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2)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2) 随着探马一队队的回报,蒙古人的态势,更为的清楚起来。他们的探马队,与大明军队方面的探马队,不停地撕杀缠斗着,他们的大队人马,也越来越靠近。 事情己经很清楚,所以黄来福和麻贵经过短暂的商议后,就下令大军背靠石沟城,摆起了迎敌阵势。大军近万人,分为左部、右部和中部。左部、右部组成外围,中部组成内围中军。 这其中,左部地势稍为起伏,冲击有点不易,在这里,由麻贵的部下马孔英及麻承诏,领三千步兵,摆在这里。麻贵部下的装备中,除了弓箭、长枪、藤牌、刀斧外,就是多三眼铳,很少有鸟铳,因为他们的鸟铳质量不过关,军士们普遍不喜。而三眼铳虽然射程没有鸟铳远,但胜在铳膛短,粗大,至少不会炸膛。而且为了更好地战斗,他们的三眼铳中普遍都装上长长的木柄,最后还可以安上矛头,这样在三眼铳施放后可用以与敌进行格斗。 不过他们军中,却没有狼筅这个军种,这是因为5米长的狼筅非常沉重,需要的人都是身高马大,身体素质要求非常过硬,麻贵军中,能达到这样要求的人很少。此外,和五寨堡军队不同的是,他们军中每队中设有镋手,每名镋钯手都配有火箭三十枝,一起配合弓箭手作战。 大至上他们装备与五寨堡军队差不了多少,除了装甲外。这些麻贵部下的步兵们,除了一些军官们有铁甲或是皮甲外,其余的步兵们,都是身上仅着鸳鸯战袄。不象五寨堡军队,从军官到士兵,每人都身披铁甲。 在右部这个方位,地势平坦,黄来福估计蒙古人主攻的方位就是这里。所以黄来福投下了自己的二千名五寨堡士兵,每人身披重甲,手持冷热兵器,防守这里。 余下就是中军了,旗手杂流,锣手摔钹医士,还有黄来福的家丁们,麻贵的家丁们,还有他们的一千多骑兵,还有两军的辎兵们,都是聚在这里,组成内围。内围各人中,都是全体下马,把马拴好。 中军的喇叭号令声一阵阵传来,还有旗帜不住扬动,左部和右部,慢慢展开,分成了无数个小队,每个小队间相距一丈,摆成一个正面约二百多丈,纵深十六排的横阵。 阵势慢慢展开后,一声锣响,最后众军士们都是一屁股坐了下来,手握兵器,随时准备起身迎敌。当然了,在军阵的最外围,还有战车围成圆阵,以作为防守。 此次黄来福和麻贵,从总督叶梦熊那儿要来了一百多辆炮车,由甘肃镇一个千总领之。每辆炮车中,都有佛郎机2架,每车配有炮手军士几人。叶梦熊的这些战车,由于都是轻车式样,行军时,推挽只需两人,所以一路过来,登山涉水,都非常方便,此时可说是派上大用场。 考虑到麻贵部下的左部战力较弱些,所以他们那边配有的炮车会多些,有六十多辆,黄来福这边,配有炮车为四十多辆。不过此次黄来福来宁夏镇,还带来了四十多门虎蹲炮,此时也一起用上,摆在己方军阵每旗前面离人一丈远的地方。 在中军位置上,一根中军大纛,显目地飘扬在这里,表明中军的位置。不论是左部和右部,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军的旗令。当然,这个地方,也是敌方斩将夺旗,取主将首级的重要目标。 中军位置中,也是展开了众多的小队。黄来福的家丁们牵着马匹站在一边,麻贵的家丁们及骑兵们为一边,各人都是神情凝重,只是看着远方。在最中间,撘了个简单的高台,在台上,黄来福还有麻贵两人,都是站在这里向前方眺望,极目观察着远方的动静。 隐隐似乎看出东北方向一片黑压压的潮水而来,显然,那就是蒙古人的大队骑兵越来越近了。看到这里,黄来福很想念以世的望远镜,有了这个东西,远处的东西,就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哪象现在只能用目光简单的目测。 敌人虽然越来越近,但黄来福却很安心,己方的军阵摆成滴水不漏,只等着对方来攻了。在他的麻贵两人的布置中,己方人马只摆成三面,在后方,因为靠近石沟城,可以有效地得到城上的炮火箭雨支援,所以只有麻贵部下少量的骑兵游骋在城下。 黄来福也不担心自己军阵牢固,而导致蒙古人不攻,他们是入境作战,不论是哪一方面都是对他们不利,今天不攻,明天他们要不要攻,后天呢?对质下去,他们有那么的粮草补给吗?这可不是在草原上,茫茫千里,他们可以远远避开,等中原军队久疲力尽时,再过来反咬一口。 