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不满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26章 不满

第126章 不满 众人进入五寨堡军队的中军帐,内中有一大块厚实的地毯,众人就席地而坐。很快,家丁们就摆上了饭菜,有午餐肉片,火腿肠块,鱼干,豆干,酸菜丝,还有咸蛋,苜蓿汤等,还抬了一大桶米饭进来。 六菜一汤,荤素搭配,比外面小兵们吃的好一点。 每样菜都是油旺旺的香味扑鼻,让李如柏、李如樟兄弟等人欲望大开,看着上面的火腿肠等菜,李如柏、李如樟兄弟等人还认识,至于那个罐头午餐肉,众人就有些奇怪了。 李如柏好奇地夹起一块煎得微黄的午餐肉吃下,果是回味无穷,口感细腻鲜嫩。更让人惊讶的是,这肉还保持着新鲜肉食的美味,一点也没有肉干,熏肉那种难吃难闻的怪味。况且熏肉等在这大热天的,也放不住多久,更不要说千里运送了。 李如柏指着上面的午餐肉奇怪地问黄来福道:“黄将军,这是肉块吗?怎么和兄弟以前见过的肉不一样?” 黄来福道:“这是我们五寨堡制作的午餐肉罐头,如果李参将喜欢,兄弟我可以送几罐给你们。” 李如柏大喜道:“那就多谢黄将军了。” 长途行军在外,最重要的是,如何吃上新鲜的肉食,新鲜的水果蔬菜等,黄来福就想到了后世的罐头。中国罐藏食品的方法早在三千年前就应用于民间。最早的农书《齐民要术》就有这样的记载:“先将家畜肉切成块,加入盐与麦面拌匀,和讫,内瓷中密泥封头。”这虽然和现代罐头有所区别,但道理相同。 黄来福吸收了古今中外的妙法,特别是法国人阿佩尔于1804年研究出来的方法,购买了大量的小瓷罐,将食品处理好,再装入罐内,全部置于沸水锅中,加热60分钟后,趁热用软木塞塞紧,再用蜡封死。这样,就能较长时间保藏食品而不腐烂变质。 依这种方法,五寨各食品厂,制作了大量的军民用罐头。肉罐头,蔬菜罐头,水果罐头等,无所不包。不过由于运力有限,所以此次五寨堡军队行军,只是大量地运载午餐肉罐头。蔬菜和水果,就路上购买了。 当下众人一边吃,黄来福一边给他们介绍五寨堡的各种罐头,听说几天后,还有大批的五寨堡商队将来到,李如柏奇怪的同时,竟有用商队运粮运物的。一边表示如果可以的话,希望黄来福能让一些罐头给他们,还有粮草,李如柏都愿意出高价购买。千里运粮不方便,但运一些银两,还是可以的。宣府镇富有,李如柏的宣府前锋军中,就带来了大批的银两。 黄来福自然是表示同意,此后帐中更是一团和气。众人一边吃,一边听黄来福介绍他在山西镇屯田,还有去年在五寨堡和蒙古人作战的经过。 黄来福还细嚼慢咽,他虽是有了粗豪的外貌,但由于前世享受多了,所以对吃的东西,他一向不是很注重。 但李如柏、李如樟兄弟,还有他们带来的一些亲将,可就是狼吞虎咽了。特别是李如樟,更是一个人吃的份量是几个人多,听黄来福讲到精彩之处,一边拍手称快,哈哈大笑,一边大碗地喝酒。还有他的亲随何世恩,敞开胸怀,露出强健的肌肉,他嫌用筷子吃得不舒服,改用手抓,吃得满嘴都是油腻。 宣府镇己是太平多年,他们关外面前的是三娘子领的一干蒙古部落,隆庆和议后,几十年间都是规规矩矩,兵火不兴,宣府镇己经好久没打过仗了。听黄来福讲得痛快,个个都是拍案叫绝。 武人间最佩服勇士,先前李如柏、李如樟兄弟等人见黄来福这么年经,就升到了副总兵的位子,宣府镇众人还有些不服。不过眼下听黄来福说来,他以一堡之力对抗上万蒙古兵,斩首数千人,依这军功,他升到副总兵位子,是实打实的功劳了。反过来说,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升到目前位子,倒还是靠父荫了。 