时见了五寨堡军队这强悍凶猛的样子,不由内心暗暗打鼓,心想:“这帮军爷,看起来比前些天那个什么宣府来的大军还凶恶,只希望他们不要再象他们那样祸害镇民就好了,铁柱泉镇,再经不起祸害了。” 铁柱泉镇由于路经要地,再由于这些时间朝廷平定宁夏镇叛乱,经常会有一些外地的军马路经这里,前往宁夏镇城。说实在的,大明的军队,除了戚家军外,余者军纪都是不佳,特别是过境客军。 这不,前几天,李如柏和李如樟的宣府先锋军,途经铁柱泉镇时,镇民们可是遭殃了,不但镇内许多大姑娘小媳妇被调戏,就是镇民们养的鸡鸭猪羊等,也是被一扫而空,当然是白吃,一钱的补偿银也拿不到。 眼下这批官军,看起来比那只军队更是如狼似虎,不知道镇民们又要倒什么霉了。 孙里长内心暗暗哭泣,面上只得道:“大人言重了,王师平贼,我等自然是谨应而从。” 黄来福挥了挥手,中军哱啰吹起双哱啰声,哗哗的声音,中军将士都是起身。然后中军又是放炮三声,吹喇叭三声,中军众人呐喊三声,然后黄来福等人进镇。 黄来福进入镇内,只见里面有几条街道,主街道是一条青石板大街,两旁的房屋都是些低矮的茅屋,砖瓦房并不多,显是一个穷苦地方。 每户人家前面,都沿街坐着一队的五寨堡军士,至于当地的镇民,由于大家来到,早己是吓得个个躲入屋内,只有一些胆大的,对着窗口向外探头探脑。 黄来福及中军休憩的地方,是那里长及旁边众乡老的房舍,地方颇大,都休憩得下。到了各自休憩的门口,大家门首站定。 黄来福传下命令,号炮一声响,中军锣手沿街传锣,立时各队进入人家安歇,此外除了巡逻的军士外,余者士兵,不得轻易地在外走动,违者,重则八十军棍。 而在本地的歇营分布中,五寨堡全体军队,以每一局集中在一街,本局百长随之。一司在隅,本司把总随之。一部在一方,本部千总随之,最后是中军统之。本部各局不许相混,本司各属不许相混,本旗各队不许相混。每一队务在一家,安歇时刻,不许相离,如不随本队住者,队长与各兵以军法治之。 夜幕降临,铁柱泉镇己是家家户户冒出了炊烟,一股饭菜的香味,飘扬在空中,特别是那香味中,还夹杂着肉食的味道,让很多铁柱泉镇镇民闻了,个个都是垂涎欲滴。 张大三现在己是升职为旗总,他和十几个军士,入住一户姓田的人家中。 户主田方明,现年只有四十多岁,不过看起来己经象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发髻纷乱,衣衫破旧,满脸皱纹。生活的巨担,己经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见十几个手持雪亮兵器,身高马大的外地军士入住自己家内,他先是胆战心惊。家里除了自己的婆姨外,可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媳妇儿,样貌也算清秀。还有两个更小的一男一女的孙子孙女,这帮军爷,会不会? 田方明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前些时间,那大群过境的宣府客军,可是给田方明等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听说隔壁街的杨老汉,家中的一个女儿被调戏,让杨老汉的老脸,到现在为止都抬不起来。前车之鉴,不可不防,不说田方明,就是他的儿子田方羊,也是满怀戒备看着张大三等人的动静,随时准备保护自己的媳妇儿。 不过好在这帮军爷人虽然长得凶恶,不过为人倒和气,不骚扰不说,连走动和说话时,都是轻声细语,未说话先行礼,让人疑神疑鬼,反应不过来。大人还犹豫,小孩子却是熟得快,见张大三等人和气,很快,田方明的两个孙子孙女,就围着张大三等人笑闹。 田方明的儿子田方羊,见这些远从山西来的军爷举止有礼,一边放下心来,一边羡慕地打量他们。这些军爷,个个人高马大,满脸红光不说,就是身上的战衣布料,也是贵气非凡,和自己以前见过那些又穷又凶的大兵一点也不同。 那种布料,好象只见过镇里的里长大人做成衣裳穿过,他还炫耀过老半天,没想到这些军爷们,却是人手一衣。 还有他们那军容,也是整齐得怕人。五寨堡军队讲究军容军风,平时就要求个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多年的训练下来,这种军容风貌,早己深入到各兵的骨髓中去。各人一举一动间,都是英气勃勃,让人过目难忘。 看天色暗下来,该做晚饭了。 张大三打量着这破旧的房屋,破旧的桌椅,破旧的厨房。以这家人的家底,是供应不了自己这些人的饭食的。他便向田方明一家人借锅,准备这自己兄弟们的饭菜。 田方明当然是同意,他的婆姨和儿媳妇更是抢出来,要为军爷们做饭,说这做饭向来是女人家的事,哪有男人做饭的?田方明一咬牙,更是要将自己米柜里唯一的一些米掏出来,以为军爷们做饭,这些军爷们这么和气懂礼,就是自己断食,也愿意啊。免得将来那些外地人笑话铁柱泉镇人不好客。 