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3)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3)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3) 明军这边欢呼雀跃,蒙古人那边则是丧气不己,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双方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情报。慢慢的,双方的探马都从阵前退了回去,两军前恢复了一片的平静。 黄来福和麻贵所知的蒙古人方面,那边约有一个万户那颜,大部分是骑兵,余者是一些驮马辎重,武器装备还是老样子。而在蒙古人这边,他们也得知了明军大至的兵力,武器,还有明军方面的主将是谁。 “黄字大旗?麻字大旗?明国的军阵难道是合兵?” 在蒙古人的中军方位,一杆羊毛大纛下,一个为首将领样子的蒙古人正在沉思着,他没有披甲,一身的皮袄,满脸的大胡子,脸上满是风霜之色,正是这只蒙古军队的万户首领打正。 在他的身旁,密密麻麻的都是亲将护卫,他们各自勒住自己马匹的缰绳,大热的天,这些人都是穿着臃肿的皮袍,每人的皮袍上都是油光闪闪,不知多少年没换洗了。阳光下,每人脸上身上都是汗流滚滚,一股股刺鼻的汗臭味,还有种种说不出来的味,从各人身上传来,中人欲呕。不过这些蒙古人似乎都习惯了,互相闻着臭气,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万户,根据勇士们地回报,明国军阵合兵是必然的,那麻字大旗下,肯定是明国将领麻贵。至于那黄字大旗,奴才却想不出是明国哪个将领旗号。” 打正身旁一个亲将道。 听着这亲将这样说,余者的蒙古将领也是纷纷讨论,猜测另一部分明兵是谁。 一个样子较为凶悍的蒙古将领道:“据刚才勇士们的查看,那部分明兵个个都是身体健壮,配备精良,每人都身披重甲,充满杀气。这样的财力,这样的精锐之士,又是姓黄,让奴才想起了一个人!” 立时有几个蒙古将领都是脱口而出:“黄来福!”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静了静,各人的神情各异。在去年时,蒙古河套部入寇五寨堡,结果差一点就全军覆没,虽然主战的是著力特部,但卜失兔部也有出兵协同劫掠,结果回来后损失惨重。领兵的卜失兔二儿子卜勒图也因此失去了父亲的宠爱。 更让众人心惊的是,那次被俘虏的一千多蒙古人,全部被黄来福处死,还竖成木架,最后叠成京观。念及黄来福的心狠手辣,众人无不打个寒噤。从那天起,五寨堡坚城就是河套部的禁忌,没有人敢再提这个地方。 没想到此时又对上这个冤家了。一时之间,有几个蒙古将领都是露出了畏惧的神情,连打正都有些迟疑。话说起来,眼下的蒙古人比汉人更怕死,因为他们只想入境抢劫,抢到一些东西好回草原上享乐,根本没有打算把自己的性命送在这。遇到弱者他们可以如狼似虎,遇到强者,他们立时就打退堂鼓了。 那个样子较为凶悍的蒙古将领是一个千夫长,叫布日格德,蒙古语雄鹰的意思,看到众人的样子,他怒喝道:“都是长生天的子孙,你们这种怯懦的样子,真是丢尽了我们草原勇士的脸面,万户,奴才愿率部下勇士,前往攻打明军的军阵。” 打正欣慰地点了点头,黄来福虽然在草原上凶名远扬,但如果双方遭遇,己方连战都不敢战,不说回去后没脸见人,说实在自己也不甘心。 他盘算黄来福守卫的右部地带地势平坦,有利于己方骑兵作战,可以尝试地冲一冲。还有麻贵部的左部,那儿虽然地势起伏,不利于骑兵作战,但或许可以作为重要的突破口。打正和麻贵也算是老对手了,两人一直打个旗鼓相当,对于他,打正可没有心理压力。 当下布日格德领着自己的千人队,从蒙古军阵中出去。一时间,几千只马蹄,轰隆隆的如雷般响起,漫天的尘土飞扬。 在这明军这边,对面的情形也是看得很清楚,只见那个蒙古千人队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冲击明军的军阵,大部留在后,一部分成若干个十人队,一直在明军军阵外游荡着。