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4)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4)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4) 在蒙古骑兵还没冲到百步时,在最外围的佛郎机火炮手己经退回了中军内围中。很快,蒙古骑兵就冲到了百步之内,马势极快,很快他们又冲到了七十步左右的距离。 蒙古骑兵滚滚而来,震得地面隐隐颤动。 冲在最前面的蒙古骑兵们,他们神情凶狠,有些人己是取出自己马鞍上的骑弓,准备骑射。有些人则是拿出长长的套马绳,准备等会将军阵外面的炮车,还有军阵内边的拒马器拉甩开,为后面冲上来的大队作攻打的准备。而紧跟在中队,后队波次冲锋的蒙古骑兵们,也是纷纷取出弯刀,准备随后作战。 就在这时,明军中军指挥部一声尖厉的长声喇叭响起,这是开始射击的号令,立时,在车阵后面排列整齐,早己等待多时的明军火铳兵一起开火。 位于明军右阵的,首先是五寨堡军队的二百门抬枪手,他们早装填好了子药,一听到号令后。 “轰轰轰轰!” 二百门大抬枪手一起拨动板机,巨响声声,火光隐现,刺鼻的白烟弥漫在阵前。那大抬枪巨大的后座力,让枪身底下的三角支架都有些不稳。 一片的惨叫声传来,许多蒙古兵身上现出巨大的血洞,哭叫着从马上摔落下来。只在片刻之间,二百门大抬枪至少打死打伤了几十个蒙古兵。被大抬枪打中的人,就算当场不死,以后也是活不成了。 当然,这个射程及威力,只有五寨堡军队中的抬枪队才有。而在明军的左阵麻贵部中,他们并没有鸟铳及抬枪,所以那边还没有射击。不过仍是有一些手持三眼铳的火铳兵,忍不住内心的恐慌,打响了三眼铳,不过三眼铳射程只有三十步远,自然打不到一个蒙古人。 经过刚才猛列的炮击,现在又经过抬枪队的狠狠打击,一时间,右阵方位冲来的几个蒙古千人队,更显得阵形混乱起来。许多蒙古骑兵看到身旁的战士不停摔落马下,死状难看,很多人心中,都泛起了恐惧的感觉。 开完火后,五寨堡抬枪队的战士们,立刻从阵的两边往阵后跑去。 片刻又是六十步了,中军指挥部又是一声尖厉的长声喇叭响起,立时五寨堡抬枪队后面的鸟铳兵又是一起开火。 在黄来福的布置中,正面布置有五百兵力,右侧布置有一千五百兵力。一千五百人中,一半是冷兵器手,有一半是火铳兵,约在八百人左右。除了二百抬枪手在前面合成一层,还有六百名的鸟铳手分成两层。 中军指挥部喇叭响起后,立时第一层鸟铳齐鸣。立时鸟铳独有的“啪啪啪啪”声响起一片,三百门鸟铳齐鸣,立时又是一股烟雾弥漫。 第一层鸟铳刚放完,中军喇叭声又是一声响,立时第二层的鸟铳又是一起开火,从各个铳管不断冒出死亡的火光。 两层鸟铳齐放,只是几秒钟之间的事,六百门鸟铳放后,右侧军阵前,己是一片的血肉横飞,至少有二百多个蒙古人当场被打死打伤。鸟铳虽然没有抬枪威力大,但对上没有盔甲的蒙古骑兵,己经是威力太足了,特别是在这么密集的火力打击下。 从天空看去,炎烈的阳光一直照射军阵中,漫天的尘土飞扬,浓厚的血腥味涌来。加上死伤蒙古人的惨叫声,马匹的受惊嘶叫声,阵前弥漫的刺鼻硝烟味,让右侧军阵前,有如一片的地狱景色。 五寨堡军队平时训练严格,火铳手射击完毕后,他们就立时退回阵后,继续整队。其中一部分鸟铳手给自己鸟铳快速地装填弹药,一部分鸟铳手则是取出身上的双手长刀,准备到时肉搏。 而在火铳阵形后面的五寨堡冷兵器手,己经在准备战斗了。弓箭手己经站在每个小队前,张弓撘箭,准备射箭。 在军阵右侧的五寨堡军队火器射击几轮后,在军阵左侧的麻贵部,此时他们的兵器才派上用场。他们的军士们在各军官的督促下,弓箭手和火箭手出来,张弓撘箭,准备射击。 说来话长,但这一系列事情都只是发生在眨眼间的事。 蒙古骑兵己经冲到五十步了,在中军高台上的黄来福,一直密切注视着战场中的情形,等硝烟略略散去后,他惊讶地发现,冲锋右侧军阵的四个蒙古千人队,己经崩溃了。 在炮火及火铳的严厉打击下,这些蒙古兵损失惨重,特别是冲锋在前的蒙古兵更是恐惧。有的蒙古兵想冲,有的蒙古兵则是嚎叫想拍马逃回,他们阻碍了后面的冲锋阵形,一时间乱成一团。 黄来福和麻贵看得清楚,二人不由哈哈大笑,都道:“虏儿不过如此,看来我军大获全胜,就在眼前!” 