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1)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1) 近中午,一阵风吹来,卷起一片的泥沙,扑打在众人的脸上。 过了黄河,从灵州城一直往南,河流水渠到处的景色己经改变,到处是荒漠草滩,人烟稀少。这一带本来就荒凉,加上连年的大旱灾,车马行过去后,更是漫天的尘土。 此时,路上行来了一只神色匆匆的军队,连驼马辎重军械在内,如一条长蛇般的蜿蜒约有近万人。看旗号,正是黄来福和麻贵领的标下人马。大热的天,虽众人没有披甲,但个个都是累得满头大汗,满脸的尘土,很多驼马也是直吐白沫。 根据探马回报,此次从花马池沙湃口攻入的一万蒙古骑兵,己经往下马关方向而去。因此众人去的方位,就是那边。 由于黄来福领的军队都是骑兵,因此他的军马大多位于前军。黄来福,还有他的三百家丁们,还有麻贵领的一些家丁们,还有一些旗手鼓手们,是位于中军。最后是辎重还有麻贵的大队步兵,位于后军。 此次出战,麻贵领的军马中,约有三分之一是骑兵。不是麻贵缺马,而是因为他带来的马匹中,由于在宁夏城下缺少粮草,因此很多马匹不是饿死,就是饿瘦,早己不堪大用,勉强只能找出一些马,让他的部分军士们骑马。 哪象黄来福手下的军士们,不论是人还是马匹,个个都是吃得身彪体壮,生龙活虎的,一路而去,不知引来了多少麻贵手下将士们的羡慕。当然,黄来福军队兵强马壮,这前军的重任,自然是由他军队担任了。 大队一路而去,探马早己四处撒开,一直侦察周边三十里的地带。 这时前方烟尘滚滚,一个全身披甲,背上插着色旗的五寨堡探马从前方急奔而来,到了黄来福跟前,他滚鞍落马,向黄来福抱拳禀报道:“启禀大人,前方再行进五里,就到石沟城了。” 黄来福点了点头,对身边的麻贵道:“麻老将军,我们加快脚步,到石沟城再休息如何?” 麻贵骑在一匹健马上,一路过来,他的脸上早己被太阳晒得通红,不过仍是精神抖擞,老军伍就是老军伍,虽说五十岁了,但骑在马上还是丝毫不见萎靡之色。 听黄来福这样说,麻贵摸了摸自己满是虬髯的腮帮,道:“也好,看将士们也疲倦了,就到前方的石沟城休息吧。” 黄来福的马鞭凌空抽了一声脆响,马鞭一指,喝道:“传令下去,全军加快步伐,到石沟城休息。” 黄来福与麻贵的身前身后都是中军旗手,立时中军坐纛下的五寨堡督战令旗手将黄来福的命令依次传了下去:“将军有令,全军加快步伐,到石沟城休息。” 此起彼伏的传令声中,五寨堡军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催动了马匹,往前而去。而麻贵的军队中则是传来了阵阵的埋怨声,很多士兵都抱怨走不动了。 消息传了回来,麻贵大怒,道:“有谁不听令者,军法从事。” 立时麻贵身旁的家丁们策马四出,提着马鞭与军棍,只是劈头盖脸地往那些拖拉的士兵们头上抽去,在一片惨叫声中,立时后队埋怨的声音消失,大家都是精神抖擞,滚滚向前而去。 见大军行进的步伐加快了许多,黄来福不由称赞道:“久闻麻老将军是边关虎将,治军严谨,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麻贵看了前方默默行军,却是始终整齐如一的五寨堡军队一眼,叹了口气,道:“惭愧,和黄将军标下的军马比起来,我手下的儿郎们还差得远啊。” 黄来福微微一笑,心中也有些得意,他道:“麻老将军真是过谦了,兄弟是后进晚辈,哪敢和麻老将军相比。” 听黄来福这样一说,麻贵咧开大嘴笑了笑,心中会好受些,他的性情高傲,平时自诩为大明朝有数的勇将,也一向以自己手下部卒悍勇而自豪,自认为天下精兵之一,平时难得服人。