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军医、争功、李如松到来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0章 军医、争功、李如松到来

第130章 军医、争功、李如松到来 回到黄来福身边,江大忠向黄来福告知了刚才的事情,黄来福冷静地道:“和友军的功劳纠纷,等乱事平定后再说,总之你们这次斩首数目118级,我会让何如镇记在功劳簿上,战后一起算。” 此时攻城战事己是结束,各路攻城大军,都是慢慢退回了各自的营房,只余城上城下青烟袅袅,狼藉一片。不久,又有一些大明辎兵出来打扫战场,医士们救护伤员。对于城下忙碌的各人,城上的叛军只是麻木地看着,并未作出任何动作,此时天气炎热,战死士兵的尸体如果不处理的话,有可能引发瘟疫。 此次四路攻城,大明士兵伤亡约有数百人,黄来福出战的三百家丁中,共有受伤七人。此次五寨堡随军远征的军中医士,约有几十人,他们在忙完了自家军队中受伤的将士后,便协助友军救护伤员。 眼下的大明军队中,军医制度算是完善,每一营兵中,都固定配有拿军饷的医士二名,医兽一名,并配有相应的救护药物。而在此时西方的欧洲军队中,还没有固定的军医制度,只有一些临时出战才受雇的医生和外科医生,并从负伤的士兵那里收取医疗费。这些欧洲外科医生当时的社会地位都很低,多是由一些理发师兼职。 而且此时西方军医救治的手法较为原始,比如他们为伤者截肢后,便使用烧红的烙铁烫伤口以防止出血。还有在救治那些被弹丸击中的伤者时,在弹丸从伤口取出后,还要将伤口张开,然后将煮沸的油倒入伤口中,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此时在大明各军营中,各营中的医士却是手忙脚乱的,因为伤者实在是众多。各方哭嚎叫骂声不绝,医士们正在焦头烂额,忽见有大批的五寨堡医士前来援助,不由大喜。 这些五寨堡军医,都是从五寨堡医馆中选拔,都是由五寨堡文卫局,通过高薪,向大明各地聘请的医生,由于他们待遇稳定,军中又对他们普遍尊重,所以个个都干得很欢实。现在的五寨堡军队,己经做到了一司五百人中,至少拥有十个医士,此次黄来福带着几千士兵前来,随军医士就有50人。以后黄来福还准备在五寨堡开设一所军医学堂,专门培养各种医士。 在外营士兵的目光中,这些五寨堡医士们,每人都携带着一个专门的药箱,脸上还戴着一层白色的棉布块,这就是五寨堡的多层口罩,以防止传染疾病。这种口罩,在历史中,最早出现于1899年。在此时的历史中,本来是黄来福配给五寨堡水泥厂员工用的,后来在黄来福的命令下,被普遍用于五寨堡医馆,还有军队中。 由于五寨堡医士较多,加上他们救护的药物器械充足,因此除了那些重伤的伤员外,余者,皆顺利救护。这让五寨堡军队医士在各营中声名远播。连三边总督魏学曾等几个文官见了后,都是称赞不己,大大赞赏五寨堡军队救护友军的精神。 在城下各营将官忙完自家伤员救治后,战死将士的遗体也进行收讫,他们摘下各军士遗体腰牌,再对应军中名册,作为将来家中抚恤的凭证,按此时大明军中的抚恤条例,普通的士兵家属,将来可获得丧葬费一石米。而军官的遗孀子弟,可以凭袭战死者的月银全俸优养。 这个待遇,如果说此时大明的军将士兵都是习以为常的话,但按五寨堡军队的抚恤条例,又是大大不如了。这让五寨堡各军士心中颇有优越感,心中凝聚力更强。也让风闻五寨堡军队待遇的许多城下军士,内心都是羡慕不己。 最后战死者的遗体们集体焚烧,有些势力的将官们,可以将骨灰运回故里埋葬。而那些普通的士兵们,只能安葬在这宁夏城附近了。 在各军救护伤员,办理后事的时候,此次战事攻城,各方间的论功也是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 和黄来福相关的话题是斩杀哱拜家丁的那118颗首级,究竟该算谁的功劳。 这些首级中,虽大部分是五寨堡军队所杀,但首级分别抢在刘承嗣部的手下,有45颗首级。还有麻贵部的手下,有73颗首级。五寨堡军队中,一颗首级也没有。 在三边总督魏学曾的中军帐大营中,各营将官济济一堂,此时正传出激烈的争吵声。甘肃副总兵官刘承嗣涨红着脸道:“军门,如果没有标下将士的死力围截,最后黄将军和麻将军部卒哪能及时赶到,最后斩杀这些乱贼?