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6)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6)

第136章 石沟血战、宁夏平(6) 兵败如山倒,军阵外几千的打正部蒙古兵,本来在明军的追击下,都是惊恐地往己方中军大阵中溃逃回去。如果在这时,己方有军队出来接应,他们还不会这么狼狈。 不过等他们看到己方的中军大纛,不知为什么,己是拨营向北方逃离时,他们更是狼奔豕突,溃不成军,没有一个人想着回头迎击明军的攻击。 获取最大的战功成果,就是在追击溃敌的时候,这么好的机会,黄来福和麻贵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他二人略一商议,就作出了一路追敌的决定。 当下,麻贵留下自己的数千步兵打扫战场,还有那些甘肃镇的炮车及炮手们。他们在打扫完战场后,也是避入石沟城等待大军的回来。 刚才的战斗,石沟城把总杨建仁及一干明军,都是在城上看得目瞪口呆,听黄来福和麻贵这样吩咐,自然是点头不己。 当下麻贵部的一千多家丁及骑兵们,黄来福的三百家丁们,还有他的两千马上步兵,都是一起骑马追击。为了便于长途追敌,黄来福的三百家丁们,还把自己马匹的马甲卸下,各人仅着轻甲。当下骑兵在前,各人持鸟铳和三眼铳,或是各种兵器,还用马匹驮上虎蹲炮,辎重队紧随其后。 这样一路追去,明军紧跟在那些蒙古逃兵的身后。在那些蒙古兵要停下来整队时,才呼啸着冲上去追砍,让他们组织不起阵形迎敌,反复数次,打正部更是恐慌混乱,一路抛下辎重驮马无数。不过明军并不所动,只是让己方辎重队在后收容,大队骑兵,还是一路紧追不舍。 这样,一直从石沟城追击到花马池沙湃口,在这里,甘肃镇游击龚子敬,己经领着苗兵八百人堵在这里。还有得胜归来的董一元,己是领兵数千,进入了花马池城内。 前有截敌,后有追兵,打正部众蒙古兵更是心慌不己,个个都是神情绝望。此时他们丢盔弃甲,辎重驮马,己经完全抛弃完毕,人人都是狼狈之极。更可怕的是,这数千蒙古兵,从打正到小兵,己经没有一个人有丝毫斗志。 战斗没有丝毫悬念,蒙古兵一触即溃,除打正率二千多残兵逃回草原外,在花马池城下,留下了二百多具蒙古人的尸体,还有四千八百多蒙古人被俘虏,还获得驮马无数。 这样,打正部率一万蒙古兵入寇,在石沟城下死伤千人,在花马池城下损失五千人,还有一千多人失踪,可说是大败。打正部大伤元气,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很快被别人吞并,整个部落消散在风沙之中。 明军大胜,整个花马池城都是欢声笑语,不论是城内的百姓军户,还是士兵军将们,大家都出来迎接麻贵部及黄来福部,并观看那些俘虏的打正部蒙古兵。 迎接的人群中,自然有甘肃镇游击龚子敬,还有将官董一元,这二人都是满脸笑容,特别是董一元,更是心情愉快。他这次领军捣毁河套部大营,大捷归来。这丰厚的军功赏赐,决对是免不了的了。这还不说,这次在花马池城又大败蒙古兵,数功并列,想不飞黄腾达都难了。 看到龚子敬,黄来福有些感慨,在原来的历史中,他与慌乱逃回的打正部大战,战死在花马池城下,此时或许是历史改变了,他还是活得好好的。 进城后,自然是免不了寒暄,不过在军功首级的分配中,黄来福平静地喝着茶,麻贵却是和龚子敬与董一元争得脸红脖子粗,获得的辎重马匹好说,各人平分就是,但城下砍死的二百多个蒙古兵,首级该怎么分,是个问题。而且血战一场,只有两百多首级,确实是少了一点。 黄来福提议,不是俘虏了四千八百个蒙古兵吗?将他们尽数斩首,这首级不就多了? 黄来福此言一出,不说麻贵,就是龚子敬与董一元都是呆住了。 半响,董一元才颤声道:“黄将军,……这个,杀俘不祥。” 黄来福冷然道:“胡虏犯我大明,该有如此下场!” 最后商议的结果是,找出八百人献俘,余下的四千蒙古兵,尽数杀了。 第二天,在花马池城外,整个花马池城的人都出动了,真是人山人海地围观。 在一块丘陵下,四千个被俘虏的蒙古兵个个跪在地上,人人都是五花大绑,在他们的挣扎嚎叫中,他们被一个一个按照在地,由五百个五寨堡战士主刀,将他们一个个斩首,砍豁了好多口的钢刀,才将这些的首级全部砍完。 