黄来福这么年轻,就身位副总兵官,和他平级,这怎么能让麻贵服气? 不过黄来福治军成绩是摆在眼前的,就是刚才的传令,军队上下也是如臂使指一般,反观己方,由不得麻贵不服气。看着黄来福手下那些彪悍的兵马,麻贵嫉妒的同时,也感觉自己是不是老了。一个李如松己经够年轻的了,来一个黄来福,就更是年轻,或许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麻贵内心叹道。 黄来福沉吟了半晌,说道:“麻老将军,兄弟心中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麻贵道:“黄将军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老麻是粗人,最喜欢的就是直来直去。” 黄来福竖起大拇指,道:“好,痛快,兄弟我最欣赏的就是麻老将军这种豪爽劲!” 他道:“此次我军兵强马壮,来犯的虏儿铩羽而归那是必然。不过有道是亲兄弟明算账,这斩杀虏人的首级,我们有必要事先讲明,以免到时伤了两军的和气。” 麻贵立时眼神炯炯地看向黄来福,眼睛亮得象灯泡,他摸着自己浓密的胡子道:“那依黄将军所言,这首级该如何分呢?”他身旁的部将马孔英和麻承诏,也是紧盯着黄来福。 黄来福道:“此次我两军亲密合作,协心戮力,共杀敌寇……嗯,前些时日,斩杀宁夏贼的那118具的首级分成,兄弟可以不要。此次如杀虏贼,由我军主战,麻老将军就在旁协助,首级我们就按四六分成,我六你四如何?” 麻贵大怒,道:“黄将军是认为我标下儿郎不能战不成?” 不过麻贵说是这样说,他也知道,如果遇到蒙古人,怕到时主战的真的会是黄来福标下的军队,自己手下有战力的,就是那些家丁,还有一些骑兵,余者,皆是不足一提。 马孔英和麻承诏,也是怒盯着黄来福。黄来福身旁的江大忠,自然也是赶忙怒瞪回去。气氛一时有些紧张。 黄来福内心暗叹大明的武将都是首级控,面上他却是哈哈大笑,道:“和麻老将军开个玩笑,兄弟知道麻老将军捍勇……这样吧,到时我两军协心杀贼,首级就按五五分成,麻老将军认为可好?” 麻贵转怒为喜,道:“这样才够意思。” 他越看黄来福就越顺眼,道:“黄将军,虽然你年轻,但我很欣赏你,你这个朋友,我老麻是交定了。”马孔英和麻承诏二人也是由云转睛,裂开嘴直笑。 黄来福笑道:“能得麻老将军这个朋友,是来福之幸。” 他道:“此次击杀虏贼,如得功而归,麻老将军官复原职那是肯定的了,说不定老将军调到延绥镇做总兵,和我们山西镇成了邻居呢,那就更好合作了。” 麻贵更喜,嘴都差点儿合不拢,连声道:“承蒙吉言,承蒙吉言。” 黄来福道:“来来来,让我们共唱《友谊地久天长》。” …… 不久,黄来福和麻贵的大军来到了石沟城下。石沟城,是一个驿站,据《嘉靖宁夏新志》记载,石沟驿在灵州城东南九十里,“石沟城:即石沟驿。北至大沙井六十里,南至盐池七十里。城周边三百步。驻军113名,百户一员领之。” 这个地方,不说眼前一片荒凉,就是在后世,此处的周边,也仍是多沙地草滩,不过却有一个千万吨级矿井群的采煤公司入驻,每年采煤无数。 不过由于宁夏乱起,石沟城位于从下马关到灵州城的重要粮饷要道,经常有粮队经过这里,休憩喝水,因此这个荒凉的地方,一下子重要了许多,驻军也增强到了数百,由一把总领之。 此时,黄来福坐在马上,任由风沙扫过自己的脸庞,眯着眼睛打量前方不远处的石沟城,一片的平原荒草沙地中,这座以夯土堆砌的驿城显得颇为的高大醒目,城上飘着大明的日月旗和苍龙旗。不过好象是久无修缮的缘故,城头己是多处坍塌。 