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经验交流、开始攻城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28章 经验交流、开始攻城

第128章 经验交流、开始攻城 黄来福换了一身便服,来到朱正色的营帐中,就算黄来福是副总兵,也需要经过种种复杂的盘查,最后才到朱正色的帐内,而且江大忠等亲随家丁,还要留在帐外。 果然高级文官待遇就是不一样,在朱正色的营帐内,还布置有一个书房,古香古色的,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气氛就是不一样。 帐内没有别的人,只有朱正色含笑地坐在一张书桌旁看着黄来福,他也换了一身的便服,三络长须,很有儒雅文人的味道。 在此时的大明中期,就是一镇总兵,见了巡抚,总督之类的文官,也要跪下磕头,更不要说黄来福只是一个副总兵了。黄来福没有迟疑,他跪下向朱正色磕头道:“末将黄来福,见过巡抚朱大人。” 朱正色等黄来福结结实实地磕了几个头,才伸出手道:“此时并末谈军务,黄将军何必多礼,请起吧。” 黄来福心中大骂:“没有谈军务……不用多礼,那你还看着我磕头?我操!” 面上,黄来福却是满面笑容地起来,道:“巡抚大人宽厚,只是末将却是不可失礼。” 在朱正色赞许地点头时,黄来福话风一转,道:“未知朱大人招末将来,所为何事?” 朱正色抚须笑道:“也没什么事,只是招黄将军前来聊聊。” 他指着旁边的椅子道:“来,坐坐坐,在老夫这,黄将军千万不要拘束。” 黄来福谢过坐下后,朱正色道:“老夫也看过黄将军带的兵马,果是虎狼之师。有黄将军这样的兵马,真乃是朝廷之福啊。” 黄来福道:“大人过奖了,勤于任事,苦练兵马,这乃是末将的本份。” 朱正色点了点头,话风一转,道:“未知黄将军对眼下这场战事如何看法?” 黄来福道:“朝廷大军云集,用不了多长时间,宁夏贼总会平定,最重要的是平乱后的家园重建问题。” 朱正色觉得黄来福说话很新鲜,他指着黄来福笑道:“说得好,黄将军是说到老夫心里去了。” 他叹道:“纵观此次宁夏边军之乱,归其原因,还是宁夏镇缺粮少饷之故,如果边军粮饷充足,想必不会有此次之乱。只是宁夏地方残破,朝廷又用度紧张,拨粮拨饷,也是有心无力啊。老夫身为宁夏巡抚,将来要接这个乱摊子,也是头疼。” 说着他拍了拍自己的头,黄来福也是沉吟起来。身为后来人,他当然知道大明以后的财政情况。约从明中期起来,大明财政总收入一年约有三千多万两银子,看起来不少。这过这其中由中央支配的,只有几百万两银子,余者都由地方政府和各军镇分配了。 特别是各边镇,更是吃钱大户。北方多个边镇,到了万历年时,平时没有战事,一年的粮饷等各种支出都要八百多万两银子。其中三百多万两由中央支出,另外几百万两由当地各省和军屯解决。 比如说宁夏镇,共有马步官军七万余人,一年的粮饷是六万余两,不过这里的粮饷指的是京运年例银。一镇官兵,如果只有这么几万两银子是决对不够用的。余者还有折色银十万八千余两,民运草一百八十三万余束,屯粮料十四万八千余石,这些都是由宁夏镇附近各州县负责运送供给。 还有黄来福所在的山西镇,一年主兵,客兵银需要20万两银子,这指的也是京运年例银。此外还有屯粮二万八千余石,折色银一千余两,草九万五千余束,民运本色米豆二万一千余石,折色银三十二万二千余两等。这些都是靠山西省当地,或是从其它遥远的省份多个州县押解过来的民运粮饷。 大明边镇的供粮系统非常复杂,可说是盘根错节,一个府县,可能输送食粮及银两于十几个不同的军堡卫所。一个卫所,也可能接受十几个府县送来的粮食和银两。