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5)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5)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5) 蒙古骑兵的一片箭雨过来,伴随着一片的惨叫声响起,一些躲闪不及的明军火铳手,被蒙古人的骑弓射中。骑弓虽不致命,但也有好大一部分人受伤。这让明军火铳手们更是慌乱,他们都是争先恐后地逃入盾牌手的后面,一时场面有些混乱。 那些蒙古人冲到炮车前面时,并不直接冲阵,而是呼啸着策马从阵前急掠而过,向两边散去。后面来的蒙古骑兵纷纷涌来,如法炮制,带来了一波波的箭雨。 蒙古人几波骑射后,射得左侧明军阵地有些慌乱,而在这时,又有一个波次的蒙古骑兵冲来,许多马上的蒙古人都是挥舞着手中的套马索,他们从炮车前面冲过时,手中的套马索己是准确地甩套在了炮车的横辕之上,在他们向两边策马去时,横在军阵前的一些炮车己是被他们扯开,打开了一个好大的缺口。 不但如此,在后面几个波次的蒙古骑兵趁机冲了上来,在炮车后面的拒马器,也是纷纷被他们扯开。拒马器后面列阵的明军队列,直接暴露在他们的眼前。 不过在这个时候,麻贵部明军也是回醒过来,不但盾牌手更好地保护自己,而且在盾牌手后面的弓箭手,也是纷纷向那些蒙古骑兵射箭。有些子药装添完毕的火铳手,也是一起向蒙古人开枪。 双方互有死伤。 正在这个时候,在后面养精蓄锐的一队约有数百人的蒙古人己经从缺口上冲了上来,这队蒙古人装备较好些,个个都是身披皮甲,每人都是一手持盾,一手拿着雪亮的弯刀。 见这队蒙古人冲来,中军指挥部摔钹声猛响,立时左阵明军中的盾牌手后退,长枪手和大棒手急冲而前,阵中的三眼铳手,也是取出了身上的一根短矛,将矛头插在铳膛中。本来他们的三眼铳中都有长长的木柄,再装上短矛,最后的长度有如长枪般。 蒙古人冲来时,明军中的长枪纷纷立了起来,不过因为先前的混乱,所以枪林并不密,一部分蒙古马匹撞见寒光闪闪的枪林,畏惧不肯冲上来,马上的主人只能无奈从旁闪过。一部分蒙古骑兵则是从枪阵空隙中冲入,余者蒙古骑兵纷纷跟上。 此时那些空隙中己是一片混乱,一些明军长枪手迎战,刺向马上的蒙古人。一些大棒手也是挥舞着大棒,冲来敲打对面而来的蒙古骑兵马头,也有队列后面的一些三眼铳手参与作战,一些明军盾牌手还从后面抛射过来一些标枪。 但也有一部分明军忍不住内心的恐惧,惊恐地往后逃去,这些人也影响了一批的明军逃跑。虽说马孔英和麻承诏二将,当场斩杀了一部分逃跑的明军,不过还是阻挡不住那些明军的恐慌。 从缺口中涌入的蒙古人越来越多,双方缠斗在一起,在原来右边军阵外游荡的那些蒙古千人队,看到左边的情形,也是纷纷策马涌往那边,意图从那边突破明军的军阵。 在这边防守的马孔英和麻承诏,二人声嘶力竭地让手下顶住,又派出一些家丁去堵住缺口。不过蒙古人还是越来越多,明军左部阵地,随时有崩溃的危险。 中军高台上的麻贵看得明白,他不愧是老军伍,这时他就显出他的镇定来,他只是急令手下一位亲将带着三百家丁前往支援,中军内围中他的一千多骑兵,还是一动不动。 黄来福也是时刻关注着那边的情形,如果事情不妙,他就会派出自己的家丁们,还有一些闲着的火铳兵前往支援。 左阵中的战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血腥,不过虽然麻贵令亲将领三百家丁前往援助,但由于蒙古人越来越多,军阵中的缺口还是越来越大。那边的几杆明军军旗早己倒下,看上去一片混乱。 蒙古千夫长布日格德手持弯刀,领着自己的部下正在拼命挥砍,天气炎热,他满脸的汗珠,又是全身的鲜血。这些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明军的,浓厚的血腥味中人欲吐,就连他身下的马匹,也是汗津津的。见他这种状若疯虎的样子,挡在他前面的明军,无不惊恐地逃开。 终于,布日格德觉得眼前一亮,原来他己经领着自己的数百部下,突破了明军的左部军阵,前面就是明军的中军大阵了。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前方不远处的高台上,一杆黄字还有麻字的中军大旗,正飘扬在高台上,高台四边,还有排列整齐的中军军阵。 眼前的明军纷纷四散逃去,布日格德还来不及欢呼,忽然他心中一寒,只见前面有数百身披重甲的明军火铳兵,排成密集而整齐的队列,寒光闪闪的铳口,正对着他们。正是黄来福见事不妙,紧急支援麻贵的四百火铳手,其中一百名抬枪手,三百名鸟铳手。 