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跋扈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2章 跋扈

第132章 跋扈 不过李如松领的大军到达宁夏城下时,却是别立营寨,不肯受三边总督魏学曾的命令。 城下的大明平叛军队虽有近十二万,但却分为几个部分。魏学曾领西北数镇兵,李如松领中三边援兵,叶梦熊独领甘肃援军。城下虽集结了多路的朝廷军队,然而,除了西北四镇外,各路兵将并不是统一调度,魏学曾也指挥不了李如松。 还有,中三边援兵到了后,魏学曾邀监军梅国桢相计用事,梅国桢却是看不起魏学曾,认为宁夏乱军非魏学曾之所能办,不与他见面。二人虽都在城下,然往来之间,都用书札。这样,督抚与监军不能同心,其开始的配合就难以协调。 李如松、梅国桢二人领的大军,在三十日傍晚到达宁夏城后,就将大军的营地扎在东北方位,位于李如柏、李如樟等人营帐的旁边。 这只军队中,连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的宣府军前锋在内,连李如松的二千家丁在内,加上余者的宣府军队,宣府镇共出援兵一万多人。余者就是大同,辽东等镇的援兵了。话说人过一万,无边无沿,这只援兵扎下在的军营,连绵一眼望不到边。 到达当地后,由于此时天气还热,援军一路前来,早己是人困马乏,饥渴交加,扎下营房后,将士们就急忙挑水做饭。而李如松则是马不停歇,带着中三边一干军将,骑马绕城察看。黄来福自然也是跟在当中。 五寨堡军队的营房就离李如松的中军大营不远,当看见五寨堡军队扎的森严营地,还有营房内个个生龙活虎,精锐非常的士兵时,李如松的眼中更是现出了惊讶之色。 他身旁围着的各色军将也是神情各异,先前在黄河边看到黄来福的家丁时,他们还没说什么,毕竟一镇总兵,副总兵,花费巨大的财力,养出几百精锐的家丁们,也不足为怪。不过又出现几千精锐的士兵,个个比得过提督大人标下的那些亲兵家丁们,这就让人很奇怪了。 以李如松之力,也不过是养了三千个家丁,这山西镇副总兵黄来福是什么来历,竟有如此多的钱粮来养军?很多人都是窃窃私语起来。 还有驻扎在五寨堡军队营房旁的商队,内中喧哗的情形,也是让众人很好奇。李如松皱了皱眉头,李如柏骑马在他身旁,低声说了一阵,李如松点了点头,看了黄来福一眼,不再说什么。 黄来福跟在众人身后,只是心头暗骂:“奶奶的熊,这李如松喜怒不定,确实不好相处。自己摊到这样的一个上司,也算倒霉。” 众人绕着城下而走,放在往日,镇城下本是繁华忙碌的时候,此时却是满目疮痍。几个月的战争,让城下这片地方,成了一片荒凉的所在。 绕城一周后,李如松勒马停住,只是看着前面的城池,若有所思。各军将都不敢打扰他,都是呆呆地站在一旁。 突然,李如松马鞭凌空抽了一声脆响,转马回去,众人忙都如潮水般地跟上。 回到营地后,己是人叫马嘶,炊烟不断,各种饭菜的味道不时传来。特别是路过五寨堡军队的营地时,一股混着浓厚肉香味的饭菜味道飘来,让一干军将个个都是垂涎欲滴,连李如松都是神情怪异。长途行军不容易,一路上吃的喝的,都非常简单,众军将己经好久没有吃过肉了。 再仔细一看,五寨堡军营旁的栅栏边,很多军士都是扒着栅栏往内看,个个神情羡慕,大多是新来各镇的援军,他们在喝着自己的稀粥,吃着干菜时,不由自主地都被香味吸引前来。看着里面五寨堡军士个个红光满面,吃好的穿好的,很多人内心都是普遍的羡慕及嫉妒。 再看旁边的五寨堡商队营地中,也是各个军将进进出出,似乎城下各军营的人都有,有几个还是三边总督魏学曾的手下亲兵。商人伙计们,不停地吆喝着,各种买卖兴隆。 黄来福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然后他笑道:“提督大人,各位兄弟,大家一路前来辛苦了。兄弟我今日便厚着脸皮,做个东道主,请大家一起入营夜宴。