浓厚的血腥味中人欲吐,不论军民,旁边围观的人都是脸色苍白,黄来福只是平静地看着,目光深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些蒙古兵的惨叫声一个接一个,忽然黄来福哈哈大笑起来,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他高声叫道:“我喜欢这个热血沸腾的时代,是的,我喜欢!” 明军大捷归来,总督叶梦熊,巡抚朱正色,监军梅国桢等人自然是大喜,这论功行赏自然是免不了。获得的辎重等,黄来福等人回来时己经自己分了。 黄来福获得了马匹三千匹,这是麻贵等人退让的结果,相比马匹等,他们更愿意要首级,因为就是有马匹给他们,他们也养不活,而黄来福则没有这个问题,五寨堡商队源源不断而来,给他带来了充足的粮食草料等。 关于首级,此次斩首五千多,黄来福获得了首级一千五百具,自是所得丰厚了。麻贵也是得到了一千五百具首级,也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龚子敬得到了一千具首级,也是乐得不得了。还有董一元,花马池城下,得到了首级一千,还有他在塞外获得的三千首级,算是所得最丰厚的了。 此战后,黄来福算是声名远播,己有仅次于李如松名声的大明勇将之称,连麻贵也自认不如他。不说自家军队各士兵们自豪,就是随同而来的五寨堡商队们,也是个个感到骄傲,自家军队就是战无不胜,各人更坚定了与黄来福合作的决心。 不过羡慕嫉妒各人军功的同时,听说黄来福斩杀数千的蒙古俘虏后,宁夏城下的各军将都是心情异样,黄来福心狠手辣之名,不但是草原上的蒙古人,就是城下的明军们,也是有了鲜明的印象。总督叶梦熊等人,也是重新认识了黄来福。对于黄来福这个做法,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假装不知道,沉默了开去。 此次麻贵,黄来福等人迎战打正部,大获全胜,还俘虏了八百蒙古兵,总督叶梦熊除了赶快报捷外,还询问朝廷,这些俘虏该如何做,是否要押解京城? 不久万历帝有旨下来,旨意中,万历帝非常高兴,除对叶梦熊等文官,还有有功的将士们大大夸奖一番外,他也作出指示,俘虏的八百蒙古兵,尽数斩首,以儆虏寇! 叶梦熊可不是心软之辈,在得到旨意的当天,他就将那八百蒙古俘虏,全部拉到宁夏城下,一个个斩首,这让城内的叛军们看了后更是个个心惊胆战,更感绝望。 迎战来援的蒙古兵后,宁夏城下的大水,还是继续灌。 从七月二十一日开始,一直灌到三十日,城外水深己经达到八尺之多,宁夏城的四面,己经被水浸坏达数十丈。 三十日夜,哱拜派遣百余叛军,趁夜乘小舟出来,意图挖堤泄水。不过他们意图败露,李如松、刘承嗣派出家丁,擒斩出城的叛军十六级,并生擒一人。这人言道城中缺粮,士兵们都在杀马,城内的马匹只余五百多匹,城内的百姓更是只能吃树皮,每天死亡的人不断。 八月一日,万历帝旨意到,军中战事五日一驰报。就在这天,都护吴世显、参将来保所治堤,各崩二十丈,水位下降。魏学曾仍待罪军中,怒斩吴世显以徇,而来保因灵州功免,仍命其悉力补堤。 八月六日,城内叛军四百人,出城来袭扰明军补堤,总督叶梦熊急调兵反击,多被斩获。此时,围城已久,民心求安,城中百姓希望招安。哱拜说道,朝廷已有铁券招安,不过城外朝廷大军不准,意图杀尽城内百姓。城中百姓信以为真,个个愤怒无比。 八月十二日,监军梅国桢得知城内谣言后,用强弓射入檄文,告知城内叛军百姓,如要招抚,先要报于城中饥民数量,让城下大军备下粮食,在城内收到檄文三天后,开关迎朝中大军入城开赈,或者让城内饥民出城受赈。三天后,哱拜不回复消息,梅国桢大怒,认为哱拜才是想饿死全城的百姓。 八月十七日,万历帝的诏书到,同来的有一批锦衣卫,以魏学曾辱国之罪,逮魏学曾进京问罪。上谓::“酿乱损军,耽延日久,致贼勾虏入犯,残黎民、绝饷道,皆前督魏学曾之过,命锦衣卫逮系来京究问”。 在魏学曾离开时,叶梦熊等文官前去相送。梅国桢也去相送魏学曾,督抚与监军,在同一战场上已快二月的时间,而此时才第一次见面,而之前不过是书札往来。 八月十八日,哱拜派遣心腹刘元前往河套部,向河套的蒙古顺义王撦力克求援。 八月二十一日,撦力克率一万多蒙古兵前来援助哱拜!