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轰动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章 轰动

第18章 轰动() 那边灌井挖得热闹,这么大水车也搞得热闹。有了详细的图纸,制作倒是不难。 依电脑中的说明,做水车首先要选择好一个安装水车的地方。 这地方,除了必须有充足的水源,还应是河道拐弯的位置。因为水车无论什么时候都立在那里不能移动的,如果所在的位置处于笔直的河道边,一旦有洪水暴发,水车就会被冲走。 经过一天的选择,黄来福等人选择好了一个河湾处,河岸上,就是黄家大田庄的田地。众人又依黄来福的说明,沿河边用石头筑一个落差较大的水槽,到时将水车安装于水槽之上,水流就可以带动水车转动了。 地址选好之后,就开始备料。最重要的是做水车转轴用的木料,需要耐磨的硬木,还必须保证直径在两尺以上。还有这转轴的制作,也不简单,牵涉到众多的数学问题,一般匠工是做不了的。 不过幸好五寨堡内有这种库存的老木料,加上刘总旗经验丰富,再经过众军匠的努力,几天后,终于将这转轴做了出来。 做好转轴,又做大车轮,这是个比较庞杂的工程,需要很多人辅助,众军匠们一起努力,有时庄丁们还过来帮忙,再夹着一些看热闹的五寨堡军户,一时河边热闹非凡。 黄来福估计,象这种大水车,以成本人工来说,平时一般人家,制作一轮需3两银子左右,小的至少也要1两银子,这个成本可不是一家一户的财力所能承受的,特别是五寨堡的这些穷军户们。这又看出单人独户的自然经济不利科技推广之处。 大车轮做好后,再装上篾织叶片,捆上提水的竹筒,经过众人半个月的努力,大水车终于完成了。 制成后的大水车高大壮观,车轮直径达15米,可将河里的水提到十几米的高度,可以和著名的兰州大水车相比了。 公元1589年12月2日。农历10月25日。 清晨! 这天是大水车开动的第一天,此时大水车的岸边已经围拢了无数的五寨堡军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可说是整个五寨堡的人都出动了,还有一些是从外地堡寨赶来看热闹的。 虽说天气寒冷,天上还飘着一些雪花,但却挡不住众人如火的热情,一时河边说笑声,小孩的欢叫声,不绝于耳。此时水车制成,正是恰好,再过一些时间,这清涟河就要结冰封冻了。 这天的千户宅也是全体出动。黄思豪,杨氏,黄来福几个姐姐,顾千户,顾云娘等人,还有各位姐姐的孩了们,一起随黄来福来到河边,一是来看个热闹,二是顺便为黄来福加油打气。在路上还遇到五寨堡的何副千户,几个百户,镇抚等人,众人又是一阵寒暄。 五寨堡何副千户,镇抚,百户等人,虽然在五寨堡的田地不能和黄思豪相比,不过或多或少每人也有个千亩地到几百亩地不等。 这些年景不好,不说他们不为自家田地心焦是不可能的,只是以前他们一向靠天吃饭,也没有办法可想,眼下黄来福制作了这个大水车,还挖了很多灌井,他们不好奇不心动是不可能的,所以今天大家便一起赶来看个热闹,再看看这大水车功效如何。 来到河边时,大水车这边的岸上已经是围个水泄不通了,各人都以新奇的眼光打量着这轮大水车,一边议论纷纷着,见黄来福,黄思豪等人过来,众人忙闪开一条路,目送各人而过。 特别是黄来福所过之处,更是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他,这段时间,黄来福可说是五寨堡各人话题中的人物。挖灌井,制水车不说,人也好象是变得仁善似的,不再象以前那样随意打骂欺压五寨堡的军户们,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人群中,黄来福还看到了那个军匠少女玉梅也带着自己妹妹二妞一起来看热闹,接触到黄来福的目光后,她慌忙地躲到人群中去。 刘总旗早已等在岸边了,口中不住呼着白气,见黄思豪,黄来福等人前来,慌忙过来见礼。 黄思豪摆了摆手:“不必多礼。”对黄来福道:“福儿,时辰不早了,开始吧。” 大姐也是大叫道:“是啊弟弟,快让人将水车开动吧,姐姐等得急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黄来福笑着对刘总旗道:“开始吧。” 刘总旗大声应了一声,招呼一声,就有两个军匠上前,将水车隘道的闸门抽开。 