还有听了黄来福介绍五寨堡屯田的经验,李如樟只管喝酒,李如柏却是砰然心动,按黄来福所说,如果自己兄弟等人将宣府镇经营起来,可以获得多少钱粮啊。不过听到最后李如柏又犹豫起来,按黄来福这方法,太耗钱了,最后投入下去,会不会有相应的产出呢,自己应该和大哥好好商议一下。 当晚李氏兄弟等人,一直喝酒到深夜,才高歌回到自家营地中,还有那些从宣府镇过来的宣府官兵们,晚饭后,也是个个挺胸凸肚,心满意足地结伴回营。 第二天天刚亮,宣府镇大多数官兵们还在呼呼大睡,就听到外面口号声震天,刷刷刷的整齐脚步声不绝。很多宣府镇官兵被吵醒过来,被搅了好梦,很多人都是破口大骂。 “娘的,哪个王八羔子吃饱了没事干,在外面吵个不停?” 很多宣府官兵,骂骂咧咧地起来,穿衣到外面一看,不由呆住了,却见对面的山西镇营地中,各官兵们穿戴整齐,全身披甲,手持各样兵器火铳,正在跑步操练着,喊声震天。 宣府官兵们窃窃私语,挤在一旁看着,象此类操练,除了家丁外,普通军士们,一个月难得有几次,到了宁夏镇后,更是多天没有操练一次。宣府众人都是低声议论,怪不得人家山西镇官兵精锐,人家吃得好,操练得也勤啊。 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也是披衣而起,在一些家丁亲将的随同下,站在一旁观看,望着邻近军营那整齐的队列,跑步时矫健的步伐,训练有素的口令,兄弟二人都是互视一眼。 李如樟喝道:“狗日的还看什么看,叫兄弟们也起来操练了,懒懒散散的,不要让兄弟部队笑话了去。” 他的命令下去,立时传来一片的抱怨声。 最后一个亲将满口大汗的回来复命道:“不行啊都司大人,将士们每天都吃不饱,哪有力气操练啊。强逼下去,小心将士们哗变啊。” 最后李如樟只好改口道:“娘的,叫那些家丁们起来操练了,还睡,睡个鬼。” 那边的山西镇营地又传来各样的口令声,接着听见营门开启的声音,只见那边的五寨堡军队,除一部分留守营地外,余者排成整齐的阵列,并以六列纵队跑步绕营地一圈后,最后众人跑出了营门外。 这些人都是全副武装,身上披着厚实的铁甲,并将自己的兵器靠在肩上,整齐而又沉重的脚步声轰轰作响,更让人惊讶的是。黄来福竟是一马当先,也是全身披甲,领着众军士们跑在前面。 这些人喊着什么“一,二,三,四。”的整齐声音,从营地内滚滚小跑而出,阵形丝毫不乱。最后更是整齐跑动,似乎是要绕城一周。 每天全副武装,十里路的长途跑步,是五寨堡军队的例行内容,每次都是由黄来福亲自领跑。他们自己不觉得怎么样,但看在别人眼中就不一样了。不说李如柏、李如樟兄弟等人的宣府军队目瞪口呆,就是沿途路过各个大明军营,大家都是轰动了。 五寨堡军队全副武装,从军官到士兵,每人一身的铁甲,这样强大的装备,让众人咋舌不说,在昨天时,很多军营的人都认识过,热议过了。但排着这样整齐地队列,绕城齐声跑步,几里下来,还是丝毫不乱,这就让人震惊了。 五寨堡军队或是喊着口号,或是唱着军歌,在黄来福的带领下,二千三百战兵,动作如一,脚步声也是始终整齐如一。 “一,二,三,四……” “日晕则雨,月晕则风。何方有阙,何方有风……” 口号声音越来越响,歌声越来越雄壮。宁夏镇城中的四个城门外,都驻扎有大批的大明军队,看着这只铁甲军队脚步声轰轰而来,却是始终整齐如一,各人都是拥挤在营房旁观看,各人神情不一,有人吃惊,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认为这只军队吃得太饱,有人则是敬佩不己。 就连城墙上的宁夏叛军,也是被惊动了,很多脑袋露出来,一些军将打扮的人,更是对着城下这只跑步的军队指指点点。 