还有,旁边那商队的营地,便是我山西镇五寨堡前来的商队,内中货品丰富,不但有充足的粮米,还有各种食品,如午餐肉罐头,火腿肠,鱼干,豆干,酸菜丝,咸蛋等。大家如要购买的话,可以和商队商议,决对物美价廉。” 包括李如松在内,众军将都是瞪着黄来福,似乎不敢相信黄来福说的话,这位到底是副总兵还是商人啊?同时又是对黄来福做东的话心动。 李如柏上前笑道:“黄将军说得不错,他五寨堡商队中的那午餐肉罐头,兄弟我可是久吃不厌,每餐都要大快朵颐。这可惜量小物贵,不过癮啊。” 李如樟也是回味道:“不错,那午餐肉罐头就是好吃。” 李如松脸色放缓下来,道:“也好,那便承蒙黄副将的美意,大家进营吧。” 第二天,三边总督魏学曾遣人前来,邀请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李如松,宁夏巡抚朱正色,监军梅国桢,甘肃巡抚叶梦熊几人前往他军营商议军务。魏学曾还准备今晚给李如松和梅国桢接下风,众人增强一下感情。 不过梅国桢却没有去,李如松和朱正色,还有叶梦熊去了。当李如松大摇大摆地来到魏学曾的中军营帐时,只见魏学曾、叶梦熊还有朱正色,几个文官正坐在上首述话,众人相谈甚欢。 见李如松进来,几双眼睛都是看在他的脸上。却见李如松只是不在意地说了一句:“魏总督招某来,是要商议什么军务?”说着就一屁股地,毫不客气地坐到客座上。 众人都是呆了一呆,魏学曾也是哑口无言,在他的印象中,李如松应该先给他行礼,还应该跪拜,然后魏学曾再很有风度地请他起来,然后众人再一团和气地说话。 哪知道李如松礼都不行一个,就一屁股坐在自己身旁?这,这是怎么回事?要知道,提督和总督,虽然是同级,理论上双方见面,只是以平礼拜见。然后到了大明此时,文贵武贱,平时总兵们见了同级的巡抚都要磕头,更不要说见了总督了。就退一步来说,不磕头,礼总要行一个吧。 早听说过这李如松飞扬跋扈,为人骄狂,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魏学曾感觉自己受了污辱,脸色阴沉下来。旁边的宁夏巡抚朱正色见了,心中大为不平。 李如松以武将身份任提督,统领辽东镇、宣府镇、大同镇、山西镇等各地援军,权力极大。本来类似的职务,向来由文官担任。由一个武将担任,己经让很多文官心中不满。再加上李如松破了戒不说,还如此飞扬跋扈,不知进退,如果所有的武将都学他们,那文官们还混什么?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梦熊还不动声色,朱正色却是一下子站起身来,喝斥李如松道:“李将军,你如何对总督大人如此无礼?你目中可还有尊卑体统?” 李如松不屑地哼了一声,仰着脸只是看着朱正色不说话。 朱正色更是气得全身发抖,指着李如松只是道:“你,你……匹夫,真是骄横无度。” …… 李如松出去时,魏学曾、朱正色、还有叶梦熊几人还是坐在营帐内发呆,刚才李如松滔滔不绝地和魏学曾说了自己的打算,因为他昨天绕城察看时,发觉了一个攻城的妙法。 不过因为魏学曾还是处于茫茫然状态,有没有听进去很难说。 只有朱正色气不过,决定上书弹劾李如松,不过他奏折上去后,却是如石沉大海,一点水花也没有。直到良久后,万历帝才有一个回应下来,只是简单地批评了一下李如松,不过他官位还是不变。而这时,宁夏之战己经接近了尾声。 李如松说了自己攻城的妙法,就是让几万的援军准备几万口布袋,里面装满土,到时他自有用处。城下的军将们都不是很明白李如松的意思,除了来自后世的黄来福外。 不过李如松一声令下,城下的无数官兵都是忙碌起来,众人挑土盛土,一片的忙乱。三天后,几万口装满泥土的布袋,己经准备好。 公元1592年8月10日,万历二十年七月三日,李如松下令攻城。

下一篇   第133章 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