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到达、轰动(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22章 到达、轰动(2)

第122章 到达、轰动(2) 公元1592年7月27日,上午。 “大人,前面己是灵州地界,再行二日,就可到宁夏镇城。” 探马回报。 “很好,终算要到了。” 黄来福松了口气,大军从五寨堡出发,今天为止,己经走了十一天。宁州到宁夏镇城,还有二百多里路,看来,估计再行军两天,自己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 黄来福传下命令:“传令,大军加快脚步,到灵州城下休息。” 顿时传令声四起,大军加快脚步,滚滚人流,向前而去。 到了近中午时,五寨堡军队,己是到了灵州城下。 灵州城,就是后世的宁夏灵武市,地处黄河东岸,于银川平原与鄂尔多斯台地结合部,因得黄河灌溉之利,素有“塞上江南”之美誉。 宁夏乱起时,哱拜曾有遣人度过黄河,攻打灵州城,不过一直攻打不下,眼下的灵州城,己是另一番景象。在离这里不远的宁夏镇城下,聚集有数万的大明平叛军马,此外还有各地的平叛大军,也是滚滚而来,这些人马需要的粮草都是个天文数字,灵州有地利之便,所以便成为此次宁夏平乱的重要后勤基地。 为了更好地管理军队的粮草,户部在宁夏的管粮主事己经搬到此处办公。在各地的协力下,无数的粮草辎重,各省各州调来的军械物质,都是汇集此处,还有如蚁般的民夫,也是在城内城外忙个不停。紧张的气氛,战火硝烟的气息,在这里己经可以闻到。 此时,户部宁夏管粮主事林道河,就带着众多的小吏们在忙个不停,清点粮草,调发粮饷,呼来喝去,忙个不停。 不过忙归忙,林道河还是心情愉快的,粮草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论是谁,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就是他手下那些小吏,虽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官,但就算是宁夏镇的参将,游击衔的武官们,看到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否则的话,林道河等人随便刁难一下的话,也要让这些武将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还是宁夏镇本地的武将待遇,至于那些外地的客军,不说林道河爱理不理,就是他些管粮小吏们,也是仗着他的势头,对这些武夫们没给过好脸色。但明面上,这些客军谁敢不陪着笑脸? 此时在灵州城内,守军参将刘友德正带着家丁,在城墙上来回巡防着,由于灵州城是后勤重地,由不得他不小心。这时,他接到了一匹过境客军快骑的通报,说是山西镇来的五寨堡军队很快要来到灵州城,通告守军参将得知。 让那个城下的五寨堡快骑进城后,刘友德看了文书,又看了他的腰牌,是一个旗总身份,接着更是以欣赏的目光看着他,真是一个好兵啊,高大魁梧,油光满脸营养良好,肌肉盘结,全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装备也非常精良,除了腰刀及背上背的大弓箭囊外,腰上还插了好几只手铳,战衣的料子贵气,背上插了一杆色旗。身旁的战马也是活蹦乱跳,非常强壮,而且还是配有双马。这样的人,如果放在自己身边,就是一个亲将似的人物,没想到在那只五寨堡军队中,只是一个探马。 不过刘友德告诉这个五寨堡探马,灵州城内,己经驻扎不下军马,他们这只队伍,只能和那些来到灵州城的客军一样,在城外扎营休整,不过刘参将可以告知城内的户部管粮主事,为他们补充一些粮草。 那五寨堡探马,有礼貌地回礼,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自家兵马有自备粮饷,不需劳烦将军和主事大人。说完他就上马出城而去,让刘友德参将呆呆出神。外地客军自备粮饷?好久没有听说过这个词了。 户部宁夏管粮主事林道河,此时也是带了一些随从走上城墙,见到那个五寨堡探马从他身旁扬长而去,见他这种文官服饰的大员在前,也不知道行个礼,他不由得皱了皱眉,他来到刘友德面前道:“哪来的军汉,如此粗鲁无礼,是否又有一只客军来到灵州城了?” 面对林道河,刘友德忙换上亲热的神情,笑道:“可不是,一只从山西镇五寨堡的军队,领兵是一个副总兵,领战兵两千人,很快就到灵州城了。” 林道河听到那个“副总兵”军职,并没有什么表示,对他来说,不要是说副总兵,就是总兵,他也不会放在眼里,虽说自己的官职远远比他们小。 他只是哼了一声,道:“又来了几千张要吃饭的嘴,本官哪来那么多的粮草拨给他们?而且看刚才那个五寨堡军汉的样子,看来又是来一群粗陋无文的武夫。” 他是个记仇的人,刚才那个五寨堡探马对他无礼,他心想等会那只军队来临休整时,一定要刁难他们一下。依他的经验,任何一只客军,到了灵州城下时,无不是粮草断绝,需要哀求他拨给的。 刘友德脸上带上笑意,道:“或许林大人不用头疼了,因为刚才那个五寨堡军士言道,他们是自备粮饷,不需要宁夏镇当地拨给。” “自备粮饷?”林道河不由呆了一呆,“山西镇到此地,何止千里,他们是如何运粮的?” 刘友德微笑道:“这本将就不知了。” 看着刘友德的笑脸,似乎隐隐有嘲笑之意,林道河内心分外不舒服,宁夏平乱这么些时间来,谁不是要对他恭恭敬敬?