因此标下认为,这些首级,我手下的儿郎们,应该占大部分,最少应该分得60具首级。” 说到这里,刘承嗣怒瞪了黄来福和麻贵一眼,特别是黄来福,他手下的军队吃得好,装备又好,早让他嫉妒。如果不是看在刚才五寨堡医士们救护自己受伤部下的份上,他早上前撕打黄来福了。 麻贵冷哼了一声,满是风霜的脸上也现出几分激动之意,他是个老军伍了,一向性情高傲,本不屑于和旁人争什么,不过关系到自己及部下的功劳,麻贵怎么能让? 此时他手上握有的73具首级,足以让他官升一级,恢复到总兵官的位置。从隆庆年开始,麻贵就一直沙场血战,慢慢积功升任,终于在万历十年升到宁夏总兵官,很快又调任大同总兵。一直到去年被弹劾谪边,颜面尽失。今年复起为宁夏副总兵官,让麻贵内心会好受些,不过被贬谪的心结一直盘据在他的心中,平时外人的冷言冷语也听了不少,此时有机会官复原职,回复往日的辉煌,麻贵怎么能让? 此时他冷哼道:“军门,刘将军部下是围截过出城的哱拜等贼不错,但如没有我和黄将军旗下部卒及时赶到,那哱贼早己突围而去,后果不堪设想。况且那些宁夏贼的首级皆是我手下儿郎与黄将军旗下协力斩杀,当时北城门军中并无所获,刘将军此言,有抢功之嫌。” 在战后,麻贵部将马孔英和麻承诏对他的说法是,他们同时与江大忠等人赶到,一场血战后,哱拜带着余下的家丁们狼烟地逃入城中,他们圆满地完成截击任务。当然,按马孔英和麻承诏两人的说法,他们和部将血战时,是一边战一边割取首级,不过那五寨堡军队不知道怎么回事,砍杀敌人后,竟忘了割取首级,结果都被刘承嗣的部下抢去了。 对于自己爱将的说法,麻贵自然是深信不疑,平时他也颇以自己手下部卒悍勇而自豪,听了二将的说法后,他自然认为手下带回来73具首级是理所当然,己方应有的功劳。不过对于五寨堡军队血战一场后,首级反被别人割去,他有些打抱不平起来。 刘承嗣大怒,指着麻贵喝道:“姓麻的,你是说些什么?” 麻贵也是大声地喝了回去,道:“刘承嗣,难道你认为我说错了吗?” 两人都是身材粗壮,针尖对麦芒,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气势汹汹。看到二人这剑拔弩张的样子,旁边的各将事不关己,只是悠闲地在旁看好戏。他们此次攻取城门,除了死伤各自的部卒外,一颗首级也得不到。眼见刘、麻,黄三人,所获首级118级,战功辉煌,都是心下嫉妒,此时看看好戏也好。 见几位大将争吵,叶梦熊坐在一旁,只是抚须沉吟,魏学曾则是头疼地拍着自己的脑袋。自平乱起,各将就争功不休,一直让他头疼。此时他见黄来福只是站着不语,对他感觉会好些,便看向黄来福道:“黄将军,你怎么说?” 其实对这些首级,黄来福并不是很看在眼里,他了解历史,知道不久后,将有数万的蒙古骑兵前来攻战,到时有的是几千颗脑袋让他去砍。不过对此次的功劳,也是要争争的,这是态度问题,否则部下苦战后,主将却是漠不关心,会让部下心寒。 他抱拳施礼道:“回军门,此次斩杀宁夏贼118级,刘将军和麻将军,都有协力,不过标下儿郎们,也是经过苦战的。标下认为,宁夏贼未平,争功论赏,还为时过早,还是按下以后再议。” 此次之事,摆明了不可能一方独吞,黄来福认为大家平分是最好的,他吃点亏认了。不过只怕就这个样子,麻贵和刘承嗣也不答应,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双方,都要分一些首级给黄来福了。还是以后再说。 魏学曾赞许地对他点了点头,依黄来福这个提议,这才是最好的,宁夏战事看起来还是长远,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麻贵、刘承嗣二人也同意了,刘承嗣知道自己不要想再从麻贵那争来首级,麻贵也不可能将自家首级哪怕是一颗让给黄来福或是刘承嗣其中一人,将争议按到以后,也是权宜之计。 事情就这样定了,魏学曾又谈了一会儿此次的战事,正要让众将退去,这时一个亲兵冲进帐内,滚落在地,向魏学曾禀报道:“禀军门,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李如松李提督,领辽东、宣府、大同各镇三万援兵,己到达红山堡,三日后,就可达镇城下。” 一时间,帐中众人都是骚动起来。

上一篇   第129章 五路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