偶尔呼啸着冲上来,很快又远远的遁了开去。 蒙古军这样做,是为了查找明军军阵的破绽。对他们这种战法,明军己经很熟悉了。五寨堡军队防守的右部阵外,就有一些蒙古骑兵在外奔驰着,偶尔或二三人,或五六人,怪叫着冲上来,这样的做法,当然很考验五寨堡军士们的心理素质。不过他们还是按照平时的训练,伏旗息鼓,一动不动。 看到五寨堡军队这种严整的样子,那些冲阵的蒙古骑兵也是心下惴惴,很快,他们便退了开去。 不过在麻贵部防守的左部阵地中,那些军士们,却没有五寨堡军士们的心理素质,看到一些蒙古兵不时怪叫着从阵前冲过。开始还好,越到后来,那些军士们就越是胆战心惊。 终于,麻贵部马孔英部下一个队正忍不住了,冲一个嚎叫着冲来的蒙古骑兵放响了自己的三眼铳,惹得他身旁的近百人,也是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情绪,或是鸣放火器,或是射箭,纷纷向那些蒙古兵射击。 阵前一片硝烟,倒下了几个蒙古兵,还有几匹伤马不停地乱蹦乱跳着。 看到这样的情形,余者的蒙古骑兵一声呼啸,纷纷从明军阵地前撤退了回去,跑到远远的地方整队。 无令不许擅发,这是治军第一要点。没有中军的命令随便攻击,这是严重违反军令的行为,而且还让蒙古人查找到了己方的弱点。麻贵大怒,同时也认为自己在黄来福面前失去了面子,他立时喝令家丁将那个第一个开火的队正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当那麻贵家丁提着那队正血淋淋的头颅来往示众时,麻贵部下众兵无不凛然听令,黄来福也是脸色沉静。 再看蒙古人那边,只听牛角声响起,有几只蒙古千人队,己是纷纷从自己大阵中出来。看情形,有六千人的样子。显然,这些蒙古人也知道不能久拖下去,有种一战定乾坤的味道。 那些蒙古骑兵慢慢起步,渐渐的开始加速,烟尘滚滚中,他们分成了几部冲来,明军的正面,约有一个蒙古千人队冲来。还有明军的左部,有两个蒙古千人队。还有明军的右部,有三个千人队。 在明军军阵的防守中,黄来福负责正面和右面,他知道蒙古人向来喜欢从侧翼进攻,所以他在正面留的兵力并不多。这样,蒙古人进攻黄来福这边,约有四千人的样子,进攻麻贵那边,则有二千人的样子。他们又分为波浪式阵形,波次式的进攻。 跑在最前面的那些蒙古骑兵越骑越快,他们舞动着手中的兵器,一边狂热地呼啸着。几万只马蹄踏在地上,响声有如闷雷般,那种威势,真是看了惊人。 扑天的尘土中,看着潮水般而来的蒙古骑兵,五寨堡军士们还保持着镇定,但麻贵那边的部下们,无不是脸上变色。 很快,蒙古骑兵离明军阵地只有三百步远了,军阵外面,围着的都是炮车,这些从叶梦熊那要来的战车,虽说不如蓟镇的重型战车,里面的佛郎机火炮也相比较小,不过也可以打到三百步远。 很快,进入射程后,中军的天鹅声号令中,这些战车中的火炮,就开始开火了。 百辆战车至少有两百门佛郎机火炮,火力非常密集,而且佛郎机火炮可以从后膛换装子铳,装填速度非常快,更是形成了如覆盖性的弹雨。 从三个方向,两百门佛郎机火炮就响个不停,这些甘肃镇来的炮手都是久经训练,只是依照平时的对敌次第,全部在牌手的保护下,不停打放。空者复装,饱者续放,放者方装,装者又发,一直是炮放不乏。 刺鼻的硝烟迷漫,炮声一直响个不停,火热的铁球,在空中带着青色的烟雾痕迹,不断撞入蒙古骑兵中,就算那些冲锋的蒙古兵散得再开,仍是伤亡惨重,死伤超过数百人,而且死状恐怖。 恐慌的念头,在那些冲锋的蒙古人中弥漫,而且不可避免的,他们狂放的冲锋势头放缓下来。 等硝烟略略散去,黄来福惊讶地看见,正面冲锋的那个蒙古千人队,在前队死伤几十人后,己经惊恐地崩溃了,他们大叫着拍马逃回。他们的崩溃,还影响到了许多正在冲锋的蒙古兵。 麻贵不由看得大笑,道:“黄兄弟,看来此战我军是稳操胜券了。” 黄来福也是大笑,道:“麻老将军说得是,看来我军等着割取首级,打扫战场就是了。” 二人的大笑中,很快的,几部的蒙古兵都是冲到了百步之内,此时的佛郎机火炮,才停止了发射。 而到了这时,中军指挥部哱啰一声响,立时军阵中所有坐着的大明士兵都是站了起来,各人准备作战。中军内围中所有的家丁们及骑兵们,也是纷纷上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