不过百年来下,倒形成一个稳定的供应粮饷的系统。 如果风调雨顺时,加上边镇自己可以有一些军屯,这个边镇粮饷供应系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随着天灾及土地兼并,还有种种原因,北方各省及边镇财政越来越靠中央供给,最后造成大明中央财政入不敷出,最后破产。 黄来福是知道历史的,以后的户部拨款,只会越来越困难,只有北边各省经济恢复,或是边镇屯粮能自己解决,才能走出这个死循环。 而且黄来福知道,宁夏镇的地理环境还是不错的,靠近黄河,拥有多个平原湖泊,灌溉方便。就黄来福知道的宁夏镇城周边,后世叫银川市的地方,就拥有耕地面积一百多万亩。还有黄河南岸的灵州城,后世称灵武市,也拥有耕地面积四十多万亩。 这些地方都是宁夏引黄灌区的精华地带,从汉武帝时期,各代就开始经营,拥有非常完善和发达的灌溉系统。只要能好好地利用起来,养活整个宁夏镇的军民完全不是问题,根本不需要朝廷拨出那么一点的银子。 想到这里,黄来福道:“朱大人,宁夏乱起,地方残破,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将来重建后,很多东西可以重新洗牌,或许可以解决宁夏镇缺粮少饷的问题也说不定。” 朱正色道:“黄将军和老夫想的一样,久闻黄将军在山西镇屯田得力,很有自己的心得。未知在宁夏镇屯粮,黄将军有什么好的办法?” 黄来福沉吟道:“末将曾有观往日邸报,言宁夏镇极盛时,一年可屯粮一十万七千七百三十石,屯草二十三万五千二百束。此外便是各省的民运税粮,还有每年的京运年例银。” 黄来福微微一笑:“宁夏镇全镇,土地众多,灌溉引水方便,极盛时才屯粮区区一十七万石,就是我山西镇五寨堡一堡之地,一年屯粮也几倍于此。” 朱正色轻轻地咳嗽一声,不过没有说话。 黄来福道:“此后宁夏镇屯粮更是每况愈下,当然,这里面也是原因众多。往年极盛时,是因为边备振举,夷虏不敢侵犯,故人得以肆力农亩,收成颇多。又遇开中引盐,易于上纳粮草,官商两便。以后边备渐弛,夷虏不时侵犯,以致屯种失业田土抛荒,粮额亏欠。加以民运税粮,有司追征不力,逓年积欠数多,边粮越发缺乏。” 朱正色听得很仔细,他看着黄来福的脸,眼中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黄来福道:“当然,民运税粮不力,我们也不能怪老百姓不是,眼下年景不好,小民们也活得艰难啊。指望朝廷拨款也是艰难。最重要的是,军屯要跟上去,才是解决军队粮饷的最根本问题。” 朱正色点了点头。 黄来福道:“我想大明各边镇发展到现在,都和末将所在的山西镇相同。或是连年干旱,以致于大批的军田抛荒。或是军户良田为各个军官所占。或是军户良田为民户所占。或是军户良田为地方豪强所占。军田不重新回到军户们的手中,屯粮就是无望。” 朱正色皱眉无语。 黄来福微笑道:“当然了,那些被民户及地方豪强所占的军田,想讨回来的话,可说是非常的艰难。不过此次宁夏边军作乱,将来平乱后,作为乱贼,大多数军官们的田地会被充公,还有那个贼首哱拜,听说他的家族中,就占有宁夏边军十几万亩的良田土地。将来这些土地,可以重新分配给军士们,让他们屯粮纳粮。当然了,这远远不够,末将从宁夏镇一路而来,发现各地荒地众多,只要开垦起来,有水灌溉,这些荒地都可以成为良田,沿黄河一线,至少可以增加百万亩的良田地土。” 黄来福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多,朱正色终于道:“黄将军所言甚是,开垦荒地,这是老夫早就想做的是,只是近年雨水稀少,水源越来越匮乏,大量的良田无水可引……” 说到这里,他想来了,他道:“听邸报上而言,黄将军在山西镇,是靠打地下灌井是吧?” 