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大干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章 大干

第17章 大干() 黄来福进了刘总旗的房屋内,满目就是一个穷字。 屋内几张烂桌椅,炕上几床破棉被,一家四口,一个女人两个小孩,个个衣着破烂,面带菜色。见黄来福等人进来,都是缩在一边不敢说话。黄来福经过那个破米柜时,看了一下,空空如也,连老鼠都没一个。 刘总旗恭敬地请黄来福和顾云娘坐下,有些羞愧地道:“大少请坐,屋内简陋,让大少笑话了。”又招呼自家女人钱氏来给黄来福倒茶。那女人畏缩地过来了。 黄来福回过头,对杨小驴道:“小驴,你回千户宅取些酒肉来,我要和刘总旗述话。”他沉吟道:“再背两石米过来,快去快回。” 杨小驴大声地应了一声,出屋后骑马去了。 刘总旗愣了一下,站了起来,抖抖颤颤地道:“这,这……大少厚恩,小的,小的真不知……” 黄来福摆了摆手:“小事不值一提。”他从怀中取出大水车和井用水车的图纸,道:“刘总旗,你看这些水车图纸,你能依样造出来吗?” 刘总旗恭敬地接过图纸,看了一眼,低声道:“好东西啊。”他看了一会,神情专注,喃喃道:“这应该是河边使用的水车……不是用人力,也不是用畜力,难道是用水力冲动的?还有这个,难道是放在井里使用的?” 黄来福看着他那专注的神情,心想不愧是专业人士,什么物怎么用,一看便知。虽是军匠,但打造其它的物什,看来对他也没什么问题。 半响,刘总旗道:“大少,制造这些水车没有问题,就不知大少要多久时间需要?” 黄来福道:“倒也不急,只要在春耕前准备妥当就可。先制造河边和井灌使用的2个水车,看看效果如何。” 刘总旗点了点头,半响,他有些迟疑地道:“有句话,小的不知敢不敢问?” 黄来福说道:“你说吧。” 刘总旗道:“看这些水车构造巧夺天工,五寨堡从未得见,不知大少是从何而得这水车图纸?” 黄来福淡淡道:“从何而得你就不必问了。” 刘总旗忙道:“是是是,是小的多嘴了。” 他陪笑道:“这水车真是好物啊,有了这水车,想必河里井里的水就可以引上来了,明年开了春,这田地景象就大为不同了。” 二人说了一会,这时杨小驴回来了,手上提着一些酒肉,对黄来福道:“少爷,酒肉取来了,还有两石米,就在屋外的马上,要背进来吗?” 黄来福道:“先放在外面。”他对刘总旗道:“刘总旗,我观你家中米粮殆尽,你都如此,是不是军匠们的家中都揭不开锅了?” 刘总旗叹道:“回大少的话,我们军匠月粮本就微薄,再加上又……”他看了看黄来福,却不敢说五寨堡军官们克扣的事,“……再加上又无处营生,大家早就断粮多时了,前些天各户还可喝些稀粥,现在是连稀粥都喝不上了。” 说到这里,他只是连连叹气。 黄来福点了点头,对他道:“这些天,我将雇佣你们制造这水车诸事,每月五斗米,还管你们每天的伙食,这两石米,就是预支给你们的米粮,到时你分给军匠们吧。” 刘总旗惊喜交加,站了起来,以前五寨堡的军官们动不动役使他们,谁给过钱粮了?更加上这断粮的当口,黄来福此举可说是雪中送炭。他心中还有些疑惑,这黄来福他是知道的,以前在五寨堡可说是凶虐无比,难道真是如众人说的转了性了? 他连声道:“多谢大少,多谢大少。”他的女人钱氏在旁听得明白,也是惊喜交加,过来连连行礼感谢。 接着刘总旗看了看黄来福,神情有些迟疑,黄来福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刘总旗忙得罪一声,出门分米去了。 很快,黄来福就听到门外一片欢呼声,还有一片的感谢声。惹得顾云娘,江大忠等人都跑出去看。一会儿杨管家进来对黄来福道:“少爷,军匠们都围在外面,口口声声要感谢你呢。” 黄来福出屋去,就见屋前一片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无一不是衣衫褴褛,正是这里的众军匠及家属们。