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李如松、梅国桢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1章 李如松、梅国桢

第131章 李如松、梅国桢 公元1592年8月7日,万历二十年六月三十日。 黄河流经银川平原后,水流变缓,河水也浑浊起来。近中午,天气还是炎热,渡口这边的地面上,己是密密地扎满了接官的凉棚,沿着凉棚边,各色旗帜不绝,还有很多不知从哪找来的吹鼓手们。 黄来福手下的家丁们,还有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手下的家丁们,还有那些吹鼓手们,都是无聊地坐在凉棚内休息喝水。只有黄来福,还有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站在凉棚边,不住地往河口那边张望。 作为李如松的弟弟,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就不用说了,作为中边数镇援兵一部分的黄来福,名义上的上司李如松将要到来,黄来福自然也有出来迎接的义务。 众人一直跑到离镇城颇远的黄河边来迎接。至于三边总督魏学曾等几个高级文官,还有他们手下的一些武将们,自然没有跑这么远来迎接御史梅国桢、提督李如松等人的义务。 看了半天,河口那边的横城渡口虽然各色大船小船密密麻麻,但却没什么大军到来的动静。想必探马虽说来报,李提督领的大军,己经快到黄河边了,但大军各事繁杂,一时半分,不可能那么快。 等了一会儿,众人都有些无聊起来,黄来福便和李如柏谈话,旁敲侧击地问一些他大哥李如松的事。 对黄来福来说,李如松的大名他在后世就久仰了,来宁夏城前,他更是仔细查过笔记本电脑中相关的记录。依他知道的,这李如松是出名的骁勇善战,而且官运极好,少年时便由武进士承父荫授部指挥同知,充宁远伯勋卫,因战功迁署都督佥事,为神机营右副将,万历十一年,又升任山西总兵官。万历十五年,又为宣府总兵官,镇守大明重镇。 不过李如松得志的同时,为人也是出名的跋扈狂傲,为人很不好相处。不说大明的各位武将,就是普遍的文官巡抚总督的,他也向来不放在眼里。为此,御史言官们不知道弹劾李如松多少次了,但每次李如松都是安然无恙,因为万历帝非常欣赏他。 作为后世人,黄来福暗中猜测,李如松如此嚣张跋扈,得罪天下无敌手,却能一直得到万历帝的宠爱。或许是因为在君王心中,这种嚣张容易得罪人的人,比那种洁身自好,擅长拉拢人心,广受民众官员喜爱的官员武将更让人放心吧。否则历史中就不会有“自污”一词了。 当然,李如松狂傲的同时,他也是有自己资本的,一生战功无数,特别是在宁夏之战及不久后的朝鲜之战中,李如松一直表现突出,只可惜在万历二十六年时,己身为辽东总兵官的李如松,在率轻骑追击蒙古人的时候,途中埋伏,阵亡于抚顺浑河一带,卒年五十,一代名将傊落。 作为李如松名义下的下属,黄来福很想多了解一些李如松的事情,将来自己好应对。 听黄来福问起,李如柏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些天中,他对这个年轻的山西副总兵很有好感,黄来福让五寨堡商队平价卖给他粮草,还有很多五寨堡商品,让李如柏手下的将士们摆脱了饥饿,不知让多少城下的大明平叛军队羡慕。 不过谈起自家的大哥,李如柏却是脸有复杂之意,那神情似乎是又崇拜,又有几分的嫉妒。 最后他道:“黄将军,我大哥脾气有些不好,到时你要注意些。” 黄来福点了点头。 李如柏又看了对岸一眼,对黄来福笑道:“快近午了,不如叫手下的将士打几尾鱼打打牙祭,黄将军不知道,这宁夏黄河边的鲤鱼肉质肥厚,细嫩鲜美,可是好东西。” 黄来福也笑道:“那我可要一饱口福了。” 忽然二人都是神情一动,李如柏往河对岸仔细地看了一眼,喜道:“他们来了。”随后,凉棚边的那些吹鼓手们也是被惊动起来,各人纷纷道:“来了来了,李提督的大军来了。” 在鞭炮和鼓乐声中,密密麻麻的船只不断靠岸,船上载着的各色的大明军士不断靠岸,到了岸上平原后,在将官的命令下,开始乱轰轰地整队。从各色旗帜,还有他们的口音及衣甲中,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哪镇官兵。一般来说,宣府镇和大同镇官兵的口音相差不多,辽东镇的官兵口音会独特些。 以精锐程度来说,辽东镇的官兵老弱会少些,装备也最好,骑兵为多。