黄来福道:“不错,近年来虽雨量减少,地表无水,但地底下,水源还是非常丰富的,特别是这宁夏镇一带,末将敢肯定这里地下水非常富有。只要打出相应的灌井,足以灌溉众多的田地。” 他想了想道:“如朱大人需要的话,末将回山西镇后,可以遣派一些打制灌井的熟练工匠前来,协助朱大人打井。” 朱正色微笑道:“那敢情好。” 他叹了口气道:“打制灌井是一方面,最重要是,如何将黄河之水引用上来。黄河两岸的荒地众多,如有河水灌溉,这些荒地将来都可以成为良田。” 他皱了皱眉,道:“只是河高地面两丈,引水不便,该如何做呢?” 黄来福心中一动,他是知道黄河进入宁夏镇的情况的,由于黄河水进入银川等地平原时,河床宽坦,水流缓慢,泥沙便大量淤积,使河床平均高出两岸地面几米以上,成为地上河,和开封,华北平原等地差不多。 地上河形成后,河床不断上升,两岸地区每逢汛期便面临着洪水的威胁。除了水患不断外,灌溉引水,也非常不便。不过在历史中,朱正色治理宁夏黄河水患,还有灌溉引水时,找到了自己的办法。可能现在还没有这个灵感。 当下黄来福道:“末将想到了一个法子,不知可行不可行。” 朱正色道:“黄将军请说。” 黄来福道:“末将试想,宁夏黄河是地上河,有一定的水压,可否利用装粮食的瓷瓮,将瓮底打穿,对接起来,建成联跨黄河的虹吸管道,这样便可把黄河水调出堤岸,使无数荒地变成了良田。” 朱正色皱眉想了想,忽然他眼前一亮,黄来福说的什么水压,什么虹吸管道他不明白,不过用瓮底对接,调水出堤,他却是明白。大明朝时,这个知识,也有相应的明朝说法,黄来福不知道,不代表朱正色就不知道。 当下他喜道:“妙啊,妙啊,这个方法好,这个方法可行。” 他按纳不住内心的激动,站起身来,搽着手在帐内走来走去,最后他来到黄来福跟前,道:“黄将来,你这个法子,可是活民无数,怪不得人称你为粮神,果是奇思妙想不绝。” 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起来。 黄来福心想:“你不知道,这个法子,在历史上,就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他正色道:“朱大人何出此言,这个活民良方,不就是大人自己想出来的吗?” 他夸张地道:“末将可以想象得出,将来朱大人依法实施后,调水出堤,让无数的荒地变为良田,百姓争相称颂大人为万家生佛,并为大人建立生祠,青史留名,就在当下。” 朱正色更是激动,哪个文官不好名啊?特别是青史留名的名。 看着黄来福谦虚低调,将好处毫不犹豫地让给自己,朱正色一时有些哽咽,他一下子说不出什么,只是拍了拍黄来福的肩膀,道:“好,好,黄将军果然是……我很看好你……” 当晚,朱正色一定要留黄来福在帐中吃晚饭,就算城下大军经常吃不饱,但到了朱大人这个级别的,自然不存在这个问题。 晚宴丰盛雅致。宴中,朱大人连连劝酒,黄来福也放怀痛饮。 最后黄来福告辞出来时,被风一吹,他的酒意散了一大半,他呼了一声,心想:“妈的,应付这些家伙,比打一仗还吃力。” 万历二十年六月二十七日,公元1592年8月4日。 离黄来福领大军来到镇城下七日后,到了这天,三边总督魏学曾和甘肃巡抚叶梦熊等人,关于是战还是抚的决议终于争出输赢,或许是魏学曾风闻万历帝对他招抚的议决很是生气,他不敢再坚持招抚的议决,而是决定继续攻城。

下一篇   第129章 五路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