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羡慕同食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25章 羡慕同食

第125章 羡慕同食 当下黄来福下令紧挨着宣府军的旁边扎营,立时五寨堡军队全体行动起来,那位中军营官见自己的任务完成,便要回转回去,黄来福给江大忠使了一个眼色。 江大忠明白,从怀中掏出一大锭白银,约有十两,递给了那位中军营官,那中军营官不由大喜,没想到才领个路,就有这样的好处,他接过银子,笑眯眯地回去了。 李如樟,李如柏二人互视一眼,二人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这姓黄的好大方。” 李如柏伸手道:“黄将军,里面请。” 黄来福道:“两位将军请。” 不说黄来福进营去和李氏兄弟二人叙话,这边的五寨堡军队,卸下衣甲后,一起动手,在月牙渠旁,很快就扎下了一大片营地,并纷纷取水休息,水渠旁,一片的人叫马嘶。 看看太阳己经越往西移,己时近傍晚,五寨堡军队中的辎重伙夫们,纷纷打水,准备晚饭。 他们这边忙碌着,那边的宣府军队则是好奇地看着这只友军。 就算脱去衣甲,也可以看出这只军队的富有彪悍,个个红光满面不说,身上的鸳鸯战袄也是崭新,用一种说不出的华贵衣料制成。如果说旁边的宣府军中,李氏兄弟的家丁们,还有一些军官们,他们的装备与身体素质,能赶上旁边那只五寨堡军队外,大多数的普通士兵,就远远不如了。这不免让宣府军中,普遍产生一种羡慕及嫉妒的情绪。 而且可以看出,这只山西镇来的五寨堡军队训练精良,几千人的营地,只用不了多长时间,便扎营完毕。而且营地规范完善,攻守兼备。 这让宣府军中的军将们,看了吃惊不己,让他们来扎营,几千人的营地,没有半天时间,不要想扎完,而且远远没有这么的完善。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这只山西镇军的精锐。 太阳慢慢西落,不论是山西镇军的营地,还是宣府镇军的营地,都慢慢冒出了炊烟。今日无战事,所以宣府军的几千官兵,今日饭食的配给额又少了一些,只有几碗稀粥,一些干菜,一些盐巴。 李如樟兄弟虽说押来一些粮草,但千里运粮,谈何容易,从宣府镇到宁夏镇,路程超过一千几百里,只能押解少部分的粮草来,一部分粮草,还是要靠大哥李如松身后大军跟随而来。 之后的大部分粮草,更要靠宁夏镇当地拨给了。不过宁夏城下的大军普遍缺粮,三边总督魏学曾能拨给宣府军的粮草,也是不多,只能节省着吃喝了。 宣府军中的军官家丁们,或许还能吃些干饭,普通士兵们,只能喝些稀粥应付了。众兵们骂骂咧咧,叽哩咕噜地几口将碗中的粥喝完,还是觉得饿。 更要命的是,正在这时,一股非常诱人的饭菜香味,不知从何飘来,让宣府众兵们闻了,个个都是垂涎欲滴。众兵们分辩得很明白,那股饭菜的香味中,香分几道,其中有一股强烈的肉香味,这股肉香味是如此的浓厚,决对不会是从本营中军帐中传出来的,那边的李氏兄弟等军官们,虽说有时也会吃些肉,但决对不会有这么浓厚的肉香味。 众军个个都是腹鸣不己,就是一些低级军官们,也是鼻子不住地抽动。 众人纷纷道:“哪传来的饭菜香味?” “肉味这么浓,要杀多少猪羊?” “不是本军营……” “难道是那些山西军的?” 山西镇军和宣府军的军营,是紧挨着边驻扎,其中一边上,两军营更是只隔了一道栅栏。当下一些宣府镇军,纷纷涌到栅栏边,扒着栅栏看。 这一看不要紧,一看之下,众人更是眼红。你看都是当兵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都是当兵的,自己只能喝些稀粥,吃点干菜,那边的山西镇军,却是大桶大桶的米饭汤面,看样子是随便让人吃饱。这还不说,更让人眼热的,那边那大锅大桶的肉块,冒尖了,油旺旺的让人直吞垂涎。这还不说,那边还有大桶大桶的其它菜食,都是同样油油旺旺的,只管随便让士兵们吃喝。 自己这边,就是千总等军官也吃不到这样的饭食,那边却是一个小兵,都只管是随便吃喝。人比人,气死人啊。 闻着不断飘来的各种香味,宣府镇众军们,都是挤在栅栏旁,议论纷纷着,眼中冒着火光。 主将黄来福及亲将江大忠,都己进入宣府镇军营中,现在留守的是千总徐佑等人,如果说后面的商队到达了,徐佑等人可以邀请那些宣府镇军一起前来用饭,不过此时自己军中的粮草不足七日,他可不敢随便出声邀请,到时商队来不及到达,自己军中不就缺粮了? 