城垛上,一些大明军士正在张望,看旗号是大明军队,再说,不久前,五寨堡军队的探马早己通知石沟城守将,他们应该知道自己这只军队的来历。 果然不久,东城门大开,守城的杨把总带了几个军士们迎了出来。 “石沟城把总杨建仁,见过两位将军。” 黄来福抬手道:“免了,杨把总,你可见过虏人踪迹。” 杨把总单膝跪在地上,恭敬地回道:“回两位将军,末将曾接烽火讯息,又闻塘马回报,虏贼大部,前往下马关,末将己令守军严加戒备,不过还末曾见到虏人踪迹。” 黄来福和麻贵互视一眼,麻贵摸着脸上浓密的胡子,沉吟道:“算算日子,他们应该靠近石沟城了,他们现在到哪了呢?” 黄来福道:“不管他们到哪里了,先让将士们休息再说。” 麻贵点了点头。 很快,中军位置的各个锣手敲响了铜锣,听那到铜锣的声音,大军中,立时不论是前军,中军,后军,大家都是一屁股坐了下来,喝水休息。同时金边响起,黄来福手下军队及麻贵手下军队的探马,也是了一队一队地奔向各方,侦察戒备。 休息后,黄来福手下的军队还保持着安静,只是就着军葫芦安静地喝水,吃点干粮,或是给军马喝水,喝养粮食草料等,辎重队的军士们,更是忙着给骡马放松马肚。而麻贵标下的人马,则是一下子热闹无比,喧腾声一片。看得麻贵皱眉不己,两军的差距真是一眼可以看得出,他手下的家丁们,虽说装备及精锐度,可以比得上五寨堡军队普通的士兵们,但整体而言,却是远远不如。 那石沟城把总杨建仁,也是久经军伍,自然可以一眼看出黄来福手下军队的精锐程度,再看黄来福这么年轻,他内心暗暗诧异,面上却是恭敬地道:“两位将军,城内己是备下酒菜,两位将军可否要进城歇息?” 麻贵扬了扬手道:“不必了,我军歇息片刻就走。” 黄来福温言道:“杨把总,此地己无事,你回城去,小心戒备。” 那杨把总领命回去,关好城门。 正休息中,忽然听到东北方向传来火铳的声音,黄来福和麻贵都是脸色一变,大军也骚动起来。跟着更是听到尖锐的鸣镝声响,黄来福和麻贵互视一眼,心中都是想:“蒙古人来了。” 采用鸣镝通知大队人马的方法是游牧民族的老方法了,从汉时的匈奴之乱,一直到明时的蒙古人,都是使用这种手法。他们的大队出动之前,都是斥候队四出,遇到对手,能吃就吃,不能吃就缠,并用鸣镝通知大队人马前来。可以肯定,鸣镝之后,蒙古人的大队人马就要前来了。 黄来福一阵热血沸腾,终于找到这股蒙古人,可以和他们作战了。 黄来福猛地站了起来,喝道:“传令下去,全军整队,披甲!” 中军位置尖厉的孛罗声响起,各军士们纷纷起身,各人都从马骡上拿出自己的盔甲穿戴起来。很快,五寨堡军队这边,一片铁甲的海洋,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看得麻贵手下的将士们,个个都是羡慕不己。这些五寨堡军士,人人有强壮的马匹骑用不说,连每个普通的小兵,竟然也都拥有铁甲。反观己方,除了家丁们和骑兵有铁甲外,余者,只有皮甲或是单衣。这人和人,真是不能比。 不过说实在的,虽然五寨堡军队,从军官到小兵,人人都拥有铁甲,看起来光鲜,但却是有苦自己知。眼下仍是炎热,穿着单衣都是汗流浃背,更不要说再披上几十斤重的铁甲了,真是如笼罩在篜笼中一般。不过保命要紧,有铁甲没铁甲,关系到自己生命的安全,这才是最重要的。 众人正在整队,只见远处五寨堡探马急摇小黄旗,看旗号,敌人来了约有万人之多,正是打正率领的那只万人蒙古大队,他们从花马池沙湃口攻入后,己经到了石沟城了。接着更是听到地面隐隐的颤动,似乎有劈天盖地地骑兵前来。看样子,蒙古人离这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