也是,在冲锋黄来福右侧的四千蒙古兵中,在这边几十辆战车的炮火密集打击下,当场就死伤近一百多人,接着二百门抬枪又打死打伤了几十个蒙古兵,六百门鸟铳又当场打死打伤二百多个蒙古兵。 还没冲锋到前,四千多蒙古人,损失就达一成。光挨打不能还手,而且前方还有严阵以待的明国军阵,对方还有弓箭,标枪,虎蹲炮等重武器,这仗怎么打?还要死多少人?不崩溃才怪! 右侧军阵前乱成一团,许多冲锋在前面的蒙古兵想拍马逃回,后面的蒙古骑兵则是想继续冲锋,己经是想互踩踏,没有任何阵形而言。在后面的几个蒙古千夫长大怒,当场砍翻了几个嚎叫乱逃的蒙古兵,才略略整理了一下冲锋的阵形。 不过到了现在,那些蒙古骑兵,却是不敢靠近五寨堡军阵前的六十步了,几个千人队,都是在右侧军阵外团团转。而且还要时刻看着,五寨堡军队的火铳手,会不会又靠上前来。这让五寨堡军队的弓箭手,长枪手,刀牌手等人心中充满遗憾,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到了这个时候,黄来福知道蒙古人大势己去,己方军阵,己经不需要自己操心了,他把目光投向了麻贵部防守的左侧军阵,那边尽是一色的白旗及黑旗,与五寨堡军队,分得很清楚。 麻贵部这边防守有四千人,有炮车六十辆,冲阵的蒙古人有两千人左右。 在刚才的炮车射击中,六十辆炮车的猛列射击,蒙古人被当场打死打伤近二百人,这让冲阵的蒙古骑兵一片恐慌,也有崩溃的趋势。不过冲过火炮的射程后,冲阵的蒙古人就没有受到什么打击了,这让他们的勇气又回来一些。 左侧蒙古人冲到近六十步,这边地势坑坑洼洼,又有一些丘陵起伏,很不利于骑兵的奔跑,很多蒙古兵都是策马挤成一团。 见蒙古骑兵滚滚而来,那种威势,让麻贵部很多明军都是口干舌燥,虽然因为无令擅发,先前麻贵斩了一个队正示众,而且这边守卫的主将马孔英和麻承诏,也是声嘶力竭地让部下镇定,等敌军靠入射程再打。 不过见蒙古兵越来越近,面对呼啸而来的蒙古骑兵,还没等到中军号令,不但很多弓箭手抗不住压力纷纷放箭,就是三眼铳手也是放得热闹,蒙古骑兵还没到五十步,左侧军阵己是有一半的弓箭手,火铳手放射完毕,杀死杀伤的蒙古人寥寥无几。 马孔英和麻承诏一阵大骂,想抓一些人出来斩首明纪,只是违令的人太多,也不知道抓谁是好。 眨眼间,蒙古骑兵冲到了五十步,中军号令喇叭响起,五寨堡军队那边的阵地,己经是没有蒙古人冲阵,他们只是远远的在旁边乱转。而在麻贵部这边,面对涌上来的蒙古骑兵,余下的数百弓箭手和火箭手一起射击。由于先前己经有一半的弓箭手放射完,他们再张弓撘箭,就慢了一拍,压制的箭雨不大。 冲在最前面的蒙古兵,很多人己是张弓撘箭,准备骑射,还有很多人甩着手中的套马绳,准备将前面的炮车和拒马器扯开。最前面的蒙古兵由于要做着这些事,所以手上并没有持着盾牌,因此在箭雨下,倒下了几十个人,还有很多马匹被射成了刺猬,一时不死,乱蹦乱跳着。 明军弓箭手射完后,就赶忙后退,盾牌手上前,将众人保护在前。 很快这些蒙古骑兵又是冲近,差不多近三十步了,这时候,左侧军阵前的数百门三眼铳一齐鸣放,一片烟幕冒起,呛人的硝烟味不时传入各人口中。在这个射程内,三眼铳威力很大,而且因为有三管,所以可以连放。又很少有炸膛的危险,向来为明军所喜。 只不过三眼铳装填不是那么容易,在先前时,己经有近半的火铳手忍不住发射,此时他们只是手忙脚乱地装填子药,不过越是心急,事情就越是做不好。 忍不住先放火铳的人,都是胆小之辈。临阵之际,死生关头,这些人更是面黄口干,心慌手颤。他们装填子药时,或是将铅子先入,或是忘记下铅子,或是将药线捻不得入,或是用指引唾而捻,或是将火线灭了……一时间,种种致命的动作频频出现。 好容易等这些人再射击时,己是大势而去。整个左侧火铳手的射击是一片的混乱。三眼铳由于铳管大,所以弹丸的飞行散乱,没有鸟铳远、准,就如后世的滑膛枪一般,没有形成密集的阵形,是形不成杀伤力的。 显而易见,这阵的火铳射击,并没有给蒙古骑兵造成多大的杀伤,有一些蒙古骑兵落马,余者的大部,仍是滚滚而来,很多蒙古骑兵,己经是在张弓撘箭了。 看到这个样子,明军火铳手们,更是慌乱,一些人连火铳都没放,就往后跑了,这造成余者的火铳手受他们的影响,也是纷纷往后逃,意图获得盾牌手的保护。 眨眼间,蒙古骑兵己是冲过了三十步,马匹急速冲来,一片呼啸声,一大片箭雨,向阵前的明军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