不过自己久经沙场的手法,放到那只五寨堡军队身上,却似乎不起作用,这让林道河心烦。 他心想:“我倒要看看,这只山西镇五寨堡来的军队,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军队。自备粮饷?哼,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二人站在城墙上,向南边张望,不久,就见烟尘滚滚,若隐若现中,是无数的旗帜,跟着听到蹄声如雷,似乎地面都要震动,那声势真是惊人,看得刘友德和林道河倒吸一口冷气,难道这就是那只山西镇来的五寨堡军队?竟有如此威势? 二人看得明白,那只军队前面的数百骑兵,至少从人到马,身上都包着铁甲,如怪兽一般。后面再跟上来的约两千骑,虽说马身上没有包着铁甲,但马上骑士,却是人人身披铁甲,真是精锐非常。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这只军队,哪来的那么多的战马? 不说刘友德和林道河二人直吸冷气,就是灵州城上的当地守军们,看到五寨堡军队如此威势,也是人人变色,众人都是对着城下指指点点。 不久,那只军队来到了灵州城南门下,一杆黄字大旗,随风飘扬。虽是静止不动,但那股无言的威力,还是压迫得城上众人呼吸不畅。 看着那大旗,猛然,林道河想起来了,自己曾有看过邸报,五寨堡……难道,这是那个人手下的军队?一时之间,林道河脑中闪过自己听来的传言,粮神,财神,或许,只有这个大款,才有钱给手下这么好的装备吧。 确定另一只平乱客军前来,刘友德参将开了南门,带着一些亲将家丁,出城迎接,黄来福是副总兵,他是参将,自然是以下属礼节拜见,只有林道河黑着脸,仍是站在城墙上不下来。黄来福也忘记了他的存在,根本就没有看到他脸上去,这让林道河脸上更是阴沉。 刘友德参将看着黄来福这个年轻过份的副总兵,再看着他那些威武的军马,心下暗自羡慕感叹。自然,他是个有城府的人,拜见的礼节无可挑剔,也对黄来福明言城内的情形,希望黄副将能体谅他的难处。不过他己吩咐下手备下酒宴,以为黄军门接风洗尘。 黄来福体谅他的难处,自己会在城外扎营休整,又谢绝了他接风洗尘的好意。 刘友德又试探地问起,可要灵州城提供今日的伙食? 黄来福又是干脆地摇了摇头,虽说从五寨堡跟来的商队,己经落后几天的路程了,不过沿途商点的补给,还是让眼下的五寨堡军队,拥有至少可吃几天的粮草,等几天过后,想必那些落队的五寨堡商队,也会陆续赶上了。 当下五寨堡军队扎营,五寨堡先期的探马,早己把灵州城附近,可以扎营的地方详细报告给黄来福。在离灵州城不远的东边,有一条秦渠,水源方便,是个扎营的好地方。 当下五寨堡军队一起动手,很快,一道军营,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时近中午,除了普通士兵们休息外,军中的伙夫们,则是忙着进灵州城采购新鲜蔬菜,以及其它一些新鲜的菜食。刚才那些五寨堡军队的威势,早己传入了城中,此时这些五寨堡军队伙夫进城,每到一处,都引起了众多灵州城百姓及外来民夫的围观。 在灵州城百姓眼中,这些五寨堡军士高大强壮,衣着光鲜,举止有礼,出手豪气,和灵州城所见的官兵大不一样,看着他们大车小车的购买货品,白花花的银子只管掏出来,眉头都不皱一下,众人不由啧啧称奇。 人说穷大兵穷大兵的,怎么这些个五寨堡士兵,人人都这么的富有?如果大明军队都富豪如此,大家还当什么百姓,人人都去当兵得了。这只离奇的军队,也引起了当地商贾们的注意,这么富有的军队,可是潜在的大客户啊。 五寨堡军队伙夫们动作快速,很快,他们便采购完毕,回到军营中。不久,五寨堡军营内,便传出阵阵诱人饭菜的香味,可说是香飘十里,引得很多当地的小孩们在军营外围观。 这只军队倒也友善,见很多小孩们扒着栅栏,眼巴巴地看着里面,便有很多高大的军爷出来,抬了几大桶堆尖了的米饭,还有很多油汪汪的菜食,大桶的菜汤,出来分给孩子们。消息传出,这更是引得灵州城内成群结队的孩子们,争先恐后地赶向五寨堡军营。 大人们听说了这个消息后,虽说眼热,但倒也不好去和孩子抢吃的,只是更起劲地议论。 只有管粮主事林道河听了,脸色更是阴沉,看来这只军队所谓的自备粮饷是真的了,自己擅长的手段,看来是对他们起不了一点作用了。 而且刚才他还派了一个小吏,借口五寨堡军队是否要调拨粮草为名,到营中窥探,据那小吏所说,人家吃得可好了,就是普通的小兵,都有四菜一汤,有菜有蛋不说,还人人有堆尖了的肉块,那香味他闻后,现在想起来还是直吞口水。只可惜要赶回来复命,不能留在当地吃午膳了。 他不理身旁几个同样流口水的小吏,只是感叹道:“看看人家吃的,再看看我们吃的,妈的,他们还是大明的军队吗?” 灾年时,大明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林道河不说,他们这些小吏,虽平时可以吃饱,但要经常吃到肉,也是不可能的。没想到他们眼中平时连饭都吃不饱的穷军队,竟可以吃到冒尖的肉块,这让他们内心中,分外的不平衡。 林道河最后怒哼了一声:“一帮武夫,飞扬跋扈!” 第二天,在灵州城百姓们人山人海的围观中,在林道河等人的愤怒眼神中,在灵州城官兵的羡慕眼神中,五寨堡军队拔营离开了灵州城,继续往宁夏镇城而去。 不久后,他们经过夏家堡,经过横城堡,渡过了黄河,到达了宁夏镇城下。 公元1592年7月16日,黄来福领军从五寨堡出发,经过13天的长途跋涉后,行程千里,于7月29日下午,到达了宁夏镇城目的地,他们的到来,在当地引起了巨大的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