不过那边的宣府镇官兵自有办法,几个军官样子的人,低声商议了几句,接着五寨堡军营外,便出现他们那满是笑容的身影,个个打着拜访友军的借口,希望进入五寨堡军营中和兄弟部队联欢。 徐佑见来到的只是一些军官,身边带着亲随士兵,共约几百人的样子,营地还可以满足,当下吩咐开营,让这些人进来…… 在那边的宣府镇军营中,在中军大帐上,也是欢声笑语,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正为黄来福备宴,以为接风洗尘。李如柏还献宝似的让人抬出了一大锅煮得沸滚的羊肉,还有几坛美酒。 大家都是武人,没那么多讲究,一边大口吃肉,一边大碗喝酒。特别是李如樟,抓起肉就往口中塞,吃得满嘴的油腻。不说他,就是李氏兄弟手下的一些亲将们,个个都是呼喝不己,人人吃得非常满足。 黄来福只是微笑着慢慢吃,这样白水淡料煮出来的羊肉,带着一股浓厚的羊骚味,黄来福不是很感兴趣。江大忠坐在黄来福身后,虽说很看不上这样的饭食,不过还是吃了不少。 刚才李如柏为黄来福介绍了他兄弟二人手下的军将,余者黄来福没注意,只是看了一眼李如樟身后的亲随何世恩一眼,这位老兄于大火中取哱拜首级,也算是在历史中留下名字的人物。 此时黄来福看他满脸青惨惨的胡茬子,身材粗壮,年在三十,果然是一个猛汉。这位老兄似乎是精野惯了,一边捞着肉吃,大口大口地喝着酒,一边把油腻腻的大手往身上的衣裳擦抹。他好象看江大忠很对眼,不时向江大忠敬酒劝肉。江大忠也是粗豪之人,二人几碗酒下来,颇有称兄道弟的趋势。 吃喝了一会儿,李如柏正想问问去年黄来福在五寨堡和蒙古人作战的事情,还有他为什么屯田赚钱那么厉害。正在这时,一股诱人的饭菜香味传来,其中还有一股诱人的肉香味,传到了帐中。闻到这股肉香味,黄来福和江大忠没什么,李如柏等人却是顿觉此时自己吃的羊肉都是索然无味了。 李如樟更是鼻子抽动,半响,他喊道:“哪来的饭菜香味,如此浓厚?” 黄来福道:“哦,想必那是我营地中将士们在准备饭食了。” 李如柏等人都是停住身子,各人鼻子只是不停地嗅着,李如樟的眼睛更是转来转去。 江大忠脸上颇有得意之色,黄来福笑道:“二位将军,不如你们也到我营地中一叙,大家吃饭喝酒闲聊如何?” 不等众人说话,李如樟抢先道:“好啊,好啊,黄将军这样说,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李如柏也是脸有喜色,道:“那就烦劳黄将军了。” 当下李如柏、李如樟兄弟,带着身边的一些亲将随从,随黄来福等人来到了五寨堡营房中,出自家营房时,李如柏、李如樟兄弟见自家营房的官兵们,都是团团挤在靠五寨堡军队营房的那一边,二人都是互视一眼。 进入五寨堡军队营房时,见是里面扎营严密,军士营房排列井井有条,二人不由心下赞叹了一声。再一看,见里面人声鼎沸,士兵们似乎是按一局扎堆,一局又内为三五成群地坐在一旁吃喝,非常有次序。其中分布着一些大声囔囔的将官士兵,仔细一看,这些人竟是自家营房的官兵,跑到这儿来搞吃搞喝了。 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来不及说什么,进入营房后,那股饭菜的香味更浓。不说他们的亲随己是垂涎欲滴,就是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都是吞了一大口的口水。 李如柏看得明白,只见五寨堡军营内,吃饭时,每局一百多人中,都有一个大伙房,大伙房上撘起来的露天牛皮大帐篷下,摆满了大桶的热腾腾米饭菜汤,随便军士任取,旁边还有大锅大锅的豆干、豆腐皮、阉菜、肉块等,也是油旺旺的冒着热气,非常的诱人。 这些菜和饭一样,都是随便军士任取,看着一些普通小兵们一边说笑着,一边拿着巨大的饭盘一碗碗的盛碗,一碗碗的将油旺旺的肉块菜肴装去,李如柏不由一阵阵心疼。想到刚才自己吃一些羊肉汤,还在黄来福面前有如献宝一样,李如柏不由无语。 他心想,人说山西镇黄来福是个财神,本来自己还不相信,眼下自己相信了,这样的伙食,就是在宣府本镇,自己和大哥对手下一些家丁们,都舍不得花这个钱,也花不起这个钱,更不要说在千里之外的宁夏镇了。只是奇怪,刚才自己又没听到杀猪宰羊的声音,五寨堡军队中这些新鲜肉食,是从哪来的?

下一篇   第126章 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