张大三却是微笑地谢绝了户主的好意,在田方明等人眼睛睁到最大时,各兵拿出自己的随军米面肉食,七手八脚的帮忙,一边煮饭,一边炒菜。五寨堡军队的伙食配额,每餐都有火腿肠,豆干,咸蛋等,还有晒干的苜蓿,用来做汤。 特别是年初,五寨堡研制成功罐头,可以储存好几个月的新鲜肉食,副总兵黄来福大人亲自命名的那五寨堡午餐肉随军罐头,更是广受欢迎。 很快,米饭的香味就不断传来,还有午餐肉罐头打开,张大三切成一片一片,放到锅里煎,那诱人的香味,不要说两个小孩垂涎欲滴,围着锅台团团转,就是田方明几个大人,也是站在一旁,不住地咽着口水。 宁夏镇本来就穷,丰年时都经常吃不饱,更不要说这常年的灾年了,在田方明等人的记忆中,他们己经好几年没吃过肉了。此时闻到这股肉食的香味,分外忍受不住。 见了田方明等人的神情,张大三微微一笑,田方明一家人的表现,没有出他的意料之外,一路而来,每次大军借宿时,此类户主及家人的神情,他们见得多了。想到这里,张大三又不由想起以前自己的一家人,想当初,自己家中也是和他们一样吧,幸好自己参加了五寨堡军队,这才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不久,饭菜做好了,借了田方明家人的锅碗瓢盆,大桶的米饭菜汤,大碗煎得细腻微黄的午餐肉,大碗的豆干,还有切成细薄的火腿肠,众多的咸蛋,己经切成两半。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新鲜的蔬菜。不过那股股饭菜诱人的香味,还让田方明一家老少挤在一旁,离不开自己的身子。 张大三热情地招呼田方明一家人:“田老丈,大家都一起来吃吧!” “使不得,使不得。” 田方明一家人一边客气着,一边自己的屁股己是不知不觉地坐到了桌前。 十几个人一起挤在厨房内,显得有些挤。大家或坐或站或蹲,人人神情不一,但都吃得很香甜,特别是两个孩子,更是吃得非常开心,嘴边脸上,满是饭粒。 此时的田方明和他儿子田方羊,己经是对这只五寨堡军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住口地向张大三询问这只军队的来历。 张大三详细地说了,口中满是自豪之色。而听说了五寨堡的种种情形,田方明不住叹气,没想到有这么好过日子的地方,可惜离得太远了。对田方明这种只到过花马池的地方,千时之外的五寨堡,可说是另一个世界了。 他的儿子田方羊,则是对五寨堡军队,充满了向往及羡慕的神情。他向张大三打听能否加入这只军队,张大三摇了摇头,说道只有五寨堡本地人,才有资格加入五寨堡军队,如要投军,需到五寨堡当地,取得五寨堡军户户口,让田方羊听了,遗憾不己。 当晚,大家都吃得饱饱的,特别是田方明一家,好久没有这么惬意了,两个孩子吃饱就想睡了。张大三等人,也准备休息,他们都是准备在厅内院中打地铺。 田方明连忙劝阻,要将自己及儿子的房间让出来,并说哪有让军爷客人睡地面的,让外人笑话俺们不厚道。张大三等人含笑地谢绝了,并言道这是自家军队的军纪,他们不能违反。 田方明呆了半响,想起以前听说书先生说过前宋时岳爷爷领的岳家军,还有本朝戚爷爷领的江南戚家军,人称仁义之师,本以为只是书中所说,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看到了。 第二天一早,五寨堡军队整队出发,当张大三等人告别出来时,田方明一家人是依依不舍地送别,出到街上时,看到邻里都是同样的情形。显然昨晚的故事,不是田方明一家人才有。 跟着又是一个镇抚,带着几个军牢,挨家挨户地询问,昨晚那些入宿军士,可有骚扰,违反军纪等举动?众镇民都是连连摇手,哪有什么违纪举动啊,这群军爷,是自己见过最好的军爷了。很多人心里有句话不好说,就是这帮军爷多住几天就好了,那自己也能多吃几天香喷喷的肉食米饭了。 接着又有一个主将家丁的人,带着一帮人,挨家挨户地分银子,每户入住军士的人家,都有一钱银可分,看着手中的碎银,或是厚实的铜板,众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只是见大军开拔了,大家才不知不觉地出来送行。到了镇外,大家才猛地发现,几乎镇内的每个镇民们,都出来了,黑压压的一片。 黄来福身边也是陪着孙里长和几个乡老,见大军准备妥当,黄来福让江大忠拿来一大锭银子,放于孙里长之手,笑道:“昨晚有劳孙老及各位乡里,些许心意,还请收下。” 说着黄来福微微一笑,喝令声四起,大军开拔而去。 孙里长手上拿着那锭白花花、沉甸甸的银子,看着五寨堡大军远去的身影,只是和几个乡老呆呆出神。 憋了半响,孙里长才回过神来,他走前一步,那双细细的,满是皱纹的小眼睛睁到最圆,最后冒出一句:“啊呀呀呀,你说这些军爷奇怪不奇怪,竟有吃饭夜宿要给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