火铳上的火绳己是在滋滋地燃烧着,一股死亡的阴影冒上布日格德的心头。 布日格德狂叫起来,手举弯刀,拍马向火铳手冲去。不过这种壮举只有布日格德一个人,他身后跟上来的那些蒙古骑兵,看清楚前面的情形后,无不是乱叫着往后或是往旁边逃去。这让他们更是挤成一团。 “射击!” 一个五寨堡军官,猛地将手中的长刀向前一指! “轰轰轰轰!” “啪啪啪啪……” 一百门抬枪,还有三百门鸟铳一齐开火,白烟弥漫中,各个铳口现出了道道刺眼的火光,各铳管中射出的无数灼热铁砂,一齐向那些蒙古兵射去。 十几步的距离,不论是抬枪还是鸟铳,威力都是极大,而且火铳手们还是排成这么整齐密集的队形,加上那些蒙古人不论人马都是挤成一团,这样的射击,可说是再理想不过了。 只听一片的惊天惨叫声,那些蒙古兵都是人仰马翻,不论是人马,许多人身上都是现出了巨大的血孔,特别是冲到前面的一些蒙古兵,更是全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特别是冲到最前面的蒙古千夫长布日格德,更是死得最惨,不论是他的人还是马,都是全身的血洞,当场死透了。 初步估计,只这一轮的火铳射击,当场就打死打伤二百多人。当场就死的还好些,那些受伤不死的蒙古兵,只管躺在地上,大声地翻滚惨叫着。 四百名五寨堡火铳兵,在射击完毕后,各人都是将自己的火铳放于地上,拔出了自己的双手长刀,立时形成了一片雪亮的刀阵。 看到前面同伴这样的惨状,又看到严阵以待的五寨堡战士,后面的蒙古兵瞬间就崩溃了,他们嚎叫着向后逃去,有些人嫌马匹挤成一团逃不快,更是跳下马匹,撒丫子就跑。 这更是形成了恐慌,那些在缺口中的蒙古人,或是跟着逃跑,或是犹豫不决。这样冲进去,冲出来的蒙古人,又是挤成了一团。 蒙古人的这种转折变化,让先前还是慌乱一片的麻贵部明军一怔,随后他们一下子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从先前的恐慌变成勇不可挡,个个哇哇大叫着,手持兵器,奋不顾身地向那些蒙古人扑去。 这样的情形,让缺口外的蒙古人也崩溃了,他们个个也是惊恐地拍马逃命。 左阵的变化,中军高台上的黄来福和麻贵看得清楚,黄来福哈哈大笑道:“虏贼败矣!” 麻贵也是连连点头,不过先前自家军阵中的情形他看得很清楚,如果不是黄来福支援,今天可说是凶多吉少,这让为将多年的麻贵脸色有些不好看。 此时听黄来福这样说,他也是点了点头。 黄来福说道:“麻老将军,我军追击吧!” 麻贵喝道:“追击!” 很快,中军位置急促的鼓声擂响,中军内围的黄来福三百家丁们,麻贵部下骑兵加家丁们一千多人,都是纷纷催动马匹,从步兵队形间隙中杀出。 见到这样的情形,一时间那些军阵外的蒙古骑兵更是溃不成军,纷纷拍马而逃。 在两里外的蒙古中军位置,蒙古万户部领打正,带着一些亲将,一直在极目观战。 此次他出动了六千人马攻击,可说是下了大血本。在先前的明军炮击时,虽说炮火猛烈,己方勇士死伤不少,但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随后四千蒙古骑兵对黄来福部防守的右阵攻击的失败,让他脸色极为的不好看,五寨堡军队的纪律严明,火器的犀利,让他内心颤动。草原中关于黄来福的种种传言,又涌上来了他的心头。 好在勇士们对左阵的攻击顺利,这让他内心中生出了希望,希望可以从那边击败明军的阵地。事情似乎很顺利,忽然间不知道为了什么,自家军队就败了。 首先蒙古败兵是从左阵那边逃开,接着影响到其它人,数千的草原勇士个个神情惊恐万分,如洪水般拍马溃散回来,有些勇士竟然连马匹都抛弃了,撒丫子跑的欢。 这让打正更是大怒,接着打正又看到明军骑兵纷纷从车阵内出来,肆无忌惮地追击砍杀自己的勇士。这让打正更是大怒,什么时候他这么失败过了? 他正准备让一员亲将领兵二千,前往迎战接应,不管怎么说,自己身旁可还有数千的蒙古骑兵。他不会就这样承认失败的。 正在这时,忽然打正看到北边烟尘滚滚,接着打正看到几个全身血污的蒙古人冲入他的军阵中,其中又有一个蒙古人猛地在打正面前摔下了马,他仍是挣扎起来,扑到打正脚下放声大哭。 打正惊慌地扶起他,道:“我的巴特尔,你怎么了?” 这巴特尔是他的三儿子,一向受他的宠爱,不过他留守塞外,这是…… 一股不祥的徵兆袭上他的心头。 巴特尔抱着打正的大腿哭道:“父亲,我们部落的勇士都死光了,我们族中的畜牧牛羊,女人,孩子,都被明军劫掠去了!” 打正呆在当场,全身冰冷。 万历二十年七月二十五日,董一元领总督叶梦熊令,趁河套部后方空虚,率部出塞抄袭,捣其大营,大捷,斩首三千余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