在众人的注目下,只见水车在河水的冲击下,很快便“吱呀吱呀”地转动起来,车轮上的竹筒随着转动,不断地浸入隘道的水中,将水提升至顶高,然后哗哗地倾入凌空横架的木槽中,溅得一片飞花碎玉。 车轮不停转动,河水便源源不断地顺槽奔向岸上的水渠,不断地奔流向各处的田地。 众人一片欢呼,黄思豪也是喜形于色,不住点头,杨氏更是笑得嘴都差点儿合不拢。大姐连连叫好,她的两个孩子也是围在她身边又叫又闹。 何副千户和几个百户们互视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里的喜色和心动之意。河岸上围观的军户们早已是喧哗一片,特别是有几个老军户还老泪纵横,口中喃喃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被顾云娘搀扶着的杨氏满心喜悦地道:“我儿真是好本事,说制作水车,这水车就真的做出来了。有了这水车,还愁田地无水灌溉吗?” 黄来福笑道:“娘过奖了,这都离不开爹娘的支持。”杨氏身边的顾云娘听了他这话,白了他一眼,又转头以好奇的目光看着河边的大水车。 顾千户道:“贤侄,这水车灌溉能力如何?” 黄来福说道:“依侄儿所知,单只这轮大水车,一日灌溉便可达二三百亩田地。” 众人又是一片惊讶的议论,顾千户不再说什么,只是以喜悦的目光看着这水车,不知在盘算什么。 何副千户和几个百户们说了几句后,满面笑容地过来。这何副千户五十岁左右年纪,皮肤又粗又黑,脸上满是风霜之色,没那身副千户官服,别人准认为他是个老农。 依大明卫所制,何副千户分理五寨堡的屯田、营操等事,不过卫所制败坏,五寨堡内什么屯田、营操之事也早已废弛多年了,和千户黄思豪一样,何副千户每天只操心自家的那些田地。 以前是靠天吃饭,这天灾是没有办法,不过眼下有了黄来福这大水车,何副千户也有一些田地是在河边的,见猎心喜,哪肯放过? 此时何副千户脸上似是笑开了花,憨憨的,更似一个老农,他先对黄思豪和顾千户见了礼,然后满面堆笑地对黄来福道:“来福贤侄这大水车,真是让老夫佩服,老夫在河边倒也有些田地,不知可否……” 说到这里,他有些不好意思,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不过那话中的意思倒是一听便知。听他这样说,几个百户也是纷纷插话,不过话中意思都是相同,就是黄来福能不能许可他们也搞个大水车。 在大明朝,偷艺偷师一事,是受人唾骂的。不说这偷艺的恶名,单说黄家向来在五寨堡一手遮天,就是黄来福年纪虽小,在五寨堡也向来有凶暴之名。没有黄来福等人的许可,谁敢在他们面前搞这种大水车?不想在五寨堡内混啦? 而刘总旗虽然见过黄来福的图纸,也知道大水车的制作方法,但没有黄来福的同意,又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外传了? 黄来福拱手笑道:“各位大人都是五寨堡的同僚乡里,来福又怎么敢藏私?不过大家倒不必着急,这大水车只是第一步,我还要制作井灌的小水车,手压机等物,这些物什不靠河水就可灌溉田地。等这些物什全部制作出来,我会叫大家一起过来商议。” 众人听了更喜,还有不靠河水就可以井灌的小水车,手压机?说起来,这五寨堡河边的良田大多为黄家所占有,各军官的田地多是不靠近河边的,大水车所用也有限。此时有了这井灌工具,不是更好?前些时间时他们探听黄来福打了很多深井,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眼下明白了。 当下众人眉欢眼笑,纷纷说是。又看了好一会儿,众人才纷纷离开。 当黄来福离开河岸边的时候,所经之处,黄来福看到许多人对他指指点点,想是议论这大水车和他的事,黄来福还看到那军匠少女玉梅带着妹妹躲在人群中,偷偷地看着自己,眼神中颇有些异样。 在黄来福看来时,她又如受惊的小鹿般,飞快地将目光转了开去。忽听旁边有一人冷哼一声,黄来福看去时,却是顾云娘高高地仰着脸,看着天空。 这天一直到傍晚,仍有许多人在水车旁围观,兴致不减。 此后一连多天,都不断有大人小孩到水车旁观看,更有许多人闻讯从外地赶来看热闹的。见了这个大水车,众人无不啧啧称奇,引为奇观。 此后,这个水车的名声也是越传越远,最后被人叫做黄来福大水车。黄来福大水车也从此成为五寨堡的标志性景物,成为五寨堡人的骄傲。

上一篇   第17章 大干

下一篇   第19章 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