在大明境内,如果一直有一只万人大军缠着他们,等境内的大明军队合围,后路又被断了,他们就免不了全军覆没的下场。所以对他们的唯一机会就是,击败眼前的大明军队,让别的大明军队胆寒,这样他们才能继续在大明境内纵横。 黄来福在凝神观察,他身旁的麻贵则是神情复杂地看了黄来福一眼,刚才的军阵展开时,五寨堡军队迅速,整齐,严谨。而他部下的军士们,展开军阵时,就明显拖拖拉拉,两军的素质,一眼就可以看出。 而且看看自己身旁的部下,很多人都是神情紧张,喉干色变,就是麻贵自己,虽说久经战阵,但见蒙古人势大,虽面上神情镇定,但心中其实也有些紧张。反观黄来福的部下们,从江大忠到普通家丁们,却是人人神情兴奋,似乎非常渴望将要来临的战斗。麻贵一向认为自己久经战阵,不过却比不过一个后起之秀,这让他内心感慨。 忽然麻贵听到身旁的黄来福喃喃说道:“来了,好多的首级啊。” 麻贵不由听得一怔,他举目看出,可以看出远方黑茫茫的一大片蒙古骑兵,越来越近,各样的旗帜密密麻麻,如雨而来,最后这些蒙古人在离己方的战阵差不多两里地方停了下来。 两里的地方,眼睛视力就是2.5,除了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外,也是看不清楚对方的具体布置情况,这时候,就是双方探马大显身手的时候。 麻贵手下有些专门的探马队,黄来福手下的探马们多是由家丁们担任,他们以小队为单位,不时地出阵前往蒙古人的阵前斥探。而蒙古人方面,显然也想得知道明军方面的具体情况,因此他们的探马队也是一队队而来。 不论是哪只军队的探马,向来是各军中最强悍的勇士组成,不过麻贵手下的探马队虽说强悍,但仍是不敢过于靠近蒙古人的军阵。 但五寨堡军队的探马们,却是肆无忌惮地往蒙古人阵前查看,他们都是职业的军人,训练艰苦,弓马纯熟,加上待遇好,装备好,真是艺高人胆大。特别是江大忠,更是亲自向黄来福请命,领了一队12人的家丁骑兵,前往蒙古人阵前侦测。 一时间,两军的阵前,杀声不断,箭矢铳声不绝。慢慢的,麻贵手下的探马队撤了回去,只余下五寨堡的探马队和蒙古人的探马队,还在杀个难解难分。 这些五寨堡的探马队,每人都身披铁甲,他们的左臂上,还配有正圆形的骑兵盾牌,可以有效地抵达蒙古人探马射来的敌箭。他们还一人双马,马上还配着镶嵌铁叶的棉甲,因此可以有效地保护自己及马匹,良好的质量,加上精良的装备,因此那些蒙古人探马完全不是五寨堡探马的对手。 江大忠骑在一匹健马上,身旁还有两匹备用的马匹,他领着一些家丁,在离蒙古人大军约一百多步的地方,一边仔细观察着蒙古人的军力,布置,器械装备等情况,一边还要随时与蒙古人迎出来的探马作战。 见江大忠如此嚣张,蒙古人愤怒了。一个看起来是蒙古千夫长样子的人,从军阵前出来,他一边拍马嚎叫,一边取出马鞍旁的骑弓,张弓撘箭,哇哇叫着,纵马向江大忠猛冲而来。 看见这样的情形,江大忠也是非常兴奋,他有意立威,将铁枪收回,抽出自己的马刀,策马急往那蒙古千夫长方向迎去。两人都是口中大叫着,身下的马匹越催越快,很快,双方只离二十步远的距离了。 “嗖!”的一声响,那蒙古人的骑弓响动,一根铁箭,直向江大忠的面门而来。 眼见那铁箭势不可挡,直到了自己面前,江大忠左臂一抬,臂上那骑盾,一把挡住了那根铁箭,深深地插入了骑盾之中,此时那骑盾此至少己经插有七、八根箭了。这只箭来势颇急,似乎是穿透了江大忠臂上的骑盾,不过由于江大忠臂上还有铁甲相护,因此一点事也没有。 江大忠一阵风似的从那蒙古人的身旁掠过,一股血雨直冲上天,那蒙古千夫长的头颅己是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见此情形,蒙古人方面都是神情一窒,而很多看见此情形的大明军士们则是欢呼起来。江大忠用铁枪将那那蒙古千夫长的头颅挑起,奔回自己的军阵,在自家阵前来回跑动着。 明军士气更是大振,不论是黄来福部下,还是麻贵的部下,都是一片欢呼,“万胜!”声响彻天地。反观蒙古人这边,士气则是直线下落下去。 江大忠回来后,黄来福亲自走下高台,迎接他的归来。 触目所见,都是敬佩的目光,不论他是黄来福方面,还是麻贵方面,不管怎么说,勇士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连麻贵都是用非常欣赏的目光看着江大忠,眼中颇有渴望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