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五路攻城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29章 五路攻城

第129章 五路攻城 公元1592年8月4日,清晨,天气凉爽。 和前几日的松懈不同,今日的宁夏镇城下充满了紧张之色。各色的传令兵,巡视旗来来往往,给天地中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意。 在三边总督魏学曾和宁夏巡抚朱正色的中军营帐内,此时己是济济一堂,各色的军将云集。约黄来福时间早上七点钟,中军帐己是击鼓戒严,总督标下的亲兵们,个个排列整齐,全副武装,肃整站立。 中军辕门,大大开启,魏学曾和朱正色及叶梦熊几个领兵文臣,今日都是一身戎装。魏学曾坐在正上首,朱正色和叶梦熊分别坐在次下首左右一旁。各个武将,从宁夏总兵官萧如薰开始,麻贵,牛秉忠,刘承嗣,董一奎,李昫,黄来福,李如柏等人,一一上前向魏学曾跪拜行礼。 然后众武将依品级,分别站立在营帐东西壁下,那些中军官,次旗牌,营操书手,掌号吹鼓手等人,则环侍于中军帐外,随时听命。 此时众人都知道战议己决,魏学曾也不废话,直接传下各种命令,众将一一接令而出。按魏学曾等人的谋划,此次攻城,镇城下的平乱大军,除萧如薰等人留守中军外,共分五路进攻,董一奎攻其南,牛秉忠攻其东,李昫攻其西,刘承嗣攻其北,而麻贵与黄来福率游兵策应。 听到这个命令后,黄来福心下松了口气,依他来宁夏镇之前,在笔记本电脑中对于宁夏之乱时相关历史资料的了解,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数万的蒙古兵前来援助哱拜,将来自己的战场是在那。而攻打城池,就是拿人命往上填,黄来福可不想自己的精兵消耗在这。 好在魏学曾、朱正色等人也了解到这点,只是让他在和麻贵一起,随时领兵援助策应。 五寨堡军队排在中军位置的右边旁,每个军士,都是披挂整齐,个个牵着马,排着整齐的队列,旌旗猎猎,只是默然不语地站着。惹得他们旁边麻贵的旗下军队,不住地频频往这边张望。 黄来福接令出来后,回到自己的队伍上方,静静地等待命令。举目四望,城下的军阵是连绵不绝。而城上的宁夏叛军,似乎知道城下大明军队将要攻城了,个个惊慌地在城上来回跑动。 忽然中军位置一阵骚动,队形一分,一辆辆的火炮战车出来,却是甘肃巡抚叶梦熊领的战车营首先攻城。叶梦熊文才武略皆通,在明时以善炮战闻名,著有《筹边议》、《战车录》等书。此次叶梦熊带来的四百辆火炮战车,都是他在甘肃苦心编练的。 和以前大明军队中使用的重达600斤的偏厢车不同,叶梦熊这些战车,都是轻车式样,推挽仅用两人,登山涉水也不过四人,用起来较为轻便。轻车双轮向前,遮板稍后,上列刀枪6把,佛郎机2架,火箭三层,百子铳2函,轻轻着地,若有自行之势。 这些战车一直推到离城下不远的地方,此时宁夏镇城中,叛军使用的火炮弓箭,在前些时间的战斗中,大多消耗完毕。对于叶梦熊的战车营无计可施,眼睁睁地看着战车上的几百门佛郎机火炮齐轰,又用火箭攻击烧毁城楼。 各色炮弹在城上炸响,让叛军伤亡惨重。城楼被火箭击中后,又是烈火熊熊,城上的乱军呼喊奔跑,抬来各桶的水,用来浇灭。 炮击后,董一奎、牛秉忠、李昫、刘承嗣的四路大军,潮水一般的大明士兵们,抬着战梯,呐喊着开始攻城。黄来福也领军上马,领着二千三百五寨堡战兵,和麻贵领的几千军队一起,在各城门之间,往来呼喝策应着。 城上城下,喊杀震天,战事非常的残酷。大明平乱军队,架着战梯,蚁附攻城,而城上的乱军们,在哱拜指挥下,带着各家丁士兵们,则用滚木,擂石,往下还击,或是和那些己经爬到城头的大明军士们肉搏。不断有大明平乱士兵,才攀爬到一半,就被滚木击中,惨叫着坠到城下。 