见黄来福出来,众人个个跪下,有几个还放声痛哭:“多谢大少,大少真是好人啊。” “大少公候万代,老天爷一定会保佑善心人的……” 黄来福看着下面一双双感激不尽的眼睛,心中也是感慨,他扬声道:“只要大家实心为我做事,我黄来福决对不会亏待他。以后我要雇佣你们的地方还很多,我保证,跟着我黄来福,我决对让你们吃饱穿暖。” 下面又是一片感谢声,黄来福身旁的顾云娘也是以异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黄来福见玉梅和二妞姐妹也是跪在下面,脸上满是感激之情。二妞不懂事,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只管怯生生地看着黄来福。只有玉梅,接触到黄来福的目光时,如惊了的小鹿般,有些不安,有些羞赧,深深地低下头去。 分过米后,这些匠户们每家都领到了一些,很快,各处烟囱里便冒出了袅袅炊烟,到处是欢声笑语,给这块原本死气沉沉的地方增加了一些活力。 刘总旗屋内,刘总旗的女人钱氏已经将酒菜做好,那酒菜的香味惹得她一家垂涎欲滴,就是刘总旗也不例外,不住地吞着喉结,特别是两个小孩,更是围在一边团团转,迫不及待的样子。 刘总旗让杨氏和两个小孩拿着一盘肉,一些米饭到厨房去吃,两个小孩欢呼一声,围着母亲去了。 江大忠和杨小驴及杨管家到屋外去,顾云娘不知跑哪里去了。黄来福和刘总旗则是把酒闲谈,刘总旗喝了一口酒后,眼中有些泛红。 见黄来福看着他,他不好意思地道:“小的失态了,让大少见笑。不怕大少笑话,我已经经年没有吃过酒肉了,此时难免有些感慨。” 黄来福微笑道:“我了解,五寨堡这些年年景不好,如果再不改变,怕情形还是要恶化下去,所以我制了这水车等物。放心吧,以后我要雇佣你们的地方很多,以后你们吃饱,决对没有问题。” 在黄来福的计划中,这些匠户们的作用很大,在五寨堡农业起步后,工商也要并举,到时就需要更多匠人了。 不过目前黄来福并不打算对五寨堡的军匠们做什么深层的改变,自己还没替职,冒冒然不好做什么。更多的改变,等自己替职后再说吧,那时自己的田庄也该出效果了。 和刘总旗谈妥后,此后一些天,黄来福便忙着水车的事。这水车一是要制作河边的大水车。二是要制作井灌的小水车。还有要制作机井的那手压机。 他将庄丁和军匠们分为两拔,军匠们制作水车等物,庄丁们则是开挖井渠。 黄来福果然实现自己的诺言,每天米面只管放开给那些军匠和庄丁们吃,让他们个个吃饱,而且每三天还给吃一次肉。当吃到那油腻腻的肥肉时,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众人感念黄来福的恩德,都是下死力干。 堡中其它军户们看了眼热不已,纷纷找由头来探听这里还需不要需要人工。不过遗憾的是,黄来福暂时不需要人了。不过每天过来围观的人还是不少。 对黄来福的一系列举动,众人都很好奇,不知黄来福要做什么,每天堡内各人议论的都是黄来福这些天的事。黄来福自然是没兴趣理会各人说什么,每天都是忙碌不停,而顾云娘也是每天跟在他身后。让千户宅的黄思豪夫妇及顾千户微笑不已,很乐于见到二人如此亲密。 相比水车,开挖灌井这边较早出效果。以黄家田庄这一千多亩地来说,至少需要几十口井。不过原来一些干涸的井,黄来福还是让庄丁们再深深地往下挖。 庄丁们都不明白井水已经干涸,为什么还要往下挖,难道往下挖,就可以再出水? 不过这是黄来福的意思,他们只得继续干。果然,很快,这些井挖到十几米深时,又有一些井再出水了。就是有些看起来毫无希望的井,挖到深达20多米时,也是纷纷出水。让这些庄丁们对黄来福个个佩服得五体投地。 消息传开,全堡哗然,众多的五寨堡军户们赶来围观,大家才知道,井还可以这样挖。大家纷纷心动,特别是那些田地不近河边,一直饱受田地无水灌溉的军官们,纷纷盘算回自己的田地叫人挖井,以便开春来灌溉田地。 只是众人又想到一个问题,这么深的井,到时如何引水,难道一桶一桶提?这要提到什么时候?不过看黄来福的样子,他挖这些井很有深意,自己暂时静观其变。

下一篇   第18章 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