全副武装,绕城而跑,从东北方向跑到西门时,黄来福等五寨堡军兵,己经是全身大汗,不过众人还是动作阵形不变,脚步坚定有力。 在西门外驻扎的,是新任宁夏总兵官萧如薰带领的一部分大军,见这只军队绕城跑步操练,他也是被惊动了,他吃惊地道:“这是哪来的军队,竟精锐如此?” 经过西门后,靠近南门的,驻扎着宁夏征西将军董一奎、董一元兄弟二人带领的大军,还有麻贵带领的大军,见五寨堡军队,身披铁甲,跑步整齐而来,董一奎吸了一口冷气,道:“难道这就是那只山西镇来的军队?” 麻贵也被惊动,神情凝重。 经过南门后,这里是三边总督魏学曾、宁夏巡抚朱正色统领的中军大营,还有甘肃巡抚叶梦熊领的数千甘肃援军,也是驻扎在这,连绵的军营,一眼看不到边。 看到黄来福,披着沉重的铁甲,一马当先地在前领跑操练,后面是滚滚数千的铁甲人流,从东北方向跑到南门,己经跑了几里,虽是个个满头大汗,但整齐的队列一直不变。不说魏学曾和朱正色直吸冷气,就是叶梦熊,也是不住地向外张望。 最后黄来福等人跑回了自家营地中,休息吃饭。吃过早饭后,又继续操练。野外负重跑步,这只是五寨堡军队中司空见惯的训练课程,五寨堡众人中,谁也没当一回事,跑回就是了。 但这个事情,在城下的各大明军营中,引起的轰动反响却是深远的,好多天中,还是成为各人口中的热门话题。就是城内的叛军们,也是纷纷议论。很多城下大明军官也想效仿五寨堡军队操练,但他们的士兵们营良不好,经常吃不饱,哪经得起这样的剧烈运动,只好作罢。 由于是攻还是抚,魏学曾和叶梦熊等人,还没争出个子丑寅卯辰,所以这些天中,城下一直平静,战火不动。而黄来福领着自家的军队,除了每天清晨绕城跑步外,平时只是在营地中操练,不理会任何事。 不过虽说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练自家兵,但别人对他的议论却是不会完。现在山西镇兵的富有,早己传遍各个军营了,每天白米饭任吃饱不说,还餐餐有肉,他们旁边的宣府镇军可以经常打着“交流”,“增强双方友谊”的名义,过来骗吃骗喝,别的军队,就没有这个方便了。 看着自己士兵喝粥,别人却能餐餐吃饱饭,吃肉块。很多军营的军官们,都是不满,纷纷找到三边总督魏学曾抱怨。 魏学曾也没有办法,他道:“山西镇兵是自备粮饷,吃喝都是他们自己的,本督并末拨粮。反倒是你们,每次都需从本督这拨出大批的粮草。如果你们也能自备粮饷,再怎么大吃大喝,别人也不会说你们什么。” 那些军官们只能无奈而去,自己没有人家黄来福富有,有什么办法?魏学曾也感觉到城下缺粮,让军营中产生了一些隐患,不过各省的民夫们,他们运粮的能力己经是达到了极限,加上西北各省穷苦,魏学曾也变不出粮草来。 更让人眼红的是,到了每天下午时,那山西镇军中还有什么宣传队的姑娘们在唱曲,眼下镇城下的大明军营中,虽说也有一些营妓,但这些营妓,那比得过那山西镇中的宣传队姑娘们? 最后,五寨堡军队营房中,又迎来了络绎不绝的各军营“交流”军官们,每人身边都带着大批的亲将随从, 而这些人吃喝的同时,又传回了更多的山西镇军消息。每天吃饱吃肉就不说了,还有什么每月足饷啊,军衣每季发放啊,什么抚恤制度啊等等,都是听了让人流口水,还有什么斩首制度,也是听人让人咋舌不己。很多士兵内心,都产生了跳槽的念头。 就连三边总督魏学曾,听说了五寨堡午餐肉罐头的美名后,都派人前来,取走了十几罐。还有朱正色和叶梦熊,也是派亲兵前来,取走了一批的午餐肉罐头,这些人都是理直气壮不给钱的。 在这样的“交流”下,黄来福吃惊地发现,自己营中本来能吃约十天的粮草,现在只能吃四天了。

上一篇   第125章 羡慕同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