相对于攻城的大明军队们,黄来福和麻贵两人也不轻松,各城门不断传来有警,贼兵似乎是要出城出战,这是黄来福和麻贵的事,二人不断地率兵前往策应。和黄来福的士兵人人有马相比,麻贵的军队,则只有几百人有马,那些步行的士兵们,从各城门之间来回奔跑,很快就跑得个个气喘吁吁。 战事进行到白热化时,突然北城门大开,一个全身披甲,长得非常高大粗壮的年老叛军将领出来,领有约三百个同样全身披甲的家丁,个个骑在马上,大声狂叫着,似乎要突围出城。竟是哱拜见事情不妙,竟欲亲自往河套蒙古部落求援。在往日时,哱拜曾与蒙古首领撦力克结盟,呼应乱兵,不过由于哱拜困在宁夏镇城中,撦力克与哱拜无法协力,亦不敢复渡河深入。 此时黄来福和麻贵二人分别领兵在南门和西门上奔跑,忽然二人得到正进攻宁夏镇城北门的刘承嗣急报,黄来福忙下令江大忠领着三百家丁,麻贵也急忙命令自己的部将马孔英,麻承诏二人领着几百兵马前往阻击。 刘承嗣原是甘肃总兵官,不过由于在万历十八年七月时,青海的蒙古火落赤部进犯临洮,他领兵抗敌时大败,所以被贬为了甘肃副总兵官。此时他领有北路兵马,正在挥军急攻北城,忽然哱拜领有几百个强悍的家丁开门出来。 这些家丁个个都是蒙古人,又都是哱拜的铁杆心腹,己经全部豁了出去不要命了,被哱拜这么领军一冲,北路的大明军队不由大乱,眼见就要被哱拜突围出去。刘承嗣忙急忙向黄来福和麻贵求救。 黄来福这三百家丁们,一直养优不动,不论是人和马,都是非常精神。此时在黄来福一声令下,由江大忠的带领下,急速地来到北门。只见这里大乱,哱拜领有那几百家丁,正拼命冲出来。 江大忠大喝一声:“儿郎们,随我杀贼。” 三百五寨堡家丁齐声嚎叫,个个手持骑枪,密集的马蹄声踏在地上,其势有如雷霆。 哱拜正在领军大砍,拼命突围,他向来武勇,所挡在前面的大明士兵,纷纷被他砍翻在地。围攻的大明士兵们,见他如此强悍,纷纷闪到一边,眼见眼前一亮,己是要突出包围。 忽见前面蹄声如雷,几百个身披铁甲的骑兵滚滚而来,连他们身下的马匹都披着镶嵌铁叶的棉甲,气势惊人。 哱拜不由大吃一惊,心想:“这是哪只军队,如此武勇?”他脑中闪过前些天他在城上看到,那个晨跑操练时还披甲重负的五寨堡军队,心想:“难道是他们?” 哱拜的这几百家丁虽说都是亡命之徒,但见五寨堡骑兵如此气势,那骑枪的尖锐寒光直对着他们,也不由心慌,加上刚才他们杀了半天,早己精疲力竭了,哪比得过这些养精蓄锐的五寨堡骑兵? 又加上他们马匹的势头在种种阻拦之下,早己势尽,在江大忠领的三百五寨堡骑兵全速冲撞来时,等双方错马而过,只听惨叫声连连响起,眨眼间,哱拜带出来的三百家丁们,己是死伤一百多,而五寨堡骑兵们,伤亡则是寥寥无几。 江大忠领着骑兵们直冲而过,除了江大忠身壮如牛,使用的是铁枪外,余者骑兵们的骑枪,都是木柄骑枪,有刺中敌人的,大多从中而断。直冲了一回后,众人拨马回来,各人手上己是换了马刀。江大忠看马匹还旺,正要领军再冲一次,这时麻贵部将马孔英,麻承诏二人,己是领着几百士兵,狂喊而来。 哱拜长叹一声,突围是无望了,他一边领兵抵抗,一边缓缓地退回城内,而他的三百强悍家丁们,也损失了近半的人。 见哱拜退回,城下刘承嗣军队的手下,还有麻贵部将马孔英,麻承诏的手下,众人大声欢呼的同时,也奋不顾身地上前争抢地下哱拜叛军死伤者的首级,共割得了哱拜家丁们一百一十八人的首级。 五寨堡军队静止不动,只是冷眼见众军争抢成一团,江大忠骑在马上,不由摇了摇头,同时心下也是愤怒,这群丘八,明明是自己领着将士苦战得来的成果,结果首级被他们抢去了。 不过江大忠知道,战功是明摆着的,自家少爷黄来福,定会为自己及兄弟们讨回功劳的。同时他心下也有优越感,这样乱抢首级论功,隐患多多,还是自家少爷定的集体战后论功制,来得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