整体可以看出,这辽东、宣府、大同三镇官兵,普遍比西北边镇的官兵装备好多了。 不过依此时大明边军的普遍习惯,不论是各镇,都是骑兵才配有铁甲,不论他是小兵还是军将。而普通的步兵和火铳兵,都是人人穿着红胖袄战服,仅有旗总以上的军官才配有铁甲或是皮甲,这三镇也不例外。或许,只有黄来福的军队特例,连步兵都配有铁甲及马匹。 最后是几只大船来到,上面载着李如松作为亲兵的二千家丁,这些家丁都是骑兵,个个身披铁甲,人人长得高大粗壮,顾盼间,傲气十足。 黄来福仔细看去,发现不论是身体素质上,装备上,还是在杀气上,这些人都不差于自己手下的军队,毕竟这些家丁都是从小就跟随李成梁,李如松父子,从辽东镇杀到宣府镇,可说都是久经战阵的职业兵,又钱粮不愁,那种杀气,是自然而然的。而且李如松在戚继光任蓟镇总兵时,也曾在蓟镇担任军将,在戚继光的训导下,他练兵同样有自己的一套。 比起先前那些下船的军将,这些李如松的家丁们,在岸上的列队行动中,更为的快捷,动作更为的娴熟。在军官们发出的各色的号令中,很快,他们就整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阵形,旗帜飘飘,整齐无声。 大哥手下的将士如此精锐,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自然是觉得脸上有光,忽然,李如柏脸上露出笑容,他对黄来福道:“黄将军,你看,我大哥,还有御史监军梅国桢梅大人到了。” 黄来福连忙看去,只见一个全身甲胄,高大威猛,年在四十多岁的武将。随同一个年过半百,身着大红官袍的文官,在一些亲将的随同下,正从一只大船上下来。 黄来福心想,这两人难道就是李如松和梅国桢?他和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迎了上去,李如柏走到那武将面前,高兴地道:“大哥,你来了?” 那武将正是李如松,他扫了二弟一眼,道:“你不要称我为大哥,这不是家中,出入都要以军职相称。” 李如柏的神情有些讪讪,只得重新施礼,道:“是,提督大人。” 他又上前拜见御史监军梅国桢,梅国桢对李如柏倒是很和气,只是微笑道:“李二将军不用多礼。” 李如樟也是跟着二哥一起上前施礼,他平时为人粗豪,不过他似乎很敬畏李如松,在大哥面前只是呆头呆脑,呆板地向李如松及梅国桢行了礼后,一句话也说不出。 黄来福也是上前施礼道:“山西镇副总兵官黄来福,见过提督大人,见过监军梅大人,二位大人一路前来辛苦了。” 李如松锐利的目光扫过黄来福的脸上,似乎是惊奇他的年轻,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只有梅国桢对黄来福很是好奇,他笑道:“难道这位将军就是人称粮神,财神的山西镇副总兵黄来福?老夫在邸报上可是听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黄来福道:“这都是世人谬称,末将愧不敢当。” 梅国桢抚须微笑道:“果然是年轻,看来黄将军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黄来福道:“不敢,大人过奖了。” 李如松举目扫过黄来福身旁的江大忠等人,还有黄来福那三百家丁们,眼中闪过惊异之色。随后他皱了皱眉道:“怎么,我等领大军前来,三边总督魏学曾他们没有前来迎接吗?” 这话黄来福自然不好接口,李如松旁边的梅国桢冷哼道:“魏学曾才薄德浅,素乏应变之才,无力剿定祸乱,只得靠朝廷不断派来援军。没想到我们千里领军前来,此人却是如此无礼。” 李如松挥手道:“好了,大军前进,直发镇城。” 此时前军,还有李如松的家丁们,己有数千人过河整队,只有后军还有辎重等,还在不断过河,几万大军过完,怕是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 在李如松的命令下,号令声不绝,这只大军,便起身往宁夏镇城而去。终于在傍晚时,到达了宁夏城下。 这只辽东、宣府、大同各镇合成的援军,从万历二十年五月下旬开始,一直到今天的六月三十日,从宣府镇出发,一直到宁夏镇城下,途经一千六百多里,路上共花费了四十天左右的时间。 在原来的历史中,李如松是于万历二十年六月二十二日到达宁夏城下的,或许是黄来福到来,历史发生了一些变化,让他晚了近十天的时间。 这只大军的到来,也让城下各路大明军队军声大振。

下一篇   第132章 跋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